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06節


好不容易在懇求之下對方願意再寬限一段時間,顧湘的臉色陰鬱下來,她也不知道這短短的時間裏怎麽會變成這樣!


原本她家即便算不上大富大貴,好歹吃喝不愁,哪怕她做全職太太,沈民濤的收入也可以養家了。


然而就在前一段時間,沈民濤莫名其妙染上賭癮,在手機上賭博一下子輸掉了好幾百萬!要債的人相當惹不起,說如果他們不盡快還債的話就捅到沈民濤的單位去,這樣的話沈民濤的工作肯定會丟了不說,錢還是要還……


迫不得已賣掉了房子,向老家的哥哥和父母借了少許,結果還是不夠,她忽然想起了自己那個已經是修行者的侄女。


聽說修行者都很容易賺錢,她沒有直接打電話給顧嘉南,到底還是心中有些恐懼,而是撥了程景歡的電話,卻沒想到程景歡已經換了號碼,她打過去是空號,又去以前程景歡和顧嘉南的住處跑了一趟,果然她倆已經不住在這裏。


最後,要債的催得太緊了,顧湘隻好去顧嘉南的學校,沒想到還是找不到人。


“這下可怎麽辦!”顧湘急得團團轉,居然跑到程景歡的學校去了,這才聽說她也不在學校,而是去醫院實習了,程景歡的舍友不知道顧湘與顧嘉南的關係不好,甚至好心地給了程景歡新家的地址。


顧湘看著麵前華麗漂亮的別墅,嫉妒和貪婪在不時啃噬著她的心。


“明明我才是她的親姑姑!”她四處轉了轉,“隻要將顧嘉南的監護權要回來,就有錢了!別說是幾百萬的賭債了,再多的錢都有了。”


然而,想是一回事,她連顧嘉南的人都見不到,在別墅外蹲了幾天,程景歡也完全不見蹤影。


“得快些了,過了年顧嘉南就滿十八周歲了……”滿了十八周歲,就不再需要監護人了。


顧湘心中轉著各種念頭,然而人都見不到,她也是束手無策。


這時,之前打電話給她的討債者正拿著一把刀,洶湧的火光從刀上湧出來,他練了一會兒,將刀扔到了一旁,“畢竟不是靈器,再好的合金武器又算得了什麽。”


“匡哥,看來我們是失算了,那個顧嘉南估計壓根兒不把這個姑姑當回事。”


叫“匡哥”的男人嗤笑一聲,“之前這女人愚蠢地那麽對待自家侄女,還指望顧嘉南能以德報怨嗎?”


“那怎麽辦,我們不是白忙活了嗎?”


“不著急,再看看。”


“就怕萬一給九處他們發現了……”


一旁一個黃毛小年輕跳下來,“怕什麽,要是被發現了就將顧湘他們一家做掉,我們逃去其他地方就行了,有匡哥在,有什麽好怕的。”


“顧湘一家還是先留著,以後說不定還有用。”匡哥擦了擦手,“現在老大他們都被九處抓了去,我們又沒有趁手的靈器,還是低調一些好。”他從口袋裏掏出一張照片來,如果顧嘉南在這裏,就會認出照片上那個依偎在匡哥旁邊的女人,正是之前在北通她和顧淵北、宗琰他們一塊兒抓捕的年輕女子,當時顧嘉南因為支線鬼的任務得到了一張紙條,破獲了一個結合宗教和傳銷的組織線索,抓到了幾個頭目修行者,其中就有這個嬌小秀美的女人。


當時幾個頭目被抓,這個組織幾乎被連根拔起,卻還有一些餘孽在逃,想不到他們居然並沒有離開北通,反而團結在了唯一一個逃過一劫的頭目周圍,暗藏在城市裏,九處的調查人員,暫時沒有發現他們。


顧嘉南完全不知道北通那邊的情況,她升到八級的第三天,玉夕就來通知她交流會即將開始,顧嘉南跑去叫了顧淵北、宗琰和楊爍辰,九處的陸心翠和武盟的帶隊人打了個招呼,四人就跟著武盟的隊伍一起,準備飛機前往日本。


……自從進入了高三,顧嘉南就基本上沒有待在學校,想想居然有點心虛。


“你們要來日本?”手機上西森智子發過來一個可愛的開心表情,“剛好,我也有件事想找你們幫忙。”


“沒問題。”顧嘉南笑嗬嗬地回複。


當初在超凡大賽上認識的西森兄妹現在隻剩下西森智子,西森健太已經永遠留在了美國的落基山脈,這段時間以來,西森智子還是偶爾會和顧嘉南聯絡。


這次去日本,剛好可以和她聚一聚了呢,顧嘉南想著。


第114章


飛機降落之後,就有專人來接,顧嘉南四人跟著武盟的玉夕、張承繼他們一塊兒上了大巴,一路從機場到了酒店。


“這家酒店應該是被包下來了,現在住在這裏的都是修行者。”玉夕轉過頭來對顧嘉南說。


走進酒店,顧嘉南有點不習慣這裏的工作人員連頭都不抬全程彎腰的恭敬服務,不過看看四周好像酒店的其他人都挺習慣的,她還看到一個穿著和服的中年男人正在教訓一個彎著腰不敢抬的酒店服務員。


玉夕說得沒錯,這裏的客人應該全部都是修行者,靈氣感應之下,沒有看到一個普通人客人。


而這些修行者裏神色傲慢的不在少數,顧嘉南在國內感覺還不太深,或許是因為華國實行的修行班是放在普通的學校裏麵的,並沒有將修行者單獨放在一塊兒,國內修行者在麵對普通人的時候,即便是有些優越感,也很有限,國家並不宣傳修行者高人一等,反倒更多地將修行者說成保護者。


但是國外不太一樣。


那時候去美國參加超凡大賽,顧嘉南就感覺到了某些國家的選手在麵對營地裏那些普通人時,態度明顯高高在上,在這家客人都是修行者的酒店裏,她又一次感覺到了這種氛圍。


當然,也許是因為日本原本就是個服務時過於謙恭的國家,再加上修行者的優越感,就加劇了這種情況。


武盟這次來的人不少,整整一車,顧嘉南大概數了數都有四十幾個,這還隻是第一批,往後還有人要自己過來,因為人數眾多,一進大廳就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這種修行者之間的交流會看來真的是規模很大的盛事了,顧嘉南就從沒在靈地碎片外見過這麽多的修行者!


單單在這酒店大堂見到的,就有上百位了,虧得這個酒店極大,否則還裝不下這麽多的人。


顧嘉南拿到了房卡,照例和宗琰住一間,拒絕了有些失望的玉夕。


武盟裏和玉夕玩得比較好的張承繼他們都是男生,玉夕隻能去和陸冰凝一起住了。


進了房間行李還沒收拾好,西森智子就到了,她穿著一身淡雅米黃印百合花的和服,挽著秀發,看上去比實際的年齡要成熟一些,瞧著愈加沉靜美麗了。


隻是憑借她的資質,才剛到五級而已,不像是顧嘉南的實力已經暴漲到恐怖的八級,宗琰也已經初入七級,當初因為傳承之地的緣故,宗琰和楊爍辰都一躍到了六級,在靈地碎片裏修行了那麽久,蘇紅娰和圖戚原本的水平就很高,所以他們突破起境界來本身就沒有難度,累積之下順利突破七級。


不像是魏薇薇他們,即便是資質不錯,累積也足夠了,就因為那一層壁界,遲遲不能突破。


至於顧嘉南那是一個特例,她壓根兒不存在突破的障礙,直接熟練度刷滿就能自然升級。


西森智子一見到顧嘉南,就擁抱了她一下,抱得很緊,好一會兒才放開。


宗琰在一旁,分明看到西森智子紅了眼眶,但她鬆開顧嘉南之後,就已經恢複了正常。


西森智子放開顧嘉南之後,又去擁抱了一下宗琰,笑著說,“你們來了日本,肯定要讓我盡一下地主之誼了,晚上沒事兒的話我請你們吃飯?顧淵北他們也來了吧,一起叫上。”


美國那事兒過去沒多久,之前結下來的情誼是那種並肩作戰後的親密,顧嘉南也沒和她客氣,叫上了顧淵北和楊爍辰,果然讓西森智子請了一頓。


即便是西森家已經算是沒落了,但好歹以前也是大財團,論錢西森智子手上並不少,隻是要修行的話,許多資源不是你花錢就可以買到的。


和華國的情況不一樣,日本國內修行資源基本就集中在幾家手中。


生怕顧嘉南他們吃不慣,西森智子帶他們去了一家檔次較高的自助,大家也各自聊了聊這段日子以來的經曆,打聽了一下日本有沒有什麽修行者能夠解決顧淵北的情況。


“這個我倒是沒有聽說過,似乎我們國內也沒什麽這方麵聞名的修行者。”西森智子說。


顧嘉南點點頭,看來還是要去找印度的大和尚,既然如此,也就不再問這個問題了。


一頓飯都要吃完了,西森智子卻沒說起之前找顧嘉南幫忙的事。


“你不是有事要我幫忙嗎?”顧嘉南本來就是很直接的性格,索性問了出來。


西森智子露出一個清淡的笑容,“放心吧,已經解決了。你是來參加交流會的,就好好玩一玩吧。”


顧嘉南鬆了口氣,“那就好,有什麽事盡管和我說,我現在已經是八級修行者啦!”她很有些得意洋洋。


西森智子露出笑容來,“知道啦!需要幫助的時候一定會來拜托你!”


吃完飯互相道別,顧嘉南四人回了酒店,西森智子獨自站在街邊,怔忪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離開。


宗琰回頭看了看,還沒說話,顧淵北就開口,“她在說謊。”


“什麽?”顧嘉南朝他看去。


“西森智子一定有事,但並不想告訴我們。”顧淵北說,“就算她極力掩飾,在你問她需不需要幫忙的時候,她的眼神明顯有了變化,隨即又沉寂下去,說事情已經解決,我懷疑她的麻煩根本沒有解決,而是更麻煩了。”


楊爍辰漫不經心地說,“你也發現了?我是看到顧嘉南問起的時候,她的手控製不住揪了一下衣服,那一下揪得有點緊,可不像是沒事的樣子。”


“而且,她的右手應該有傷。”顧淵北繼續說,“西森智子並不是左撇子,但是今天晚上,她一直在避免使用右手,為了掩飾這一點,她今晚吃得很少,幾乎沒怎麽動手。”


想不到他們兩人都察覺到了,宗琰索性說,“她的問題肯定沒有解決,甚至我敢肯定十分嚴重,所以她臨時改變主意,並不想拖累我們。”


從剛見麵她差點忍不住哭,宗琰才知道事情絕對沒那麽簡單。


顧嘉南:“……”


為什麽隻有她什麽都沒看出來!


說句實話,西森智子的掩飾其實還是很到位的,然而麵前的四個人裏三個都不能用常理論之,宗琰和楊爍辰融和了蘇紅娰和圖戚的記憶,在察言觀色方麵自然非比尋常,不是普通十來歲的年輕人可以比的。而顧淵北是本就擅長觀察,西森智子的些微異樣沒能躲過他的眼睛。


隻有顧嘉南沒有察覺到她有什麽不對,不是她心大,而是西森智子的演技已經足夠騙過顧嘉南,以及絕大部分人了。


“不行,我得問問她到底怎麽了。”顧嘉南有些不放心。


宗琰皺著眉,“你問了她肯定也是不會說的。”她覺得西森智子的精神狀態有些不對勁,那種沉靜像是帶著死意,如果事情真的非常危險,她又不想拖累朋友,大約她已經決定自己一個人麵對,即便後果嚴重,甚至是付出生命。


顧嘉南有些頭痛,“這可怎麽辦啊!”


現在西森智子已經走了,他們連她住在哪裏都不知道。


顧淵北建議說,“這次交流會也有很多日本人,可以問問張承繼他們有沒有認識的日本這邊的修行者,想辦法打聽一下日本修行界最近有沒有發生什麽比較大的事。”


既然已經到了不想拖累他們的地步,而且在明知道顧嘉南已經八級,他們三人七級的情況下,還覺得告訴他們會有危險,說明事情一定不小。


“以我們的實力還讓她因為恐懼而改變主意不告訴我們,很可能事情牽涉到九級修行者。”楊爍辰緩緩說。


否則,她不至於這樣絕口不提。


顧嘉南點點頭,“也隻能這樣了。”


雖然也有可能西森智子遇到的事是秘密,其他修行者並不知道,但打聽一下,總歸是一個辦法。


牽扯到九級修行者的話……已經不能用事情不小來形容了,而是很大。


要知道,華國的九級修行者都不超過雙十,日本就更少了,明麵上的九級一共隻有四個,但暗地裏還有沒有誰也不知道。


在日本,隻要有關九級,絕對是天大的事了。


他們回酒店的時候已經很晚,盡管著急,顧嘉南他們還是等了一晚上,第二天才去找了張承繼和玉夕他們,果然他們還是認識幾個日本的修行者的,據說還是在上一屆交流會的時候相識的,從那之後就一直沒斷了聯係。


約了人之後,當天上午見了麵,就打聽起了日本修行界最近的情況。


“大事嗎?還真的有一件。”這個日本的修行者中文說得不太好,比起西森智子來差遠了,不過武盟這邊晏清平會日語,交流起來倒是沒什麽問題。


“什麽大事?”


“就在昨天,據說今井家的今井悠人被人刺殺了,嘖嘖,要知道,今井家可是有一位九級修行者的,這位今井悠人才十八歲,已經是七級修行者了,是今井家年輕一輩的第一人,被當做繼承人來培養的。結果直接被殺死了,”這個日本修行者眨眨眼睛,“這不是最讓人驚異的,要知道,今井悠人被殺死的時候,今井家的那位今井先生可是在家的,而那位刺殺者硬生生從九級修行者的手下逃生了。”


顧嘉南四人交換了一個眼神,他們是不知道什麽今井家,但是這件大事確實牽扯到了九級。


難道這個刺殺案和西森智子有什麽關係嗎?


顧淵北忽然湊近了顧嘉南,在她的耳邊輕輕說,“西森秀一。”


這個靈聯保證人中野良平的弟子,八級巔峰的陣修,正是西森智子的叔父。


要說在九級修行者的手下逃生,除非刺殺者也是九級,要不然是很難的。


而陣修,這方麵要比普通的修行者強很多。


不得不說,顧淵北的猜測很有道理,也是最有可能的。


顧嘉南沒有在意顧淵北拂在她耳邊的呼吸,隻是想著西森智子。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