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43節


他們把凹洞裏觸碰到的其他人,當成了徹徹底底的怪物,在這狹小的空間裏,術法齊飛銳風四射,不一會兒已經傷了好幾個。


人最恐懼的,從來都是未知。


他們看不到到底是什麽東西,隻能被動胡亂攻擊,偶爾的觸碰明明是熟悉的人類,卻會被想象成恐怖的怪物。


比如之前範靈的手和水和霞的手碰在一塊兒,範靈還好一些,水和霞嚇得幾乎尖叫出聲。


那明明是一樣的人類的手啊,然而她們一觸即分,壓根兒不敢多摸幾下。


不過,幾人中也有異類,比如蘭風羽。


不愧是靈海玄殿選出的繼承人,比起其他幾位,他最為冷靜,即便是在這種環境裏也很有些從容不迫。


他的身旁範玉的胳膊碰到了他,他居然想要一把抓去,從而探知這看不見的東西到底什麽模樣。


然而顧嘉南在,怎會讓他如願。


於是,蘭風羽明明摸到的是範玉的手臂,在他的感覺裏,摸到的卻是一條粘膩冰冷的觸須,似乎想要掙紮著往他的身上吸附,他隻能立刻放開,抽出一把海水藍的彎刀,刀如月光在他身邊盤旋飛舞,隻是極輕靈如意的一刀,就已經將範玉的一條胳膊砍下!


範玉慘叫一聲,迅速施法給自己止血,神色蒼白萎靡,滿臉恐懼,“阿姐……阿姐你去哪裏了……”


在這種時候,他對姐姐範靈的依賴立顯無疑。


但其實這會兒並不是範玉最慘,而是杜紫和丹翠。


她們倆容貌出類拔萃,實力卻著實太弱了,混戰之下隻片刻就受傷沉重,奄奄一息,兩個嬌嫩秀麗的美人,眨眼就已經不複之前光鮮。


丹翠流淚滿麵,早知道……就不來了,她和杜紫不太一樣,本身沒有太強的後台,隻是和妃合宮聖女綠曼有些拐彎抹角的關係,若非家中耗盡一切為她謀劃鑽營,她甚至都無法參與到這次四宗盟會中來。她的實力,本不夠列為精英弟子,隻是尋常內門弟子而已。


不像杜紫本身有背景,即便實力不強,也是可參與四宗盟會的。


誰能想千般算計萬般計較,竟是這樣一個結局。


她閉上眼睛時,仍然悔不當初,更茫然的是,她竟不知道究竟被什麽東西所殺。


顧嘉南冷眼看著眼前越來越慘烈的廝殺,她清楚不可能所有人都死在這裏,因為不是隻有範靈想到撤走門口的防禦圈,再說,不撤還可以強行突破嘛。


眾人之中,實力最強的就是蘭風羽和範靈,其餘人的實力實在不能和他們相較。


於是,在死了兩個,重傷三個之後,蘭風羽和範靈前後從凹洞中逃出,倒是分兩個方向亡命奔跑。


蘭風羽選擇了深入溶洞,他心思冷靜,在其他人都莫名其妙不知所蹤的情況下,他生怕對方正守在洞口等待他出去,因為正常人在洞內遭遇了這樣可怕的事,第一反應就是逃出去,正如範靈所做的,她害怕溶洞深處還有更可怕的怪物,自然不敢再留在這裏,隻想著趕緊跑出山洞。


然而蘭風羽不一樣,他自認為已經試探出了這長著觸須可以隱身的怪物的實力,雖然看不到極其麻煩,但好像對方並沒有強到哪裏去,至少在他可以對付的範圍內。


外麵或許會守著他無法對付的敵人,溶洞內隻是或許有看不見的怪物,強度卻並不算太高,選擇哪一邊根本不用猶豫。


當然,蘭風羽也擔心擄走其他人的那位最終會到溶洞裏來殺掉他,但能拖延一刻是一刻,裏麵應當是比外麵要稍稍安全一些。


在這種時候,還沒有失去思考能力的,隻有蘭風羽一個人,範靈早就倉惶往山洞外麵跑,然而她忽然發現,明明距離凹洞並不遠的山洞出口愣是找不到了,她看著眼前蜂巢一樣的通道,深深吸了口氣壓下心中極度的不安。要知道,她已經是第二次來這個山洞了,不至於連路都不認識,她可以肯定,這邊的路原本絕不是這樣的。


“怎麽會……”


顧嘉南當然不會容許她逃出去,隻是暫時用幻境加上陣法將範靈困住,她準備先去殺了蘭風羽。


在以前刺殺宮霖的時候,她就清楚地意識到了這種級別的天元修士到底有多難殺,不僅僅是他們本身實力強悍難搞,更因為他們身上有麻煩的靈器靈寶,除非實力碾壓,否則真的很難一下子殺死他們。


顧嘉南不會輕敵,所以她鄭重其事地將所有的防禦裝備都換上了,包括得自宮霖的那條靈寶項鏈,以及一祭借給她的強力靈寶手套,以及幾件高品靈器。


蘭風羽一邊深入溶洞,一邊觀察著環境,想要找一個相對安全的藏身之地,他身上還有個最後的保命手段,是靈海玄殿那位元明境老祖給他的一塊陣盤,可以將他的氣息完全掩蓋,全然隱匿自身,或許可以撐到妃合宮發現不對,進入靈境救援。


卻忽然,他聽到不遠處有些動靜,站在原地等待了三息,他卻絲毫沒有往那個方向去的舉動。


不僅冷靜,而且謹慎。


藏在暗處看著他的顧嘉南見他不受引誘有些遺憾,這家夥果然不好對付。


她在進入瑤河靈境時沒有掩藏實力,但一祭仍然將自己那門可以掩藏實力的功法《藏息術》教給了顧嘉南。


據一祭說,這門功法入門不難,但要晉級極難,他隻是準備讓顧嘉南入門,能在暗殺上掌握一些優勢,卻想不到顧嘉南擁有係統這個大殺器。


晉級難?沒關係,刷熟練度就行了。


當時顧嘉南初次見到一祭,就絲毫感覺不到他的氣息,仿佛哪裏壓根兒沒人一樣。


現在顧嘉南還沒將這個功法的熟練度刷高,隻能讓與她同階或者比她弱的人感覺不到她,如果將《藏息術》刷滿熟練,即便是現在化明境五層的顧嘉南,就能騙過煉明境以下哪怕是化明境巔峰的修士了!如果她突破煉明境,這門功法隻會更恐怖。


而蘭風羽,恰好與她同階。


黑暗中,顧嘉南悄悄看著蘭風羽,形勢一觸即發。


蘭風羽猛然間回過頭來,他察覺到了剛才一閃而逝的危機。


“咦,那是……”他終於挪動了步子,走到了另一邊。


地上躺著一具衣衫破碎的屍體,這人雙眼圓睜,驚愕的臉龐帶著無比的恐懼,已經沒了生前的俊美鮮活,顯然已經斷氣多時。


蘭風羽站在原地,許久才歎了口氣,“東門師弟……”


畢竟是同門,他想著還是將東門雲的屍體收起來。


就在這時,他的背後飄起一縷銳風,恰好在他看到東門雲的屍體心神震動的那一刹那,時機掌握得精準到令人難以置信!


這一縷劍意迅速襲來,極快、極寒、極烈!


第166章


顧嘉南用幻術凝聚出來的假屍體成功騙過了蘭風羽,又抓住了那稍瞬即逝的時機,別看說起來容易,如果沒有她在天望城累積下來的戰鬥經驗打底,壓根兒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即便是沒有係統,顧嘉南的戰鬥天賦本身也很不錯,這段時間以來不停與人交手,別說是地球上,就是去和天元人比,也是毫不遜色了。


蘭風羽大驚之下卻也沒有失了方寸,能被靈海玄殿選中,他絕非隻靠背景。事實上當時幾位候選人中,唯有他的背景最弱,可到最後卻是他勝出。


因為他最強。


彎刀輕巧,甚至不太像男子所用的武器,論外形,這把彎刀實在太過纖細曼妙,且薄如蟬翼,仿佛稍稍施加力道,它就會裂成碎片一般。


然而事實上它無比柔韌,即便是最銳利剛強的攻擊,也無法擊破它的刀身。


七品靈器,隻比武器,顧嘉南手上的三把劍加起來都不能和人家比。


“你是誰!”彎刀勉強擋住了這一劍,蘭風羽急速後退,麵色稍白。


這一次偷襲,讓他受了傷,不過隻是輕傷,並不算嚴重。


眼前身著長裙的敵人明顯是個女子,她蒙著麵紗,在這樣黑暗的環境裏更令人看不清麵容。蘭風羽已經注意到旁邊那具東門雲的屍體消失不見,頓時心中一沉,“幻術!”


幻術在修士中也不算少見,但真正將這等本事修到這等程度的卻真的是極少數了,蘭風羽這會兒還有什麽不明白的。但他心中也有猶疑,之前凹洞中那個情況,應當不會是她出手吧?畢竟眼前的女子實力不強,不至於能夠悄無聲息地潛入防禦圈而不被他們發現。


可說句實話,如果那真的是幻術,他還從未見過這樣真實可怕的幻術。


顧嘉南不用朝麓的模樣和蘭風羽交手,就是以防萬一,若是刺殺失敗,東門雲這個身份好歹還能用,一下子曝光了可不行。


現在蘭風羽見到這用劍的女子,果然絲毫沒有聯想到東門雲的身上,他認為剛才這女子特地用幻術凝聚東門雲的屍體就是為了讓自己心神震蕩好暗中刺殺而已。


“這次我們青殺堂在靈境內潛伏多人,靈境關閉,全部進來的人,都要死。”夕棠這個號的聲音悅耳動聽,蘭風羽一聽,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黑暗中似乎還有眼睛在盯著他,眼前的女子一人三劍,隱成劍陣之勢,蘭風羽自身對陣法也頗有研究,很明白陣修的難纏,雖然這女子也隻化明境五層,但蘭風羽擔心她的任務不過是纏住自己,等到更高級別的殺手過來,比如製造凹洞殺局的那位,自己恐怕難逃一劫。


直到此時,蘭風羽仍然不覺得之前的符瑜一和尤容紅是眼前的女子動手,她的修為不算強,即便是會一點幻術,符瑜一也不可能不反抗任由她殺死,哪怕是暗殺,也不會這樣悄無聲息不被人察覺,尤其是尤容紅失蹤,那絕非一個幻術可以解釋的。


因為心存顧忌,擔心被纏住,蘭風羽根本不想與眼前人交手,隻想脫身離開。


顧嘉南自然看出了蘭風羽要跑,而一旦讓他脫離劍陣,再想抓住他就很難了。


她再自信也知道,自己的身法速度是比不上蘭風羽的。


至今為止顧嘉南的乾坤十七劍一共領悟了五招,半年前殺宮霖時,她隻有三招:萬法歸宗、天地縛神、劍池天霜,這段時間以來努力刷熟練度,又掌握了兩招,焚仙地火、玉乾碎金,顧嘉南猜測除了最開始的萬法歸宗和天地縛神,大約接下來的這幾招都與金木水火土和什麽天地乾坤有關係。


不管怎樣,強就夠了。


為了不讓蘭風羽跑掉,她已經用了三次天地縛神,然而並不能完全困住對方。


顧嘉南眼見著蘭風羽又掏出一張威壓恐怖的靈符,知道自己不能再猶豫了,隻需要他破開劍陣,眨眼之間就能脫離她的控製!


即便是東門雲這個身份不暴露,讓蘭風羽將她精通幻陣的消息傳出去,同樣是非常麻煩的事。


“天劍——碎劍!”


這是源自宮霖掉落的傳道繭《天劍》中最強的一招,比起天戮和天寂,這一招最難掌握,且雖然強,卻很像是同歸於盡的招式。


養煉多時的劍碎掉也就罷了,同時碎劍造成的反噬幾乎是傷敵一千自損五百……好歹不是自損八百,顧嘉南覺得這點兒傷她可以承受!


再加上朝麓本身就有強力治療技能日之光,旁人不能隨便用這以自傷為代價超過自身能力的劍招,顧嘉南卻可以。


當初隻是化明境初階的宮霖用這一招就已經非常恐怖,給了顧嘉南極大的壓力,都沒敢讓他用出這一劍,因為她根本承受不住。


現在換做化明境五層的她對蘭風羽使用,即便蘭風羽非常強,也帶有遠超正常修士的防禦靈器,卻也一下子臉色變了。


《天劍》並非一般的劍法劍訣,要知道,天劍門這樣在天元大陸屹立不倒的第一劍宗,全靠這門僅有三招的絕學,不論是實力還是勢力,即便是四宗中最強的無生聖門,都要稍稍遜色天劍門一些,更別說其餘三宗了。


碎劍是天劍門弟子不到必要時刻不會使用的招數,但這一招之強,在天元大陸同階修士之中幾乎別無敵手,赫赫威名即便是遠在海外的靈海玄殿同樣所有耳聞。


“你是天劍門的人!”


任蘭風羽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顧嘉南和天劍門沒有關係,因為天元大陸的人都知道,除了天劍門弟子之外,其餘人即便是拿到了《天劍》的傳道繭,沒有門派獨有的精義,壓根兒學不會這門劍法!


若真是人人能學,各門派的功法早就被人學了去了,哪能維持悠久的傳承。


基本上這些大宗門的關鍵功法都是極難的,沒有精義就算是給你一百枚傳道繭也無法學會,隻有在門派秘傳傳法石處領悟精義才行。


然而,顧嘉南有係統在身,根本無法以常理論之,隻要有,她就能學會。


她根本不需要精義這種東西,而在長期的使用中,她漸漸反而能領悟精義。


這是其他人無法做到的,因為他們沒有精義,首先連用都用不出來。


靈海玄殿有錢是有錢,論戰鬥力,和天劍門根本不在一個檔次,蘭風羽已經感覺到了生死之間的大危機,怒吼一聲將所有的底牌都壓上,再也顧不得自身損失,隻求能夠頂住這一劍!


顧嘉南看到蘭風羽身上層層疊疊的護體靈光,徹底狠下心來,包括玉荒在內的三把劍竟然齊齊碎裂,造成的傷害絕非一把劍可比,但同時反噬也更加嚴重,這一劍如果失敗,連她自己短時間內也會失去戰鬥力,必須變回朝麓用技能治療才行。


“不——”蘭風羽大叫起來,他不能死!好不容易成為了靈海玄殿的太子,他尚有仇怨未報,還有壯誌未酬,怎麽可以這樣輕易死去!


可是這劍氣淩厲可怖到可以毀滅一切,他的防禦靈器“咯啦”一聲有了裂痕,在他驚恐的眼神中,靈光破碎,劍光灌入!


蘭風羽雙眼圓睜,眉間一縷淡淡的劍痕,原本光暈流轉的天元花印慢慢浮現蛛網一般的痕跡,然後,無聲無息地碎裂、化灰。


他往下倒去,再無聲息。


顧嘉南站在原地,唇角溢出一絲血跡。


這隻是四宗繼承人中最弱的一位蘭風羽,就必須要讓她拿出這等自傷的本事才能殺得了,綠曼、天織和元逸全都比他強,隻會更加棘手。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