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56節


說完覺得這話有點不妥,好像在開車一樣……


張元可反應過來的速度比她快,頓時大笑起來,隨即眼角瞥見顧淵北雖然沉默不語,耳尖卻肉眼可見地紅起來,不禁覺得十分不可思議,“喂喂喂,等等,校草先生,你好像從沒有過什麽害羞人設吧?”


講道理,他整個人都和“害羞”這個詞格格不入。


顧淵北表麵上卻十分淡定,絲毫不露聲色,“你爸媽呢,怎麽沒來吃飯?”


哪怕知道他在轉移話題,張元可還是很給麵子,“我媽有一點暈船,我爸陪著她,晚點再過來吃飯。”


這時候,身旁那桌人吃完離開了,張元可才壓低了聲音問,“嘉南,這些服務人員是怎麽回事,他們為什麽看起來那麽怕你。”


你到底做了什麽,他們全體戰戰兢兢的模樣。


顧嘉南無奈地說,“一言難盡,反正你好好享受旅行吧,這一路上應該不會有意外了。”


船上都成了她的人了怎麽會還有意外?那夥跟著金森的修行者現在已經全部都被控製起來了,顧嘉南準備回頭也帶回去交給九處處理,反正這種事她不擅長。


這夥人雖然助紂為虐,但金森死後大部分都太識時務了,讓顧嘉南要殺他們都有點兒下不去手。


她一貫是對天元人冷酷無情,對地球人……除非是真的不可饒恕的惡徒,反倒是有些心軟的。


當然,對於那些大凶大惡的地球人,她情緒上會更加厭惡憎恨。


“好吧,”既然顧嘉南不願細說,張元可也不勉強,“你們也趁機好好休息就當旅遊了,別還沉浸在任務的情緒裏,這不是事情都解決了嗎?”她笑起來,“盡管這兩年嘉南你們幾乎完全不在學校,但是我知道你們一定在做比我們做的重要得多的事。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就有了這種實力,別人再怎麽酸言酸語,我是覺得這世上沒有天上掉餡兒餅的事,這肯定也是你們努力才得來的。”


“要有實力,哪有不辛苦的時候呢,”張元可看向窗外的陽光,“連我這種隻是為了成為三級修行者,都那麽努力了呢。覺得累的話,這次趁機好好休息啊。”


顧嘉南聽著有些感動,“嗯,就當是旅遊了。”


她本來就決定若無其事地繼續航行,將這趟旅遊真的做到底的。


她也確實……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好好休息過了。


尤其之前在天望城為了準備四宗盟會這件大事,更是精神緊張許久。


即便是事後收獲頗豐,世上也確實沒有平白得來的好處。


“我準備在靠岸之後先離開了,”顧淵北卻說,他看向顧嘉南,“我實力已經穩固了,準備去找找機會。宗琰和楊爍辰被陳若虛盯上了,你最近也因為四宗盟會的事需要避開一陣子,九處和武盟還有人在那邊……他們連一個化明境都沒有。”


在張元可麵前,顧淵北沒有提到天望城這個詞,他還是很謹慎的。


顧嘉南的靈器隻能帶化明境以下的人去天望城,但像是顧淵北、宗琰和楊爍辰這種在去過之後才突破到化明境的卻仍然可以去,因為他們的靈器記錄的坐標已經形成了相對穩定去往天望城的通道,不會影響之後去。然而九處那一夥化明境的人卻還得再等等,憑借顧嘉南的實力,若是突破到煉明境,應該連他們也都可以帶過去了。


但現在確實是九處和武盟一夥隻有通明境的人在那裏,顧淵北是唯一一個合適回去看情況的人了。


而且,青殺堂做下了這麽大的事,天望城的情況到底怎麽樣。又比如陳若虛懷疑宗琰就是蘇紅娰,到底會不會猜到是地球人進入天望城從而采取什麽行動,還是需要有人去打聽消息的。


連顧嘉南都很好奇……四宗盟會上的人都被殺光了,四宗到底有沒有發瘋?


“好,你一個人在那裏,要注意安全。”


張元可咬著勺子沒有多問,隻是安靜地吃飯,就像她說的,她知道他們在做更重要的事。


顧淵北笑起來,“我知道。”


非常遺憾,他是想與顧嘉南一起度假,可不是現在,這不是什麽合適的時機。


他也覺得自己是因禍得福才有了現在的實力,要惜福知足,也要更努力才行,否則甚至對不起給他的這份機遇。


之前他聽到過許多流言,說他是顧嘉南包養的小白臉而已,說他太弱,根本不配顧嘉南這樣對待。


所以,他要抓住一切機會竭盡全力……變得更強。


天望城他要去,看看有沒有什麽他能做的,也是為了變強。


經過這些時間他已經知道了,克肖之所以能提供給他那些能量,是因為那原本就是那個外星人通過克肖吸收來的其餘修行者的能量,盡管隻能吸收很少的一部分,但顧淵北想嚐試一下,能不能殺死天元人,吸收他們的能量,也許可以,也許會失敗。


但總歸是一個機會。


她變得那樣強,他希望的,隻是能配得上她。


一開始隻是懵懂,後來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卻又難再開口。


做小夥伴不好嗎?當然也是很好的。


隻是不嚐試一下到底不甘心呢。


“要努力啊。”他握住拳暗自說。


陽光下,顧嘉南和張元可說著話笑得燦爛,她托著下巴,享受著片刻閑暇。


唔,玩一會兒可以,晚上還是繼續修行吧。


刷熟練度一日不可斷,畢竟離煉明境也不算遠了。


修行,才是最重要的!


第182章


說是度假,顧嘉南還是堅持每天修行,還把這段時間以來實力暴漲落下的挑戰模式連過數關,連解謎模式都以極低的完成率暴力突破了幾關,而探索模式也終於快速掃圖,到了外門的主殿。有了天望城托底,她可以將探索模式的靈器光明正大置換給九處,倒是比以前方便多了。


“係統啊,你這個經營模式是真不好玩,這麽長時間了,我才蓋了兩個房子,這得玩到猴年馬月啊。”顧嘉南不滿地說。


其他模式也就算了,經營模式是真的有點坑,她時不時上去收收東西,玩這個模式算得上勤奮了,然而直到現在,仍然進展極慢。


係統壓根兒沒理她,顧嘉南也習慣了。


等她度完假回到國內,一下子收了那麽多小弟的事情沒有解決,她索性讓這些船員繼續這條旅行線路。這條船本來並不是金森的私產,但是他和郵輪那個公司簽下的協議能擁有這條船長達五年,現在顧嘉南也沒太好的辦法,總不能把船荒廢了她將這些人帶回去養著吧?


顧嘉南原本想讓九處派一個人來管理這條船,想不到又有一個為了上位自作主張吃下奴丹的家夥。


沒錯,就是那個西裝青年博立,作為修行者,他跟著金森都沒吃奴丹,這會兒反而吃了,顧嘉南也是無語,更想不到他身上居然還有這東西,連阻止都沒來得及。


於是,想了想還是將這條船丟給他來負責了。


還是不要坑九處的小夥伴了吧,偶爾在郵輪上玩耍還算好,要真天天飄在海上,那真是太難受了。


不過,從此以後這條郵輪應該是最安全的一條了,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有差不多二級修行者的水平,再加上管理人員裏有好幾個修行者,碰上事兒的話,這些人足夠處理了。


為了以防萬一,顧嘉南不僅留下了九處的緊急求援電話,還留下了幾張傳訊符。


雖然說這些所謂的“奴隸”死了其實對她這個主人毫無影響,但顧嘉南還是挺同情這些船員和工作人員的,因為他們大多也是被迫吃下的奴丹,一直被金森奴役而已。


帶著劉恩英幾人願意跟著她的下了船,最早跟著金森的那兩位女士不願意離開,顧嘉南也不強求,反正博立盯著她們,她們也做不了什麽,要說為金森報仇更是癡人說夢,所以顧嘉南實在很無所謂她們在想什麽。


回去的時候徐望津又不在九處,不知道去了哪裏,聽說是去執行什麽秘密任務了。


張處長在,顧嘉南將良瑩和另一個九靈丹閣的弟子交了出去,然後跑去和張處長聊天。


“因為這個良瑩煉製的奴丹吃下之後除非脫衣檢查否則根本看不出來,所以張處長,我建議即便是讓她煉製出來了這種奴丹,也要進行非常嚴密謹慎地管理。”顧嘉南的神色很嚴肅。


張處長並不會因為她年紀小而看輕她的意見,“這個我知道,一個不好如果這東西流出去,可能會造成很大的危害,這一點你放心。”他承諾說,“我其實並不準備讓這兩個九靈丹閣的天元人煉製奴丹,他們的本事不小,煉製這種玩意兒太浪費了。”


顧嘉南鬆了口氣,“那就好。”


張處長笑起來,調侃說,“放心,可不止是你憂國憂民,我們心裏還是有數的。再說了,你現在這麽厲害,誰要是搞事情,派你出去一劍殺了也不是什麽難事啊。”


顧嘉南借著這個話題,“處長,其實我發現一個問題,我們地球上所謂的九級修行者,也就是化明境修士,其實真的太弱了,如果碰上同階的天元人,多數是打不過的。”


“我知道,”張處長收起了笑意,“大家頂多在靈地碎片裏練練手,和天元人那種成係統性地修煉是不一樣的,各國的九級甚至有許多晉升之後就不再動手了,這簡直是自取滅亡之道。我們就好比是天元大陸那些自己摸索到了化明境的散修,不僅和那些大門大派的弟子差距很大,而且因為所在的地方閉塞落後,本身經驗還不足,自然就更弱了。“


“處長,我可能不久就能升到煉明境了,”顧嘉南不顧張處長的震驚,平靜地說,“到時候,我們九處的九級……你們,要去天望城嗎?”


回到靈地碎片,顧嘉南沒有急著讓張處長回答她,他也是要和其他人商量的嘛。畢竟顧嘉南修煉的速度太快了,好像坐火箭一樣,不論是誰都沒想到她居然真的可以修煉到煉明境……還那麽快。


因為最近要避風頭,顧嘉南無法去天望城,索性就在靈地碎片裏修行。


九處的靈地碎片建設得相當完善,除了沒有網絡,已經和外邊一些小鎮沒什麽區別了。


仿佛知道她想要知道天望城的情況,她回來的第二天,顧淵北特地也回來了一趟,將打聽到的消息告訴她。


這十來天的時間他在天望城裏,才知道顧嘉南究竟幹了多大的事。


“之前你說得模模糊糊,我還不太了解,這回一去,才知道……”真是在天元大陸那邊捅了馬蜂窩的效果。


顧嘉南盤腿坐在床上,饒有興趣地說,“所以現在情況怎麽樣?”


顧淵北心情複雜地看了她一眼,“參加四宗盟會的人幾乎死了個精光,包括幾宗的繼承人,整個天望城現在都風聲鶴唳。聽說那個無生聖門的聖子不知道用什麽方法複生了,隻是元氣大傷聽聞需長時間養傷,連聖子的位置都丟了。不過他指責動手的是天劍門,天劍門當然不會承認,說是別派陷害,於是更亂了。再加上各門派之前似乎就有矛盾,在這種情況下一點即燃,天望城內幾乎天天都在發生爭鬥,之前所說的天望城內不可動手幾乎成了一條已經廢掉的規矩。”


“那九處和武盟的人呢?”顧嘉南皺起眉,“這種情況憑他們的實力還留在天望城太危險了吧。”


“他們沒有得罪什麽人,暫時留在天望城那些修行室裏,還算安全。本身現在的天望城,通明境可能反而相對安全,因為四宗發瘋一樣到處殺人,狙的大多是別宗的中層弟子,通明境太弱了,他們還不怎麽放在眼中。”


四宗盟會全軍覆沒,使得四宗的年輕一代都有了斷層,化明境的那些新生代弟子各宗都是很花心思培養的,結果全被殺了。不止是顧嘉南在瑤河靈境裏殺的人,包括一祭在邊兒殺的那些其餘來參加盟會的弟子,全是四宗精心養出來的,結果被一網打盡了,難怪四宗發瘋。


“尤其是天劍門的弟子最近被四宗暗殺掉不少,劍修本就性情暴烈,於是天劍門直接和四宗杠上了,直接在天望城中互相刺殺,其中難免波及到了其他宗門,再加上四宗本身又有盟友,天劍門也與幾派關係不錯,就在這短短的時間裏,已經又有七家宗門被卷入其中。”


這種情況,天望城簡直是亂成一鍋粥,沒多少日子就明顯感覺蕭條不少。互相都殺紅了眼,即便是有人想要調解,都有心無力。


“那你最近也少去天望城吧,”顧嘉南想了想說,“免得碰上無妄之災。”


顧淵北卻搖搖頭,“我還好,你放心,我有能力自保,見情況不好不說其他的逃跑還是可以的。而且雖說各門各派殺紅了眼,但其實還算克製,煉明境的修士大多沒有下場,可能有幾個煉明境初期的也出手了,但至少表麵上沒有動靜太大。”


顧嘉南點點頭,“那青殺堂呢?”


“四宗倒是說了有青殺堂的影子,但是沒抓到什麽具體的把柄,據那位複生的聖子說,在瑤河靈境內殺人的是一位用天劍門劍法的女子,而青殺堂中殺手雖多,卻沒有聽說有哪位天劍門的精英弟子叛入青殺堂,因此還算好。反而是現在一片混亂,青殺堂似乎接到不少生意。”


顧嘉南想,這一祭的偽裝水平真的很厲害啊,聽顧淵北說的,好像不管是他的馬甲還是自己之前東門雲的馬甲,都沒被人揪出來?她也就算了,畢竟在瑤河靈境內詐死了,一祭是怎麽做到殺了那麽多人還不被人懷疑的?


哦對了,真正的東門島主已經死了,說不定人家也以為他是因為四宗盟會被殺的,因為參加這次盟會的人……全軍覆沒了啊。


唯一一個幸存者……無生聖門的那個聖子?


“居然還能複生的麽。”顧嘉南可是很確定當時自己殺死了他,這位死得透透的,還被煉成了魔魂珠。


這樣都能複生有點厲害了哦。


這會兒她很慶幸當時殺人的時候用了馬甲,絲毫沒有露出破綻不說,還坑了天劍門一把,讓天劍門有理都說不清。


不過元逸需要長時間養傷,又不再是聖子了,應該不會怎麽出現在天望城了,而且他絲毫沒有懷疑東門雲,不至於去找這樣一個人,其餘參加四宗盟會的人都死了。


所以,現在的天望城,也沒啥能認出朝麓的人,同理夕棠。


一祭讓她避避風頭,很可能有些懷疑某些門派有這種類似複生的手段,掉了馬甲之後萬一有人遷怒青殺堂,哪怕堂主強勢,但若是四宗暗中出手,對她的安全還是有一定的威脅的。


不過按照顧淵北的說法,顧嘉南覺得沒什麽問題。


“我完全不需要避風頭啊,避什麽風頭?殺人的是天劍門的年輕女弟子,和我青殺堂的殺手朝麓有什麽關係?”顧嘉南心安理得地想著。


她笑著看向顧淵北,“決定了,今天我也回去天望城看一看。”


青殺堂又有好多單子了吧,她可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