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32節


畢竟龍元宗都認為他們死了,如果發現他們還活著,可能比他們是地球人還危險。


“我知道,現在暫時這麽想辦法而已。”宗琰苦笑說,“就算我們用這個法子,顧淵北的問題還是沒法解決。”


顧嘉南憂心地點點頭,“希望這幾天這麽多九級在,集思廣益,能發現什麽有效的方法。”


她幫人家煉器,也和人家都提過這個要求。


也虧得有這個機會,否則哪兒來那麽多九級給她想辦法,其中還有不少是握有權勢可以找其他途徑想辦法的九級。


幾天之後,顧嘉南看向手中外形幾乎和一般手機沒有區別的“手機”,它其實整體是用一種特殊的天元材料製作,類似黑曜石的材質,但屏幕是通透的靈晶,單單這一隻手機的造價,就高到一般的修行者無法承受,但確實是極佳的載體。


然而隻論外形,看著雖然輕薄,其實它比那些智能機要重十幾倍。


當然,以修行者的力氣而言,這麽點兒重量完全不算什麽。


萬煉火還沒熄,白色火焰跳躍著,小鼎被燒得一片潔白。顧嘉南剛從鼎中取出這塊“手機”,這個煉器專用的靈器確實十分好用。


這段時間的練習,她也熟悉該怎麽使用萬煉火了。


“呃,看來即便是用了手機的外形,也沒辦法真的做得像手機啊。”


靈晶亮起,這靈器最像手機的地方也就是解鎖功能,可由主人自己設置,九宮格的圖案模式,沒辦法,以她的水平實在沒辦法做到輸入數字識別數字,隻有圖案識別勉強可以做到。進入之後她倒是想辦法設置了幾個按鍵,有係統輸入的定位,已經可以通過這個靈器進入天望城,而九處也已經從被俘虜的鬼雲閣弟子那裏得到了分靈之法,除了進入退出天望城的按鍵之外,也就“短信”和“通話”兩個附加功能,這兩個功能還得限定已錄入的名單列表,沒辦法做到手機的輸入號碼。


別看外形像智能機,其實這玩意兒的功能比老年機還少。


“要是我的煉器水平能更高就好了。”顧嘉南有些遺憾。


她這邊剛做出一台新機,那邊就傳來了好消息。


偽裝天元人的方法有眉目了!


第151章


“這些都是美國那邊公司做的,那家研究所是歐文·斯諾克投資的,其實東西很早就做出來了,但是地球上也沒幾個天元人,暫時還沒什麽用處,”寧渡嚴肅地說,“而且我懷疑,他最開始研究這個,是想要在天元人真的入侵地球之後,想辦法混到天元人中去。”她的笑容有點諷刺,明顯認識這個歐文·斯諾克,“他一向膽小而且怕死。”


顧嘉南看向呈現在她麵前的數百個光暈流轉的花印,每一枚都精致到了極點,堪稱栩栩如生,與真正的天元花印沒有兩樣。


原本顧嘉南覺得比起天元人藏起花印,地球人搞假花印更難,現在忽然醒悟是自己錯了,要把有的變沒其實比將沒有的變有要難多了。


天元人的天元花印最難的地方就在於這個花印看起來像是有生命的一樣,雖然叫“花印”,但其實絕不是那種畫上去或者印出來的模樣,反而像是鑲嵌在眉間的琉璃寶石一樣,而且是有些詭異的,像是有生命的那種琉璃寶石,它的光彩,絕不是一般的琉璃可以比擬的。


“能做到這個程度,很厲害啊。”顧嘉南感慨說,本身能做出這副似乎有生命的模樣,就很叫人驚異了。


寧渡看著這些不同的樣品說,“這些是經過七到八次改良的批次,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成品了,不過這還不是最重要的,他考慮到更多的是將這個東西貼在額上的材質。最開始歐文隻考慮到了肉身,所以研究方向也是這個,要長久持續地將這東西貼在額上,不讓人瞧出破綻,必須考慮到各種突發情況下它都不會掉落,配套生產出的一種膠水必須要有特殊的溶劑才能洗掉,能完美和人的皮膚黏合。後來他知道到了煉明境身體就不那麽重要,也研究過這東西怎麽用在靈體上,但是這方麵很難研究,他還特地抓了幾個幽靈……也就是鬼魂在他的研究所,不過進展不算快。自從你說了天望城的事,我們抓到了鬼雲閣的俘虜就聯係過他,他主動和我們聯合,利用鬼雲閣的修士,總算研究出了兩種還算靠譜的,隻是不夠完善,你們自己要注意一些。”


“是說黏在靈體上嗎?這也挺厲害的。”


在天望城,其實很難分辨出靈體還是真身,在那裏靈體都通過了天望界碑和定靈河的固化,其實和真正的身體沒什麽區別,顧嘉南估計如果研製出的膠水能對鬼雲閣的修士起作用,那在天望城中應該會比外邊兒更靠譜。


“這些是已經用好特製膠的樣品,如果進入天望城,直接將它黏在額上就可以,稍微帶一些溶劑,要出來的時候將它洗掉就行。”


寧渡以為顧嘉南先是要給自己用,她可不知道顧嘉南能變成朝麓和夕棠的模樣。


顧嘉南點點頭,將這些假花印都收起來,走到骨牢的旁邊。


其餘人還要考慮一下要不要去天望城冒險,顧淵北的情況不一樣,帶他去天望城,反而是一線生機。


他靈體變強之後,肯定能壓過那個人工智能,奪回自己的身體,情況不會比他困在自己的身體裏動彈不得更糟。


顧淵北的情況並不能自己使用分靈之法,隻能靠外力,像是顧嘉南的修為比他高一個大境界,掌握了分靈之法後,強行將他的靈體拖出來還是可以辦到的,但是在現實世界,不到煉明境,靈體和肉身分離對於修行者來說也是極端危險的。


靈體脆弱,像是顧淵北在修行者中等級不算低了,當然在天元大陸還不夠看,可在地球上,他這種等級的已經是極少數。然而一旦隻是靈體狀態,一名三四級的修行者都可能殺死他,除非他像鬼雲閣的修士一樣,是專門修煉靈體的功法。


在天望城卻不需要擔心這一點。


天望城是個特殊的地方,有天望界碑和定靈河在,修士即便隻有靈體,也能發揮出自己原有的實力水平。


強行將顧淵北的靈體拖出來,再用她煉製的靈器送去天望城,周圍包括九處和武盟的九級們都在看,他們對天望城當然也很好奇,可是在地球上他們是站在頂尖的大修士,就像是顧嘉南說的,在天元大陸,連化明境都不算什麽。


再說她現在煉器的實力還不夠強,煉出的靈器要把化明境的修士們送去天望城遠比送通明境的要難。


跨越一個大境界不是開玩笑的。


他們現在相當於偷渡客,即便是偷渡去同一個國家,但因為本身所在的國家不同,所以船資也肯定不一樣。


要送一個化明境去天望城而不被天望界碑發現,顧嘉南現在的能力還做不到。等她更強了,或者她的煉器水平大幅度提高了,才有這種可能。


這一點顧嘉南本來就有數,才會和張承繼和玉夕說可以帶他們去天望城看看,卻沒有對那些九級說過這一點。


“他去天望城那邊估計還會很茫然,我要趕緊去他那裏。”顧嘉南說。


一旁的徐望津看了整個過程,若有所思地點點頭,“你去吧。”


顧嘉南沒有廢話,回了自己的房間,直接躺到了床上,這是第一回 ,她沒有通過任務方式去天望城。


沒辦法,她要真通過任務方式,百分百是朝麓的模樣,倒是可以變身成其他角色,然而卻沒有那個本事變回她本人,這種情況下怎麽和顧淵北見麵啊!


也虧得係統這次沒坑她,它確實可以定位天望城,不是一定需要顧嘉南通過任務的方式才能過去。


顧嘉南再次睜開眼睛,看到的是現在已經屬於她的在天望城的那套小房子,顧淵北正安靜地站在那裏,他不傻,沒有一過來就貿貿然出去看,顧嘉南看到他鬆了口氣,趕緊從自己的儲物空間裏取出幾枚假天元花印,又遞給他一麵鏡子,“來,快貼在眉間,注意別貼歪了。”


看了看這個沒什麽東西的房間,她忽然覺得在角落那裏放個全身鏡不錯,以後也用得到。


顧淵北欲言又止,到底還是先將東西接過去,仔仔細細貼好,顧嘉南又遞了衣服過來,“換上這個,你這衣服可不能出門。”


靈體分離穿不穿衣服這個問題,顧嘉南曾經也懷疑過,後來發現就像是那些鬼魂也不會光著身體,似乎人潛意識裏靈體也會穿著和肉身一樣的衣服,不過聽說那些煉明境大佬已經到了能夠隨心所欲決定靈體“穿”什麽的地步。


而天望城就更厲害了,本身能夠增強靈體,和外界也沒什麽區別,要在這裏換衣服都非常簡單。不像是顧嘉南家那隻女鬼,始終“穿”著的是她死時的那套衣服,要換掉也是做不到的,不過力量強了之後,可以用類似幻術的方法改變自己的形象。


“你……轉過去。”顧淵北有點不好意思,到底還是說出了口。


再怎麽樣,他也就是個十八歲的少年人,沉穩成熟是一回事,讓他當著顧嘉南的麵換衣服……還是做不到的。


顧嘉南又放下一枚儲物戒,這是她從天劍門那個普通弟子身上繳獲的,被她用煉器法門稍稍改變了外形,確定天劍門沒有在這儲物戒裏留下什麽“後門”和監控手段之類的,才放心給顧淵北用。


“這裏麵有幾件衣服,也有武器和天元花印。”顧嘉南說,“我知道你又要說不想平白拿我的東西了,這些當我暫時借給你的。”說完她走到門口,笑了笑,“我先出去,你換衣服吧。”


非常貼心了。


看到這個方法真的成功了,顧淵北的靈體被帶到了天望城,顧嘉南也算是大鬆了一口氣,否則顧淵北的靈體縮在自己的身體中,等於被那個外星的人工智能禁錮,那個人工智能相當冷酷,顧淵北不肯妥協,他肯定也不會放顧淵北出來。


這種破局方法……克肖真的沒想到。


在他措手不及之下,顧淵北的靈體已經被弄了出去,這會兒即便是他能掌握這具肉身了,但修士的力量本質源於靈體,這具身體即便是被那個拉克林森人改造過,卻也與修行者所能掌握的力量不能比,失去了靈體,克肖發現這身體的力量頓時變弱太多太多了。


“這個星球的土著真是太狡猾了!”也虧得他是人工智能,情緒本來就沒有真正的生物那樣劇烈,否則早就氣急敗壞了。


本身他就沒法突破骨牢的控製,現在失去力量,更沒有這種可能了。


天望城的顧淵北已經換好了衣服,他在這個地方唯一令人感到違和的地方也就是頭發了,畢竟天元人基本還是長發的,和華國古代差不多的狀況。


顧嘉南進來,也發現了這一點,顧淵北的頭發不長不短,在地球上很正常,在這裏卻會很顯眼。


“我幫你把頭發剃短一點吧,板寸那種樣子就可以。我在外麵看到有信仰自在勢明王的散修,不是光頭就是非常短的頭發。唔,回頭得弄一些這方麵的書回來,你多少看一看了解一下。”


顧淵北點點頭,“我知道了。”


他沒有再矯情地說不收顧嘉南給的東西,至於剪頭發,這種事根本不重要。


有些人覺得帥哥顏值發型也是很重要的因素,但顧淵北其實並不太重視自己的外貌。


本質上某一點他和顧嘉南是一樣的,強就好了,其他有什麽所謂。


讓顧淵北坐在麵前,因為事前沒有準備,顧嘉南隻能從自己的儲物戒裏拿出一把小刀,這真是實實在在地“削發”了,也虧得她本身劍法高明,又是修行者對力度的控製極佳,才沒把頭發削得坑坑窪窪。


顧淵北感到顧嘉南的手指撫過他的頭頂,畢竟頭發削得很短了,頭皮微涼,沒有頭發的阻擋,自然變得敏感。


她的手指溫熱,顧淵北明明看不見,卻可以想象到她認真的表情。


一時間,他覺得自己的耳朵應該紅透了。


隻能暗自祈禱她沒有發現。


第152章


顧嘉南一開始確實沒有注意,認認真真地幫顧淵北削頭發。


畢竟是個帥哥好吧,他不在意,她還不想將顧淵北的顏值毀得太徹底。


然後,顧淵北的耳朵越來越紅,她又是從上往下看,想不注意到都很難。


她先是有些驚訝,然後才意識到……顧淵北在不好意思。


就剪個頭發而已,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她看著麵前顧淵北毛刺刺的腦袋,忽然很想摸一把,隨即居然也感到了不好意思。


……呃,雖然看上去挺好摸的樣子。


“好了,剪完了。”顧嘉南努力沒表現出不好意思來,最後將她煉製的手機模樣的靈器交給顧淵北,“這個有通話和短信的功能,本來也可以用來出入天望城,但是現在你不適合出去,暫時不要用。”


顧淵北接過來,“我知道了。”


顧嘉南發現他表麵上裝得比她還從容鎮定,就是那通紅的耳朵實在是太好笑。


假裝沒看見,她清了清喉嚨,“我出去給你弄點關於大自在明王的資料,然後回去一趟,再弄點東西來,你在這裏好好修煉,不到必要的時候不要出門。”


“好。”


明明是很熟的兩個人,分手後或許尷尬過,但是那種過家家一樣的戀愛不提也罷。那之後兩人一直是隊友小夥伴的關係,相處也很自在。


顧嘉南那時候覺得,顧淵北和宗琰楊爍辰也沒什麽區別呀,甚至她和宗琰還更親密一些。


現在忽然又開始尷尬,也不知道為什麽。


她之前沒把顧淵北救出來的時候,是有些愧疚她忽略他的隱患太久,造成了相當嚴重的後果。


現在救出來了,照理應該鬆一口氣才是。


然而心中確實喜悅的程度要比“鬆一口氣”更多。


顧嘉南沒有再看他,直接從房子裏出來,拿出了黑鐵令牌,青殺堂的三個入門任務她已經完成了兩個,隻剩下最後一個,她必須要在那兩個化明境二層的目標裏選擇一個去刺殺。


不過在殺死天劍門宮霖之後,她對於這種任務已經相當淡定了。


這些化明境二層,應當沒有一個比得上宮霖的實力。


她變作朝麓的模樣,找到了青殺堂的那個黑衣青年。他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下她,笑著說,“倒是想不到你還是個狠角色,居然敢接下那個任務,還真給你完成了。”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