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27節


顧嘉南不受控製地開始心跳加速,她本來想的還是暗殺,畢竟以她的實力,要想悄無聲息地拖著宮霖這樣的人入夢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如果生了戒心或者格外警惕的狀態下,她失敗的可能性大增。


不多時,那幾個天劍門的人就上來了。


和宮霖一塊兒來的一共有四人,基本都跟在他身後,換句話說,這一行人明顯以宮霖為首,圍繞在他的周圍。


宮霖今年隻有十七歲,同他一塊兒來的也大多是青蔥少年,三個都隻有通明境,唯一一個化明境的看起來比宮霖要大好幾歲,也隻有一層水平,看來宮霖也不喜歡帶比他實力更強的人。


說句實話,宮霖雖然是天才少年,自小聞名,但是個頭不高,十七歲了顧嘉南目測他沒超過一米七,論長相更是並不出色,隻是普通水準。修行還兼具“美顏”功能和氣質加成,即便是這樣,他都完全夠不上帥哥這個等級。


顧嘉南在天望城混了那麽久,是很清楚某些門派裏大大聞名的弟子是誰的。比如龍元宗的陳若虛,顧嘉南曾在夕談沛的真實幻境裏對他驚鴻一瞥,但據說真實幻境對於越出色的人,構築的幻象與本人的差距越大,連宗琰都說那個蘇紅姒隻有百分之六七十的相似,恐怕真實幻境裏瞧著豐神俊秀的陳若虛,事實上那幻象的風采不及本人太多,可見本身是如何難以想象得出色。又比如無生聖門的新一代聖子,隻聽描述就知道帥得天崩地裂,且實力天賦都是絕頂。


在天元人中,一個門派最優秀的弟子當然不是看臉的,但絕大多數門派這種弟子即便是長得沒那麽出眾,單靠風姿氣度也足夠令他們脫穎而出。


反而像是宮霖這樣普通,遠看還勉強覺得可以,近看愈加不起眼的,反而是極少數。


或許是宮霖自己長得不好,他身邊這幾個也都長相平平,雖然不至於到歪瓜裂棗的程度,但真的是毫不起眼,至少不會將宮霖襯托得更醜。


顧嘉南心下正警惕著,想不到他們幾人真的朝著她走了過來。


那宮霖臉上帶笑,“這位姐姐,我是天劍門宮霖,今天有緣碰見,我請姐姐喝一杯如何?”


顧嘉南:“……”


想不到你是這種人。


說句實話,青殺堂的信息裏倒是有一條,說宮霖“好交友,性格溫和”,但她覺得這可不是好交友吧,是好女色還差不多。


他年紀輕輕,十七歲在地球還是個半大少年,在天元大陸卻不能稱之為未成年了。


宮霖那令顧嘉南十分不舒服的眼神蛇一樣纏繞著她,令她渾身雞皮疙瘩都要起來跳舞了。


青殺堂的殺手是不會和雇主見麵的,但顧嘉南知道,這個任務的申請者是一個女性,她傾家蕩產不顧後果也想要宮霖死。這裏頭的緣由顧嘉南不知道,但這會兒宮霖看著她的眼神讓她頓時有了非常不好的聯想。


人品與天賦是兩碼事,哪怕宮霖的天賦再高再怎麽天才,也與他的品性無關。


顧嘉南心中發冷,勉強維持著神色不崩。


她發現,自己還是不太會演戲,否則這時候站起來笑著與他說幾句話降低他的戒心,再拖他入夢豈不是很簡單?


然而,顧嘉南發現自己做不到。


太惡心了。


這人明明隻是站在她麵前,還什麽都沒做,就給她一種很惡心的感覺。


那純粹是從眼神和笑容裏,令人產生的不適。


而且,其餘四人隱約呈現合圍的架勢,顧嘉南眼角瞥向酒樓的其他人,發現大家都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甚至有幾個青年擠眉弄眼露出心照不宣的眼神。


顧嘉南忽然很想笑,“在這裏相逢確實是挺有緣的,不過你知道我是哪派弟子嗎?”


夕棠這個號的聲音非常好聽,明媚清越,甜美悅耳,不管說的是什麽話,由這樣的嗓音說出來,都會很動聽。


宮霖目光一閃,笑著說,“我知道姐姐應當不是大派弟子。”


“哦?何以見得。”


“大派弟子基本都會佩戴門派腰牌,且許多大派弟子我都認得,卻從沒見過姐姐這樣的美人。”


這話裏話外的意思已經十分明白,他背景深厚,而顧嘉南即便是某派出身,怕也不是什麽重要弟子。


顧嘉南看著這五個白袍如雪的天劍門弟子,因為她也用劍,之前就知道天劍門乃是第一劍宗,她對這個門派多少有些興趣,然而,真正來殺宮霖,見到他,又碰見這樣的事,令她對整個天劍門都增加了百分之一千的惡感。


她沒有再和宮霖說話,反而優雅地掏出一瓶丹藥來,直接吃了一顆,又壓了兩顆在舌下,宮霖一行人都不明所以,卻忽然感到身邊暗了下來,明明身在酒樓,身邊的人卻都不見了,連麵前活色生香的美人也不見了!


“我已經說過,你既不知道我是哪派弟子,也敢來招惹我嗎?”她柔和聲音卻隱隱飄在耳邊。


宮霖神色一變,五人身前的飛劍嗡嗡作響,顯然都知道出事了,“不知姐姐到底是哪派弟子?我天劍門與各派素來交好,今日也隻是想和姐姐交個朋友。”話是這樣說,他的聲音很冷,眼神也很凶戾,顯然已經動了真怒。


像他這樣從小在那種環境裏長大,從來都隻有他對付別人,而沒有別人對付他!


也虧得他確實天資橫溢,才沒有被養成紈絝廢物,即便品性再如何不好,還是很有真本事的,所以即便陷入這樣的情況,他也半點不懼,甚至心中殺意凜冽,已經決定不放過這個讓他丟麵子還敢動手的女人了。


眼前視野受限,很快一道血泉噴湧而出,他冷笑一聲,“幻境麽,雕蟲小技!”


一道清脆的笑聲傳來,“與各派交好?這話我是信的,不然就憑你的樣貌,也敢這樣自信滿滿地上前來搭訕?全靠門派的麵子吧。”


“找死!”宮霖是真的勃然大怒,容貌之事是他心中隱痛,誰也不能戳,一戳就爆。要知道他全家其實容貌都並不差,甚至他還有個弟弟,生得十分玉雪可愛,一家人中唯有他長相平平,讓他不在意也難。


一旁那個化明境一層的年長弟子畢竟沉穩一些,這會兒知道事情已經不能善了,冷冷說,“還不知姑娘到底是哪派弟子,竟敢當眾對我們動手,就不怕後果你擔待不起嗎?”


“哦,我忘記說了嗎?我乃青殺堂的人。”


“原就……為了殺宮霖而來!”


不計一切代價,殺死他!


第145章


顧嘉南心中發狠,不管怎樣都要殺死他,哪怕把原本用來準備磕了做傳道繭的聚靈丹都吃完了也無所謂,拚著受傷也無所謂,冒一次險又如何!


說句實話,隻是對付宮霖一人還無所謂,將其他天劍門弟子一塊兒拖進來,甚至一起殺死的話,難度大得多了。


本來她的目標隻該是宮霖一人,不過青殺堂本身是去殺人的,不可能每次都那麽湊巧隻有目標一個人,在殺死目標的時候,允許有一定的附帶傷害,也就是說一切以殺死目標為先,如果有人保護目標,一起殺死也符合青殺堂的規矩。


顧嘉南心中已經決定,將這批人一起殺死,這樣她係統的任務目標也完成了。


在將他們拖入夢境之後,四周的人都很奇怪,這幾個天劍門的人怎麽呆呆站住不動了,但看著再不對,他們也沒有人敢隨便上前,過了一會兒,在他們的視線裏,天劍門的人轉身下樓離開了,他們又覺得很無趣,竊竊私語著那個美貌女人大概有很強的背景,連宮霖這樣的人也铩羽而歸。


事實上顧嘉南做的不過是一個幻境套夢境的把戲,把天劍門五人拖入夢境,再在酒樓這一層布置真實幻境。


然而要維持這局麵,對於顧嘉南來說太吃力了,隻是她這樣做本就是有目的的。


靈玉不要錢一樣扔出去,前段時間做的陣盤全被她層層丟出,直到最外層套了幾個隱匿陣,本來最大的真實幻境已經維持不住,很快崩碎了,酒樓中眾人震了一下,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可左右看看,又沒看出什麽異樣來,隻是那邊坐在窗邊的美人也消失不見了。


這“走”得悄無聲息,但還算正常的範圍內。


顧嘉南處心積慮將一切隱藏起來,是因為她怕戰鬥時間太長,宮霖這邊來了高手,那她恐怕是要功虧一簣。再怎麽說她也隻是個化明境一層的小修士而已,在天元大陸這邊,實力實在還有些不太夠看。


她決定,即便是用磨的,也要將這幾人殺死,所以才要這樣瞞天過海爭取時間。


靈玉之前,她扔得十分心疼,但這會兒已經顧不得了,夢境可以困住空卓很久,但想要困住宮霖估計撐不了多久。如果她的實力比宮霖更強,那應該可以,但他們隻是同階,宮霖又是自小實打實磨煉出來的劍技,即便是在天望城實力有所削弱,也絕不是一般的弟子。


如果不是顧嘉南刻意刺激激怒他,拖延了少許時間,恐怕他破除夢境出來的時間隻會更短。


果然,不過短短幾分鍾,夢境就被一道犀利衝天的劍光悍然擊碎!


一般人即便意識到了這是夢境世界,想要出去也要費些功夫,然而宮霖這樣的劍修天才根本不管,不論是什麽情況,隻管一劍破之!


這劍光是顧嘉南從未見過的那種鋒銳霸道,相比較宮霖,曾經見過的張承繼的劍不過是小孩子拿在手上玩耍的玩具而已。唯有宮霖的劍,隻看一眼連顧嘉南都覺得心境動搖,駭然失色。


別看宮霖容貌平平,這劍法可絕不平平!


修士的劍不是武俠中那些俠士的劍,隻論氣勢劍光,就足以泯滅一切。宮霖又修的是霸者之劍,別說是顧嘉南的夢境了,連最裏層的兩層陣法,都被這一劍輕而易舉地摧毀。


顧嘉南咬了咬牙,將儲物戒裏的靈玉全都清空了,一層又一層地陣法布置下去,聚靈丹一整瓶都磕下去,臉色仍然白得嚇人。


這樣過度消耗,當然過後是會反噬的,即便是丹藥,也不能無限吃。


顧嘉南的身前懸浮著三把劍,以玉荒劍為中心,她閉著眼睛,可以感覺到那劍光正在一層層摧毀她的劍陣,仿佛這輕易困住別人的陣法,在宮霖麵前不過是紙糊的一樣。


她在等一個機會。


宮霖看不到,她已經變回了朝麓的模樣。


“居然是一個陣修,不過憑這麽點兒手段想要殺死宮師弟,簡直是笑話。”那個化明境一層的年長修士冷笑著說,“等我們捉到了她,定要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其餘人也在一旁叫好,連宮霖也感到有些誌得意滿,“陣修又怎樣,這等沒有前途的道路簡直是自絕前途!”


就在這時,他的眼前仿佛有一道光閃過,好似星光耀眼,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睛,然而下一個瞬間,他頭腦一痛,其他人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那疾如閃電的劍光已經朝著宮霖傾瀉而下!


這是顧嘉南傾盡全力用出的一劍,她從沒出過這樣快的劍,萬法歸宗在一重又一重陣法的增幅下,本就達到了有史以來最強的層次,而借由小樓聽風劍意的迅捷如風,以及劍恨的疊劍之法,這萬法歸宗已經全然不同。


就在這時,係統“叮”地一聲,這最強的萬法歸宗一出,熟練度暴漲一截,在這瞬間,顧嘉南領悟了乾坤十七劍第二招——劍池天霜!


劍氣轉寒,仿佛一滴水落入池中,漣漪散開,萬劍嗡鳴,霜意如割。


劍池天霜同樣是蘊含劍陣之道的劍法,畢竟乾坤十七劍本身脫胎於陣道秘典之中。


顧嘉南想也不想用出這一招,三劍分立三角,中間似有若無的劍池之中,無數寒霜構築成千千萬萬道白色劍氣,站得距離宮霖最近的那個通明境弟子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隻被那透出的些許劍氣殃及,就結成了一尊冰霜雕像,瞬間碎裂化為煙塵。


這時,宮霖因為那星之閃,正精神震蕩無力抵抗,但劍氣臨身,卻有一件靈器自動激活,化作一條銀色環帶,竭力抵禦著劍氣保護他。能自動護主的靈器,都堪稱頂尖了,有許多已經生出靈念,隻比靈寶稍遜一籌而已。


不愧是這種出身的大派天才弟子,這種靈器並不是隨處可見的。


顧嘉南知道,她已經撐不了多久了,經脈因為過度使用,靈氣幹涸已經隱隱作痛,連靈體整個兒都有些不穩定了,最後一劍,如果能殺死他自然是好,殺不死,她這一次可以說是失敗了。


劍恨——疊劍!劍池天霜!


三疊劍池天霜,已經是她最後的極限,三重劍陣壓下,凜冽霜風不僅直接將剩下那兩個通明境弟子直接殺死,連另一個化明境一重的天劍門弟子都臉色大變,被寒氣纏身,渾身都覆蓋了一層霜氣,苦苦抵抗之下仍然無力回天,眼見著要步另外那三位的後塵了。


這時,宮霖已經從星之閃中恢複過來,麵對這情況怒吼一聲,手中長劍化作流星,整個崩碎化虛,“碎劍滅玄!”


一道蘊著大恐怖的劍意緩緩透出,顧嘉南打了個寒噤,麵對這種大恐怖,即便是她再怎麽勇敢無畏,都不由自主地開始顫抖起來。然而,她咬著牙狠狠將所有的陣法全部隨著那三劍壓下!


顧嘉南知道,若是這麽下去,她殺不死他,就要被宮霖這恐怖絕倫的一劍殺死!


來吧,看是你死還是我死!


“不!”宮霖不甘地大叫出聲,靈體被無數霜風劍氣攪碎。


到底還是顧嘉南快了一步,他那一招碎劍滅玄沒有來得及施展。


如果不是顧嘉南用星之閃爭取了時間,這一次刺殺死得絕不會是宮霖。


酒樓整個轟然倒塌,顧嘉南往下墜去,心中有些後怕,在係統跳出來“任務完成,是否回歸”的選項中迅速選擇了“是”,靈體在原地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這時,在不遠處觀察著這裏的黑衣青年“咦”了一聲,“不會吧,居然真的刺殺成功了?”


原本他覺得這個新人想接宮霖的任務簡直是不自量力,更想不到的是這位這麽莽,剛接了任務就真的跑來殺人,仿佛完全不知道“天劍門新一代劍子”、“第一劍宗天才精英”到底意味著什麽,一派愣頭青的架勢。


然而,好像真的刺殺成功了呢。


“不過到底是不是同歸於盡了也說不好。”青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玄鐵令牌,和黑鐵令牌比起來,這塊令牌自然“功能”要更強,“令牌反應還在,應該沒死吧?不過看樣子像是強製離開天望城了……能不能回來還不好說。”


其實對於各門派弟子來說,不是迫不得已不會有人強製離開天望城。如果不回到“登錄”天望城的地方,強製離開的話多半靈體無法回歸自己的身體,不到煉明境這種靈體肉身分離的狀況是非常危險的。而沒有各門派的頂尖靈寶相助,想要用分靈之術再回到天望城,本身成功率極低。


也就是說,各門派的人之所以能自由進出天望城,除了鬼雲閣貢獻出來的分靈之術,更重要的其實是各門派的頂尖靈寶,依賴於這種靈寶的力量,才能讓各門派煉明境以下的修士隨意分離出靈體進入天望城。


當然,這一點對於煉明境大佬來說沒什麽意義,他們想分靈就分靈,天望城於他們而言來去自如。


然而,這黑衣青年怎麽也想不到,顧嘉南……本來就沒有依賴於那些靈寶,她想依賴也賴不到。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