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98節


聽到夏菱離開了酒吧, 薛煦如墜冰窖,整顆心沉入穀底, 他想都沒想, 也衝出了屋外,跑進大雨裏。


“小花!”


薛煦喊破了喉嚨, 眼睛急切的在雨中四處尋找,希冀那抹熟悉的倩影下一秒就會出現在眼前。


這麽惡劣的天氣, 她又是一個人, 什麽都不會懂,情況糟糕到極點。


薛煦極度恐慌, 完全不敢去想她會遭到什麽不測, 心裏拚命祈禱她平安無事, 不斷放聲大喊她的名字。


小花……小花……小花……


薛煦冒雨沿街尋找, 挨個問附近的店鋪商家,有沒有見過穿粉色棉襖的長發女孩。


幸運的是有一個老板娘見到過,給他指路:“我看到她好像追著一個男人, 拐進了對麵那條小巷……”


“太謝謝了!”


薛煦感激不盡,轉身要走,被老板娘叫住:“小夥子,我看你還是報警吧, 雨下這麽大, 到時候人沒找到,你就先倒下了。”


別怪她會這麽說。


主要是少年的樣子太難看,全身濕透, 這麽冷的天,雨水寒氣很重,他的嘴唇都凍得發紫了,再這樣下去,鐵打的身體都熬不住啊,何況這大晚上的,黑燈瞎火,找到一個人的幾率實在太渺茫了。


薛煦什麽都沒說,直接衝進了雨裏,清瘦的背影在漫天的雨幕中若隱若現,堅定決絕。


薛煦跑進了那條小巷,一片漆黑,連路燈都沒有,他找了很久很久,不斷喊夏菱的名字,聲音都喊啞了,可至今沒看到一個人影。


空蕩蕩的巷口。


仿佛世界隻有他一人。


薛煦氣喘籲籲,冰冷的雨水拍在身上,渾身冷得徹骨,他似無所覺,想到以前看過的那些新聞就心急如焚。


萬一夏菱被壞人綁走了,後果不堪設想。


他必須要找到她!


必須!


薛煦拖著精疲力盡的身體,又加快了速度,喊得更大聲了。


“小花!!!”


由於跑太急了,他被石頭絆了一下,狠狠摔了一跤,膝蓋劇痛,他低罵一聲,深深痛恨著自己,氣急攻心,喉中湧起血腥味,他竭力壓下去,雙手迅速撐地,正要爬起來。


“……薛煦?”


身後突然有人叫他,聲音微弱,軟軟糯糯的語調。


薛煦渾身一震,懷疑自己幻聽了,竟不敢回頭看。


“薛煦!”她叫得更大聲了,腳步聲逐漸清晰。


像是慢動作回放一般,薛煦緩緩回頭,真的看到了夏菱。


女孩全身上下灰撲撲的,樣子比他好不到哪裏去,淩亂的長發,髒兮兮的臉蛋,發紫的唇,她像是在地上滾了一圈,棉襖沾滿了汙泥,狼狽不堪,隻有那雙眼睛依舊澄淨透亮,水晶般熠熠生輝。


夏菱看清前邊趴在地上的人真的是薛煦,激動的朝他跑過去。


她在巷子裏迷路好久了,不久前,她追著小偷跑到這裏,小偷明顯對環境很熟悉,七拐八拐的就把她給甩了。


夏菱灰心喪氣,原路返回,發現不認得路了,這裏又黑又冷,她急著轉來轉去,不知道往哪走,心生絕望之際,她聽到了薛煦的聲音,仿佛黑暗中的一絲光線,她欣喜若狂,立刻順著聲音找過去。


然後,就看到趴在地上的薛煦……


比她還慘的樣子。


薛煦已經從地上爬起來了,幽暗的眼眸一直看著她,一眨不眨的看著。


他的臉色白得像鬼,水珠不斷順著下頜滑落,看上去有幾分恐怖。


夏菱打了個哆嗦,以為他還在生氣,結結巴巴的解釋:“錢,沒了,沒,沒追到……”


她抿著嘴,做好了再次挨罵的準備。


少年卻猛地伸出手,顫抖的手指,狠狠抱住她,像抱著失而複得的珍寶,用幾乎把她融入骨血的力度。


“你去哪了?”他咬牙,雙目通紅,聲音從喉中擠出來,嘶啞至極。


“不是要你乖乖待在原地別動麽!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夏菱愣愣,感覺到脖頸處有滾燙的液體滑過。


他緊緊貼著她,竟然哭了。


形容不出來是什麽感覺,夏菱不知所措,笨拙的拍他的背,無意識張口:“對不起……”


他明明沒有教過她這個詞,她卻脫口而出,而且還知道是什麽意思。


真奇怪。


薛煦背著夏菱回家。


小姑娘趴在他背上,對被偷走的幾百錢仍舊念念不忘,心情低落,不停的在薛煦耳旁念叨,錢沒了,沒了,沒了qaq……


薛煦心想,真是死性不改,什麽都不記得了還是個財迷。


“沒了就沒了吧,還好你沒丟,就當買個教訓,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亂跑。”薛煦沒好氣道。


“可沒錢,你都不理我……”夏菱委屈的吸鼻子,“你隻和她們玩……”


“……所以你才去賺錢?傻不傻啊。”


薛煦心裏不是滋味,有些感動,又有些自責,他確實因為忙於工作,而忽略了她許多。


他緊了緊托住她的雙手,輕聲保證:“放心吧,再也不會了。”


“以後,我所有的時間都是屬於你的。”


再也不會讓她離開他的視線。


夏菱不說話,摟著他的脖子,臉貼在他瘦削的背上,漫不經心的望著夜空。


雨不知何時停了。


星星特別亮。


薛煦終止了陪聊業務,專心調酒,閑的時候就陪夏菱玩,教她說更多的話,把所有時間都空給她,孫叔雖頗有微詞,但也知道夏菱在他心中的重要性,沒再強迫他。


夏菱見薛煦身邊的鶯鶯燕燕沒了,心情也變好了,翻開本子,把之前寫的他的名字展給他看。


薛煦一行行掃過去,內心受到了極大觸動,一麵紙上全是他的名字,字跡從歪歪扭扭,變得工整端正。


可想而知下了多少苦功夫。


“怎麽樣?”夏菱期待的看著他。


“真好看。”薛煦笑了,眼角微澀,毫不吝嗇的誇獎:“我們小花最厲害了。”


夏菱聞言,彎彎了眼睛,笑得很開心。


現在是深夜,酒吧很熱鬧,座無虛席,人們跳舞搖擺,喝酒尋歡,天氣這麽冷,可有些女孩穿得還是很讓人臉紅。


夏菱看到吧台對麵有一對男女緊緊抱在一起,嘴巴貼著嘴巴,不知道在幹什麽,她幾乎每天都能看到這樣的畫麵,今天實在憋不住好奇心,指著他們問薛煦:“他們在幹什麽?”


她記得薛煦也曾對她做過同樣的事。


薛煦望過去,尷尬的咳了一聲,“接吻。”


見夏菱還是不懂,他吞吐道:“就是對喜歡的人的一種表達方式,嗯……你以後就會明白的,不要想太多。”


喜歡的人?


夏菱似懂非懂,看了看那對情侶,又看了看薛煦,突然踮起腳尖,有樣學樣的在他嘴巴上親了一下,笑著說:“我最喜歡你了!”


她現在已經能夠比較流利的說話了。


甘甜的牛奶香氣在鼻間轉瞬即逝,薛煦還沒來得及感受一下就沒了。


他怔了怔,看著笑容明媚,一點都不知羞的女孩,嗓音有些幹啞,“還不夠,怎麽辦?”


還想要更多,更多。


夏菱於是又親了他一下,這回加大了力氣,“啵”的一聲響。


“這樣夠了吧?”


女孩笑著仰起雪白的臉,黑發披散開來,肌膚細膩,眉目清麗,眼睛幹淨無暇,孩子般纖塵不染。


不夠,一點都不夠。


薛煦看著看著,眼眸沉了些許,喉結鼓動,欲望在心中升騰,忍不住俯下身,吻住了她的唇,輾轉吸吮。


他的動作很輕,生怕嚇著了她一般,極盡溫柔。


他知道這樣做不好,現在的她宛若一張白紙,他的行為無異於禽獸。


可就是忍不住,看她什麽都不懂,天真而美好,他總會有一種很強烈的破壞欲,想親她,抱她,然後……做到她哭,想讓這張白紙染上自己的氣味。


薛煦克製住自己,溫柔的親吻她,覺得自己有點心理變態。


夏菱不會接吻,呆呆的,閉著嘴巴一動不會動,無措的看著薛煦,僵著身子不知如何是好。


“別緊張。”薛煦察覺到她身體的僵硬,輕笑在她耳邊低語:“照著我說的做,一步一步慢慢來。”


“哦……”夏菱迷糊點頭。


薛煦再次吻住她,邊親邊指導——


“首先,把舌頭伸出來。”


“對,沒錯,就這樣……”


“放輕鬆,用鼻子呼吸。”


“慢慢舔……”


薛煦聲音沙啞的引誘著,宛若惡魔的低語。


夏菱的臉頰慢慢染上誘人的粉紅色,嘴唇櫻紅濕潤,慢慢習慣了親吻的感覺,還主動用舌頭舔他的唇皮。


癢癢的,麻麻的,勾人得緊。


薛煦再也按捺不住,喘息深重,緊緊擁著她,加重了親她的力度,強勢的撬開她的齒,與她共舞纏綿。


疾風驟雨,令人窒息的吻。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