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37節


人多,代表著可以搞點大事了。


第157章


之前隻有顧淵北、宗琰和楊爍辰,用這裏作為落腳點完全沒問題,現在總不能這麽多人擠在這一個小房子裏。


宗琰開口說,“我和楊爍辰之前考慮過,也另找了一個地方,可以讓九處的人落腳,這裏就先給武盟的用吧。”


“可以。”顧嘉南想了想,“回頭我給你們靈器改改。”


就好比全息遊戲登錄一樣,係統定位坐標之後,是可以更換他們到天望城的地點的。


雖然說係統其實不是很願意這麽幹,恨不得被顧嘉南逼著才肯。


顧嘉南就覺得這個係統其實一直很不懂事。


她正想跟著宗琰去她找的地方看看,順便讓係統定位一下,就感到自己的黑鐵令牌有了反應,於是匆匆說,“你們先去,我回頭再來找你們。”


顧嘉南匆匆“下線”,又登錄了殺戮模式,看了一眼殺戮模式的新任務,這段時間以來因為顧淵北他們的緣故,她其實用殺戮模式的時間並不是太多,再說殺戮模式有個弊端,不殺夠了人沒法退出天望城,退出視為任務失敗,她家係統半點不知道變通,絕不會給她通融。


不過現在,大家都知道她能夠用幻術變化容貌,她說是從傳承之地得來的本事,大家都沒懷疑,畢竟夕談沛那一手玩得太強了,顧嘉南又是第一次獲得傳承的人,她到底得到了哪些誰也不知道,即便是是從夕談沛那裏學得皮毛,這一點要應該也不太難。


隻是現在在眾人那裏曝光的,是她變化成夕談沛的那個外貌。


瞥了一眼新任務,“任務1-9,殺死20名化明境修士”。


顧嘉南問係統,“喂,這個任務鏈到底做完幾個才能結算?”


刷了這麽久的殺戮模式,她除了俠義值,還什麽都沒拿到呢。


係統又裝死,明擺著不想告訴她。


顧嘉南覺得這個係統真的是太煩人了吧。


哼了一聲她索性不再問了,跑去青殺堂。


青殺堂在天望城內當然也有自己的地方,同樣有頂尖靈寶,隻是比起其他門派頂尖靈寶的高大上,青殺堂的難免看上去太不起眼了一些,既不高大也不醒目,夾雜在一大圈一看就令人震撼的頂尖靈寶中,低調到仿佛不存在。


顧嘉南看向麵前這扇破破爛爛的木門,真的是沒法想象這居然是一件頂尖靈寶。


從外表看,它更像是一間危房茅草屋,還是很舊的茅草屋。


隻是進去,就會發現它和外表看著隻有一間房子截然不同,門後是一條巷道,兩邊都是低矮的房子,房子上有門牌,標注著各種編號。


顧嘉南看到了屬於自己的那一間,二-六七七,也就是說,二級青殺,現在有六百七十七個。


這個數字,其實不太多,但是考慮到青殺堂的收人標準挺高的,又經曆過天地大劫,總有沒能趕回來的殺手,再加上在任務中死亡的,現在僅僅二級殺手就保留著六七百個人,倒也不少了。


進入青殺堂,青殺堂捕捉了她的一絲血氣,才能讓她進入這裏。不管怎樣,她現在的身體是朝麓的模樣,才敢肆意進入這裏,她不知道地球人的血氣和天元人是不是不一樣,所以不敢讓顧淵北宗琰他們也進入青殺堂,萬一不同,被戳穿了身份就樂子大了。


而她朝麓這具身體,當初那個虛環製造出來的本來就是天元人,所以不會有什麽問題。


來見她的仍然是那個引薦她進入青殺堂的黑衣青年,不過顧嘉南至今不知道他到底叫什麽名字,隻是他自稱四九,是一位四級青殺,她甚至懷疑,如果他變成了五級,是不是要改名叫五九了。


“你來了。”四九打量了一下她,臉色莫名有些古怪。


顧嘉南心中咯噔了一下,暗想該不會出什麽事了吧,“什麽事?我二級的強製任務已經完成過了,也沒那麽快升到三級,是有什麽急事麽。”


她的二級強製任務,是讓她去殺一個化明境三層的妃合宮修士,她早就成功完成了。


四九平靜地說,“堂主要見你。”


顧嘉南:“……”


她知道青殺堂的堂主,是一位非常非常可怕的元明境大佬,元明境意味著什麽呢,意味著他連用靈體進入天望城都必須得壓製實力,否則的話會導致空間不穩。和元明境比起來,煉明境都是小朋友,而當初煉明境的夕談沛,可以在死後都製作出那麽可怕的幻境,元明境修士是現在的顧嘉南無法想象的那種強大。


而各大門派的之中,元明境已經可以去當老祖了,天元大陸的幸存者中,元明境修士的數量大約隻有二十個左右,這是修士中真正的金字塔尖,但凡有一個元明境修士跑到地球上,單人就堪比原子彈,還是可以無限次使用的原子彈。


正因為太強大太自信,原本那個聯合起來說要先對付地球的聯盟才會就此破裂。


在絕大部分元明境修士的心中,地球上就是一群渺小的螞蟻,根本不需要注意,何必為了他們搞什麽聯盟。


之前他們同意,也隻是給龍元宗那位老祖麵子而已。


他們防備的,自然是其他門派的元明境修士。


青殺堂能夠屹立不倒,其他門派到底拿這些殺手沒辦法,本質上是因為青殺堂……也有一位元明境,而且這位元明境的實力極強,曾經有過一個人擊退兩位元明境聯手的記錄,更麻煩的是,他是所有元明境修士中,最年輕的一位。


元明境修士很難殺掉,元神不滅元明不死,各門派都不想將青殺堂這位逼急了,畢竟他的壽命還很長,真要跑的話沒人攔得住,更沒可能殺死他,要熬,都熬不過人家。


再說青殺堂從不插手去和各門派爭奪利益,所以大家也就睜隻眼閉著眼,容忍了它的存在。


後來發現,有了青殺堂,確實還挺方便的,就更沒人去針對這個風格詭異滿門殺手的門派了。


顧嘉南不知道堂主為什麽找自己,然而要去見元明境的大佬,她心中非常惴惴不安。


“係統,你沒問題吧,到底能不能瞞過這種層級的修士啊,要是被看穿了,我就完蛋了。”


而且是絕對跑不掉的那種完蛋。


係統知道她在擔心什麽,冷冷說,“你放心,你現在從裏到外都是天元人,雖然這種修士的力量體係本身非常不科學,元明境大概率強到可以影響到星際戰爭的程度,但我覺得他沒有辦法看穿他無法理解的維度技術。”


“希望如此吧。”


四九已經親自帶著她往裏麵走了,她這會兒要拒絕的話是直接露餡兒,不拒絕還有可能不出事,去還是要去的。


巷道的盡頭,又是一座茅草屋,但是顧嘉南知道,這裏麵絕不會真的是茅草屋。


果然,四九輕輕敲了敲門,門自動打開,她走進去之後,發現這裏是一座大殿,地方很大,卻很空曠,既不華麗也和奢侈毫無關係,看上去十分簡潔。地上是青磚,頭頂是巨大的橫梁,除了大,這裏甚至一眼看去很平凡,沒有值得驚異的地方。


前方的高座上坐著一個人,他瞧著十分年輕,一頭烏黑的長發隨意披散在肩頭,他的肩膀很寬,穿著的衣服並不齊整,往下兩條修長的腿交疊著,神態慵懶。然而再怎麽姿態閑適,他看上去仍然鋒利極了,讓顧嘉南幾乎不能將他的視線停留在他的身上。


這是一個劍眉星目嘴唇極薄的男人,原也稱得上英俊,可無論是誰站在他的麵前,壓根兒都不會注意他的容貌。


因為太鋒銳了,多看一眼都好像刀鋒在切割,眼睛發疼幾乎要流眼淚。


這自然就是青殺堂的堂主,青殺堂的殺手在外都非常神秘,然而這位堂主隻要是天元人就知道他叫什麽,他叫青月,幾乎像是個女人的名字,卻絕對沒人敢在他的麵前嘲笑他的名字。青殺堂其實並不是他建立的,不過卻是在他的手上發揚光大,以前的青殺堂,不過是個藏在地下的陰暗組織而已。


青月的座下,還站著一個和四九一樣身著黑衣的青年,他容貌平凡並不起眼,扔在人群裏都不會被發現。


顧嘉南無法感應出他的實力,令她感到更驚異的是,如果從靈氣感應方麵來說,仿佛那裏空無一人,她絲毫感覺不到這人的存在。


“你下去吧。”青月隨便揮了揮手,四九立刻恭敬退下,他又招了招手,顧嘉南驚恐地發現自己不受控製地朝著青月飄去,直接落在了他座下。


青月冰涼的手指捏著她的下巴,顧嘉南完全失去了抵抗之力,別說是抵抗了,她連丁點兒力量都用不出來。


……如果不是這會兒她看起來是朝麓的模樣,完完全全是個男人,她都懷疑青月是不是在調戲自己了。


不過很快青月就放過了她,對著座下那青年說,“你看這個怎麽樣,我看可以。”


那青年看了一眼顧嘉南,“實力不行,外表過關。”


“這可是個大單子,由你親自出手我還是很放心的,就帶他去吧。”他放過了顧嘉南,隨口說。


“是。”


顧嘉南:“……”


所以,他們是要利用她——哦不,朝麓的外表做什麽壞事嗎?


隻是她也發現了一點,即便是號稱對門下人管理最為鬆散的青殺堂,也同樣不會真正將弱者當回事的。


她太弱,所以他們不需要問她是否願意。


唯有強者,才能獲得尊重。


顧嘉南很冷靜地跟著那個容貌平凡的青年出去,不多問,也沒有憤憤不平。


沒關係,她一直在變強。


很快的,她可以更強!


第158章


顧嘉南沒有選擇權,不過到底要幹什麽,終究還是要和她說的。


帶走她的黑衣青年叫一祭,顧嘉南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名,不過他應該是煉明境的高手,因為這是一位九級青殺,也就說在青殺堂也算得上頂級的殺手了,而且實力一定非常強,因為青月肉眼可見對他還算尊重客氣。


這位眉間的天元花印連同眼睛一起被一條黑布遮擋,隻看到微微凸起的痕跡,看不到具體花印的顏色。


顧嘉南早就不奇怪了,像是徐望津不也是閉著眼睛都能和普通人一樣,這位大佬那麽強,眼睛對於他來說早不是必要的器官了。


能讓一個元明境大佬這樣看重,青殺堂又不是正常門派的師徒模式,這位一祭自然是因為實力才讓青月另眼相看。


“聽四九說你之前托庇於一個門派,但是十分低調,幾乎沒有人知道你的存在?”雖然是煉明境的大佬,但一祭和一般的煉明境確實不一樣,他的態度很平和,甚至沒有什麽高高在上的態度,


顧嘉南斟酌著字句,她確實和四九提過這些,但她很怕說錯一句話讓眼前這位大佬發現破綻。


“是的,萬一被上頭的人知道,我可能要付出比現在要多得多的代價,才能順利托庇於那個宗門。所以我隻是賄賂了一個小管事,他答應將我藏在後山,那裏是宗門飼養飛禽的地方,尋常不會有人去。”


一祭點頭表示理解,其實挺多宗門的下邊兒都多多少少有這種事,許多小管事都因此肥了不少,他也有聽說。


這些從天地大劫中幸存下來的門派裏,隻有青殺堂是真的低調,一開始都沒人聽說他們也要設立大陣,因為青月無法預估眾門派的反應,畢竟青殺堂殺的人太多了,真正是得罪遍了各門派,萬一像器玄宗一樣被人動了手腳布陣失敗,那就太倒黴了。


所以隻有青殺堂幾乎沒有帶人渡劫,其餘各門派幾乎都有這樣的。


“我更想知道的是,到底有多少那個門派中的人見過你。”一祭目光犀利,“這一點非常重要,萬一任務失敗惹怒了堂主,可不是說笑的,你一定要和我說實話。”


顧嘉南沉默片刻,緩緩開口,“我本來是不想說的,但既然入了青殺堂,我知道要為青殺堂考慮。事實上我一開始想要加入青殺堂,就是因為毫無退路可言。長成這樣不是我的錯,但真的很容易招惹麻煩,那個小管事已經被我殺了,其餘人並沒有見過我。”


一祭挑起眉,他當然還有其他猜測,比如眼前這位確實長得太好了些的家夥原本就是靠臉迷惑了那位管事,將他藏在了後山,然後順勢殺人,掩蓋痕跡,這一手確實玩得有些漂亮,說明這小子不是毫無心機,手段還很有些冷酷。


不過這正是他需要的。


心慈手軟的人根本不可能在他們青殺堂生存下來,再加上接下來他要做的事,也很需要心狠手辣。


“那以前麓邊城中呢,有認識你的人幸存下來了嗎?”


顧嘉南想了想,保守地回答,“以前在麓邊城就很少有人見過我,畢竟家祖得罪的人也很多。但是多少還是有一些的,這個我不能保證。不過應該很少,畢竟天地大劫,麓邊城的人幾乎都被埋葬了。”


一祭若有所思,他其實可以稍微給這小子改變一下容貌,對於能輕鬆煉製出易容丹的青殺堂來說,這不是難事。


偏偏看來看去,這小子的臉實在足夠完美,要動那裏都是掩蓋他的光華,這可不利於這次的任務,所以一祭才會反複問清楚。


“好吧,那就這麽去,若是碰見了認識你的人,你要幹淨告知我,我會先將人做掉,免得出意外。”


“是。”顧嘉南回答,心說壓根兒不可能,夕談沛把朝麓藏得和眼珠子似的,除了她誰也不能見,硬生生囚禁了數百年,哪有人見過他啊。


然後一祭才開始說這次要做的任務。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