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96節


薛煦很無語,什麽時候調酒師變成牛郎了?


可這樣的女人很多。


今天也不例外。


薛煦看到一個穿著大貂的女人走過來,笑吟吟的看著他,“一杯藍焰,謝謝。”


老顧客,還是一個有孽緣的老顧客。


葉晴晴。


“稍等。”薛煦淡淡點頭,熟練的拿起了一瓶朗姆酒。


葉晴晴幾乎著迷的看著他,白皙修長的手,繁複卻流暢的動作,少年神色寧靜,容顏傾城,年紀雖小,卻已經有了誘惑女人的本錢。


自從上禮拜天在酒吧裏看到薛煦,知道他在這裏當調酒師後,她每天下班後都會來找他調酒,順便調情。


那晚和他分別後,她沒死心,還去過那家餐廳吃飯,但他的同事說他已經辭職了。


她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他了,心裏失落了好久,沒想到偶然和朋友來酒吧喝酒,就又碰見了他。


這不是緣分是什麽?


如果能睡一次,此生無憾了。


葉晴晴托腮看著他,笑容別有深意,忽然感覺到左側傳來一股強烈的殺意,不禁望過去,一個女孩正虎視眈眈的瞪著她,柳眉倒豎,齜牙咧嘴,“嗷!”


嗷?


嗷是什麽意思?


葉晴晴打量女孩,粉棉襖,瓜子臉,五官柔美,粉雕玉琢,挺漂亮的一個小姑娘。


她是誰?也是客人?


葉晴晴蹙眉,下一秒就否認了這個猜測,因為女孩是坐在吧台裏麵,也就是說,她和薛煦關係匪淺。


“您的藍影。”


不多時,薛煦已經調好了酒,端到她麵前,藍色的櫻桃在酒紅色液體中蕩漾起伏。


“她是誰?”葉晴晴仍盯著女孩,有種不好的預感。


“女朋友。”薛煦答道,偏頭望向夏菱,眼眸溫柔明亮。


女孩聽到這三個字,並沒有反應。


他在心裏輕輕歎氣。


曾經,他說她是妹妹。


她不喜歡。


現在,他說她是女朋友。


她卻聽不懂了。


薛煦看到夏菱杯中的飲料沒動幾口,不由挑眉,“不好喝嗎?”


不應該啊,他是按她的口味調的。


“我給你重做一杯吧。”


他伸手要收走飲料。


夏菱卻搖頭製止,還順勢抱住他伸過來的手臂,耀武揚威的對葉晴晴又“嗷”了一聲。


“你怎麽了?”薛煦不明所以。


葉晴晴卻知道她在示威,在宣示主權。


女朋友啊……


葉晴晴又打量了夏菱一遍,唇邊露出不屑的笑,表情曖昧的問薛煦:“這樣的小女孩,能滿足你嗎?有我們那一晚舒服嗎?”


她故意說惹人誤會的話,觀察夏菱的反應。


毫無反應,小姑娘像是沒聽懂,表情茫茫然,倒是薛煦陰沉了臉,“葉小姐,我和你之間什麽都沒有,請你自重。”


葉晴晴當沒聽見,觀察了夏菱好久,摸著下巴問道:“你女朋友,是不是精神有問題?”


一開始她就覺得女孩身上的違和感很重,行為舉止和年齡不符,像個小孩似的。


薛煦沒回答,夏菱的情況,除非不得已,他不會主動透露給任何人。


他不說話,葉晴晴就當他默認了,興趣更濃,問他:“她是天生的還是得了什麽病啊?”


“你喜歡她哪裏?”


“你該不會是有戀童癖吧?”


葉晴晴一口氣問了好多問題,薛煦懶得搭理,當她不存在。


最後葉晴晴生氣了,“喂,你知不知道調酒師有義務陪客人聊天,哄客人開心,你的業務水平也太差了吧!”


“那你可以去別的酒吧找別的調酒師哄你。”薛煦無動於衷。


“你真的很過分!”


葉晴晴心高氣傲,受不了別人的冷眼,連酒都沒喝一口,起身就走。


這一幕剛好被孫叔看到了,他斥責薛煦:“你怎麽能對客人這麽說話?不管她說什麽,你都應該拿出耐心和溫柔對待她。”


“您之前不是說隻要我調好酒就行了嗎?”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你不可能拿著死工資過一輩子,調酒師的主要收入來源除了底薪,提成,還有客人打賞的小費,如果你把他們哄高興了,大方的客人可能一次性就給你幾百,甚至上千,所以你做事要圓滑點,千萬不要得罪客人。”


孫叔見他表情不是很讚同,便又加了劑猛藥,“你也不想你女朋友一輩子都這副模樣吧,當務之急就是給她找個心理醫生治一治,醫藥費不低,你好好考慮清楚吧。”


孫叔語重心長的拍了拍他的肩,然後走了。


薛煦默然,低頭,夏菱趴在桌上寫字,一筆一劃,晃著兩條小腿,天真而爛漫。


自從離開了醫院,她每天都過得很開心,不識人間疾苦,自由自在,無憂無慮。


所以他很抵觸給她找醫生,想靠自己力量治好她。


但孫叔的話他又不能當耳邊風,薛煦不得不重新定義一下調酒師這個職業,痛定思痛後,決定開展一個新業務——陪聊。


在不影響工作的情況下,他可以陪客人聊天,但要收費,一小時一百,愛聊不聊。


孫叔聽說了後,匪夷所思,怒斥孺子不可教也,但沒有去幹涉,想讓他嚐點苦頭。


薛煦無所謂,對他來說,收費聊天是讓葉晴晴這種客人閉嘴的一種手段,清靜的目的遠大於掙錢。


可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自從這個業務開展後,找薛煦調酒的人竟比以前還多,都是衝聊天來的,大多都是欲求不滿的女人,比如有錢沒地花的貴婦,獨守空閨的怨婦……


當然年輕女孩子也有很多。


孫叔萬萬沒想到,百思不得其解,後來見女孩們都癡迷的看著薛煦的臉後,一下就想通了,他問薛煦:“酒吧裏還缺駐唱,你當初怎麽沒去應聘那個?”


他覺得駐唱更適合薛煦,一定會火,而且掙錢。


薛煦謙虛:“我是一個低調的人。”


萬一被拍了照片發網上,這不明目張膽的叫警察過來抓人嗎?


他又不傻。


薛煦比以前更忙了,但相對的,錢來得快了不少,他也很奇怪為什麽那麽多女的喜歡找他聊天,說是聊天,但他的嘴不甜,不會哄人,一般都是她們問一句他答一句,說的還不一定是真的,而且絕大多數時間,他都是一個傾聽者,聽她們戒酒消愁發牢騷。


他覺得他快成為情感谘詢師了。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夏菱每天都會跟著他上班,王大嬸的兒子失業回家住,她不方便照顧夏菱,而薛煦又不放心把她一個人留在家裏,便幹脆每天都把她帶在身邊。


但夏菱卻高興不起來。


她坐在薛煦旁邊,鼓著腮幫子,不爽的看著他和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有說有笑,心裏很難受,說不出是什麽滋味,她暗暗生悶氣,在本子上亂寫亂畫。


她也想和他講話。


他都不陪她玩了。


夏菱委屈的嘟起嘴。


想到了什麽,她突然把本子翻到前幾頁。


“薛煦”二字躍然紙上。


他的名字。


夏菱想到當初她叫出他的名字,他那麽高興,如果她把他的名字寫會,那他一定會誇獎她!


說幹就幹!


夏菱興衝衝的提筆寫了起來,花了一個多小時,抄寫了將近一頁,終於寫得有點樣子後,她激動的拿起本子,扯了扯薛煦的衣袖,“你看!你看!”


“乖,我還有工作要忙,等下再陪你玩哦。”薛煦對女顧客說抱歉,哄著夏菱。


“可、可是……”


“聽話。”


薛煦拍了拍她的頭,又轉過身去了,夏菱撅起嘴,失落的合上本子,這時,她看到和他說話的女人突然從包裏拿出了幾張紅色的紙,笑著給薛煦,說:“謝謝,和你聊得很愉快。”


夏菱似懂非懂,這樣的一幕她每天都會看到很多次,似乎要有那種紅色的紙才能讓薛煦陪人說話。


這種紅色的紙哪裏有呢?


夏菱的腦中第一次萌生出賺錢的念頭,她四處望了望,徐彩剛好踩著高跟鞋經過,夏菱眼尖的看到她把一遝整齊的錢塞進包裏。


夏菱認識徐彩,她是這兒的主管,年輕漂亮,是一個溫柔的大姐姐。


夏菱眼睛一亮,又扯了扯薛煦的袖子,指著徐彩的方向,說:“我要,去那裏……”


徐彩有那麽多紅色的紙,一定願意分她一張。


薛煦望過去,看到的是掛在牆上的液晶電視,上麵播放著一個跳舞節目。


“你想看電視?”


夏菱不知怎麽回答,就沒作聲,薛煦當她默認了,也是,一直坐在這裏確實會無聊,看個電視也沒什麽。


薛煦想了想,便帶夏菱到電視前的沙發上坐著,叮囑她坐在這兒別動,不準亂跑,不要理陌生人,更別喝他們的飲料。


夏菱乖乖點頭。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