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13節


藍色幽火燃燒著,女鬼幾乎要忍不住出口哀求,但是反噬太嚴重了,她本身魂體就已經十分脆弱,焚燒之下竟然沒有幾秒就魂飛魄散。


顧嘉南皺著眉,“天元大陸的鬼修……”這種明知道自己會死還去做的心性,隻會讓顧嘉南更加警惕,“但是現在她死了,我要怎麽出去?”


這個小空間裏沒有其他出口,顧嘉南也感覺到了自己的身體有些怪異,沒有辦法,她隻能去推那扇木門。


“叮!”


“符合開啟殺戮模式條件,是否開啟?”


“高危預警,建議變身‘朝麓’,消耗:1俠義值/h。”


顧嘉南的手頓了一下,“係統你還要臉嗎?為什麽殺戮模式要耗費俠義值!”


係統裝死中,壓根兒沒有回複。


看來在缺乏能量的時候這係統裝死裝習慣了,這會兒裝得相當自然。


顧嘉南冷笑了一聲,沒辦法隻能先變身為朝麓,第一次開啟了所謂的殺戮模式。


她深深吸了口氣,推開了木門,往外走去。


令顧嘉南感到驚異的是,這會兒她正站在一條巨石鋪成的道路上,轉頭可以看到身後的木門已經消失不見,不過後方高處掛著一塊閃著金光的牌匾,上麵用天元大陸的文字寫著“鬼雲閣”三個字。


“我是從鬼雲閣裏出來的?”顧嘉南疑惑,“可是不太像啊。”


那隻是一個狹小的沒有其他出口的空間。


“係統,你能不能告訴我現在是怎麽回事?”


然而,係統悄無聲息。


麵前的巨石道路往前延伸,呈現在顧嘉南麵前的是一座極大的城市,她往前走去,發現這裏的街道上人很不少,她隻走了一段距離,就有不少人暗自朝她看來。


顧嘉南並不奇怪,以朝麓這招人的外貌,引人注意是非常正常的,畢竟連夕談沛這種見多識廣的大佬,都能對朝麓“一往情深”多年,可見朝麓的風姿俊逸確實十分符合天元大陸人的審美。


這地方說句實話有點詭異,顧嘉南試著點開係統,想要看看能不能退出這裏,簡直是毫不意外地失敗了。


“叮,殺戮模式任務鏈開啟,任務1-1,殺死10名通明境修士。”


顧嘉南挑起眉,“沒完成任務的話沒辦法退出?”


這回係統憋了半天,終於平靜無波地回答了她兩個字,“是的。”


“那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這裏到底是怎麽回事?”


“請自行探索。”


顧嘉南:“……”


幸好顧嘉南對天元大陸的語言還是很熟練的,曾經在夕談沛的幻境裏更是加強了這種能力,她在這個城市裏逛了起來,驚異地發現這裏居然什麽都有,包括酒樓和店鋪,她甚至看到了賭場和類似青樓的地方。在城中熱鬧的區域稱得上熙熙攘攘,來來去去都是眉間有天元花印的天元大陸人,一瓣灰的普通人占據一部分,大多都是眉間兩瓣紅,也就是通明境的修為,少數三瓣紫的化明境修士麵容矜驕,數量不多,至於四瓣銀顧嘉南沒看到。


幻境嗎?感覺不是那麽回事。


顧嘉南好歹是經曆過夕談沛的幻境的,她覺得這裏和真實幻境還是有區別的。


拐進一間酒樓,還沒往上走她就聽到了一些想要的訊息。


“……聽說鬼雲閣的鬼修們已經出去好幾個了,連一位長老都自願削去修為……隻為了我天元大計啊。”


“外麵的人到底生得什麽模樣,聽說十分狠辣難纏呢。”


“嗤,別說笑了,一群最高不過化明境的土著,有什麽難纏的?若非我們出不去,早就將他們全都殺死了,要祭煉我的靈器的話,得需要數萬普通人的性命才行啊。”這人的口吻中十分可惜。


“……”


顧嘉南的心中微冷,她眼角瞥見這裏使用的也是靈石,她的青芥子裏還是放著一些靈石的,倒不擔心欠賬,直接上到了視野最好的最高層,隨便叫了幾個菜。


不得不說,天元大陸的人烹飪手段十分粗糙,菜都很不好吃,不過食物化作濃鬱的靈氣被她吸收,還是很叫人滿意的。


透過窗戶,視野所限,她遠遠看到了城市邊緣左邊有一座浮現的宮殿,上書“妃合宮”,卻是從沒聽說過的名字。中間是一座高塔,“無生聖門”,似乎聽宗琰提過一次,但是顧嘉南沒什麽印象了。右邊那碧綠竹樓上寫的“天符門”顧嘉南知道,像是青龜竹梭和玄武靈梭就是出自這個地方。


顧嘉南沒有在酒樓裏呆太久,她離開之後刻意探索這個古怪城市的邊緣,果然看到了一些她知道的地方,比如那座巍峨高山是蘇紅姒出身的“龍元宗”,一座血氣衝天的大殿是“魔煞門”,還有劍氣凜冽門樓肅穆的“天劍門”,以及黑氣繚繞看起來就有些滲人的“哭冥宗”……


她花費了不少時間,發現這座城市被一條銀光閃閃的河流環繞,四周有九門七宗三宮八派,與幻境不一樣,這裏的人……似乎真的是他們地球以為還被困在陣中的天元大陸人。


“看來,得抓一個人問問了。”


謹慎起見,她可不想事情鬧大了驚動其他人,很明顯要在這裏活動,還要靠朝麓這個身份。


眼前的河流很寬,顧嘉南看向水中自己的倒影,“朝麓”原本眉間隻是灰色印記,但顧嘉南是八級修行者,通明境巔峰的修為,這會兒眉間兩瓣花瓣深紅如血。


這是她唯一的一個天元人角色,必須要珍惜一些。


在城市的角落,顧嘉南盯上了一個落單的瘦弱男子,他從一家賭場裏出來,愁眉苦臉地打開了幹癟的錢袋,“得想個辦法搞錢。”他眉間的花印是淺紅色,大約隻有通明境二到三層的水平,在這個城市裏都屬於底層人物。


因為實力太弱,顧嘉南抓他簡直是手到擒來,隨即迅速遁入她事先挑好的一家店鋪無人的後院,躲入柴房之中。


尖銳的劍尖指著男子的喉嚨,朝麓的聲音清潤如水,“我問,你說,要有一句假話,我就直接殺了你。”


男子抖著身體,“大、大人,天望城中禁、禁止自相殘殺。”


顧嘉南冷冷說,“是嗎?”


男子苦笑,心中明白即便是規矩如此,但怎麽可能完全禁止得了殺戮?即便這會兒大家是合作的關係,但早年各門各派之間齷齪多了去了,有一些門派甚至是不死不休的關係,說是禁止殺戮,每年還是有不少人在天望城中遭到殺害。


大家都是以靈體來到此處,一旦在天望城中被殺死,獨留一具靈魂湮滅的肉身,實則和真正死亡也沒什麽差別了。


拖著顧嘉南來此地指望顧嘉南被殺死的女鬼是個堅毅決絕之人,這個瘦弱男子卻是個怯懦無用的性子,如果不是靠著一個妹妹傍上了一位大修士,他也不會靠著這層裙帶關係順利活到現在,不過,現在妹妹失寵,他過得也不好,時常混跡賭場,就可以看出他是個怎樣的家夥。


“這裏是天望城,我天元大陸的各門各派在大陸崩散之前,就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以天望界碑和定靈河這兩件至寶為依托,各門各派皆有頂尖靈寶,比如無生聖門的無生塔、天劍門的穹天門樓、龍元宗的巍意山等等,靠著鬼雲閣的分靈秘法,構成了這座可供各門各派修士修行靈體的天望城……”


顧嘉南慢慢開始整理這個男人說的信息,卻是越聽越驚駭。


天元大陸的敵人,遠比她想象中,還要恐怖!


第124章


天元大陸的修士修的是靈識和靈體,這是顧嘉南早就知道的,即便是煉體的修士,也隻是將肉身當做一件類似鎧甲的靈器一般在“煉製”,天元大陸,是不大看得起煉體的修士的,因為沒有什麽前途,歸根到底修士要修的還是靈體,到了煉明境,隻要靈體不滅,肉身全毀了也能漸漸修複,要殺死他們必須要讓他們靈體湮滅,當然,壽命也是威脅他們的一大因素,靈體同樣會受到壽命的限製。


修士們生命力強悍,受傷很快就能恢複,本質也是因為,傷的是肉體,並非靈體。


鬼雲閣的鬼修們,就是一個極端,因為他們完全摒棄了肉身的修行,並且能夠避開靈體受到壽命限製的弊端,當然,要摒棄這種弊端,要付出的代價也是很大,因此鬼修比一般的修士都要弱。


這座天望城裏的天元大陸修士,全部是以靈體的狀態在城中,與鬼修的差別卻很大,顧嘉南開了陰瞳去看,都看不出任何異樣,因為他們是靈身,並非鬼身。


她不知道這個分靈秘法到底是怎麽回事,不過以這城裏熙熙攘攘的情況來看,是真的很厲害。


原本地球人想象中天元大陸這些在各個靈地碎片裏的門派都被困在陣中,除了少數出來的低級修士之外,暫時威脅性並不太高,而且互相之間即便是想聯係,恐怕也不太容易,畢竟靈地碎片已經是碎片,相當於被割裂為不同的空間世界了。


然而,地球人對於修行界,確實了解太少了。


比如天望界碑和定靈河這種東西,就是顧嘉南想象之外的存在,她完全想不到居然能有這種東西,這瘦弱男子說是至寶,也就是說比靈寶還要珍貴?


顧嘉南的視線落到了自己手指上的青芥子上,“須彌芥子都可以帶入天望城?”


男子愕然看向她,似乎在震驚於她的無知,“當然……須彌芥子都是可以用靈識操控的。”不然要怎麽從須彌芥子中取出東西?本質上須彌芥子是一種靈器,隻要是靈器,靈體都可以攜帶。


顧嘉南點點頭,知道問得差不多了,其他一些關鍵的東西,像是麵前這個小人物,估計也根本不知道。


劍尖毫不留情地前送,了結了他的性命,瘦弱男子沒有來得及發出任何聲音就被殺死,化作一縷輕煙飄散。


顧嘉南站在原地若有所思,“殺死在天望城中的靈體,是不會像正常肉體一樣留下屍體的啊……這倒是省了許多麻煩。”當然,對於修行者而言,毀屍滅跡也不是多困難的事,但多少會留下一些痕跡,不會像現在這樣幹淨。


她瞥了一眼係統,顯示任務進度“殺死10名通明境修士(1/10)”,很顯然,隻要殺掉靈體,係統就算她完成任務。


“情況很不利啊,”顧嘉南感慨,地球以為這些門派是封閉的,但其實在這天望城中,所有幸存的天元大陸人可以隨時交流密謀,他們得到的關於地球的消息也很容易互相流通,“在地球上偷偷跑出去的人也很可能互相勾結。”


而且顧嘉南又想到一點,宗琰說過鵲歌很奇怪,不僅了解龍元宗,對於天元大陸的幾大宗門都很了解,九處認為他有利用價值,才會將他留下。


現在想來顧嘉南很想冷笑,怪不得他能知道這麽多,估計就是從這個天望城中來的,在這裏可以輕易碰到其他宗派的修士。


九門七宗三宮八派每一家都因為大陣留存了十數萬甚至數十萬人,真正的核心弟子其實還不到一半!顧嘉南從剛剛被殺死的那個男人口中知道除了這些宗門的自己人之外,也有許多吃下奴丹的普通人以及尋求庇護的散修幸存,不過這些散修都需要將一生積攢全部上繳給提供庇護的宗門,且被種下禁製從此受宗門控製才行,要求十分嚴格,也因此像是夕談沛那種大佬才不願意吧……


當然,這麽點人口對於地球的幾十億來說算不上什麽,甚至未必比得上一座大城市的人口,然而可怕的是,這些人裏修行者的比例實在是太高太高了,破壞力是相當驚人的。


而這座天望城因為這二十七家的幸存者,漸漸變得繁華熱鬧起來。


顧嘉南又回到了街道上,看著這些熙熙攘攘的天元大陸人,越看心中越冷。


這時候,幾個穿著一樣淺藍色長衫的少年少女在不遠處偷眼瞧她說著悄悄話,不一會兒有一位圓臉少女鼓起勇氣跑到她的跟前來,“這位師兄——”


“滾。”顧嘉南淡淡說,很有些厭煩冷漠的模樣。


她這會兒的心情很糟糕,又不能在大街上出手殺人,自然沒有什麽好臉色。


那少女驚愕了一下,顧嘉南已經翩然走遠。


可是朝麓的皮相實在是出色,即便是她這樣出言不遜,那少女也絲毫沒有生氣,長得好看的人總是有資格任性的。一個風華出眾的男人即便是再傲慢一些,也不會太遭人討厭,反倒讓他本就優雅清貴的氣質添了幾分冷傲魅力。


顧嘉南沒有將那天元少女放在心上,她又轉了一圈,這城裏最大的賣丹藥的當然是九靈丹閣開的店鋪,賣符的是天符門的店鋪,賣靈器的聽說原本最大的那家叫器玄宗,本來和九靈丹閣一樣同屬於大派之一,不過這宗門布置大陣居然功虧一簣幾乎沒人活下來,現存的八派中有九靈丹閣,卻沒有了器玄宗。城內售賣靈器的幾家店裏煉器水平也很一般,大約是各門派中多少有一些會煉器的修士,還是能煉製一些靈器的,而售賣功法的是一家名叫天元地樓的商鋪,看樣子是數家門派共同“投資”的,將各門派的低級功法都開放了一部分,當然是很有限的一部分。


門口有供靈識查看的小冊子,顧嘉南查看了一下,這裏不僅賣傳道繭,甚至有幾塊品質不高的傳法石,不過這些功法的等級都不高,她身帶係統,能夠判斷出這些開放的功法裏最高級的也不過藍色,真正核心的東西不可能出現在這種地方。


不過,她的視線還是落在了幾個令她感興趣的東西上,《陣道概要》、《基礎陣法》、《陣道細則》、《煉器基礎》、《煉器綱要》、《煉器詳解》、《符道真解》、《基礎製符》、《雲符書初級》……


現在顧嘉南的《天地乾坤陰陽書》是極強的陣道傳承,她靠著係統完全掌握了這門技能,然而論對陣道的理解,其實根本談不上,看到一些陣法時她能看出一些名堂甚至破解它,但要她布一些甚至比陽熾陣陰幽陣更簡單百倍的陣法,她都不知道從何處下手。就好比現在的顧嘉南能造飛機,但讓她做個玩具模型,她反而不一定能做出來,她缺乏的正是基礎。


像是遊戲裏掌握了技能,但這個技能之外更簡單的東西,你的人物還是做不到一個道理。


虛環讓顧嘉南一瞬間掌握了強力陣法,然而她布陣相當於在使用技能,缺乏自己思考的過程。


煉器和製符也是一樣,她獲得的傳承太高級了點,夕談沛是煉明境的修士,她也不會想到獲得傳承的人居然連最淺顯初級的入門知識都沒有。她可以靠著夕談沛的傳承製作寒龍天冰這樣的高階靈器,然而如果要幫人量身定製不在列表上的靈器,她連最簡單的垃圾靈器都做不出來。


原因就在於她缺乏基礎,得到了傳承也無法成為真正的大師。


眼前這三種基礎到不能再基礎的東西,在地球上偏偏是根本無法得到的。


“給我這些傳道繭。”顧嘉南付出一些靈石,將它們買了下來。


她沒有再貿然殺人,就是想先將能夠獲得的好處拿到手,萬一殺人的時候出了岔子,下次再來未必可以這樣方便了。


顧嘉南在城中花費靈石要了一間修行室,天望城內是沒有所謂的客棧的,但是有類似的修行室,修士可以花費靈石來使用,因為這裏極其安全,絕不允許有人鬧事,所以在各門各派中很受歡迎,有許多人甚至特地在天望城的修行室裏進行突破。


可見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各門派裏未必十分安全,不然何必特地跑到這裏來突破。


她拿出那些傳道繭,一枚一枚化作金光進入她的體內。


這些基礎傳道繭裏不僅有各種理論,還包含了一些非常大眾的基礎陣法、煉器術和最基礎的符籙。


在天元大陸人看來沒有多少用處爛大街的東西,在顧嘉南這裏卻是真正價值不菲!


“或許這是我在這裏最大的收獲之一。”顧嘉南喃喃說。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