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17節


顧嘉南在以前勉強算是個清秀小美人,但是現在即便是胡沁潼那樣的大美人站在她的身邊,人們第一眼看到的也不會再是胡沁潼,而是顧嘉南。她那秋水一樣冷冽的眼睛和隱約有些矛盾的既明媚又沉靜的氣質,構成了一種很特別的魅力。


十八歲差不多已經成年,當然,這個年紀在以往來說還隻能算是個半大孩子,可這短短的三年裏,顧嘉南經曆的事情太多了。再加上修行之後,靈氣本來就養人,使得她的容貌確實也比以前出色許多。


人的氣質,大多是需要時間來沉澱和培養的,可一旦經曆多了,同樣會看上去與眾不同。


即便是不說顧嘉南和顧淵北,就是宗琰和楊爍辰兩人同樣十分搶眼。


宗琰本來就長得不差,隻是身體太弱薄得像紙片人,隨著修為越來越高,她的病症也越來越輕了,再不像開始那樣瞧著一陣風就能吹倒。隻是個子明明不低,卻依然是一副柔弱清麗的楚楚可憐的模樣,和她的性格簡直大相徑庭。


楊爍辰本身是娃娃臉,看起來陽光開朗,然而與他的本身性格一樣截然相反。這就使得兩人身上有種很吸引人的矛盾感,乍一看去是個令人憐惜的妹子和高大陽光的男孩兒,然而看第二眼,卻隱約覺得並不是這樣。


這四個人站在一塊兒,想要不吸引人的視線都難。


於是,車廂裏有兩個似乎並不是學生,明顯要老練許多的年輕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甚至沒敢直接這麽說話,其中一個人用手機打了一段話,給另一個人看,“那四個人很強,感應不出他們的實力。”


“我也是,他們很可能是高級修行者。”


“難道也是去那裏的?”


“不知道。”


兩人不再打字,有些憂心忡忡的模樣,他們敏感地察覺到了可能這次的事兒有些不順利。


“我看他們很像是修行班的學生。”


“確實,不像是武盟的。”


修行班的學生基本是屬於政府那條線上的,與武盟不一樣,即便是武盟的人在這裏,他們也要擔心一下,更何況是與政府有關的修行班學生。


“可能他們隻是回學校,不是修行班的學生都在首都國防大學?”


“都要過年了,這會兒回學校?”


越想越是不安,但是他們連開口討論都不敢,高級修行者的聽覺太靈敏了,萬一引起他們的注意,那就麻煩了。


火車開了,顧嘉南饒有興趣地看向車窗外,聽著哐當哐當火車啟動時的鐵軌聲。


她從一開始就注意到了那兩個修行者,包括其他三人也是,雖然在同一節車廂,但是那兩人距離他們還是有段距離的,她倒是沒看到兩人臉上憂愁的模樣。


“要吃點東西嗎?”顧淵北問。


他們四個都帶了一個很小的行李箱,其實行李箱裏沒裝什麽東西,也就幾件衣服之類的。顧嘉南的手上有青芥子,其他三人的手指上也有一圈細細的銀線,這是顧嘉南為他們做的銀芥子,雖然空間與青芥子沒法比,但是重要的物品包括食水之類的,都放在這種儲物空間裏。


楊爍辰聽到顧淵北發問,笑著說,“火車才開了不到五分鍾呢。”


而他們在上火車之前剛吃過午飯,這趟火車是14點17分的,第二天五點多就能到達首都,大部分時間都在晚上,對於選擇臥鋪的旅客來說,差不多睡一晚就到了。


顧嘉南在窗邊坐了一會兒,就爬上了中鋪躺著,一開始或許看窗外的景色還算有趣,但冬天本來就沒什麽好看的,時間久了就無聊了,她索性躺到床上開始修行,其餘三人見了,也都各自躺回床上,開始觀想功法。


他們這個隔間裏除了他們四人之外,兩個上鋪都是女生,不過互相之間好像並不認識,一上車就爬到了上麵躺著玩遊戲,十分安靜。不過,顧淵北有什麽動作,她們的眼神總是不自覺地飄過來。


現在顧淵北也躺到了下鋪上,他們這個隔間可以說是再無動靜,比起其他隔間的熱鬧,這裏安靜得很。


天色漸漸黑下來,宗琰閉著眼睛,專心修行,即便是外界靈氣稀薄,頂多是效率低一些而已。


卻忽然,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傳來,她猛然間坐了起來。


車廂裏的燈亮著,她看到一個人正往裏走去,他穿著厚厚的軍綠色羽絨服,頭上戴著一頂絨線帽子,帽子拉得很低,將額頭完全遮住了。他眼角的餘光在宗琰身上頓了一下,又若無其事地掃了一眼在修行的其他三人,繼續往前走去,直到那兩個之前顧嘉南他們就注意到的兩個修行者的隔間,才停住了腳步。


昏暗的車廂裏,宗琰的臉色十分難看。


顧嘉南其實也感應到了有個修行者過去,不過這人才四級的水平,大約與之前看到的車上其他修行者實力相當,並沒有引起她的注意。


放在她身邊的手機震動了一下,顧嘉南拿起來,看到了宗琰發來的短信。


“剛才走過去的那個人,是龍元宗的!”


顧嘉南一下子坐了起來,不僅是她,宗琰給顧淵北和楊爍辰也發了。


龍元宗所在的靈地碎片就在北通,之前顧淵北被抓走的時候,曾經在實驗室見過三級的龍元宗修士,在那之前,能從陣中出來的基本上都隻有一兩級的水平。


可是這個人,是四級修行者,也就是通明境三層!而且是三層巔峰,或許再過不久,就能突破到四層,在地球已經算得上高級修行者了。


他為什麽會在這裏?


四人的神色凝重,顧嘉南想了想,“我先通知一下九處?”


“先盯著他點兒。”楊爍辰伸長了腿,“看看他要去哪裏,隻有他是龍元宗的吧,我們車廂的那兩個眉間沒有天元花印,是地球人。”


顧嘉南抿了抿唇,“不管他們要做什麽,我們跟上去。”


最近頻發的地球人和天元大陸勾結的事,已經令她很生氣了。


她從青芥子裏掏出一把白玉,給三人分了分,“這是我最近做的陣盤,可以防身用,萬一碰上九級,可以拖延一下時間。玄武靈梭沒有了,我自己煉製的靈器沒有那麽高的品質,不過要脫身還是可以的。”因為最近估計老有人要來找她的麻煩,顧嘉南特地煉製了一些防禦類和逃遁類的靈器,品質不算太高,但都是一次性物品,好歹也是靈器,碰上化明境低階的修士雖然沒法打,逃走問題不大。


“未必會碰上九級。”顧淵北輕輕說,“畢竟我們現在看到的都是三四級的修士。”連一個五級都沒瞧見。


幾句話的時間,那邊龍元宗的修士已經和那兩個修行者交流完畢,又返身朝這裏走,他頭上的絨線帽子完美遮住了天元打印,隻露出和人類無異的麵容,甚至因為長得很有些英俊,笑容又很溫和,有個妹子忍不住問他要了微信。


她卻不知道,這個看起來和善俊朗的年輕人,事實上是個與地球對立的異族。


即將路過他們的隔間時,楊爍辰指尖輕彈,一點不起眼的白色落入了羽絨服的口袋裏。


他擅長養冰蟲,隻是冰蟲歹毒,平時並不怎麽拿出來用。


不過這種小蟲子,可不僅僅能用在對戰中。


等他離開差不多五六分鍾後,楊爍辰輕輕點了點頭,“離這裏隔了三個車廂。”


顧嘉南皺眉,“真要有什麽突發的事,這麽遠我們應該來不及瞬間趕過去。”


“先盯著我們車廂裏的這兩個吧,免得打草驚蛇。”宗琰的臉色仍然有些白,口吻卻很冷。


蘇紅姒,與龍元宗有深仇大恨。


她原本視龍元宗為家,然而龍元宗卻狠狠給了她一刀,如果不是她的師父,她連靈魂也會日日在那陣中受折磨,直到魂飛魄散。


宗琰受蘇紅姒靈魂的影響,對龍元宗的觀感自然也很複雜。


半夜兩點四十二分,那兩個修行者悄悄起身,火車停靠在了一個鄉間小站,停靠時間隻有短短幾分鍾。


他們迅速收拾了行李,在不驚動其他人的情況下幹淨下車,在路過顧嘉南他們那個隔間時,看著他們似乎都在睡覺,兩人不禁鬆了口氣。


這四個修行班的學生和他們此行無關自然是大好事。


然而,就在他們前腳下了火車,後腳顧嘉南四人已經迅速到了隔壁車廂的門口,若無其事地混在其他修行者中下了車。


這個點已經慢慢起了一層薄霧,冬天本來衣服就穿得多,他們裹著羽絨服,戴上了帽子口罩手套,趁著夜色本來就不容易被人發現,再加上,這一輛火車上下來的修行者實在是有點多。


顧嘉南大概掃了一眼,就發現在這鄉間小站昏黃幽暗的燈光下,到處都是隱隱約約的人影,總數絕不下於百人,她甚至敏感地發現了有一些人瞧著不太像是華國人。


楊爍辰走在最前,跟著不遠處那個穿軍綠羽絨服的龍元宗修士,有冰蟲在,他絕不會跟丟。


一群修行者們拎著行李箱或者背著背包,踩著黃土小路,沉默無聲地走在冬日冰冷朦朧的薄霧裏,如果有別人看到,估計會嚇一跳,因為這群人的速度遠超常人,看起來簡直像是一群黑夜裏飛快前行的僵屍。


沒有人交流,沒有人說話。


顧嘉南四人一邊輕鬆跟上,一邊麵麵相覷。


這事兒,有點詭異。


第130章


就這麽走了半個多小時,以這群修行者的腳程,已經走到了荒無人煙的山裏。


因為冬天本身不見多少綠色,眼前是真正荒山的既視感。


這時候,顧嘉南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之前在火車上,她給徐望津發了條短信,簡單說了一下他們在火車上碰到的情況,不過當時徐望津不知道因為什麽事沒有及時回複,現在才給了回應。


“我知道沒法阻止你們,你們一定跟上去了。這事九處已經派了調查組在嚴查,你說的這趟火車上九處有三個已經打入內部的人員,我將他們的信息發給你,如有意外,可以找他們聯手。”


四周薄霧籠罩光線黑暗,顧嘉南手機屏幕發出黯淡的白光,引起了附近幾個人的注意,她淡定地將手機塞回口袋裏,暗自將那三個九處的人長相記在了,問題就在於現在這大冬天的,大家都裹得嚴嚴實實,再加上霧氣籠罩,她連周圍那些人的長相都看不清,更別說找到那三個九處的人了。


不過這事兒既然九處並不是一無所知,顧嘉南心裏還是稍稍安定了一些。


顧嘉南四人都用了掩蓋實力的功法,但是掩蓋實力的功法也有區別,一般而言實力超過他們太多的話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們掩蓋了實力,而且掩蓋實力也不是能隨便偽裝的,你身為修行者,想要偽裝成普通人,那種功法屬於偽裝類功法中的極品,即便是九處也沒有人掌握這類法門。現在宗琰練的是昔日龍元宗的偽裝法門,直接將七級偽裝到了三級水平,楊爍辰也是,看上去隻是三級,顧嘉南練的偽裝功法來自夕談沛,不過最多也隻能降低四級,於是由八級裝成了四級。顧淵北練的是九處可以兌換的偽裝法門,要稍差一些,隻能勉強降低三級。


所以這會兒他們四人還是有些“鶴立雞群”的,因為周圍基本上都是低級修行者,四級都算得上是高手了,他們四人中兩個四級兩個三級,又走在一塊兒,屬於這群人中的高手了。


一大群人像僵屍一樣在冬夜迅速前行,又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要換成夏天,這會兒天都該蒙蒙亮了,不過這會兒是隆冬時節,所以天色仍然漆黑,霧氣卻愈加濃了起來。


楊爍辰的腳步忽然一頓,麵色古怪地說,“我失去了對那隻冰蟲的感應。”


顧嘉南三人看向漆黑的前方,人群仍然在緩緩向前。


他們繼續往前,看到不遠處站著幾個全身裹得嚴嚴實實的高大男人,他們身上的氣息毫無例外都是五到六級的水平,而且,手上還端著槍,這種現代科技與修行實力相結合的感覺莫名有些微妙。


顧嘉南四人交換了個眼神,國內槍支管製很嚴格,這群人一人身上至少佩了三四把槍,可絕不簡單。


人群開始緩緩變成長長的縱隊,慢慢通過那幾個全副武裝的男人守著的地方,他們都戴著一樣的麵具,麵具後麵的眼睛冰冷淩厲,仔細盯著每一個走過去的修行者。


顧嘉南四人繃緊了神經,漸漸警惕起來,看著隊伍一點點往前,最前麵的人已經融入了霧氣中,不知道去了哪裏。


“這霧氣,並不是天然生成的,”顧嘉南忽然說,以她的陣道水平,如果是在去天望城之前,估計也看不出多少端倪,但是現在,卻能看出一點東西,“有陣盤的痕跡,而且是很強的陣盤。”


宗琰看過來,輕輕說,“很可能是青霧迷蹤陣盤,龍元宗一位峰主煉製的,在他那一峰就時常起這樣的霧氣,本質這是個遮掩痕跡的大陣,即便是平時沒有霧氣的時候,也很難找到他那一峰的入口,偶爾起霧氣,更是蹤影難尋。”


已經看到了龍元宗的修士,這裏出現這種陣盤也絲毫不奇怪了。


一路往裏,霧氣越來越濃,顧嘉南發現就在前麵三四米地方的修士都不見了,等她快步往前往裏一走,眼前猛然間一亮,讓她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愕然看向四周,這裏非但沒有了霧氣,而且明明是黑夜,這會看著竟變成了白天!


顧嘉南抬頭看了看藍天,以及不遠處零零落落的木屋,看起來十分落後,但她隱約卻有些熟悉。


“是靈地碎片!”宗琰聲音沉凝,“想不到他們居然掌握了一個靈地碎片!”


顧淵北也麵色微變,隨即皺起眉,“這個靈地碎片好像並不大。”


不僅不大,應該說是很小,和他們以前看的靈地碎片相比,這個靈地碎片他們甚至一眼可以看到朦朦朧朧的邊界,整個也就幾十個足球場那麽大,小得很,不過靈地碎片畢竟是靈地碎片,其中的靈氣還是很充沛的。


隊伍仍在緩緩向前,但因為進入靈地碎片的緣故,這些野生修行者們神情都有了變化,隊伍自然有些騷動。


和九處以及武盟不一樣,野生修行者們幾乎沒有見識過靈地碎片,對於這裏充沛的靈氣當然是很激動的。


既然走了修行這條路,就沒有人不想變強,即便是那些一二級的修行者也是一樣,雖然以他們的水平在外修行與在這裏的差別不是太大,但想要突破的話,在靈氣濃鬱的地方肯定要稍稍順利一些。


隊伍最前方站著兩個穿得古裏古怪的男人,附近還有那些端著槍的高級修行者們來回巡視著以防出事。


其實對於一二級的修行者來說,這些槍支還是很有威脅的,但到了三四級,一般的槍支威脅性就有限了,不過這些拿槍的大漢本身實力水平也還可以,對於隊伍裏這些三四級的修行者還是很有威懾力的。


顧嘉南遠遠看到隊伍最前麵的修行者打開了行李箱,將一件東西放到了那兩個男人麵前的木桌上,他們檢查了片刻,就放那個修行者往裏去了。


她心中暗道不好,好像進入這裏是要帶什麽被檢查的“門票”的,而他們手上自然沒有這種東西。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