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50節


不過她還是很容易分辨出她這邊排隊的遊客明顯家庭條件要更好一些,即便是家庭一起的,從穿著打扮到帶著的箱包行李,都能看得出來檔次比較高。


顧淵北在這方麵比顧嘉南懂得多,他到底出身富貴,還是認得一些奢侈品品牌的,怪不得來之前連他們的行李都是由九處提供,恐怕九處很清楚按照顧嘉南的性格,她會直接穿運動服,怎麽方便怎麽來。


現在她身上穿著的淺綠色連衣裙也是一個輕奢品牌的當季新款,再加上手腕戴著的表是一個知名品牌的少女款,在手表中不算最高那一檔,但也接近六位數了,再加上知名品牌的墨鏡和品牌女鞋以及魏薇薇親手挑的少女款背包,充滿了青春氣息。


要顧嘉南自己決定穿什麽的話,絕對不會是這幅樣子。


顧淵北穿著同樣淺綠色的t恤和合身的牛仔短褲,加上墨鏡帽子運動鞋,本身和他的風格……也不太一樣,他平時穿的衣服雖然同樣不便宜,但很少穿這樣青春的款式。


不過這會兒他們兩人排在長隊中,倒是並不違和,顧淵北的手上拖著一個銀白色的大行李箱,顧嘉南隻背著她那可愛袖珍的小背包,但實際上行李箱裏塞著的大部分都是無關緊要的食物,其他都在他們的儲物戒裏。顧嘉南的背包裏除了一把隨意塞進去的遮陽傘之外壓根兒什麽都沒有。


和其他情侶一樣,顧嘉南挽著顧淵北的手臂,兩人看起來十分親密。


她自問還是很有職業道德的,既然裝情侶,自然不能離得八百米遠吧。


墨鏡遮住了她的半張臉,即便是眼神有些飄忽尷尬,反正也看不出來。


“我們這一列都是情侶。”顧嘉南悄悄說。


顧淵北點頭,“根據九處的信息,這個航線旅行有問題,之前回國的幾個年輕人……發生了一些異常。”


顧嘉南點點頭,她也是聽徐望津說過的,其實不是有幾個年輕人發生異常這麽簡單,根據上幾次上這艘郵輪的遊客名單,已經確定絕大部分都有問題了,包括兩個原本在九處工作的人,這才是引起九處注意的原因。


原本這種層級的事件並不一定需要九級參與,問題是最先發現這個航線有問題的並不是國內的修行者,而是韓國那邊,他們國內也有一個專門的特殊部門來處理類似事件,自從發現問題之後已經損失了七八個修行者了。


在公海之上,無法確認對方的實力,隻有九級出手,才相對有所保障。


問題在於韓國的特殊部門中九級的數量實在是太稀少了,即便它是發達國家,靠著錢堆積出來的九級也隻有寥寥幾個,甚至因為財閥掌握著權柄的緣故,這些九級基本都有背景,要讓他們出手幾乎不可能。


因此,他們暗中將資料提交給了九處這邊。


“韓國那邊隻來了一個帶隊的七級修行者吧,這也算是聯合辦案?”顧嘉南瞥向不遠處,那是偽裝成一家四口的韓國修行者,本身也是類似九處這樣的機關裏出來的,偽裝能力倒是不錯。


從外表看,他們是正常的一家四口,一對瞧著四十來歲的夫妻,丈夫儒雅成熟,妻子端莊得體,兒子瞧著很年輕,大約也就二十歲左右,女兒可能要稍小一些。


但其實四人之中最強的,恰恰是那個年齡最小的女孩兒,她是一名極有天賦的修行者,也是特地培養起來的天才少女,實際年齡十九歲,比顧嘉南大了一歲,七級修行者,這放在華國也算是資質出眾了。


顧嘉南隱約覺得這女孩兒有些眼熟,仔細想到恍然其實在超凡大賽的時候見過她,當時韓國隊帶隊的就是她,似乎是叫金秀娜。


其餘三人顧嘉南都不認識,在他們透過墨鏡觀察韓國那邊四人的時候,那邊四人也在悄悄看顧嘉南和顧淵北。


說句實話,在收到資料的時候,他們的心中是很震撼的。


十八歲,九級。


單單是這兩個詞匯連在一起,就令他們幾乎不敢相信。


這可不是最初在靈地碎片顯現的時候,因為各種意外升到九級的幸運兒或者靠著資源硬生生堆上去的九級,而是在國家成立修行班之後,在短短幾年內晉升的九級。


當然,除此之外,他們也沒拿到更多的資料。


他們並不知道,這兩位不僅僅是九級,還是九級中的至強者。


隻是九級這個信息,就足以令他們感到震驚了。


“原本這條船是在我們的濟州島和日本的福岡帶客上船,然後走東南亞豪華線路的,自從被我們和日本發現之後,從兩個多月前開始靠華國這邊的港口……”金秀娜開口,“記住,我們這次是偽裝成中國人上的船,挑選你們三人的原因你們自己也清楚,千萬不要被發現什麽異常。”


“隊長,我們知道。”扮演她哥哥的青年樸秀旻實際上已經二十六歲了,五級修行者,隻是長得十分顯小,說二十歲也有人相信而已。


他們三人被特地挑出來,不僅僅是因為實力,更多的原因是他們會說中文,更契合身份。


“現在我們部門裏的失蹤者有一定可能還活著,靠那兩位的話,說不定能將他們救出來。”身處副隊長位置輔助金秀娜的是扮演她父親的中年男人薑承寅,他的實力比金秀娜稍差一些,是六級修行者,但行事穩重很有急智,在這種事上作用不會比金秀娜小。


站在薑承寅身邊的女人李柔珠倒不是在和他扮演夫妻,她確實是薑承寅的妻子,本身是在韓華裔,正因為她,薑承寅的中文才會說得格外好。不過她的實力最弱,隻有三級,沒有什麽戰鬥力,勝在原本是護士出身,又覺醒了治療方麵的異能,能夠起到不錯的輔助作用。


這一條原本隻帶日韓客人的東南亞航線豪華郵輪自從被發現不對之後,沒有繼續囂張行事,韓國陷進去七八個修行者,日本那邊也有幾個修行者失蹤,他們迅速調整了航線,開始停靠華國上滬港口,帶華國客人仍然走東南亞航線,打出的也還是高端豪華遊的牌子。


這一路將會走十二天,將有不短的時間飄在公海之上,到時候整艘郵輪就是一個封閉的空間,要調查這件事,必須得上船才行。


九處沒有擔心顧嘉南和顧淵北的安全,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在地球上根本沒有敵手,還因為到了九級就能夠用禦空術,即便是在公海,也根本困不住他們。


再說了,顧嘉南的身上有月隱舟,實在情況惡化了,她的這條月隱舟足以將整條豪華郵輪上的遊客全部塞進去,安全地帶回內陸。


有月隱舟在,不管什麽九級,沒有比顧嘉南更適合這個任務的了。


除了他們六人之外,其他都是真正興致勃勃上船的真正遊客。不得不說不管這船上的人到底搞了什麽幺蛾子,在各方麵手段還是有一些的,比如網上關於這條航線旅行的各種評價特別好,明明是才開兩個多月的航線,已經刷了數萬條好評,還不是那種低級水軍評價,絕大部分評價還帶了圖。


也就是說,非常“真實”。


九處已經查到了這些評價大多是真的來自於坐了這艘船的遊客,他們身上的種種異常已經開始顯現,寫幾條好評已經不算什麽大事了。


“媽媽,我們已經快要上船了嗎?上船之後就能去遊樂場玩了嗎?”


在顧嘉南和顧淵北前麵三四個位置的地方排著隊伍的是一家三口,父母兩人帶著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兒,女孩兒長得非常漂亮,穿著現下流行的漢服元素蓬蓬裙,紮著兩團揪揪發,別著粉紅色的流蘇發卡,顯得十分可愛。


她的媽媽笑著說,“是啊,馬上就能上船了,上船後媽媽帶你去玩。”


站在這位女士身邊的男子瞧著很有幾分精英派頭,這麽熱的天還穿著整齊的西裝,隻是到底耐不住熱,將袖子挽到了手肘的位置。


看起來非常正常的一家三口,顧嘉南卻微微蹙起了眉。


顧淵北看過來,“怎麽了?”


“你看那對夫妻。”仗著有墨鏡,顧嘉南仔仔細細打量著那對帶孩子的年輕夫妻,“他們不是修行者,但是身上有特別奇怪的靈氣,感覺有點熟悉。”


顧淵北朝他們看去,眼前流過一串數據,“他們不是普通人,擁有超凡力量,不過不強,大約相當於一到二級修行者的水平。”


很奇怪啊。


顧嘉南覺得這種氣息很熟悉,是因為類似的靈氣她見過……對!就像是吃下奴丹的普通人!


不僅她想到了,顧淵北也想到了。


顧淵北在她的耳旁說,“可是,他們的耳後沒有奴印。”


如果是天元大陸的奴丹,相當於在脖子上套了一個靈環,奴隸不聽話,主人一個念頭靈環緊縮,就能置奴隸於死地。


這對夫妻的身上有著類似奴丹賦予的靈氣,耳後卻沒有奴印,脖子上沒有靈環,這倒是真的奇怪了。


“仔細看看還有沒有其他人有這樣的情況。”顧嘉南輕輕說。


顧淵北點點頭,兩人順著隊伍,順利拖著行李上了郵輪。


在旁人看來,剛剛的竊竊私語隻是小情侶之間的親昵相處而已。


使用了一祭教的藏息術,別人非但發現不了顧嘉南是修行者,甚至在靈氣感應之下,她好似完全不存在一樣。


地球上沒有煉明境的修士,顧嘉南的藏息術絕對毫無破綻。


而顧淵北能夠徹底利用克肖之後,也能將全身靈氣完全收住絲毫不外泄,如同顧嘉南一樣,即便是在修行者眼中,他也仿佛隻是一個普通人。


一路過來,他們零星發現了幾個修行者,實力都不太強,不需要額外注意什麽。


倒是像那對夫妻一樣身上有詭異靈氣的,數量要稍多一些,隻他們注意到的,就有數十個,隻是除了那對夫妻是遊客之外,其餘被發現的,都是船上的服務人員和船員。


“這艘船、這趟旅行,肯定有問題啊。”顧嘉南歎氣。


顧淵北彎了彎唇角,“而且問題還不小。”


不過那又有什麽所謂,這不是在天望城,需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在地球,他與她在一起,有什麽值得畏懼的存在嗎?


完全沒有。


第175章


在上船之後預定進行的逃生演練裏,他們見到了這艘船上所有的乘客。


讓顧嘉南感到驚異的是居然在這裏看到一個熟人。


“張元可!你怎麽會在這裏!”


這絕對是預料之外的情況,否則九處會提前通知她。


張元可也驚喜地看過來,“嘉南?”隨即她就看到了站在顧嘉南身邊長身玉立的顧淵北,先是呆了一下,很快又湊過來抓住顧嘉南,悄悄說,“你果然和顧淵北在一起了?”


單獨旅行哎,不過,他倆也才十八歲,是不是太早了點。


顧嘉南卻不像她這麽驚喜,這趟船有問題,以張元可三級修行者的實力,在這兒多半討不了好。


“你這是和家人一起旅行?”顧嘉南看到了站在張元可身後的中年男女。


她一直知道張元可的家庭條件還算可以,爸爸是區裏的領導,媽媽的工作也不錯,工資甚至比她爸要高,不說大富大貴,絕對是小康之家,能夠負擔得起這種層級的旅行。


見到顧嘉南看過來,這對夫妻都露出和善的笑意。


張元可點點頭,“是啊,馬上要去首都那邊國防大學報道了,抓住暑假最後的尾巴,全家人一起旅行。”她笑起來,“畢竟以後離家遠了嘛。”


作為普通的修行班學生,她注定與顧嘉南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隻是經過幾年修行班的鍛煉,氣質到底也不一樣了,比起其餘剛剛高中畢業的學生,她絕對要成熟許多,這會兒化著妝的話,已經像二十歲出頭的女孩兒了。


顧嘉南因為實力出眾,高中的最後一年壓根兒就不在學校,早早離開了那個圈子,但偶爾還是會在群裏看一下大家聊天的。


在他們幾個優等生離開之後,像張元可這樣資質普通實力普通的修行班學生,每年都會勤勤懇懇地去參加集訓,然後幫著九處的下屬機關抓捕超凡者罪犯,處理一些普通警察很難辦的案子。


即便隻有十八歲,張元可的經曆可不少,也算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姑娘了,這是華國修行班學生的普遍情況。


張元可算是顧嘉南高中最好的朋友之一,當然不想她出事,想了想她從青芥子裏取出一件防禦靈器,這是一個造型古樸的木手鐲,雕紋精致卻並不顯眼,“你聽好,這艘船上有問題,是九處派我來查事情的。”


一聽這話張元可的臉色立刻變了,隻有她自己的話她絕對會表現得十分沉穩,這三年的鍛煉可不是白費的,絕不會因為這句話而色變,然而她的父母在這裏,他們隻是普通人,如果碰上事了,她很可能根本護不住他們。


顧嘉南已經是九級修行者了,這是她知道的事,能讓顧嘉南來查的案子絕對危險程度極高,而她隻有三級……


“這個手鐲給你你拿好,這是一件防禦靈器,如果發生了什麽事,啟用這個至少能夠撐一陣子等我趕過來,”顧嘉南說,“還有這幾張靈符,這一半是防禦的,這一半是攻擊的,最後,這個玉佩你拿好,實在到危機關頭就捏碎它,我會立刻知道的。”


這裏不是靈地碎片,不會隔絕信號,但到了公海之上,除了衛星電話,其餘像是手機之類的也會失去作用,反倒不如修行者的東西好用。


張元可鄭重地點點頭,沒有矯情地拒絕,“我知道了。”她猶豫片刻,“如果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盡管來找我。”說完她自己也笑了,“當然以實力來說,我可能幫不上什麽忙。”


顧嘉南倒是不客氣,“有需要的話,我肯定會找你的。”


有了靈器和靈符,張元可有了些底氣,於是又瞟了顧淵北一眼,“你是真的和顧淵北在一起了吧。”她悄悄對她說,“你是不知道,自從你們四個離開學校不回來之後,有人在背後說你們呢。”


“能說什麽?”


“其他都算了,後來我才聽說,王卿也喜歡顧淵北呢,就是一直沒敢表白……不過她可比不上你,雖然已經是五級修行者了,但是和你還是差距太大了。聽說你和顧淵北在一起之後,她失落了很久。”


“……等一下,我什麽時候和顧淵北在一起了?”


“哎?大家都這樣說啊!說是下邊兒的學弟學妹裏有家裏人在九處的,不知道怎麽輾轉打聽來的消息。”張元可笑著說,“之前顧淵北是出過事吧?聽說全靠你悉心照料。”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