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53節


“這藥該不會有問題吧?”


“我去,要吃出人命了怎麽辦!”


“這什麽三無產品!”


“……”


大家退後著,許多人都打消了購買的念頭。


卻見忽然那個年輕女人站直了,驚喜地說,“我感到自己不一樣了。”


之前那個西裝青年站在一旁,笑著說,“這位女士,你可以試試這個。”他將一個金屬球遞了過去。


這看起來柔弱單薄的女人接過金屬球,用力一捏,實心的金屬球立刻被捏扁了,她似乎自己都嚇了一跳,金屬球落在了腳下的地毯上,發出沉重的一聲“咚”。


旁邊立刻有個大塊頭的遊客往前幾步,將那金屬球撿起來,驚奇地確定這確實是個實心球,憑他的力氣再怎麽捏也沒法讓它有少許變形。


眾人一片嘩然!


這時候,又有幾個人上前,刷卡購買了丹藥。


顧嘉南冷眼看著,不管是第一個購買丹藥的那位女士,還是現在上前的這幾人,全部都是托而已,他們本身身上的靈氣波動就有異樣。


不過這些托,演技還真是很不錯,絲毫沒有破綻,看起來做得很熟練。


然而,她的視線更多地落在了那個幫助大家吃下丹藥的中年女人身上。


這人毫不起眼,容貌普通,臉色微黃,甚至瞧著四十來歲,臉頰卻已經幹癟了。


顧嘉南盯著她被厚厚的頭發遮住的額頭,不管從哪個角度,都看不到頭發下麵的模樣。


但即便是看不到,顧嘉南也可以肯定,這是一個天元人!


她在天望城,已經見過太多太多的天元人了,所以現在即便是看不到他們的額頭,她也可以輕易區分出天元人和地球人了。


其實即便是修煉同樣的功法,地球人和天元人的靈氣,還是有微妙的不同的,隻是天元人沒有太見過什麽地球修行者,估計不會注意到這一點。


他們本質,是根本不一樣的,哪怕外形再相似。


隻是奇怪的是,這件事似乎不是這個天元人主導的,因為那個西裝青年的眼睛有意無意地一直盯著這個中年女人,他的肢體語言充分說明了他是在一旁監督壓製她的,而非普通的合作者。


這態度模樣,可不像是他聽命於天元人,反倒更像是這個天元人在被迫和他們合作。


“有意思。”顧嘉南翹起嘴角。


難道天元人又想搞事情,結果翻車了?


不過即便翻車,這些個地球修行者,也同樣不是出於什麽好意。


他們的野心和惡意這樣赤裸裸!


第178章


人總歸是複雜的,善與惡哪有那樣明晰。


即便顧嘉南堅定地站在地球人這一邊,也不是說地球上就都是好人。


單單每年的修行班集訓,就會抓住殺死大量的地球修行者。


當超凡者出現,力量失衡時,有人掌握了更大的力量,就會想要更大的權利。


即便是顧嘉南這種知道天元人是懸在頭頂的劍,但在許多修行者看來,那是以後的事,而且他們對於天元人的強大其實並沒有很明確的概念。


在靈地碎片裏戰鬥的修行者,或許還有些底,許多地球上的修行者從沒有去過靈地碎片,對於他們來說,天元人也沒什麽可怕的,反正不是被關著嗎?甚至有許多修行者,壓根兒不知道天元人的存在。


不過從眼前的情況來看,西裝青年這夥人,肯定是清楚的,以至於控製著一個天元人。


顧嘉南挑起眉,悄悄傳音給那個中年女人,以她的本事,自然不會讓她身邊的西裝青年發現。


“你是哪派弟子,怎麽會被這外界人控製?”


她的天元語水平已經爐火純青,又在天望城待了那麽久,聽起來已經和天元人毫無差別。


那女人微微一震,西裝青年意識到了不太對,連忙警惕地看向她。


不怪他謹慎,別看這女人隻有三級水平,當初他們幾個五六級的人聯手抓她,都差點翻了船,所以再謹慎都不為過。


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女人很快鎮定下來,繼續手上的工作,仿佛什麽都沒發生。


但其實低下頭的時候,嘴唇微微翕動,她已經看到了對麵一個長發戴著墨鏡帽子的少女做出的一個手勢了,也認出了她的意思。


妃合宮弟子?怪不得很有幾分美貌。


“我乃九靈丹閣弟子良瑩,”她悄悄傳音,論這種小手段小技巧,天元人真的是吊打地球不知道幾個來回,“運氣不好被這夥異界人所抓,若是能將我救出去,九靈丹閣必有所報。”


九靈丹閣?顧嘉南還真有些想不到,不過看到她手中的丹藥,又有些恍然大悟。


和其他門派不太一樣,九靈丹閣的訴求和普通門派是有差別的。


自從天地大劫之後,九靈丹閣一直在試圖找其他出路,沒辦法,現在的情況對於九靈丹閣來說十分不利。


首先天元大陸上九成多的人都因為天地大劫死亡,剩下的這些都是各大門派的弟子,而大門派大多有自己的丹房。就算是許多丹藥門派之中無法煉製,還得靠九靈丹閣,但說句實話這畢竟是少數,九靈丹閣賴以生存的基礎丹藥,已經很難賣出去了。


天地大劫之前,其實九靈丹閣的客戶絕大部分都是普通修行者,而非大宗大派。


其次,還有個很難解決的麻煩,那就是材料緊缺。


大陣之中,雖然九靈丹閣保住了藥田,也提前存儲了許多材料,但坐吃山空哪裏能行,他們必須要早一步,先到外界去查探情況,甚至提前找好地方,看看能否培養一些藥草,再查看能不能找到其他能找到的材料。


像是龍元宗、魔煞門這種弟子出來是想搞事情,九靈丹閣倒沒有這麽想,比起搞事情,他們更多的是找東西。


當然,九靈丹閣派出來的人絕對不蠢,他們知道現在天元和地球的處境,不會天真到暴露自己的身份。


誰知道碰上一夥貪婪的地球修行者,成為了俘虜。


顧嘉南想了想,“他們讓你製作的這是什麽丹藥?”


良瑩猶豫片刻,解釋說,“他們讓我改良了奴丹。”


“什麽?!”顧嘉南大驚,這可不行,眼見著幾個跟著托買了丹藥的遊客已經要將那丹藥往嘴裏送了,她手輕輕一揮,在這封閉的船內,居然卷起了大風,吹得人睜不開眼睛,直接將那些丹藥都吹落在地!


“既是奴丹,為何沒有見到奴印?”她急匆匆地問。


“這些異界人同天元人不同,即便是不用靈環扣住脖頸,以靈環鎖住他們最脆弱的心髒也可,隻會在心口留下奴印。”這良瑩倒是很老實,她還盼著這位妃合宮弟子救自己,自然沒有隱瞞。


和人人都能看到的耳後不一樣,心口……還真是一般都藏在衣服下麵!


靈環束頸,耳後奴印隻要稍稍注意一下就能被發現,然而心口位置,即便是男性都不會露出來,更別說女性了,這幾乎難以發現!


如果不到顧嘉南這樣的化明境,壓根兒沒法發現這些吃了奴丹的人身上不尋常的靈氣波動,絕大部分修行者都會將他們看做普通人。


好比羅克洋自嘲是半個修行者,確實如此,他們根本不能算是修行者,這種微弱的靈氣波動很難被發覺!


這夥人想要做什麽,如果這些奴丹泛濫成災,後果自然是十分可怕的!


“既然是奴丹自然有主人,主奴印掌握在誰的手中?”


奴丹其實分為兩種,一種是像當初鵲歌吃下的那種空白奴丹,也就是說他吃下時牽引靈氣可形成主奴印,這種適用於奴隸主動認主。


另一種,是奴丹內本就刻印了主奴印,給奴隸吃下之後,自然就是將生命交到了握有主奴印的修士手中。


普通人即便是麵對第二種奴丹也毫無反抗能力,除非同樣是修士,可以抗拒靈環反抗成為奴隸,除非心甘情願,否則很難成功奴役修行者,所以讓修行者吃下奴丹的是極少數。


然而,這船上幾乎都是普通人,修行者的數量極少。即便是像張元可這樣的修行者,在這種封閉的無處可逃的環境裏,如果以她的父母作為威脅,說不定她真的會不反抗吃下奴丹的。


以這種模式幹這種事,真的是用心險惡,畢竟旅遊一個人來的是極少數,大部分都帶著家人,以家人作為威脅,現代人的心理其實還是脆弱的居多,即便是修行者,能冷心冷情到任由家人出事的絕對沒有幾個。


良瑩很快回答了顧嘉南的問題,“在他們的首領手中,他們一共有三個首領,具體多強我不知道,但也許有一個是化明境!”


即便她實力低微,但天元大陸修士眾多,化明境更是多如狗,良瑩的見識還是不低的。


現在為了脫困,她絕不能隱瞞情況,萬一眼前這位“妃合宮弟子”輕敵,那對她也是很不利的。


顧嘉南心中冷笑,化明境?那就是九級了,她早知道即便是地球上的這些九級修行者,也不個個都是好人。


但是九級修行者大多都清楚天元大陸的情況,在知道天元大陸懸在頭頂的劍之後,還做出這樣的事,實在是令她厭惡。


“他們為什麽要讓你在外麵賣這個丹藥?”


“因為改良版的奴丹還不太穩定,我能保證吃下奴丹的人不會發生意外。”良瑩無奈地說。


顧嘉南恍然,原來這個改良版奴丹,還真的有失敗的可能啊。


剛才那場莫名其妙的大風讓西裝青年十分緊張,他意識到是有修行者在搞事情,然而掃了一眼附近,卻沒有看到修行者。


“這是逃了?”他心中暗叫不好,之前在日韓就是因為老被官方修行者找事,他們才轉變了航線。而如果這裏出現官方修行者,很可能是華國九處的人。


比起日韓的官方修行者,九處的實力……要強太多了。


顧嘉南剛剛動手之前已經傳音金秀娜四人,讓他們暫且離開,西裝青年當然沒在附近發現修行者。


而剛才想吃的人手上的丹藥被刮到地上了,一時間他們也覺得有點兒邪門兒,撿起來之後,臉上頓時有了猶豫。


西裝青年匆匆在對講機裏說了兩句話,不過一兩分鍾後,從電梯那裏又過來了三個人。


顧嘉南掃了一眼,兩個六級一個七級,這在地球上已經算是高手了,怪不得韓國那邊兒失陷了那麽多官方修行者,畢竟實力不如人啊。


她和顧淵北悄悄說了情況,“我們現在要拿下這裏很容易,但如果真的有九級在,要注意的首要一點就是不能讓那個九級逃了。”


奴丹是無藥可解的,奴隸除非修行到元明境否則無法殺死主人,這是顧嘉南在鵲歌那件事的時候聽宗琰說的,除此之外,她對奴丹也不是太了解。


“如果我殺死主人,吃下奴丹的奴隸會死嗎?”她問良瑩。


良瑩有些驚訝她問了這麽個常識問題,隨即又想她大概也隻是妃合宮的低級弟子,可能真的不知道?


“不會。”她剛匆匆回答了兩個字,還想說什麽卻來不及了,她已經被西裝青年毫不客氣地抓住胳膊。


“走!”他冷冷說,已經懷疑剛才的大風和她有什麽關係了,然後轉向遊客,親切地說,“我們門店暫且關閉,到明天上午九點將會再準時開啟,大家可以回去先考慮一下。”


確定奴隸不會因為主人的死亡而死亡就行了,再怎麽樣也不會比現在更壞了吧。


顧嘉南不能讓這個九級逃走,一旦這人逃走,那些吃下奴丹的人一輩子仍然是這人的奴隸無法解脫,所以,她非但不能讓他走,還要殺死他。


“殺這人的速度要快,不然的話他很可能會殺死所有奴隸來威脅你。”顧淵北說。


這條航線在華國已經開了兩個多月,一共開了三次團。而在日韓更是開了半年多,遊客的數量已經相當大了。這些遊客哪怕不是全部吃下奴丹,現在這個九級修行者手中掌握的奴隸數量也已經多到可怕了。


西裝青年拖著良瑩過去和那三個修行者匯合,四個人神態警惕,帶著良瑩進了電梯。


“什麽時候動手?”顧淵北看過來。


顧嘉南覺得不能再拖了,不然肯定有人會吃下奴丹,擴大受害者。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