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18節


宗琰三人自然也看到了,楊爍辰拍了一下前麵那個修行者的肩膀,他天生一張娃娃臉看起來十分親切,不過那個修行者原本並不想理他,隻是楊爍辰好歹是三級,身邊還有兩個四級的同伴,前麵這位修行者才二級,到底還是不情不願地轉過頭來,


“兄弟,你東西帶了嗎?”


那修行者傲然說,“當然,不帶東西是不能進這裏的。”


“讓我看看你的東西怎麽樣。”


這位修行者並不擔心麵前這四個比他強的修行者搶他的東西,這裏還是有規矩的,發生衝突的話會被取消資格。所以他直接拉開背包的拉鏈,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個盒子,猶豫了一下說,“我沒有在國內動手,好歹我也是個華國人……”


他將盒子裏的冰袋拿開,顧嘉南死死忍住了才沒臉色大變。


因為那裏麵,是一顆心髒。


一顆明顯屬於人類的心髒。


顧嘉南感到了一股寒意,要進入這裏,為什麽需要人類的心髒?


這些天元大陸的人要拿心髒來做什麽?


她的心思急轉,又開始前後看著,想要找到九處的那三個人,將那三人的照片也給顧淵北三人看了之後,他們也一塊兒左顧右盼找人,眼見著隊伍一直在往前,他們也有些著急了。


不想打草驚蛇的話就得趕緊想辦法了。


中間他們借著看到朋友的名義往後躥了一截,但要是一直這樣,肯定會引起那些天元人的注意的。


“在那裏!”顧淵北忽然眼睛一亮,看到了照片上的人。


顧嘉南朝著他說的那個人看去,有些匪夷所思地掏出手機來對比了半天,才發現真的是!如果不是他們三人在一塊兒,隻是單獨一個人的話,顧嘉南都沒法確定到底是不是。


九處的那三個人都化了妝,稍稍掩蓋了一下麵目,與原本的模樣差異挺大,而徐望津發來的照片是他們在九處裏的證件照。


……這特麽要不是顧淵北眼神絕佳,誰能找得到人啊!


飛快到了那三人附近,他們先是警覺了一下,然後迅速辨認出了他們是誰。三人中唯一的女性陶惠雪迅速說,“副處長已經發信息過來了,讓我們見機行事。”


事實上,他們調查這件事的時間並不長,來之前壓根兒不知道搞這麽大規模,偏偏又來不及叫援手,心中正有些惴惴不安。


也幸好顧嘉南四人撞上了,有了這四個高端戰力,他們也鬆了口氣。


“到這裏來是不是要帶心髒?”顧嘉南問。


陶惠雪凝重地點點頭,“這裏被稱作小靈地,一年隻開兩次,一次在夏天一次在冬天,因為隻在那些低階散修中悄悄流傳,之前九處雖然聽說過一些風聲,但是不知道這與天元大陸有關,所以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我們費了一些功夫才查到必要的訊息,要進入這裏修行需要兩種東西,可以各選其一,心髒或者人皮。不過,心髒必須要從活人身上挖取,人皮倒是不論死活,隻要求是完整的一張,殘破的不要。一顆活人心髒計10分,似乎是能在這裏待十天,但一張完整的人皮,可以計50分,價值是心髒的五倍。”


然而心髒好取,人皮難弄,要剝下一張完整的人皮實在是很有技術性難度,所以即便如此,來這裏的仍然是帶心髒的比較多。


顧嘉南:“……”活人的心髒、完整的人皮?


這聽著就叫人寒毛直豎!


第131章


估計是看出顧嘉南的神情略帶驚悚,陶惠雪身旁的青年張伏輝苦笑說,“對於修行者而言,這種條件不算難達成,但實在是太過歪門邪道了,之前九處就有心查處這個小靈地的事兒,隻是想不到這麽嚴重,派的都是三四級的人在查,進展有限,後來副處長給了龍元宗的線索,才發現居然還和天元大陸有關。”


九處原本派來查這件事的幾個人其實也查到了不少東西了,如果不是有他們打下的基礎,陶惠雪三人也不會這麽快混進來。


他們三人本來算得上是九處中的精英骨幹,陶惠雪七級巔峰,張伏輝也是七級中的高手,隻有另一個王桐蒼的青年是初入七級,當然,三位也用了掩蓋實力的法門,和顧淵北掌握的那門是一樣的,所以外表看都是四級水平。論性情心胸行事手段,這三位要比宗瑧魏薇薇他們沉穩成熟太多了,平時都單獨處理過多起大案,九處派他們三位一起,已經是足夠重視這次事件了。


顧嘉南之前動不動就碰上徐望津,說句實話還是巧合居多,平時這種事務,不可能總是有九級出現的,九處總共也就那麽幾位九級。


既然找到了他們,也算是解決了“門票”的問題,他們三人都帶了備用的,顧嘉南被分到一張人皮,哪怕拿著盒子她都感到渾身雞皮疙瘩全體起來跳舞了。


“背靠國家這東西並不難弄到,”陶惠雪低聲說,“隻是這裏還有一項要求,心髒必須要從健康年輕的人身體裏挖取,人皮也必須要是十六到二十歲年輕的少年少女的人皮,年老的他們是不要的。所以我們準備的都是人皮,有一些是從國外買來的死屍身上扒的。”


畢竟國家層麵的技術人員還是很多的,專業外科醫生可以做到這一點的不少。


明顯陶惠雪是看出了顧嘉南四人對這東西的抗拒,解釋了一句,好歹是死屍身上剝的,不至於那麽令人生理性不適。


很快隊伍就到了他們這裏,顧嘉南將盒子放在木桌上,仔細打量了一下站在麵前的兩個人。


他們明顯是天元大陸的修士,其餘人可能沒這麽敏感,畢竟這兩人都戴著帽子,基本上將天元花印整個遮住了,這靈地碎片裏其實氣溫並不低,大概也就春秋天的氣候,他們倆身上穿得也不多,還很像是那種長褂,但絨線帽子卻戴得很嚴實。其餘那些修行者隻覺得眼前這兩位衣著有些奇怪,並沒有太過懷疑什麽,顧嘉南卻可以肯定他們不是地球人。


打開盒子,兩人檢查了一下顧嘉南上交的人皮,滿意地點點頭,給了她一個紅色的木牌,身後還有個小年輕,應當是地球人,眉間幹幹淨淨,在一個ipad上記錄下了她的分數,上前來給了她一把黃銅鑰匙,“87號房。”


顧嘉南稍等了片刻,顧淵北他們三人也都通過了,一樣得到了一塊紅色木牌,分別是88號、89號、90號房,而九處的陶惠雪三人也到了檢查的時候。


“你們這都是一塊兒的?”兩個檢查人皮的天元修士中年紀比較大的那位抬起頭用生澀的普通話問。


這時候恰好是檢查到王桐蒼了,他鎮定地點點頭,“靈氣複蘇前我就是外科醫生,那幾位是後來認識的朋友,請我出手做的人皮,有問題嗎?”


那個天元修士打量了一下他,笑笑說,“外科醫生?不錯。”


這在天元人看來還是很稀奇的職業。


在天元大陸,凡人之中也有醫者,修行者中更有精通醫道的修士,但即便是他們和地球上的外科醫生還是有著非常明顯的差別的。


修士的醫者手段到底還是和外科手術截然不同的。


之前顧嘉南去交流會是想找找看能不能解決顧淵北頭疼的毛病,然而發生了意外,她昏迷的期間,徐望津倒是幫忙找過印度的大和尚,最後還是無能為力,應該說,那顆金屬球已經在顧淵北的大腦中消失了。


不過,他仍然時不時感到頭痛,這種狀況還愈演愈烈,隻是現在還找不到方法解決。


那人又同王桐蒼說了兩句話,就放他過了,眾人鬆了口氣,往前麵的住宿區走去。


不論幾號房,其實都是一樣的小木屋,用黃銅鑰匙打開那個古式鎖之後,推開門看到的就是十分狹小的個人間,因為木屋隻在上方有一個小小的天窗,所以光線昏暗,空氣也有些渾濁,室內除了一張簡易木床,一個小木桌子和一把小椅子之外什麽都沒有,不要說衛浴了,連馬桶都沒有一個,條件極其惡劣。


“在這裏修行建議購買辟穀丹,那邊兒就可以買,可頂三天的一品辟穀丹一萬一顆,二品能十天不吃東西,一顆三萬,不接受還價,辟穀丹可以完全被身體消化不需要用到衛生間這種東西。”管理住宿區的青年看起來也是個地球人,態度甚至有些傲慢,“大家到這裏隻是為了修行,若是條件太過安逸,哪裏能好好修行。如果實在需要廁所,看到那邊了嗎?有個公共廁所,可以去那裏解決。”


顧淵北皺著眉問,“那洗漱呢?”


“看到正北方向沒有,那裏有條河,自個兒去河邊洗漱就好,免費,我們這裏是不配備洗漱用品的。”青年說完,又去給新來的人說這些規矩,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走了。


顧嘉南看向那些帶著行李的修行者,“怪不得他們都自帶行李。”


這裏邊兒的條件也太差了吧,和國家開發的靈地碎片或者是像日本交流會當時那個靈地碎片比起來簡直是差距太大。


而且這裏的辟穀丹賣得也太貴了,其實外界辟穀丹並不受修行者歡迎,反而是帶有靈氣的食物更適合修行者,辟穀丹這東西除了頂餓,其實沒有什麽額外的好處。


再加上,國家也不愛煉製這種東西……顧嘉南估計,這裏的辟穀丹都來自天元大陸,隻有天元人才有時不時吃辟穀丹的習慣,地球人可沒有,地球上那麽多好吃的,不能吃的話多難受啊!


顧嘉南他們本來不是來修行的,不像是其他修行者一來就撲進了屋子鎖上門迫不及待地開始修行,他們很想在這裏轉轉打探打探消息,然而這會兒四處轉悠的話太惹眼了,因為其他修行者全都進了房間就不出來了。


沒辦法,他們也隻能進了木屋。


在靈地碎片裏是沒有手機信號的,他們也沒法和外界聯絡,不過顧嘉南煉製的傳訊陣盤可以做到短距離內聯絡,包括陶惠雪他們也有小型電子設備可以在靈地碎片裏使用。


顧嘉南知道靈地碎片裏和外界是有“時差”的,而且因為當初天地崩碎的原因,不同的靈地碎片之間都仿佛不在同一個時區。


這會兒外界應該差不多五六點鍾了,靈地碎片裏卻是下午兩三點的樣子,他們索性真的開始修行,等待天黑再行動。以這裏簡陋落後的模樣,顧嘉南可不信晚上這外邊兒有光,因為很明顯這靈地碎片裏連電都沒有!


“我們四個先出去打探一下,你們先不要動,如果發生什麽意外了,還能再想辦法補救。”顧嘉南說,“陶姐,你們比我們有經驗多了,而且我們也閑不住……”


陶惠雪無奈地說,“也好。”


楊爍辰嗤笑一聲,“在這裏暫時還沒發現什麽高手,一旦發生意外,大不了我們七個一塊兒殺出去,隻要沒有九級,這裏還不是任由我們來去。”


“還是不要打草驚蛇比較好。”王桐蒼性格穩重,“你們今晚最好也不要動靜太大,免得被那些天元人跑了。”


“嗯。”


“不管有沒有打探出什麽,都先不要殺人。”張伏輝最後吩咐了一句。


四人答應下來,悄悄出了木屋,為了不讓人發現,將門還維持在內部反鎖的情況,他們是從上方的天窗翻出去的。


夜晚的靈地碎片果然靜悄悄的,沒有電沒有燈,隻有住宿區中間燃著一堆篝火,還有些巡視者拿著火把來來去去。除了住宿區,其餘地方都陷入了黑暗裏,這個靈地碎片沒有星光和月光,一入夜本來就比外界更要黑得深沉。


然而遠遠的,顧嘉南發現有些火光,在河的那一邊忽明忽暗。


他們盡量隱藏身形,沒有驚動到附近端著槍拿著火把的巡視者,七八級的修行者想要瞞過五六級難度很低,隻是到了河邊他們發現要渡河的話比較麻煩。


河寬大約四五十米,不算太寬,可以清楚看到對麵,然而卻繞不過去。這個靈地碎片本身不大,偏偏被這麽條河直接分割成兩塊了。


不僅僅是會不會遊泳的問題,要渡河且不被對岸發現,這才是問題所在。


顧嘉南雖然有化鮫術,其他三人可沒有,下水遊泳是可以,衣服濕了到對岸容易留下痕跡。她從係統商店購買了一瓶碧水丹,“一人一顆,吃下去能避水一小時。”


宗琰接過來,“碧水丹?你在天望城買的麽,我記得九靈丹閣的碧水丹一瓶還是挺貴的。”


顧嘉南不好說是係統商店買的,含混了過去,幸好大家也沒有去深究這個問題,接過直接吞下,然後悄悄潛入水中,果然因為碧水丹的效果,他們像是整個被裹在一個透明的氣泡裏,壓根兒不會被水打濕。


下水、上岸,眨眼他們就到了對岸,在那邊看來,這邊是一樣的綠色草地平原地帶,除了些許火光沒有其他東西,然而一上岸,他們眼前景象變換,竟是站在一道青石小路跟前。


顧嘉南輕哼了一聲,“是陣法。”


不過不是外麵那高級的能散發霧氣的陣法,隻是一個簡陋的障眼法,比起夕談沛那種級別的幻境實在是天差地遠。這種級別的幻陣,顧嘉南現在也能隨手煉製,所以她一眼就看穿了這低劣的陣法。


“幸好是我們來了,如果是陶姐他們,可能會被這個陣法迷惑。”顧嘉南招招手,“跟我來。”


三人默不吭聲,跟著顧嘉南前前後後地走著,壓根兒不順著那青石小路往前。


短短幾分鍾後,他們麵前的景象又一次變了。


篝火熊熊,不遠處有一個血色大坑,滿滿是深紅色的血液,濃鬱的血腥味令人作嘔。而那血池中央,長著一棵巨大的植物,無數星星點點好似銀河一樣的微光輕柔地縈繞著它。


顧嘉南從未見過這樣的植物,既美麗又妖嬈,仿佛有種魔魅的吸引力,漂亮得令人發指。


那血池有多惡臭恐怖,那植物就有多嬌柔美貌。


四人隱藏在黑暗邊緣,愕然看著那棵大到好似一棟大樓的植物,完全不知道這是個什麽東西。


顧嘉南看向宗琰,悄悄問,“你也不知道嗎?”


宗琰搖搖頭,“從沒見過,”她問楊爍辰,“我覺得這植物有些妖氣,你聽說過嗎?”


楊爍辰同樣搖頭。


不一會兒,有人朝這裏靠近,顧嘉南趕緊丟下一個小型陣盤,掩去四人的痕跡。


來人是兩個穿著明顯天元大陸衣著的男人,他們竟然就停在四人不遠處,看向血池中的植物。


其中一人抬起手來,一道法訣打過去,那棵植物嬌嫩嫣紅的一顆花骨朵顫顫巍巍地開了一半,顧嘉南仔細一看,驚得差點跳起來!


那其中,端坐著一個雪白細嫩的少女,她環抱著身體,通身都瑩瑩發亮,通透好似皮囊裹住的液體,心髒位置,卻有隱隱的紅光透出,照得那雪色麵容都透著一股薄紅。


那,是一個人類少女的模樣。


她的眉間,沒有天元花印。


第132章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