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21節


係統:“……我可以給你開個提醒。”


“開!”


於是,每次在隱匿符效果即將消失的前五秒,係統會給她貼心地“叮”一聲,結果“叮叮叮叮叮叮”叮得她腦瓜疼。


出發一天後,她終於忍無可忍,在車上布置了個小型隱匿陣,不管車上會不會有人忽然一時腦抽跑到最後麵來坐,發現隱匿陣的存在她也顧不得了,也好給自己輕鬆一些。


往南去之後氣溫越來越高,那些天元人隻能脫下羽絨服,換上了單薄的衣服,絨線帽取下來了,不過一直戴著那個旅行的鴨舌帽,帽簷壓得很低,同樣看不到天元花印。


幸好這一路,都沒有人到後座來,那些老人家都是想坐在前麵,因為坐後麵容易暈車,而天元那一行人一開始坐在哪兒就一直坐在哪兒,並沒有挪過窩,他們精神緊張,可做不到一個人跑到後座來坐的事情。


一路出了國境,竟然半點麻煩都沒有遇到,中間那個年輕的“導遊”小姐下車了一趟,很快處理完了,顧嘉南掏出徹底靜音的手機,給徐望津發消息,“副處長,這邊兒的人也要查查了,真的是一路暢通無阻,也沒有人查這車的情況。”


離開了華國,眼前的景象已經大變,這短短的一段距離,兩國的建設情況差異極大。


坐在前麵不遠處的一個天元人放鬆了許多,笑著說,“這就是兩個國家了?聽龍元宗青黎說,選擇這裏做備選靈地,是因為此地不比那個國家眼睛這麽多?”


“是,方才那個國家雖然各方麵都好,但是管理嚴格,我們都不敢稍有什麽大動作……”


或許是要因為距離那個備選靈地越來越近,這些天元人精神上不比之前那樣緊繃了,倒也能說笑起來。


反倒是那些老人家因為漫長的汽車旅行,精神變得不那麽好。


旅行大巴在一處荒涼的地界停了下來,青黎站起來說,“保險起見我們不把車開到附近去,下車我們走過去。”


眾人也不多問什麽,都跟著他下了車,車上的老人們莫名其妙,在這地方下車幹嘛?這附近就是荒郊野嶺,連個景點都沒有,距離最近的城市都有點兒距離,標準前不著村後不著店。


顧嘉南用上隱匿符,幽靈一樣跟著下了車,她回過頭,看到那個女導遊還在安撫有些躁動的老人。


“這車上的老東西們怎麽辦?”鳳閻小心翼翼地捧著方寸青金碗,隨口問。


青黎頭也不回,“還能怎麽辦,殺了,回頭放一把火,全都燒個幹淨。”


“那個女人也殺了?”陰稚丘似笑非笑,“聽說她可是真喜歡你。”


“當然殺了。”青黎毫不在意,“她也真是可笑,身為地球人,居然會說喜歡我這樣一個天元人,其實挺有趣的。”


顧嘉南冷笑,真是不意外呢。


不過,那個漂亮的女“導遊”,居然對這個青黎還是真愛嗎?


青黎的皮相確實不錯,但這樣相信一個天元人,已經不是天真可以形容的了。


女導遊並不是普通人,她也是一個修行者,不過等級不太高隻有三級,即便這樣,她和普通人不同,不會對天元人一無所知。


手機上彈出一條回複,“我們到了。”顧嘉南安下心來,一路繼續跟著青黎等人,繼續發定位。


所有的天元人都走了,青黎留下了兩個五級的修行者,處理這一車年老體邁的老人和一個隻有三級的修行者,能留下兩個五級修行者,已經又是謹慎過頭了。


他們沒有等那兩個去殺人的地球修行者,匆匆跟著青黎疾行,走了一個多小時,終於到了地方。


這回並不是在深山裏,而是在一個貧窮的小村莊附近,青黎甚至去繞了一圈,不多時又有兩個天元人跟著來了,都是三級水平,還帶回了一些物資,大家一塊兒進入了靈地碎片。


因為是備選靈地,平時沒有啟用陣法,反而是有兩個修行者親自守在這裏。


“這兩位也是龍元宗的弟子?”鳳閻對龍元宗相對比較和善一些,哪怕都是邪道,行事風格上也還是有差異的,再加上血靈教距離龍元宗太過遙遠,平時幾乎沒什麽矛盾可言,現在大家又是合作關係,自然態度良好,不像是魔煞門和龍元宗有血海深仇,陰稚丘看著青黎總歸是有些別扭的。


青黎笑了笑,“這兩位是破真劍宗的師兄。”


在天元大陸,有兩大劍門最為知名,排第一的當為天劍門,這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劍宗,排第二的就是破真劍宗。別看這破真劍宗是萬年老二,但劍修本就強勢,破真劍宗論實力,在天元大陸也算得上前列了。


當然,破真劍宗也是正道宗門,在天元大陸時,就與龍元宗交好。


顧嘉南畢竟去過一趟天望城,對天元大陸的情況算得上是多有了解了。


這個靈地碎片比之前那個其實要稍大一些,隻是明顯還沒有被完全清理幹淨,遠處甚至有些怪物遊蕩,也還有一些資源留存,怪不得這兩位破真劍宗的弟子安安心心留在這裏,恐怕是一邊修行一邊在清理這個靈地碎片,也能搜刮一些資源用於個人修煉。


不像另一邊好歹有些小木屋什麽的,這裏是真的什麽都沒有,他們找了一個山凹地,先將血妖玲安頓好了,就在附近強行用武力開出了兩個山洞,期間陰稚丘出去了一趟,大概要聯絡那些客戶,好繼續做這筆生意。


夜幕降臨,山洞裏跳躍著橘紅色的光影,柴火燃著發出劈裏啪啦的聲響。


天元的修士們都在山洞裏修行,地球的修士在外警戒。


顧嘉南的身形慢慢拔高,變成了朝麓的模樣,一身精致的青袍,容貌俊美氣質出塵。


因為沒有遮掩,眉間的天元花印光暈流轉,好似上等琉璃,隻是顏色不是之前的深紅,而是桃花瓣一般的粉紅。


她沒有撤去功法,自然別人看不到她原本的等級,外表看來隻是通明境三階的水平。


劍光一瞬即逝,她悄然帶走了一條在周圍遊弋的修行者的性命,對方根本沒能反應過來,境界的碾壓加上隱匿符的效果還沒消失,這種偷襲令人防不勝防。


隱匿符還有四分三十秒,足夠了。


顧嘉南手持玉荒劍,幽靈一樣在山洞附近轉了一圈,將守在這裏吃下奴丹的修行者全部殺死,然後潛入到山洞附近。


“事情有些不對,”青黎在裏麵踱著步子,“即便是有稍許意外,那兩個人也早該回來了。”


他說的是留下處理那群老人和女導遊的兩個修行者,因為他們一行人先走,那兩人被留下掃尾,但再怎樣幾個小時過去了還沒回來,這明顯是出事了。


一個破真劍宗的青年懷疑地說,“會不會是逃跑了?”


鳳閻皺眉,“他們吃下了奴丹的,照理不會逃跑。”


否則這裏青黎一個念頭一動,他倆必死無疑,逃多遠都沒有用。


青黎冷笑,“不管他們是逃跑了還是出事了,我都不容他們繼續活著了。”他手一伸一枚圖樣繁複的印記出現,然後狠狠一握,不管那兩個修行者距離這裏有多遠,都會被靈環直接絞死,靈魂湮滅再無幸存的可能。


顧嘉南冷眼看著,並不在意他的做法,然後將視線落在安靜盤腿坐在角落修行的陰稚丘身上。


據她這些日子以來的觀察,那些“客戶”是陰稚丘單線聯係的,不論是青黎還是鳳閻,都沒辦法聯係到那些買家。而陰稚丘的身上,有那些客戶的資料和聯係方式,她見過他將一份記錄牌一樣的東西收入到腰間的儲物袋裏。


低級修行者的儲物袋加不了什麽高級的“鎖”,她都可以破掉,隻需要……先殺死他!


山洞亮起劍光的時候,所有的天元人臉色大變,因為顧嘉南的第一目標是陰稚丘,而她的境界實在是太高了,陰稚丘即便是有很不錯的護身逃遁靈器,也壓根兒來不及啟用,連叫聲都沒發出來,就已經被這迅如閃電的一招“樓上月”殺死。這劍光清麗絕塵,正符合朝麓那月色清風一般的容貌氣質。隻是現在,被殺的人根本體會不到這一點而已。


這會兒出手,隱匿符的效果終於過去了,不過顧嘉南早有準備,她用口罩遮住了麵容,然而那頭漆黑長發和眉間的天元花印可沒遮住,於是山洞內的其他人借著篝火的光亮看到了她半遮的麵容,不禁神色大變。


即便是火光昏暗,她的身形太快,很難分辨其他特征,天元花印卻是做不了假。


青黎臉色陰沉,一瞬間已經啟動了玄武靈梭。


作為大派弟子在外的重要棋子,他們身上其實都有保命的手段,陰稚丘也有,隻是顧嘉南偷襲一下他來不及用而已。


然而,除了青黎、鳳閻和那兩位破真劍宗的弟子,其餘人就沒有這樣的好運了,他們離開前的最後一個畫麵,就是看到這個同階近乎無敵強得有些離譜的“天元人”一劍一個,將山洞內的其餘人全部殺死。


竟是絲毫不費吹灰之力。


他們以為,這是一個真正通明境三階的天元修士。


境界碾壓,想要殺得費勁也是不可能的,顧嘉南站在血腥味彌漫的山洞裏,口罩下的嘴角微微勾起。


讓你們一心在地球找球奸,現在我也讓你們好好找一找元奸去吧!


當然,能找得到才有鬼!


第136章


去了一趟天望城,顧嘉南心中清楚,這些天元大陸的人根本不是鐵板一塊,其中有很大的可以利用的空間。


比如龍元宗和魔煞門,昔日的血海深仇根本不是隨便可以消弭的,兩派弟子手上多少有對方的血,哪能說放就放。更別說各派之間談不上什麽互相信任,本身一邊合作著多少還有些提防別派算計。


就是天望城這種規定上“不許互相殘殺”的地方,背地裏照樣有人悄無聲息地消失。


甚至在一些天元人的心裏,地球已經是他們的囊中物,反倒是原本敵對的門派,才是放在第一位應當在意的。


畢竟地球上現在並沒有什麽真正的高手,並不被某些門派放在眼裏。


龍元宗這種還多少派弟子出來看看,像是天劍門、妃合宮這種,都不屑於派弟子出來,直接等著大陣的力量消失自然能夠拿下地球。


顧嘉南也在遺憾沒能留下更多的人,她如果是九級,現場的人保證一個都逃不了,單單是威壓就能讓他們連靈器都很難使用出來。當初顧嘉南麵對那個鬼修附身的九級,就是先靠著陣法扛了一下才順利用出了玄武靈梭。


而她畢竟還不是九級。


顧嘉南依然用著掩蓋實力的功法,就是抱著萬一對方見她也隻是通明境三階,他們仗著人數優勢不跑和她硬抗,剛好能夠將他們全部留下,哪知道這夥人是真的謹慎得太過頭了吧!


看來現在這些被天元大陸放出來的探子也有了豐富的經驗,不管打得過打不過反正都不打,跑就是了,保命第一。


顧嘉南看向被她重點照顧的陰稚丘,先將他的儲物袋取下來,又將其他天元人都掃蕩了一遍。


殺了人,還撿到幾枚傳道繭,不過品級都不算高,畢竟這些天元人本身的層次也很低。


她有些可惜的是沒有殺到破真劍宗的人,說不定那兩個可以掉落一些劍法相關的傳道繭。


走出去,她看到了鳳閻來不及帶走的血池和美得妖異的血妖玲,可惜方寸青金碗被帶走了,這東西看起來不是靈寶就是頂級靈器。


“也不知道這個靈地碎片有幾個出口……”她遠遠眺望,這個靈地碎片整體上不算很大,但是比之前他們在國內那個要大一些,因為是晚上,一片深沉的黑夜什麽也看不清。


靈地碎片的出入口並不是固定隻有一個,基本上要看這個碎片與地球的空間接觸重合的區域有多大。


比如顧嘉南第一次進入的靈地碎片是極其不穩定的,絕大部分都在空間罅隙裏,隻有一個點與地球有接觸,隨時有可能崩碎。基本上比較穩定的靈地碎片,都是與地球重合度比較高,甚至全部都落入了地球的。


但靈地碎片本身是作為空間與地球融合,很可能絕大部分重合的部分都在空中,真正落在地上的部分也許也隻有一個點。


各個國家覺得麻煩的正是那種有比較大的區域落在地麵上的靈地碎片,危險程度比較高而且一不小心就有人誤入,在沒人的深山裏還好一些,在城市的話就比較可怕了。


幸好現在各個國家還沒碰到那種全然落地的碎片,基本還都是懸浮在空中的。


當然,地球上有許多無人區域,更別說大麵積的海洋,誰也不知道那裏的靈地碎片是什麽情況。


顧嘉南對這個靈地碎片不了解,即便是青黎他們使用了玄武靈梭這種靈器,被挪移到這個碎片的其他地方去了,她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從其他出口逃脫。


“現在就要看副處長他們的了。”


九處的人已經到了,這會兒正在靈地碎片外,就看他們能不能攔截得了逃走的人,隻是顧嘉南並不太看好,這夥人與地球修士作戰的次數越來越多之後也越來越狡猾,論靈器,地球的體量沒辦法和天元大陸比,他們自然有很多方法可以逃脫。


顧嘉南眼角看到那輕輕搖曳著的血妖玲,手中劍輕輕一抬,劍氣凜冽如霜,輕而易舉割斷了這巨大妖花粗壯卻脆弱的花莖,它猛然間晃動了一下,掛著二十餘朵花骨朵的上半部分“啪”地一聲落入了深紅色的血池裏。


那血靈教的人不知道用了什麽方法,血池裏這麽多的鮮血看起來雖然粘稠深濃,腥味撲鼻,卻一點凝固的現象都沒有。


花莖斷了,這朵妖花迅速枯萎,絲毫沒有生還的可能了。


它能生成傀儡魔人,自然本身是頂尖的妖花,然而論本體的戰鬥力,卻完全為零,這是一種嬌氣脆弱的花,然而它能結出很強的傀儡魔人。


在天元大陸,得挖出那些天元人的眉間花印核心,以他們的頭顱為基礎,結出傀儡魔人,原本被殺掉的那人有多強,那結出的傀儡魔人就有多強。如果給它一顆煉明境的花印核心,它甚至能生成煉明境的傀儡魔人。


而被拿到地球上,居然隻生成普通的傀儡魔人,已經讓它覺得很“委屈”了。


顧嘉南已經變回自己的模樣,她在九處的人進來之前將血妖玲處理掉,沒有等到他們進來,也是怕有什麽後患。


重返青春,這是多麽可怕的誘惑,即便是陰稚丘的小本本上沒有華國人,顧嘉南也不想有任何意外。


生老病死裏,老和死永遠令人畏懼。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每天睡覺都會靈魂出竅叛逆的門徒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