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向師祖獻上鹹魚

第64節


“嘶——”她吸了一口氣,抓緊司馬焦的肩膀,耳邊聽到司馬焦微微的喘息和笑聲。


“我是想起來了,和我想看水獺有什麽關係?”


廖停雁:“……”捏他屁股!


……


之後廖停雁再追問他想起來多少了,司馬焦隻說:“該想起來的都想起來了。”


廖停雁就沒再問這個,隻是像影子一樣跟著他,司馬焦去哪裏,她就去哪裏。司馬焦偶爾會故意一個人出去,然後就悠哉地看著她匆匆出來找。


廖停雁:“祖宗!別離我太遠!”


她每回看著司馬焦那一臉“真拿你這個粘人小妖精沒辦法”的神情,就燥的感覺像是來了大姨媽,忍不住朝他大聲逼逼:“祖宗!你有點自覺好嘛!”


司馬焦意外地很喜歡看她變成暴躁鹹魚的模樣,看夠了才問:“什麽自覺?”


廖停雁簡直給他氣到飛起,板著臉快步走過去,她剛準備開口說話,司馬焦上手一把將她抱起來,抱著大腿抬起來那種,廖停雁差點給他抱得一個倒栽下去。她往前趴在司馬焦身上,被他抱著往那仍積著厚厚一層雪的石階走去。


隻暴躁三秒就恢複了原樣的廖停雁摟著他的肩,“你就一點都不怕嗎。”


還是之前那條路,司馬焦抱著她往上走,步子不快不慢:“有什麽好怕。”


廖停雁沉默了很久,仿佛自言自語一般說:“最開始,你在庚辰仙府被困,後來你能脫困,恐怕付出了不小的代價,那時候我還不懂,可是後來就想明白了。”


“我們那次逃離庚辰仙府,你差點死了,吃下的那一枚丹丸效果太好了,現在想想那樣徹底治愈你的損傷,恐怕是有代價的,那個代價是什麽?”


“之後,你幾乎殺盡了師氏一族還有庚辰仙府那麽多頂尖的修士,要殺他們,你又犧牲了什麽?你的靈火是不是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失控的?在魔域幾年,都說你嗜殺,時常無緣無故將人燒成灰燼,是因為你當時已經無法控製了是不是?”


他這個人,就是痛得要死了,傷得快死了,也不想讓人看出來一點點,總要擺出勝券在握的樣子。


“你跟我說過的,你說天要亡司馬一族,你就是最後一個,所以你一定會死。”


他掙紮過,最後選擇將生命給她。自我犧牲的幾乎有些不想他了。


“你本來應該死了,是我、是我強迫把你的神魂拉了回來,你的苦難本來應該在十七年前就停止了……”


如果是那樣,他不會成為現在這個陛下,不會有這樣一個千瘡百孔的國家,不會遇上這些無休無止的天降災難。如果隻是這樣,她可以護著他,可是當他再次走上修仙之路,沒有了靈火和那一身司馬血脈的司馬焦,他還能對抗這一方天地嗎?


她又能在“天譴”之下護得住他嗎?如果護不住他,她怎麽能看著他在這世間苦苦掙紮。


“司馬焦……我很沒用的,就算你千方百計把靈火留給我了,我也比不上你厲害,我怕我護不住你。如果我強行留下你,就是為了讓你再痛苦的死一次,那我為什麽要強求?”所以,隻有這平安喜樂幾十年,不可以嗎?


她越說聲音越低。


司馬焦抱著她往石階上走,突然笑出聲。


廖停雁:“……”你看看這悲情的氣氛,這種時候你可以不要笑場嗎?你尊重一下我心裏的痛苦好嗎?


司馬焦:“你搞錯了一件事。”


廖停雁:“什麽?”


司馬焦:“如果我打定了主意灰飛煙滅,你不可能‘強留’下我的神魂。”


廖停雁一愣後,猛然反應過來,往後一仰,不可置信地盯著司馬焦的臉,“你……”


司馬焦臉上露出她很熟悉的笑,就是十七年前,他在她麵前燃燒起來時臉上那個笑,帶著洞悉一切,帶著早有預料。


可她現在才看明白。


“那是我給你的選擇。如果你寧願承受痛苦也想讓我留下,我就會留下,若是你並沒有那麽愛我,我也願意將神魂為你做一次燈引。”司馬焦很隨意的道:“總歸是給了你的東西,你願意如何,就可以如何。”


“現在也是這樣。”


廖停雁想起當初自己把司馬焦的神魂從靈火中分離的情景,確實比她想象中容易。


她突然恨得有些牙癢癢,低頭一口咬住司馬焦的肩,她第一次這麽用力,口中很快就嚐到了腥味。司馬焦卻連哼也沒哼一聲,甚至還大笑起來。


“你看,你想我留下,想我陪你更久,我都可以做到。而且,我其實並不需要你保護。”


說話間,他已經走到了上次那個山間野亭。


司馬焦側了側頭,撫了一把廖停雁的頭發,“好了,鬆嘴。”


他把廖停雁放在了那棵山桃樹下,扶著樹枝,彎腰親她沾了血的唇。“真凶,我第一次見到你這麽凶。”


廖停雁靠在那棵山桃樹樹幹上,被親的仰起頭,她看見司馬焦漆黑的,仿佛跳躍著火焰的眼睛,還看見他們頭頂這棵樹驟然間如春風吹過,白雪融化,枯枝上綻開無數朵粉色的山桃花。


她聽見了雷聲。抓著司馬焦衣襟的手一緊。


司馬焦握住她的手,抬起頭,紅色的唇往上勾起,“你在這裏看著我渡這一場雷劫。”


他要渡雷劫?為什麽她沒能看出他到了需要渡雷劫的時候?


是有什麽遮掩了她的感知,甚至是遮住了天機?!


廖停雁看他起身後退,險些追過去,卻被司馬焦一手按了回去。


“安靜看著。”


他側身站在那,仰頭望天。廖停雁眼前一個恍惚,好像看到了當初在三聖山,站在高塔外麵對著一群庚辰仙府修士的那個師祖。


廖停雁的瞳孔忽然縮緊,因為司馬焦的手中出現了一團火。不是他以前的紅色,而是無色的,隻有邊緣能看出一點藍,這火很小,但它一出現,周圍的溫度瞬間就升高了,這一片山林以這一處坍塌野亭為中心,積雪飛快融化,就仿佛快進的動作,地麵上長出絨絨青草,周圍的樹木也開始青翠。


這是……靈火?為什麽他還有靈火,又為什麽是這個顏色?


廖停雁滿腹的疑問,司馬焦望向她,說:“這是你為我點燃的火。”


這是當初師氏一族用奉山一族血肉培育出的一朵新生靈火,也是被他融合後,導致他當初身體迅速崩潰的東西。不過現在,它經過靈火融合,又有最後一個司馬氏的血肉煉化,如今被廖停雁身上那一簇靈火引燃,已經變成一朵全新的,可以不斷生長的靈火。


——這是他當初所設想的,最好的結果。他賭贏了。


雷一聲聲墜落,又一次次不甘散去。司馬焦手中的靈火重回身體,他剛才靈氣充盈的身體,融合進了那靈火之後,再次變得氣息純粹,仿若凡人,廖停雁也看不出異樣。


他一拂袖,拂去身上塵埃,走到廖停雁身前,伸出手給她,“走吧,回去了。”


廖停雁茫然地看著他。


司馬焦搖了搖花枝,抖落了她一身。


廖停雁回神,問他:“你是不是還能陪我很久?”


司馬焦:“你想要多久就有多久。”


廖停雁:“那,我也不用害怕?”


司馬焦:“我早就告訴過你不用怕。”


廖停雁:“所以你就什麽都不解釋,故意看我為了你急的團團轉?”


司馬焦:“……沒有。”


廖停雁明白了,“多說無益,狗賊受死!看招!”


她一躍而起,司馬焦側身躲過,拉住她的手腕放在唇邊一吻,“為什麽又生氣。”


廖停雁毫不猶豫一把薅住他的頭發,“我今天就要告訴你,什麽事都瞞著老婆,總有一天是會遭受家庭暴力的!你真以為我不會打人是嗎?!啊!”


不趁著他現在還沒恢複巔峰實力揍他一頓,日後就更揍不到了。


司馬焦:“嘶——”


陛下被按在樹上打,好好一樹山桃花,都給她們搖晃的落光了花。


司馬焦給她沒頭沒腦按在樹上,剛想轉身抓住她的手,就聽到她一邊踢他的腿一邊大哭,頓時頭疼地又趴回去了。


算了,讓她踢夠了再說,反正也不太疼。


司馬焦,一個能為了廖停雁去死,卻絕不明白她此刻為何大哭的老狗逼。


第81章


司馬焦這個皇帝, 當的非常有水分,就像他當初當人家師祖, 根本也不像個師祖, 反而像個敵方陣營的大魔頭。鑒於他從前當慈藏道君卻搞垮了庚辰仙府,當魔域魔主又幾乎殺了大半個魔域的魔主和魔將, 廖停雁也不強求他好好當個皇帝了, 反正一切有她……的魔將們看著,絕不會有大事。


南郡的雪災突然被解決, 來年春天的一場瘟疫還沒來得及大規模爆發,剛報給了陛下, 就消弭於無形。魔將不擅長應對瘟疫, 他們隻擅長傳播瘟疫和活屍鬼靈製造慘案, 所以這事是委托給了修仙界一些人士去做的,其中清穀天也出了力。


受魔域邀請前往凡人聚集的國度替普通人驅散瘟疫,眾修仙人士一邊幹活, 一邊都有點上頭。


我們可是修仙正派人士啊!為什麽要和魔域一起拯救世界?!不是,為什麽魔域要拯救世界?他們是修仙的, 還是我們是修仙的?


這個事完滿解決了之後,到處都流傳起陛下得天命庇護的傳言,說他能請仙人下凡相助。


一群從前對司馬焦又懼怕又暗自嫌棄的臣子們不知腦補了些什麽東西, 對待司馬焦越發惶恐,連小殿下兩三年過去沒長個是因為什麽都不敢去問。


宮人之中某個傳言傳的有鼻子有眼,說是小殿下的宮殿曾在風雨交加的夜晚出現巨大的、如蛇一般的影子,幾乎纏住了整個宮殿。


“什麽蛇, 那必然是龍!”


“對對,小殿下乃一國太子,當然有真龍之氣!”


司馬焦並不在乎這些,他和廖停雁並不常待在王宮。廖停雁就算癱著,也更喜歡風景優美,美食眾多的地方,所以她在一個地方住一段時間,總要找個其他地方待一陣,經常是半年或者一年一換,基本上看心情。


這大概就是鹹魚對於旅行的夢想——說走就走,想去哪就去哪,但不管在哪都要癱著。


對於把蛇蛇一個丟在王宮的行為,廖停雁起先還有些過意不去,司馬焦卻說:“讓他待在那,當一段時間皇帝對他日後更好,當個十幾年皇帝就能說話。”


人間王朝的氣運,和修仙界的氣運,自有不同之處。司馬焦一個大佬,用一己之力和不同的針對性方法,把道侶和跟班都喂的嗖嗖升級。


司馬焦這個可怕的男人,恐怖如斯!


不知道什麽時候想起來自己其實沒有鵝子的陛下,仍是把大黑蛇當做鵝子養著,廖停雁之前想看的,他想起一切後自打臉的情況沒有出現。


她略有點失望,小陛下一旦變回了老狗逼師祖,就越發能裝模作樣了,她根本看不出來他有沒有惱羞成怒,連神交也感知不到,能感知到的,都是些她不好意思說出口的東西。


司馬焦近來脾氣好了許多,沒有從前師祖那種時時刻刻隱忍爆發的戾氣,廖停雁覺得這和他的睡眠質量提升有很大的關係,可見睡眠充足對於保持心情愉悅有多麽的重要,連狂躁症都能緩解治愈。


他們近來到了先前從未踏足過的地方,修仙區域比較邊緣的西區,這裏有幾千座大山連綿,有終年不散的雲霧和濕潤的雨氣,還有無邊林海和數不清的本地美食。這裏靈氣不濃,比魔域還要差一點,不過有些特色的修仙族群,他們修的不是正統的五行術法,而是靈巫術。


廖停雁是為了當地特產美食烤菇子去的,可是到了地方吃了頓菇子之後就有點身體不適,全身發燙。她躺在床上懷疑人生,覺得自己是不是蘑菇中毒,可她都是大佬了,還會因為小小的蘑菇中毒嗎?這一點都不修仙!


然後睡了一覺起來,發現自己身下多了個蛋。


廖停雁茫然看著自己手裏的東西:“……”蛋?


等一下,這個蛋,這個有花紋的紅色的蛋是什麽?司馬焦趁我睡覺時候塞過來逗我玩的?


司馬焦剛好走進來,廖停雁將手裏溫熱的蛋舉起來朝他示意,“你的蛋,拿走。”


司馬焦捏著那蛋看了兩眼,坐在床邊拋了拋,“你跟我生的?”


廖停雁:“嗬,我們兩個人類,怎麽生個蛋出來。”醒醒,你根本不是蛇妖設定了!生不出蛋的!

向師祖獻上鹹魚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向師祖獻上鹹魚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向師祖獻上鹹魚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女主都和男二HE穿越到四十年後愛人變成了老頭怎麽辦(穿書)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壯威武
  作者:扶華所寫的向師祖獻上鹹魚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向師祖獻上鹹魚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