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92節


可能是因為太少人和他聊夏菱,崔杜晨的話匣子一打開就停不下來,他說:“可後來,當她考了那麽好的成績後,她突然要退學,好像還是她爸逼的,唉,我真搞不懂她爸是怎麽想的,這麽好的女兒……”


他有些意難平,忽然發現旁邊胡子拉碴的男人淚流滿麵。


“你怎麽了?”崔杜晨嚇了一跳。


夏卓群緩緩搖頭,什麽都沒說,定定看著夏菱的照片,眼睛很紅,淚水不停的流。


“那個,請問你和夏菱的關係是?”崔杜晨小心翼翼問道。


夏卓群沉默了很久,久到崔杜晨以為他不會回答時,他終於緩緩開口,聲音蒼老而沙啞。


“我是她爸爸。”


作者有話要說:  再歸來時,便是王者。


(咳時間不會很長,小哥哥一出來就會回的)


第70章


在夏家經曆劇變時, 遠在天邊的薛煦遇到了一件無比棘手的事。


浴室裏,他表情嚴肅的看著眼前水靈靈的姑娘, 顫抖的雙手在她胸前的衣扣上停留了快一分鍾, 遲遲下不去手,俊臉通紅。


夏菱站在花灑下, 柔順的長發散在腰間,眉目如畫, 煙一般漂亮, 她早已脫去了羽絨服,隻穿了一件單衣和內褲, 光滑白皙的大長腿展露無遺, 旁邊的桶中有她的毛衣棉褲, 都是薛煦剛剛給她脫下來的。


夏菱歪著頭, 不解的看著他,烏黑的眼睛清澈純潔,像是在問他怎麽還沒有動作, 完全不覺得自己這副樣子在男生麵前有什麽問題,毫無性別意識。


可她不懂,不代表薛煦不懂,她整個人擱在他麵前, 就是一個殺傷力巨大的誘惑, 何況是幾乎成半裸狀態的。


薛煦耳朵都紅了,懊惱的咬唇,身體燥熱得難受, 沒想到啊沒想到,他躲過了醫院,躲過了警察,躲過了種種危險,卻躲不過給她洗澡……這個美人關。


為什麽當初沒在醫院裏教會她洗澡啊?


薛煦悔不當初。


他設想過和她生活後的方方麵麵難題,夏菱現在的智力與小孩無異,他早就有了麵臨困難的心理準備。


可沒想到一上來就這麽刺激。


他有些擔心自己的自控能力。


夏小貓見他紅著臉遲遲沒有動作,幹脆自己動手,她拽著衣擺往頭上一掀,自己將衣服脫光光,她是會脫衣服的,程如教過她很多遍了,也知道薛煦是要幫她洗澡。


在醫院裏,每當醫護把她帶進一個裝有浴頭的空間時,就是要給她洗澡。


薛煦看著眼前赤條條的身體,眼眸驟深,咽了咽口水,自從變成了貓,夏菱嫌穿胸罩難受,就不穿了,所以衣服下麵都是雪白的一片。


他的呼吸陡然急促。


而夏菱下麵的動作直接把他的理智炸得煙消雲散。


小姑娘脫完了衣服後,又麻利的把內褲也脫了,然後趁他沒反應過來時,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上,然後又看了看頭上的花灑,含糊不清的吐字:“水、水……”


之前醫護姐姐就是這樣給她洗澡的,每次花灑都會流出水來,姐姐的手溫柔的給她揉搓身體,她理所當然的認為薛煦也應該要這樣給她洗。


就是有點奇怪,為什麽水還沒出來,小姑娘迷惑的看著花灑,卻不知危險在逼近。


手上軟綿綿的觸感讓薛煦的大腦一片空白,柔軟滑膩,也不算小,他呆呆的望著那處,他一隻手並不能完全覆蓋住,情不自禁的揉了揉。


好軟。


薛煦額頭全是汗,順著緊繃的脖頸淌下,他死死咬著牙,像是極力克製著什麽。


“呀!”


夏菱被他弄得癢,喉中發出一聲低吟,有些難受的想要躲開,她敏感的察覺到薛煦氣息上的變化,迷茫的眨眼。


她軟軟的叫聲崩斷了薛煦腦中的最後一根弦。


他深深看著她,漆黑的眼眸欲色翻湧。


喜歡的人一絲不掛的在眼前變相的誘惑他,再忍下去他非得憋出毛病不可。


他的手從她的胸前下滑,緊緊抱住她光裸的身體,把她推到浴室牆壁的瓷磚上,右腿強硬的頂在她兩腳之間,低頭深深吻了上去。


“呀呀!”


夏菱睜大眼睛,嘴巴被他堵住,呼吸不暢,他身上的衣服布料磨礪著她細嫩的肌膚,很不舒服,她搖頭唔唔掙紮著想躲開。


薛煦卻不滿足,眼角發紅,全身像是燒著了般難受,不滿足淺嚐輒止,越吻越激烈,含住她的舌頭深深吸吮。


夏菱卻感覺到了痛,這樣的薛煦危險而陌生,讓她感到害怕,她終於發狂,尖叫著狠狠推開他,不停往後躲,地板潮濕光滑,她不小心摔了一跤,疼得眼淚一下就出來了。


“小花,小心!”


薛煦一驚,徹底清醒過來,急忙要去扶她。


“嗷!”


夏菱卻生氣的拍開他的手,蜷縮著身子蹲在地上,對他張牙舞爪,防備的姿態。


好像又恢複到了之前討厭他的樣子。


薛煦愣愣看著她警惕的眼神,猶如一盆涼水,從頭澆到腳,澆滅了心中所有的罪惡。


“……對不起。”他苦澀的牽動嘴角,打開了淋浴,冷水冒出,將他淋了濕透,他就這樣淋了一會兒,才默默把水溫調高,拿下花灑,勉強對夏菱笑了笑。


“過來吧,我給你洗澡。”


夏菱沒動。


“你放心,我不會再對你做這種事了。”薛煦深吸一口氣,認真保證道:“我向你發誓。”


夏菱還是沒動,狐疑的打量他。


她不動,薛煦也沒動,保持著一個姿勢,耐心等待著。


夏菱眼中的疑慮漸漸消失,撇了撇嘴,慢吞吞的爬到他麵前,把腦袋湊了過去。


薛煦舒了口氣。


不敢再有任何雜念。


擠了洗發露在手上。


正襟危坐的給她洗頭。


話又說回來,她既然知道洗澡怎麽洗,完全可以自己動手吧?


薛煦邊洗,腦中邊冒出這樣的念頭。


他忍不住低頭看她,小姑娘仰著脖頸,臉頰紅潤,一臉享受的模樣,舒服的眯起漂亮的眸子。


如果她真的有尾巴,那一定已經翹到了天上。


他的動作不由一頓。


夏菱感覺到了,小腦袋瓜不由自主的往他手裏拱了拱,催促他繼續。


薛煦:“……”好想打她的屁屁。


很久以後,他才知道,她其實早就學會了洗澡,除了不會用花灑,其他的問題不大。


她之所以裝不會,隻是單純的覺得別人幫她洗更舒服。


說起這個時,夏菱的病已經好了,記憶也融合了,打趣的和他提起當年往事。


薛煦聽後危險的眯起眼,一言不發的把她從床上橫抱起來,大步走進浴室。


決心這回一定要洗得更徹底一點。


洗完澡後,薛煦很忐忑,怕剛剛夏菱受到了驚嚇,不會再理他了,結果他想多了,夏菱現在不僅智力像小孩子,脾氣也像,來得快去得也快。


薛煦為了節省開銷,租的是一間單人公寓,空間很小,隻有一張床,他本來是想打地鋪,讓夏菱睡床的,但她不肯,像是怕冷,非要和他一起睡,床不大,她總是喜歡往他懷裏鑽,硬是能擠出很多空間。


薛煦看著秒睡的姑娘,無奈笑了,給她蓋好被子。


他以為出來後,最難不過討生活,沒想到卻是她。


他們已經出來了快兩個禮拜。


上個禮拜最終定居在這裏。


薛煦知道警察一定查得到老陳,所以老陳送他們到清南區後,他們就和他分開了,老陳已經幫了他太多,他不能再拖累他了。


早在製定逃跑計劃時,他就去辦了假的身份證,買了新的手機,還在網上買了已經激活的電話卡,足夠隱姓埋名的活下去。


剛出來那幾天,他帶著夏菱一直住在賓館,東躲西藏,才在一個比較偏遠的地區安定下來,他找了一份服務員的工作,不需要學曆,也不用檢查身份。


如今生活處處都要用到錢,租房吃飯交通費……這還是他第一次感覺到缺錢,雖然他從家中帶出來的錢不少,但都是現金,撐不了幾天,必須得去工作。


還好鄰居人都很不錯,特別是住在旁邊的王大嬸,很熱心腸,他們住進來的第一天,她就來竄門問好,還給他們送了自己做的醃蘿卜。


薛煦對外都說他和夏菱是情侶,因為夏菱出了車禍,精神出了問題,她的父母不要她了,所以他把她帶了出來,打工給她治病。


多麽偉大又可歌可泣的愛情啊。


小小年紀,便肩負起了生活的重擔。


薛煦說的時候都被自己感動到了,更別說是王大嬸,她的丈夫很早就過世了,兒女外出打工,過年過節才會回來,身上雖然不缺錢,但一個人難免寂寞,她挺喜歡夏菱這個小姑娘,幹淨漂亮,雖然傻了點,但也聽話。


所以當薛煦外出工作時,王大嬸會把夏菱接到自己家裏,幫忙照顧她。


薛煦開始還有些不放心,但看夏菱笑容逐漸多了起來後,才徹底對王大嬸放下戒心,表達感激。


平時,也是王大嬸幫忙給夏菱洗澡的。


今天她有事,這才落到了薛煦手裏。


唉,這種事多來幾次會要命。


薛煦看著女孩安詳的睡臉,笑歎,關上台燈,擁著夏菱閉上了眼,平複有些紊亂的呼吸,慢慢睡去。


“傅飛!傅飛!”


經理喊了薛煦兩次,薛煦才反應過來是在喊他,從洗碗池中抬起頭望過去。


“在這裏。”


他甩去手中的水,心中暗歎,這個新名字無論聽多久他都適應不來。


逃出來後,為了掩人耳目,他給自己和夏菱都取了新名字,他叫傅飛,夏菱叫王靜,一對苦命鴛鴦。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