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15節


若他真的如自己所說的那樣,為什麽要隱瞞天望城的存在?


他甚至可以利用這一點,為自己換取更多的好處。


“既然這個天望城全都是天元大陸的人,你到底是怎麽在裏麵呆了幾天還平安無事的?”徐望津忽然問。


顧嘉南稍有些緊張,她抬起頭,“如果不是在傳承之地弄到了一些機緣,我恐怕在那地方也保不住性命。”她試圖蒙混過關,然後又說,“副處長,我在天望城裏弄到了一批基礎的傳道繭,包括煉器、煉丹和陣道的,還有些很難到手的材料之類的……”


徐望津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沒有再多問什麽,點點頭表示他知道了。


顧嘉南猶豫了一下,“副處長,那時候傳承之地裏……夕談沛的屍體是不是在我們九處手裏?”


對於這一點沒什麽好隱瞞的,徐望津幹脆利落地承認了,“武盟沒有要,雖然這是一具煉明境修士的屍體,但是比起各種科學研究,他們完全沒有優勢,還是交給國家更好。”


對於國家而言,煉明境當然是很有研究價值的,尤其現在地球上還沒有煉明境的修士,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才化明境而已。


顧嘉南想了想,“副處長,能不能給我看一下夕談沛的屍體?”


其實她本來想問的是,能不能用功勳兌換她的屍體,後來想著還是試一下係統能不能吸收再說,萬一不能吸收,那她要來也沒用。


而且,她也需要再試驗一下能不能再次進入天望城。


“這個倒是沒問題。”徐望津答應下來。


又具體說了一下天望城的情況,包括九門七宗三宮八派的具體名稱,宗琰和楊爍辰也被留下,九處那邊來了兩個人仔仔細細地一個門派一個門派地記錄了,慎重地收起來肯定是要回去研究了。


顧嘉南當天下午就出院了,她的身體本來就沒啥問題。


因為她在日本的靈地碎片裏昏迷,反倒提高了眾人的警惕心,導致徐望津直接帶著他們幾個人回了國,沒有再和日本那邊談具體的合作事項。


現在回頭看來,這算是個正確的決定,因為日本那邊有鬼雲閣在,許多修士都已經被鬼修附體,完全被滲透成了個篩子。


鵲歌是在學校直接被帶走的,他雖然是天元大陸人,但是出來之後才開始修煉,實力不算強,根本沒有反抗的力量。最開始眾人也懷疑過,為了讓他一個凡人出來,居然用了極其珍貴的開山符,現在反倒是沒有疑問了。


容貌也是一種資本,如果出來的不是鵲歌這樣一個清麗漂亮的美少年,而是個五大三粗的漢子,肯定沒那麽容易被人接受。尤其鵲歌還有淒慘的過去,簡直天生令人憐惜,更別說他還演技精湛頭腦聰明。


這對於天元大陸來說,是一筆不算大的投資而已。


顧嘉南出現的時候,鵲歌的神色變了,他被關進審訊室的時候就知道情況不妙,其實從被顧嘉南撿回去到現在已經有不短的時間了,明明就住在顧嘉南的家裏,但是鵲歌自己人知道自己事,這個看起來直爽單純的少女,非但沒有受到他的誘惑,反而一直對他存有一份戒心。


論親近,壓根兒談不上。


鵲歌原本對自己的容貌一直是很自信的,然而麵對顧嘉南,他實在是自信不起來,這個女孩兒從來都沒有因為他的容貌而動搖過。反倒是離開家裏進入學校學習,時不時有女孩子看著他失神,會給他送禮物和情書,會互相爭吵打壓就為了多和他說一句話……鵲歌才算是勉強撿回了一些信心。


可這對於他的計劃和任務並沒有什麽幫助,他的“主人”顧嘉南絲毫不為他所動,這對於吃下奴丹的他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即便是天元大陸,也沒有解除奴丹的辦法,這本來是鵲歌為了任務狠心做下的犧牲,但是一開始,他是有自信可以控製那個觀察了幾個月的少女的,因為她看起來就不是那種很聰明的人,簡單到令人嫉妒。比起年長有城府的女性,這樣幹淨的少女應當更好騙一些。


然而結果卻令他大跌眼鏡,鵲歌必須承認,他看輕了顧嘉南,太過高估了自己的魅力。


穿著簡單白襯衫和牛仔褲的鵲歌額前的頭發擋住了天元花印,然而那張清俊得過分的臉蛋露出脆弱恐懼的神色來時,到底還是會令人忍不住心軟的。


顧嘉南看著他,眼神卻依舊清澈,鵲歌低下頭,掩住眸中的挫敗。


“我勸你最好還是實話實說,”顧嘉南看向他,“我已經知道了天望城的存在。”


鵲歌猛然間抬起頭來,簡直不敢置信,“你說什麽?”


沒有可能的,地球人怎麽可能會進入天望城?不說其他的,地球人一進入天望城,肯定會被發現,因為他們沒有天元花印,天望城中早有喻令,一旦發現沒有天元花印的人類,不問緣由就地格殺,地球人即便是進入了,也肯定是一個死字,怎麽可能把消息帶回來?


顧嘉南笑了笑,“好了,接下來的不用問了,鵲歌,你是天元大陸的探子吧。”


根本不是什麽身世淒慘身負大仇決意與天元大陸為敵的可憐少年。


奴仆可以隱瞞一些東西不說,但無法對使用奴印控製他身心的主人說謊。


以前顧嘉南不會使用奴印,因為這會讓鵲歌痛苦得生不如死,但是鵲歌清楚,現在的顧嘉南,可對他沒有這份憐惜了。


所以,他再隱瞞已經沒有了意義。


鵲歌一雙美麗明亮的眼睛看著她,“我的主人,你是不是從來沒有相信過我?”


“我隻是,”顧嘉南考慮了一下措辭,“從來不相信有天上掉餡兒餅這種事,你這麽漂亮,直接撞到我手裏自己吃下了奴丹說要成為我的奴隸……鵲歌,我說句實話吧,在外邊兒我連一隻碰瓷的野貓都沒碰見過,更何況是一個漂亮的美人。”


修仙裏的主角或許會有主動認主的異性美人仆從,但顧嘉南自問沒有這樣的主角光環。


獲得虛環這個稍有些坑的金手指已經是她運氣的巔峰了。


她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鵲歌苦笑著,輕輕歎了口氣,沒有再狡辯什麽,既然他的主人連天望城都知道了,他明白自己已經失去了價值,不管他是不是探子,對於地球人來說都沒有什麽用了,更何況,他從一開始就是在說謊,完全失去了獲得地球人信任的基礎。


到這一刻,他反倒坦然下來,並沒有因為現在的狀況而驚慌失措。


“你們地球人有一句話,我覺得說得很對,”鵲歌緩緩說,“‘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我們天元大陸與你們地球,本就不是一族,怪不得你從不相信我。而我們的情況即便原本無需對立,現在的情況也不得不拚個你死我活了。主人,我們天元大陸經曆過大災,天地之威如斯恐怖,隻有我們少數幸存者好不容易逃過一劫,相當於命運又給了我們第二次機會,這一次,我們必然是不會放過的。”


能活下來的話,誰也不想死。


鵲歌歎了口氣,“不得不說,主人,你對我真的很好。”他是知道天元大陸的那些主人是怎麽對待吃下奴丹的下仆的,來之前他也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隻是他並沒有遭遇那一切,顧嘉南雖然對他不算親近,但決對不壞,甚至稱得上很好了。


而且他當時手中有一件秘寶,可以在剛吃下奴丹的一段時間內少許抵抗奴印的控製,如果當時顧嘉南狠下心用奴印折磨他來問他是不是探子,鵲歌是可以蒙混過去的,他原本也是這樣打算,以此來獲取主人的絕對信任。


偏偏顧嘉南沒有,她似乎狠不下那樣的心來折磨他。


他挑選主人的眼光不錯,她確實善良心軟,隻是比他想象中要聰明許多而已。


鵲歌也有些遺憾的,因為注定她站在對立的那一方。


因為,地球太小了。


比起天元大陸,地球不僅小,而且可以說是絕靈之地,環境十分惡劣,資源枯竭地方狹小,天元大陸各門各派活了許多年的老祖們心中非常清楚,一旦他們破開陣法,想要在地球上生存,這小小的地方或許現在供應天元大陸的幸存者們生活是可以,但往後他們還需要繁衍生息,到底是不夠的。


而這密密麻麻的螞蟻一樣的地球人,能為他們天元大陸犧牲,應當感到榮幸才是。


鵲歌微微一笑,“主人,你們注定是會失敗的,因為你們根本不明白,我們天元大陸到底有多麽強大。”他不無諷刺地說,“你們地球人不過是學了我們天元的稍許皮毛,就覺得能夠反抗我們,當真可笑。”


顧嘉南還來不及發怒,就看到鵲歌的唇角緩緩流下的血跡。


作為主人,顧嘉南能夠掌控的不僅僅是他的生死,在最後一刻,鵲歌表現出了自己的骨氣。


他寧死,不受折辱!


第127章


在鵲歌斷氣的一刹那,龍元宗深處一個外表看上去精致美貌尤勝鵲歌的“少年”睜開了眼睛,他有些可惜地地說,“想不到這麽快這個分身就廢了。”


座下幾個身著青袍的修士聞言一驚,“難道被那些地球人識破了嗎?應當不會啊,憑借老祖您的智慧……”


“好了,不用再多說什麽,”座上那位被稱作“老祖”的少年淡淡說,“廢就廢了,沒有什麽,我也通過這個分身得到了不少地球上的訊息。”


“老祖果然手段高超,那些地球人又怎會想到那少年隻是老祖的一縷分身。”下方修士立刻恭維起來。


這老祖哼了一聲,“即便是我那分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分身,憑那些見識淺薄的地球人又怎會知道。”他沉吟片刻,“對了,去將若虛叫過來。”


“老祖,若虛仍在厲風洞閉關……”


龍元宗老祖嗤笑一聲,“當我不知道嗎?不過是因為蘇紅姒那小丫頭的死,他反倒做出這副深情款款的樣子來了,當初可不見他多喜歡那丫頭。”


眾人不敢說話,既然老祖召見,當下有人去找陳若虛了。


天元大陸這邊在得意洋洋,顧嘉南也在慶幸,其實鵲歌在她家這麽久,真沒敢讓他知道什麽比較核心的東西,哪怕宗琰來給他做家教,也從沒暴露過她與蘇紅姒有什麽關係,顧嘉南一直非常注意自己的秘密不能讓人知道,除了小姨程景歡知道一些不大重要的東西之外,連小夥伴們都不知道,更別說沒有得到信任的鵲歌了。


也幸虧如此,否則的話他們都不知道鵲歌送出去了什麽消息,畢竟現在所有出來的天元大陸人可能都勾結在一起。


經過這麽久顧嘉南終於回了家,家裏沒有人,程景歡還被留在修行者特殊醫院裏實習,當初是安全起見讓她去的,不過照現在的架勢,她很有可能被留在那家醫院,畢竟程景歡的專業水平還是挺過硬的。


她睜開眼睛,遺憾地發現在靈地碎片外,修行速度確實是太慢了,事實上修行速度最快的應該是在天望城裏。


顧嘉南進入八級其實還沒有多久,但在天望城這短短的幾天,不僅收獲良多,而且靈體凝實之後,已經徹底穩固了八級的實力水平,再加上這次的所獲,令她現在再次碰上今井藤這樣的高手,自己逃走還是沒問題的。


完成了任務鏈的第一環,她其實沒有獲得什麽獎勵,不過殺死了這十個通明境強者,盡管等級都不算太高,但還是給她貢獻了接近兩萬的俠義值,除此之外什麽都沒有,顧嘉南估計得完成整個任務鏈才能獲得獎勵。


隻是這次,顧嘉南都不太在乎這個殺戮模式的第一個任務有沒有獎勵,在學習了陣道、煉器、製符基礎之後,她係統裏這三項的頁麵也發生了非常明顯的變化。


煉器和製符原本她掌握的隻是被限定在框架裏,隻能做夕談沛記錄下來的那些靈器和靈符,其餘的她是沒法做的。可是現在吸收了基礎之後,她的界麵上明顯寫著“高級煉器”、“高級製符”,靈器列表和靈符列表已經消失了,雖然隻是高級水平,按照天元大陸的劃分等級,四級以下的靈器她都可以隨手煉製了,符紙也是,中低級的符紙何止千萬,隻要她想都可以繪製出來,但是不突破到大師,再高級的靈器和靈符也不是不能做,但是成功率就比較低了。


比如她的青芥子,按照天元大陸的劃分,這應該是極品六級靈器了,雖然達不到七級的水平,但也相差不遠。


要讓她這個高級煉器師去做六級靈器,基本上成功的概率還是很低的。


不過,比起煉器和製符,真正變化最大的還是她的陣道。


陣道基礎融入原本她掌握的《日月乾坤陰陽書》之後,第一次在下方出現了“陣道大師”的字眼,原本《日月乾坤陰陽書》的等級是很高的,但她掌握的隻是這陣道傳承裏記錄的陣法,現在基礎搭建起來之後,終於令她成了真正的陣道大師,而不是囫圇吞棗隻能像使用技能一樣使用陣法。


當初中野良平第一次看到她使用陣法的時候認為她或許陣道水平比西森秀一還高,其實這是一種誤解,別說是那時候的顧嘉南,就是後來又多掌握了兩種陣法,甚至學了乾坤十七劍的她,也比不上西森秀一真正對陣道的理解,這位才是真正的陣道大師,盡管沒有突破到九級,但在地球上學習陣道的人中絕對稱得上首屈一指。


在麵對真正的九級修行者今井藤時,顧嘉南要憑著玄武靈梭才能逃離,西森秀一才是真靠著強悍的陣道水平逃得一命。


她隻是掌握的陣法水平比較高,並不表示她本人對陣道的理解高。


不過換成現在的顧嘉南,論陣道水平,絕對不遜於西森秀一了。


顧嘉南甚至發現,她的乾坤十七劍也比以前更強了一些,直到現在她才是真正理解了這門劍法。


與其說是劍法,不如說它是劍陣。


“以前是不懂,現在明白了……”顧嘉南想了想,“一把玉荒劍是不夠的,我最好再弄三把劍,至少四把能夠構築最基礎的劍陣,這樣可以把乾坤十七劍的威力提高好幾倍!”


融入劍陣的劍法真正作為劍陣,才能發揮它最強的力量。


不得不說,去了一趟天望城,對於顧嘉南來說確實收獲巨大。


這時候,忽然傳來的敲門聲讓顧嘉南皺起了眉,她沒有貿然走過去開門,畢竟今井亮和今井藤還沒有被抓到。不過現在他們被鬼修附身的事已經傳了出去,再找他們幾個人滅口已經沒有用了,天元大陸在如今的地球畢竟實力微弱,他們不一定會再次跳出來挑釁。


隻是多少小心一些比較好。


然而,看著監控鏡頭裏麵容憔悴的顧湘,顧嘉南不禁皺起了眉。


她這個姑姑被警告過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在她麵前過了。


顧嘉南想了想,還是打開了門,冷淡地說,“什麽事?”


顧湘原本都不知道顧嘉南回家了,但是有個陌生人在半小時前打電話給給她,她才匆匆趕了過來。


這段時間以來沈民濤又輸掉了一大筆錢,現在他們全家擠在小小的出租屋裏,不僅房子賣了存款沒了,還背著一大筆債。顧湘已經走投無路了,她必須要求得顧嘉南的幫助。


看著麵前熟悉又陌生的侄女,顧湘心中酸甜苦辣全部湧上來,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顧嘉南也看出了顧湘的狼狽,以往不管怎樣愛美的顧湘總會將自己打理得十分得體,而且不化妝不出門,現在她素麵朝天,皺紋深深,耳朵上的耳環不見了,脖子上的項鏈沒有了,連從不離身的戒指都消失了。比起上一次見麵,顧湘簡直像是老了十來歲。


她不知道這短短的時間顧湘家裏發生了什麽,但麵前這個落魄的顧湘令顧嘉南沉默片刻,“先進來吧。”


現在畢竟是大冬天,外麵氣溫很低,顧湘那些厚厚的皮草和羊絨大衣早就不見了,現在身上裹著的是一件陳舊的黑色棉襖,不知道是從哪裏翻出來的,不值錢,而且不太保暖。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今天的元始收到好人卡了嗎?煙西台記事霸總養了隻貔貅精從修真界穿回來之後我開了家動物園我有一條美食街魔尊說他不可以師尊又死哪兒去了仙界第一失敗臥底我在修真界玩大富翁帝國公主頂級神棍妻提燈入夢喵主子養大未婚夫兒子後玄學大師是條美人魚我是合歡宗女魔修?寵過我的大佬都變渣了逆仙緣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