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93節


“別洗了,快去給客人點菜,人手不夠!”經理喊完又風風火火的走了,忙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薛煦擦幹淨手走出後廚,這是一家餐廳,晚上生意總會特別好。


“您好,請問您想點些什麽?”


磁性悅耳的聲音吸引了葉晴晴的注意,她不禁回頭看向後桌,一個少年正在給客人點餐,他年紀看著不大,十七八歲的樣子,眉眼精致得不可思議,穿著純黑棉衣製服,身形清瘦高挑,皮膚在店裏的燈光下顯得冷白。


他垂眼專注的看著客人,手握著筆,唇角彎起淺淺的弧度,禮貌溫和,給人的距離又十分遙遠,帶著淡淡的矜貴。


葉晴晴覺得很神奇,她竟然在一個服務員的身上感覺到了矜貴的氣質,大概還是受到顏值的影響,在其他服務員的襯托下,少年顯得尤為出類拔萃,旁邊有好多女顧客偷偷瞄他。


“你在看什麽呢?”


坐在對麵的曹林不爽的看著葉晴晴,今天他好不容易把女神約出來吃頓飯,可她竟然一直盯著一個服務生看,這讓他情何以堪。


“當然是在看帥哥啊。”葉晴晴笑眯眯道,瀲灩的眼波在薛煦俊俏的臉上流轉開來,“這種絕色,當一個服務生可惜了。”


“一個小白臉而已,能有多大出息。”曹林不屑又嫉妒,突然舉起手,大聲叫住要離開的薛煦:“服務生,點餐!”


薛煦望了他們一眼,走過來道:“請問兩位要點什麽?”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那個,都各來一份。”曹林大爺般的在菜單上亂指一通,趾高氣揚的看著薛煦,一副你看著辦的表情。


“抱歉,您說的太快了,能再報一遍嗎?”薛煦平靜道。


“我剛剛說的這麽大聲你都沒聽見,就這素質還當服務生?”曹林大罵,重重拍桌子,“叫你們領導過來,我要投訴你!”


“曹林,你別鬧了。”葉晴晴蹙眉,感覺到不少目光看過來,心中對這個二世祖無語了極點,她今天是抽風了才會答應和他吃飯。


“我怎麽鬧了,明明就是他耳朵有問題!”曹林唾沫橫飛。


薛煦收起紙筆,知道他是故意來找茬的,表情並無波動,隻淡淡點了頭,“請您稍等,我這就去把我們經理叫過來。”


“哎!我說你這什麽態度,做錯了事都不知道道歉嗎?”曹林被薛煦冷淡的眼神刺激到了,一個小小的服務生而已,給他提鞋都不配!他拿起桌上的冷水朝他的臉潑了過去。


薛煦下意識躲開,還是濺到了半邊臉。


“你……”


薛煦強壓的火氣再也忍耐不住,他從小也是嬌生慣養的主,哪裏受過這種氣,臉色冰寒一片,握緊拳頭上前一步。


“怎麽?難道你還想打我不成?”曹林不怕死的道,表情十分欠揍。


“哎呀哎呀,怎麽搞的?”


經理一來就看到這種情況,不管三七二十一,對著曹林賠笑臉道歉,“這位客人,真是對不起,傅飛他新來的,做事不熟練,請多擔待擔待。”


“我要投訴他!”曹林指著薛煦大聲道。


他剛說完,周圍一片罵聲——


“明明是你先無理取鬧的,還拿水潑人家!”


“就是,嫉妒人家長得比你帥,故意刁難人!”


“我們大夥都看在眼裏呢!”


旁邊的顧客紛紛為薛煦鳴不平。


“你們亂說什麽呢?有種再說一遍!”曹林漲紅了臉。


經理見狀,心裏已經有數了,語氣不再客氣,“客人,我們這裏裝有監控,真相如何查一下便知,如果是你有錯在先,我們將追究你的法律責任。”


“算你們狠!”曹林臉色青紅交錯,從錢包裏掏出一遝錢,甩在薛煦身上,“拿去!不就想要錢嗎?算我賠你的,這些錢夠給你買幾套衣服了!”


紅色的鈔票散開,洋洋灑灑,落得滿地都是,看得人眼睛都直了。


經理擦冷汗,曹林這副飛揚跋扈的樣子,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少爺,看來是塊鐵板,希望薛煦能夠識趣一點,順著台階下。


然而薛煦看都沒看地上的錢一眼,旁若無人的對他道:“經理,我回去工作了,還有客人在等菜呢。”


鴉雀無聲。


葉晴晴美眸微亮,對他刮目相看。


曹林氣得臉都青了,“你看看,你看看他是什麽態度?你們店服務生的架子比老板都大啊。”


“對不起對不起。”經理訕笑,按住薛煦的肩膀道:“人家賠你那麽多錢,道個歉不過分吧?”


“做不到就滾蛋。”


這句話,他是在他耳旁說的。


薛煦沉默了,在眾人的注視下,他彎下腰,細長的手指撿起一百塊,看著曹林,緩緩用鈔票將臉上的水漬擦幹淨,說:“對不起。”


這真是史上最貴的道歉。


所有人心中不禁冒出這個想法。


曹林表情變換不定,被氣走了。


薛煦被經理叫到後廚臭罵一頓。


“收起你那所謂的傲氣,以後再出現這種情況就立馬給我收拾東西走人!”


薛煦默不作聲的聽著,心想還好沒扣工資。


同事等經理走後,才敢和他搭話,嬉皮笑臉道:“別往心裏去,你長那麽帥,最近吸引了不少女顧客,他舍不得把你這棵搖錢樹趕走的。”


“我沒事。”薛煦淡笑,回到了洗碗池邊,還是覺得洗碗最適合他。


下班了,薛煦換衣服時,同事硬塞給他一個飯盒,“今天老楊多做了幾個雞翅,你拿回去吃吧。”


“你不吃嗎?”薛煦奇怪,他記得他一向貪吃。


同事撇嘴,“算了吧,自從來到這裏後,我足足胖了二十斤!二十斤啊兄弟!你知道這是什麽概念嗎?我可不要還沒到中年就發福,你那麽瘦,還是殘害你去吧!”


薛煦本想拒絕,但想到了家裏的夏菱,遲疑了一下,還是接了過來,“謝謝。”


“不客氣。”同事笑容爽朗。


薛煦拿了一個袋子裝好飯盒,摸了摸,還是熱的,笑了笑,走出餐廳,發現有一個女人等在門口,他認出了是剛剛和曹林在一起的女顧客。


薛煦沒多想,禮節性的對她點了一下頭,剛要走人,葉晴晴叫住了他,微笑著邀請:“有時間嗎,一起吃個晚飯怎麽樣?”


“沒時間,謝謝。”薛煦直接拒絕。


“你不是下班了嗎,還會有什麽事?”


“回家給老婆做飯。”


“……”


薛煦無視葉晴晴錯愕的表情,邁開長腿離去。


做飯當然是假的,這麽晚了,早就過了飯點,夏菱一般都是在王大嬸家解決的晚飯,薛煦過意不去,每天都會買菜過去。


回到家,夏菱在玩毛球,五顏六色的線纏在身上,咕嚕咕嚕在床上滾來滾去,像一條毛毛蟲。


薛煦:“……”


作為一隻貓,太沒有尊嚴了。


夏菱還是比較乖的,自從搞亂過一次房間,看到薛煦那麽辛苦的收拾房間後,就沒敢亂動東西了,於是開始折騰起了自己。


她看到他回來了,高興的朝他撲過去。


“我回來了,有沒有想我?”


薛煦笑,張開雙手迎接她。


結果落了個空,小姑娘飛快搶走他手上的塑料袋,使勁嗅了嗅,小臉笑得燦爛無比。


她聞到肉的香味了。


“……”


薛煦默默放下手臂。


做人果然不能自作多情。


和夏菱一起解決掉雞翅後,薛煦教她說話,寫字。


這是每晚必備功課。


夏菱學得也認真,已經能夠用一兩個字表達自己的意思。


“餓”、“魚”、“吃”、“玩”等等是出現在她嘴裏頻率最高的字。


今天薛煦決定教她念他的名字,他在紙上龍飛鳳舞的寫下自己名字,教她念:“薛——煦——”


同時指了指自己,“我,薛煦。”


夏菱皺了皺鼻子,結巴道:“鱈、鱈魚……”


“薛!煦!”


薛煦咬牙糾正,厲害了,這能都想到魚上,太他媽天才了!


“學……虛?”


夏菱有些艱難的發音,拗口生澀。


“不對,薛!煦!一個第一聲,一個最後一聲……”


薛煦對讀音出乎意料的在意,他想聽她叫他名字很久了,但由於太累了,他教著教著就打起了瞌睡,聲音慢慢低了下去,帶著濃重的鼻音。


“削……緒……”


夏菱發音終於準了一次,開心的看向他,發現他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漆黑的睫毛覆蓋下來,眼皮下是濃重的黑眼圈,白皙的俊臉難掩疲憊。


夏菱嘴巴慢慢閉上,安靜了下來,黑眼珠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然後又重新看向那張紙。


輕聲的練著——


“薛、煦……”


一遍又一遍。


第71章


薛煦醒來, 第一眼看到了夏菱的臉,清晨的曙光透過窗戶, 輕輕灑在了她的烏發上, 籠罩著淡淡金光,女孩趴在桌上睡得很香, 小嘴微張,口水直流, 可愛得不行。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