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69節


在她家住了那麽久的鵲歌長什麽樣她不至於忘記,再說他那個出色的長相,想要忘記也是很難的。


顧嘉南知道鵲歌死了,而且死了那麽久了,可現在龍元宗那位元明境修士,竟然和鵲歌足有七八分相像!


隻是鵲歌長得雖好,比起這位元明境修士來還差上一些,這位看起來更年輕,也更精致美貌。


一時間她很有些心驚肉跳,猛然間意識到鵲歌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天元人探子!


看著陳若虛恭恭敬敬地跟在那個元明境修士身旁,顧嘉南猜這位被叫“老祖”的元明境修士,多半和陳若虛有些關係。


既然這樣,宗琰居然沒認出來他嗎?反而說鵲歌和某一峰的一位侍女長得像……


這到底又是怎麽回事。


事實上蘇紅姒確實不會將鵲歌與這位龍元宗的老祖陳爻秋聯係起來,因為當初她和陳若虛好的時候,這位陳家老祖還沒突破到元明境,因為昔日舊傷的緣故,看來是一位五六十歲須發皆白的老人模樣,又因為養傷幾乎不見外人,蘇紅姒也就隻見過他一兩次,更不可能盯著長輩的臉看。


那位侍女與鵲歌相像,也不是她想錯,而是那侍女本身就是陳家人,算起來這位陳家老祖就是她的親叔叔,隻是她未曾得到陳家承認,本身是私生女也就算了,還沒有什麽修煉的資質,於是被丟在那一峰上也算給她一個庇護之地,令她一生無憂也便罷了。


畢竟她的長相太美,落在外麵絕對會出事。


後來這位陳家老祖突破,蘇紅姒已經和陳若虛決裂,更是不曾見過這位“返老還童”之後年輕貌美的模樣了。


陳爻秋一生未婚,作為陳家老祖,實則陳家人現在幾乎都是他的兄弟姐妹傳下去的子嗣,包括陳若虛,雖說叫他一聲老祖,實則真正算起來,陳爻秋應該算是他的叔祖,隻是陳若虛的祖父早亡,他的父親都是跟著陳爻秋長大,又因為門派爭端死於非命,他對陳若虛自然更照顧一些。


然而陳爻秋性情乖張桀驁不馴,年輕時被稱為龍元宗的第一天才,如一顆明星映襯地其他人黯淡無光,橫行無忌上百年,直到與敵一戰傷重難治。因為昔日得罪的人太多,也使得陳若虛的日子變得十分難過。而那時蘇紅姒那一脈的老祖還沒有隕落,作為有元明境護著的一峰,在宗門裏少有人敢得罪,盡管那位元明境已經壽元將盡,到底還沒死。


如果不是蘇紅姒一心一意護著他,那些明槍暗箭之下,陳若虛還不知道能不能走到今天。


可到最後,陳爻秋突破到了元明境,蘇紅姒那一脈的老祖卻隕落了,於是,陳若虛成了龍元宗高高在上的核心弟子,蘇紅姒那一峰卻被定為棄子。


“真是……我該說慶幸嗎?還好沒有真正信任過鵲歌,宗琰和楊爍辰也沒在他的麵前露出過馬腳。”若是讓這位老祖知道蘇紅姒的一縷殘魂已經被宗琰吸收,他應該不會容忍宗琰活著。


估計陳若虛知道了這件事,卻沒有告訴龍元宗任何人。


除此之外,顧嘉南沒有見到任何認識的人。


在天望界碑外各門派碰了個麵,青殺堂即便是要動手也不可能在這裏,然後大家都緩緩步入了天望界碑的地界。


剛一進去,顧嘉南就感到頭腦一清,這種神清氣爽的感覺令她感到十分舒服。


修士都是修為越高,修行所需的靈氣越多的,比如在地球上,盡管有所謂的靈氣複蘇,但也就通明境低階中階的修行不會被這種靈氣濃度耽誤,通明境高階在這種靈氣環境裏,進益會極其緩慢。


到了化明境,地球上的靈氣條件幾乎已經嚴重阻礙他們的修行,在這種環境裏幾乎不會有任何作用了,隻有到靈地碎片裏,才能讓他們正常修行。


而天望城的靈氣濃度又要比靈地碎片好,再加上能夠直接修行靈體,效果會更強,但煉明境在天望城修行,增益效果明顯減弱,當然,不至於到阻礙修行的地步,天望城的靈氣,還是足夠煉明境修行的。


以前天元大陸的煉明境修士,大多會定期在門中的福地中修行,或者像妃合宮那樣,自有大的靈境。


這天望界碑裏麵的靈氣環境,即便是對元明境也會有益!不過,這靈氣環境,也不隻是天望界碑帶來的,真正的定靈河,也在此間。


應該說,外麵看到的界碑和定靈河,都隻是投影而已,正因為這裏這條清澈瑩潤的定靈河,這裏才有令人垂涎的濃鬱靈氣。


怪不得各門派煉明境的修士來得這樣全,在這裏麵修行一天,抵得上外界十天了。


顧嘉南看向麵前那衝天而起高高聳立的界碑,這才是天望界碑真正的模樣,再加上那條本體其實和小溪差不多的定靈河,全然不像外麵看起來那樣大,然而那河水卻像是一種無聲的誘惑,她毫不懷疑這東西喝下去對她有極大的好處。


她抬頭看著界碑,又瞥了一眼小河,很有些眼饞,又很清醒知道現在這些東西不是自己能夠覬覦的,現場的元明境修士都一抓一大把了。


於是,她看向青月,很想知道他們什麽時候動手,那兩隊與外界的大和尚很有些相似的明光宮、顯聖寺弟子果然站得距離其他門派有些遠,好似遊離在外。除了那些妖修,就屬他們最格格不入。


然後,她就看到了青月打出的手勢。


等、等一下老大,要在這裏動手??在所有門派的眼皮子底下動手?


你會不會太囂張了一點!


顧嘉南一瞬間心跳加速氣血上湧,很難形容自己現在的心情。


這也太莽了吧!


第199章


青殺堂從來不是隨便莽的,作為一個殺手門派,青殺堂一貫的作風都是能暗殺就暗殺,光明正大上來就打,根本不是青殺堂以往的風格。


很快,顧嘉南就醒悟過來,這其實不是莽,因為周圍的門派壓根兒好似沒看到一樣——事實上是真的沒有看到!


顧嘉南的劍已經到了一個光頭青年的跟前,他還原地站著完全不動,可見本質還是暗殺。


這是怎麽回事,幻境?不,和幻境好像不太一樣。


她本就精通幻術,當然能夠看出來眼前這情況和幻境的區別。


比起幻境,青月更像是施展了蒙蔽人視線的術法……不,應該是利用了某件靈器或者靈寶,這應該是這東西的特殊作用,使得現場的人一時間無法發現青殺堂已經動了手。


不過,現場元明境的大佬這麽多,這種做法多半也隻能稍稍拖延一下時間而已。


果然,等青殺堂順利殺掉第一批光頭之後,率先反應過來的自然是明光宮的元明境修士,這一波動手大家目的性非常強,暫時沒對人數稍少一些的顯聖寺動手,而是對準了明光宮。


青殺堂本就都是殺手出身,比起絕大部分門派的弟子,他們更知道該怎麽殺人。或許他們的實力不是諸門派中最強,但論殺人的實力,絕對遠超所有大宗門的弟子。


猝不及防不說,還是暗殺,明光宮的弟子壓根兒沒能反應過來,就瞬間死於非命。


第一批暗殺之後,被盯上之後沒被殺死的幸存者不過寥寥,這短短的時間內,明光宮的煉明境已經死得不剩幾個,那位穿著樸素的元明境修士怒吼一聲,“青殺堂!”


青月並不懼他,淡淡說,“別吼,我聽得見。山慧,你要知道一點,我們青殺堂隻是一把刀,誰給錢我們就殺誰,你不如多想想你們到底得罪了誰。”


山惠心中一凜,因為長時間以來青殺堂良好的聲譽和眾所周知他們從來都是利益至上,他立刻就信了青月的話,眼神一下子朝著那邊茫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的各門派放心看去。


顯聖寺和明光宮是站在一起的,寺主凡鈞先是聚攏了弟子滿眼警惕,等到青月的話一出口,凡鈞也反射性地朝著那邊各門派看去。


他們兩派與其他門派其實並沒有血海深仇,但是他們都很清楚自己不受待見。


因為自在勢明王是天元大陸最大的宗教,又因為教義的緣故,素來廣收信徒,而天地大劫的傳聞出來之後,兩派更是趁機收攏了許多信徒,使得自身實力暴漲了一波,因為傳教的緣故,他們與各派漸生罅隙。


和無生聖門這種嚴格挑選弟子才能入聖門的宗教不一樣,明光宮和顯聖寺一貫是不論何人都可信仰自在勢明王的,包括許多散修,也因為和他們有同樣的信仰而天生十分親近。


這種傳教模式,已經觸犯了各派的利益,明光宮和顯聖寺都心知肚明。


所以他們絲毫沒有懷疑青月的話,隻覺得肯定有哪派出錢讓青殺堂出手了。


顧嘉南悶聲不響,和其他青殺堂殺手一塊兒圍攻明光宮剩下的弟子,然後悄悄在他們瀕死的時候將他們收入魔獄。因為這裏不是能夠鎖住靈體的靈境,一旦身死靈體自會消散不見,所以與她聯手的青殺堂弟子也隻以為那位是真的被殺死消散了,並不知道其實這位沒有死,而是被關進了魔獄煉魂盤的魔獄。


眼見著明光宮已經岌岌可危,尤其在青月親自動手之後,山惠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大家都知道,青殺堂的青月有多強,如果不是他太強,從一開始青殺堂這種畸形的門派就不會被允許存在。


“我來助你!”凡鈞終於下定了決心,率著顯聖寺的弟子圍了上來,他不能任由青殺堂將明光宮的弟子殺光,這樣的話隻剩下他顯聖寺,獨木難支,恐怕下一個就輪到他。


唇亡齒寒,他們顯聖寺與明光宮本就是一脈相承,隻有互相扶持才有些希望能夠走下去。


凡鈞的心裏沉甸甸的,知道自己出手還是太晚了,不過一開始青殺堂的人就是暗殺,等他們發現的時候,明光宮已經損失慘重很難救得回來了。


他現在隻想保住山惠,那就還有希望,等回去之後,明光宮的底子還在,隻是損失了絕大部分的煉明境修士,估計養上百年也未必養得回來,當真元氣大傷了。


這邊打得如火如荼,那邊各門派這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麽,他們互相看了看,很想知道到底是哪派出的錢。


雖然大家都看明光宮和顯聖寺很不順眼,但要說討厭到願意花大價錢請青殺堂殺人的……恐怕也沒有幾個吧。


不過,他們果然像青月說的那樣,並沒有人上前去幫忙不說,還一個個眉來眼去的,用眼神在詢問:到底是不是你?


因為不知道是哪派出手,他們互相之間站得稍稍有了些距離,全都在暗自猜測,連一個說要阻止這場刺殺的人都沒有。


本來就看他們不順眼了,現在有人願意花錢搞掉他們豈不是正好,為什麽要阻止?


更何況他們明白,一旦大陣消失可以去外界之後,在各派心裏威脅最大的無疑就是這兩派,因為在他們看來,這個自在勢明王,像是毒瘤一樣太容易傳播了,在異界的環境下,恐怕是他們最容易壯大。


……然而這些天元人不明白,地球上的宗教,論完整度和洗腦性,吊打他們天元。


這一次,青殺堂本就是有備而來,早就已經分派好了任務,甚至對明光宮和顯聖寺的弟子全部都有具體研究,然後討論過具體的克製方法。別看上來就動手,其實一步步早就已經計劃完備,連顯聖寺出手都在青月的預料之中。


青月以一敵二,非但不落下風,還顯得十分遊刃有餘,而青殺堂的煉明境,各自對各自的目標都十分了解,看似一團混戰,實則青殺堂的每個人都是亂中有序,出手嚴謹。


顧嘉南心中感慨,單單看著明光宮和顯聖寺倉促回擊一派亂象的模樣,再看青殺堂有效犀利的攻擊,就知道這次計劃已經完成了大半,遠比她想象中更加輕鬆。


她的視線不時落在越打越遠的青月三人身上,這是她第一次看元明境交手,即便是她也看出來了三人還是有所克製的,這畢竟是在天望界碑內,他們可不希望打著打著波及到天望界碑。


這兩件天元至寶是絕不能損毀的,這是所有天元人的共識,一旦哪位真的波及界碑,其餘門派的元明境定然會出手。


眼見著這邊明光宮和顯聖寺的人被越殺越少,那邊山惠和凡鈞還被青月拖著,心中急得不行。


這兩派弟子,其實在各派中都不屬於擅長打架的那一種,碰上極其擅長殺人的青殺堂,節節敗退有什麽好奇怪的。


“青月!”山惠已經氣得快要發瘋了,“你當真要將我們明光宮斬盡殺絕嗎?”


青月輕笑一聲,“斬盡殺絕?我如果真要殺你,你可活不到現在。”他隻是在拖時間而已。


原因很簡單,一旦他殺死山惠,多半其他宗門會做出一派假惺惺的和事佬模樣,讓他放過剩餘的那些煉明境弟子。


元明境一死,在各派心中這一門已經不足為慮。


可是青月需要這些煉明境作為黑淵的養分,他想要將他們全部殺死,可不想放過他們。


他一拖二,其實是很輕鬆的,元明境修士非常難被殺死,天元都有多年沒有元明境被殺死了。


但那隻是對其他人而言,青月真要殺人,還真沒那麽難。


因為他青月,本質就是個殺手啊……


顧嘉南又搞定一個顯聖寺的弟子,卻忽然心中一動,好像有種不太對勁的感覺,她匆匆往天望界碑那裏掃了一眼,看到一個穿著類似道袍的青年站在那裏,應當是天元大陸清平宗的弟子,他看著青殺堂和明光宮、顯聖寺大戰,不知道為何臉上滿是不安,甚至幾次張了張口,不知道想要說什麽,卻都被他身旁一個須發皆白的老人製止。


一時間,顧嘉南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難道要出事?


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來,他們的腳下忽然震顫起來,顧嘉南再也顧不得掩飾,直接將防護性的靈寶都掏出來戴上。


之前這靈寶來曆有些問題,她生怕那邊的人認出來,自然不敢光明正大戴在外麵,但真要出事了,管他認不認得出來,先保住自己才是第一要事。


不過地界晃動起來的同時,他們身後界碑的出入口已經瞬間消失,各門派都亂了起來,根本沒人注意她這個小人物。


“係統,你知道出什麽事了嗎?”


“……我怎麽會知道。”


顧嘉南:“……”


要你何用!


天望界碑仍然好好立在原地,然而一股黑氣已經從界碑底部緩緩向上攀升。


在這一片混亂之中,青月卻並未停手,等山惠難以置信地看著他,眼見著自己的靈體不穩,開始緩緩消散時,才相信青月所說的他真的能夠殺死自己。


凡鈞見識不好,駕起靈光轉身就逃,青月的掌心懸浮著一把巨大的青色長刀,即便引而不發,都能感受到那種毀天滅地的威能。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