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10節


顧嘉南又看了一眼係統裏這一關的任務“找到小凡晴的娃娃”,不知道為什麽,“娃娃”這個字眼出現在肯定會有鬼的解謎關卡裏,讓她有種很不祥的預感。


“叮”,電梯停下,她走出去,用陰瞳看的話,發現這裏的陰氣濃鬱到幾乎要刺痛她的眼睛。


這已經成了極佳的養厲鬼的地方了。


掃了一眼這一層,這棟公寓一層一共有三戶,分為左右兩個樓梯間,所以1304是這個樓梯間最左邊的第一間,門口放著簡單的鐵製鞋架,亂七八糟地扔著幾雙鞋,明顯這裏邊兒住著的人並不是那種很講究整潔的人。


而且,顧嘉南敏感地發現有一雙運動鞋的鞋底沾著泥,那泥顏色有些不太對,似乎滲了血一樣,使得泥土的顏色深深淺淺,有些地方是明顯有些凝結的暗紅。


中間的1305房門上貼著大大的“福”字,用的是自己換的指紋密碼鎖,看起來條件不錯。最右邊的1306似乎沒有人居住,插在門上的廣告紙都有好幾張,有兩張還散落到了地上沒有人撿,和1304一樣擺著的鞋架上積了一層灰。


她敲響了1304的門。


說句實話,顧嘉南在知道了自己的金手指到底是什麽東西之後,不得不佩服虛環的厲害,或者說菲德法瑟人太強了,居然能搞出這種東西來,簡直不科學!不過也正因為虛環太強,才讓菲德法瑟遭遇了滅頂之災。


解謎模式下,能夠被現實影響,事實上她現在用著顧道長的號,完全沒有在玩遊戲的感覺,和真實沒有什麽兩樣。


然後想起夕談沛那具身體本來也是從虛環裏出來的,再加上朝麓……也就沒什麽奇怪了。


顧嘉南以前都覺得遊戲隻是遊戲,即便是死了也能重來,現在卻知道,即便這具身體是虛環構築的,她現在身處的環境也並不隻是遊戲,而是真實的世界。


敲了幾下,門就開了,一個頂著亂糟糟頭發的男人伸出頭來,“你是?”


“我看到了樓下貼的招租啟示。”顧嘉南微笑著說。


門內的男人打量了一下“顧道長”,即便是穿著簡單的道袍,顧道長仍然像明星一樣吸引人的目光,沒有其他原因,就是長得帥,而且,氣質足夠好。不僅如此,他的微笑看起來非常值得信任。


總之,瞧著就不像是壞人。


男人終於徹底將門打開,“進來吧。”


一股暖意撲麵而來,顧嘉南驚訝地發現,外麵明明陰氣彌漫,這套房子裏卻沒有,即便是用陰瞳來看,那昏黃的燈光都透著一股溫馨,那些在走廊裏繚繞的陰氣絲毫沒有進入這裏的意思。


若有所思地走進去,再一看就無語了,溫馨個屁,這地方大概也就比垃圾場好一點點,到處是亂扔的東西,她甚至聞到了不知道從哪裏透出來的腐爛的味道。


男人訕訕地抓了抓頭,“抱歉,有點亂。”然後迅速用亂扔的方法將沙發稍稍清理出了一小塊,“來,這裏坐。”


看著那沙發上的汙漬,顧嘉南覺得自己並沒有潔癖,但還是坐不下去。


“帶我看看房子吧。”她直接說。


男人立馬說,“好。”


這套房子是三室兩廳的格局,其實並不小,隻是亂得厲害,才顯得擁擠狹小。兩間朝南的臥室這邋遢男自己用了一間,準備租掉的是另一間。


“這房子白天的時候陽光很好,因為周圍沒什麽遮擋的,”他熱情地說,“這間臥室原本是主臥,我用的是次臥那一間,大小肯定也是很讓人滿意的,而且這間主臥自帶一個小衛生間,哥們兒你要是不想和我共用外麵的衛生間的話,用這個也行。就是洗澡得到外麵那個去,這個小衛生間沒有裝洗澡的……”


顧嘉南看向這間主臥,就像他說的,大小還是很叫人滿意的,然而家具看著非常陳舊。這棟公寓樓盡管看著半舊不新,但應該不會超過二十幾二十年,這房間裏的家具卻像是幾十年前的一樣。


明明男人說白天的時候這房子的陽光很好,但是剛進來顧嘉南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黴味。


“浴室和廚房都是共用?”顧嘉南也就隨口問問,她根本不會租這裏的房子,如果不是為了打探消息,她都不想進來。


“對,”男人似乎對自己的衛生習慣也很有自知之明,畢竟客廳已經成這副鬼樣子了,“我平時不自己做飯吃,大多數時候叫外賣,洗澡也……呃,幾天才用一次,你不用太擔心。”


顧嘉南:“……”


她掃視了一圈房子,很想知道陰氣不進來的原因在哪裏,最後視線落在關著房門的另一個房間上。


“這房子三室兩廳,那裏還有一個房間吧?”


“嗯,”男人不知道為什麽露出些許畏懼的神色,“那一間也租給了一個人,不過他不常回來,這次又有差不多一個星期沒看到人了。”他猶豫了一下,“你放心,即便他回來了你多半也撞不上的,因為他都是半夜三更出現一下子,然後就又離開了,整個兒神神秘秘的。不過也不用怕他影響你的生活。”


哪知道他話音剛落,就聽到一聲門響,有個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這會兒已經是十一月了,氣溫驟降外麵很冷,來人外麵裹著一件厚棉襖,頭上戴著毛線帽子,顧嘉南一眼掃去,卻看到他的腳上……似乎穿著一雙僧鞋。


“趙宏成!我才走了幾天,你又把客廳禍害成這樣!”來人怒氣衝衝地說,卻看到男人身邊還站著一個俊美出塵的道士,一下子愣住了。


顧嘉南無語地看著來人,之前這個叫趙宏成的男人可沒有說租住著另一間的居然是一個和尚。


即便是棉襖裹得很緊,也不妨礙顧嘉南看出他棉襖裏是件僧袍。


……這道士見和尚,怎麽感覺這麽古怪呢?


趙宏成也感覺到了那種微妙,他看了一眼“顧道長”身上的道袍,又看向濃眉大眼的高大和尚,莫名心中突了一下,鬼使神差地向顧嘉南解釋說,“你放心,他不是個真和尚,就是個假和尚,在外麵招搖撞騙——”


“趙宏成!”和尚怒了,狠狠瞪著他。


顧嘉南:“……”


行了,不用解釋了,不管那和尚是真和尚還是假和尚,反正——


她是個假道士。


作者有話要說:  趙宏成:你放心,他是個假和尚。


顧嘉南:我很放心,因為我也是個假道士。


第120章


和尚一怒,趙宏成立刻就慫了,他本身就有點怕這個假和尚,也被他明裏暗裏教訓過許多次,但是他又擔心因為這個和尚的緣故,麵前這個風度翩翩的道士不租房子了。


要知道,他的招租啟示貼了許久了,基本上人家都是來看了看房子就走了,至今沒有租出去。


好歹今天來了個有希望了,偏這會兒和尚回來了,也是倒黴。


雖然他害怕和尚,但同時,缺錢又讓他不惜說和尚的壞話來留下眼前這個道士。


顧嘉南卻在觀察著這個假和尚,在她的靈氣感應之下,這和尚無所遁形,明顯是一位六級的修行者。能在這裏碰見修行者還是比較讓她驚異的,而且這屋子不受陰氣侵擾明顯是因為這和尚的緣故,對付鬼怪,這位大約也是專業人士。


他不是九處的人,因為顧嘉南沒有聽說過九處有這種專業人士,如果有的話,當初覃拾村那件事早就派專業的去了,沒必要讓徐望津這種身份的親自出手。


而武盟中人大多集中生活,更不會租住在這種地方,看起來生活十分窘迫的模樣。


所以,這是一個六級的散修,這真的是很少見了。


她在打量和尚,和尚也在看她。


在和尚的眼裏,這個道士堪稱深不可測,修為比自己還強不說,這副道骨仙風的模樣,絕非他以往看到的那些野道士可比。


他心中一動,沉聲說,“你也是為了那顆鬼珠來的?”


顧嘉南疑惑,“鬼珠?”


和尚:“……”


眼見著顧嘉南不知道鬼珠的事,和尚立刻懊惱自己透了底,一個比自己還強的修行者,真要和他搶的話……自己搶不過啊。


顧嘉南見和尚的表情已經轉為警惕,直接問,“你知道小凡晴嗎?”


和尚皺眉,“小凡晴?”他搖搖頭,“沒有聽說過,”他指指一旁的趙宏成,“還不如問他,他在這裏住了七八年了,要找人的話他比較清楚。”


趙宏成卻訕訕的,“我宅男一個,都不愛出門的,連鄰居家什麽情況都不清楚。”


顧嘉南:“……”


她的時間有限,可不想花個幾天時間來完成這個解謎模式,明天還得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兩個鬼修呢,而且本來就想好了靠暴力方式破關,所以她倒是很直截了當,“和尚,你幫我找到小凡晴的娃娃,你那什麽鬼珠我不和你搶,否則我真要動手,你可搶不過我。”


和尚不知道顧嘉南時間緊急,認為她說的是實話,雖然心中不爽,還是點了點頭,“什麽小凡晴的娃娃?”


顧嘉南心想,我要是知道哪還需要你幫忙!


倒是旁邊的趙宏成一臉失落,“道長,你不租房子嗎?”


“與其說租房子,”顧嘉南似笑非笑地說,“不如你給我解釋下一個不出門的宅男,鞋子上怎麽會踩到沾著血跡的泥土?”


趙宏成臉色一變,卻很快掩飾了下去,“道長在說什麽,我不明白。”


和尚皺眉,懷疑地看了趙宏成一眼,走出門去果然在鞋架上找到了那雙鞋,他的鼻子動了動,“很新鮮的血腥味,你今天出去了?”


“就出去散了個步,不知道在哪裏不小心踩到的吧。”趙宏成說。


顧嘉南輕笑一聲,看向和尚,“和尚你是好心,不讓陰氣進入這所房子,卻不知道即便是陰氣環繞,這位趙先生估計也不會出事的。”


“為什麽?”和尚在這裏住了幾個月,自問還挺了解趙宏成的,這家夥膽小怕事宅得不行,時常缺錢好像是在遊戲上大手大腳,又愛打賞女主播,經常窮得捉襟見肘。


顧嘉南用陰瞳看了一眼,趙宏成身上纏繞的鬼氣幾乎已經讓他成了半個厲鬼,然而,他又確確實實是個人,隻能說真的挺厲害的。


說實話,她一進門就發現了,然而趙宏成外表並不可怕而且完全是人類模樣,顧嘉南才不會怕他。


眼見著和尚已經要從口袋裏掏出他那串讓自己感到無比難受的佛珠了,趙宏成連忙後退幾步,“什麽陰氣鬼珠的,我不知道!和尚你——”


“趙先生恐怕是經常接觸死人吧,”顧嘉南平靜地說,“而且是怨氣很大的死人。”


和醫院停屍房或者法醫接觸的死屍不一樣,趙宏成多半是被怨氣浸染才會變成這樣,長年累月下去,即便是他不死,恐怕也會有厲鬼的弱點,掌握些許厲鬼的力量,簡而言之,會變成半人半鬼的怪物。


和尚掏出了他那串被摩挲地很光滑的舊佛珠,趙宏成恐懼地往後退了好幾步,他本來就膽子不大,立刻慫了,“我說我說,沒錯,我經常接觸屍體,但是我從來沒殺過人的,和尚你剛正不阿,但我真不是惡人啊!”


“那你從哪裏接觸的死屍!”和尚感覺自己被騙了,在這裏住了幾個月,他知道這棟房子不正常,因為趙宏成膽小怕事完全是個宅男,他好心之下才保住這套房子不讓陰氣入侵。


“我就是個清道夫,”趙宏成弱弱地說,“隻是有人通知我,我就……我就幫他們處理屍體而已。但是說實話,靈氣複蘇之後,我的生意就差了許多,好多修行者根本就不需要什麽清道夫了,他們讓屍體徹底消失的手段比較多……”他著急地說,“和尚你信我,我從來沒有殺過人的,也不敢殺人……”


顧嘉南冷笑,“助紂為虐,靈氣複蘇之後還敢做這一行,你膽子真大!要知道靈氣匯聚之下,和以前不同,趙先生你早就已經怨氣纏身,過不了多少時間,你就要變成半人半鬼的怪物了。”


趙宏成一聽嚇了一跳,“真、真的?”


這家夥不值得同情,顧嘉南知道他的嘴裏之前可沒幾句真話,“我再問你一次,你知道小凡晴嗎?”


趙宏成不回答,反倒是抓住顧嘉南說,“道長,你既然這麽清楚我的情況,一定能幫我的對嗎?”


“所以,你知道小凡晴。”顧嘉南用的是肯定句。


趙宏成忙不迭點頭,“我知道我知道,她原本就住在我樓上,和她媽一塊兒。她們母女好像欠了很多錢一直被人追債,然後有一天她媽被人殺了,死得很慘,屍體……屍體還是我處理的。”


怪不得他之前不說,因為要說的話就要暴露他清道夫的身份。


顧嘉南非常直接地對和尚說,“我要去樓上看看,和尚,一塊兒去嗎?”


和尚看著風度翩翩的俊美道士,終於還是點了點頭。


顧嘉南不著痕跡地鬆了口氣,讓她一個人去,還是有點慫的,有個人陪著就好多了。


“道長,我這個情況——”


顧嘉南微笑,“很抱歉,即便是我也沒辦法解決你的情況,如果你以後不再接觸那些有怨氣的屍體,或許時間久了你身上的怨氣會散去一些,至少不會變成半人半鬼的怪物。”


丟下失魂落魄的趙宏成,顧嘉南和和尚一塊兒走樓梯去樓上。


“我叫李臨斌,在靈氣複蘇之前,確實是個混日子的假和尚,專門給那些辦喪事的人家做法事。”和尚忽然開口說,“趙宏成說我招搖撞騙,以前的我確實是這樣子的。”


但是後來,靈氣複蘇,一切都變了,“直到靈氣複蘇,在一場喪事上,我幾個兄弟全被一個厲鬼給殺了。”他的聲音冷下來,“即便是那些修行者,看到的也是靈氣複蘇之後帶來的力量,像是那種橫行的厲鬼,那些修行者不過也隻是來看看說一聲無能為力就散了。”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