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89節


薛煦不離不棄的照顧夏菱, 一有時間就陪她玩,給她買好吃的, 日複一日的陪伴, 久而久之,夏菱對他慢慢卸下了防備, 不知不覺對他產生了依戀,每次薛煦一來, 她就亮著眼睛飛快撲上去抱住他, 像隻樹袋熊似的掛在他身上,漂亮的眼睛彎成月牙, 麵容十分歡喜。


她眼巴巴的瞅著他, 老遠就在他身上聞到了魚的香味, 腦袋在他頸間蹭了蹭, 討食的意味很明顯。


真是要多可愛有多可愛。


“你鼻子是什麽做的?這麽靈,別急,等我把魚刺剔了先。”


薛煦表情寵溺, 每次看到這樣的她,心總會軟得一塌糊度,恨不得把全世界都送給她。


嗯,如果他有的話。


薛煦剔刺的時候, 夏菱在一旁看著, 尖巧的下巴磕在桌上,忽閃著纖長的睫毛,直勾勾的盯著鮮美的魚塊, 口水流得滿桌都是,一副按捺不住的表情。


但又不敢造次,安分聽話的等待著,乖寶寶模樣。


少年微微低著頭,剔刺是細致活,他不急不躁,神情安靜而專注,他的手很漂亮,修長白皙,骨節清晰,靈活的用刀片將肉塊劃開,取出裏麵的刺。


夏菱的注意力起先集中在魚肉上,慢慢的被他的手給吸引了過去,視線再也離不開。


魚刺剔好了。


薛煦笑著把菜盒移到她麵前,這是他特意從餐館裏打包來的糖醋魚。


夏菱開心的剛要拿手抓著吃,被薛煦輕瞪了一眼,癟了小嘴,乖乖的拿起了旁邊的一次性筷子,夾著吃,動作比之前熟稔許多。


這都是近些日子訓練出來的結果,經過薛煦和程如的不懈努力,夏菱總算學會了走路,穿衣服,上廁所,拿筷子吃飯等基本生活技能。


雖然沒有記憶,但身體應該存在著本能,所以她學東西很快,慢慢恢複成一個正常人。


隻是人格障礙治療方麵依舊進展緩慢。


程如正打算教她說話寫字。


看夏菱恢複得不錯,有個人樣了,薛煦才批準周嘉江他們過來看病。


之前不讓,一來是因為夏菱那時候情緒不穩定,會攻擊人,有危險性,二來是將心比心,薛煦覺得換作自己,也不會想讓朋友看到自己那麽落魄的樣子,所以一直都不讓他們過來。


夏菱的事鬧得沸沸揚揚,因為那天莫名其妙的熱搜,整個學校都在傳她弑母,雖然熱搜很快被薛煦花錢撤了下去,但熱度依舊不減,而夏菱又休學了,更是讓人想入非非,除了幾個玩得好的朋友,沒人知道她現在的狀況。


周嘉江一得到薛煦的允許,第一個跑過來了,看到夏菱仿佛變成了一個小孩子,什麽都不懂,誰也不認識,卻還是那麽喜歡粘著薛煦,有些百感交集。


或許,這也是一種本能。


薛煦聽了,白了他一眼,“你是不知道,剛開始她咬我有多狠。”


夏冉冉和徐寒也來了。


夏菱對陌生人一向敏感,躲在薛煦身後不出來,抓著他的衣服,緊張的看著他們。


夏冉冉看到她變成這樣,眼睛發酸,心裏很不好受,她原本還埋怨夏菱把媽媽的臉傷成那個樣子,現在也氣不起來了。


她聽薛煦說了夏菱在這裏的遭遇,生不如死,是有多痛苦,才會連人都不想做,變成動物去承受一切。


她隱約猜到和媽媽脫不了幹係,但不敢相信,不相信溫柔端莊的媽媽會對夏菱下如此毒手。


“你還記得我嗎?”


“……”


“我是你姐。”


“……”


“知道姐姐什麽意思嗎?”


“……”


夏冉冉嚐試和夏菱說話,夏菱警惕的看著她,抓著薛煦衣服的手緊了又緊,從頭到尾都沒有張開嘴過,仿佛真的失去了語言能力。


徐寒在旁邊看著,微不可見的歎了口氣。


他們臨走前,一直默不作聲的薛煦對夏冉冉淡淡道:“我不會放過唐雁梅的。”


夏冉冉渾身一震,看著他:“這其中一定有什麽誤會!”


薛煦的臉上沒有多餘的情緒,“我會找到證據的。”


“可是……”夏冉冉急了。


“沒什麽好說的,我們走吧。”徐寒深深看了薛煦一眼,硬拉著她走了。


“你也認為是我媽幹的?”夏冉冉氣憤的甩開他的手。


徐寒搖頭,“我不知道。”


“鬼才信!你一定和薛煦一樣,把所有的一切都賴在我媽頭上對不對?”夏冉冉眼中有淚,抓狂的吼。


徐寒沉默的看著她,許久才道:“真相如何,你心裏不是早就有數了嗎?”


何必自欺欺人,發泄在別人身上。


夏冉冉的眼淚終於掉了出來,哭著撲到他懷裏,哽咽的問:“我該怎麽辦,該怎麽辦啊?”


那是她的媽媽,她最愛最愛,也最愛最愛她的媽媽,即使全世界都在指責她,她也絕對不可能背叛她。


徐寒溫柔的抱住她,動作憐惜,低聲道:“遵從內心就好。”


不管未來發生什麽,我都會擋在你的前麵,為你遮風擋雨。


那天以後,夏冉冉再也沒來看過夏菱。


季修淵是最後一個來看夏菱的,但來的次數卻是除了薛煦外,所有人中最多的。


季修淵適應能力強,一下就接受了夏菱變成貓的設定,看她黏著薛煦撒嬌打滾的模樣,反而覺得她比以前可愛多了。


仿佛回到了當初逗小黑的時候,趁薛煦去上廁所了,季修淵用手指去戳女孩白嫩嫩的臉頰,樂嗬嗬的逗她,夏菱很反感,凶巴巴的去咬他手指,但沒敢太用力,經過薛煦的教育,她現在不敢用力亂咬人了,所以當下隻是嚇唬嚇唬他。


誰知季修淵抓住了這點,不僅沒躲,手指趁勢伸入她溫熱的嘴裏,挑逗般卷著她的舌頭四處翻湧著,唇邊泛起愉悅的笑。


像是玩上了癮。


反倒是夏菱唔唔難受的反抗,憋紅了臉,這下動了真力氣,狠狠咬他。


薛煦進來時,就看到這一幕,氣炸了,想也不想握緊拳頭揍了上去,“季修淵你幹什麽呢?”


季修淵猝不及防,被打到了左臉,身體晃了晃,夏菱趁機脫身,一溜煙躲到薛煦身後。


薛煦打一拳還不解氣,還狠狠踹了他一腳,揪著他的衣領咬牙切齒道:“這都多久了,你還賊心不死呢?”


“別生氣嘛,開個玩笑而已。”季修淵嬉皮笑臉,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不曉得多欠揍。


他望了一眼皺臉吐舌頭的夏菱,不喑世事不能自理。


“你有沒有想過,她一輩子都這樣怎麽辦?”


“那我就養她一輩子。”薛煦斬釘截鐵道。


“你父母不可能同意吧。”季修淵嘲道:“他們連正常的夏菱都接受不了,何況是精神不正常的她。”


薛煦擰眉,“你到底想說什麽?”


“我想說……”


季修淵的目光瞄到夏菱低頭舔手背的樣子,睫毛又長又卷,粉色的舌頭軟軟的,可愛得令人心裏發癢。


好像覺醒了什麽奇怪的屬性,季修淵口幹舌燥,指著夏菱誠懇的問:“這隻貓你賣給我吧,出多少錢我都願意。”


薛煦默,膝蓋狠狠頂了一下他的腹部,冷道:“做你的白日夢去吧。”


雖然薛煦揍了季修淵一頓,但他說的話並無道理,父母一直都是他和夏菱之間一道過不去的坎,雖然上次割腕威懾到了他們一下,但薛煦知道這不是持久之計。


果不其然,近日薛父突然找他,問道:“夏菱沒事了吧?”


薛煦挑眉,“你問這個幹什麽?”


他可不覺得他會好心關心她。


“看你的樣子,她過得還不錯。”薛父一如既往板著臉,淡淡宣布道:“從下個月起,你不準再去醫院了。”


“為什麽?”薛煦無法接受,憤怒的看著他,“你出爾反爾?”


“出爾反爾的是你吧?”薛父眸子冷厲,“要不是看在你媽心疼你的份上,你以為你在手腕上輕輕劃兩刀就能改變我的態度?太可笑了!你不喜歡薑嫣,好,我可以讓你換一個,那麽多名門望族富家千金,隨便你選,隻要門當戶對,我也不會反對,可夏菱不行,她不僅是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女,還殺了自己的母親,還有精神病,這種女人連普通人家都不敢要,你摸著良心說,她怎麽配進我薛家的門!”


“她媽不是她殺的。”


“即便如此,其他兩樣你也否認不了吧?”


“可……”


“沒有可是,從下個月起,你要再敢見她,就別怪我對她出手了,你可以繼續自殘,沒問題,但別怪我心狠手辣的反映到她身上。”薛父冷血無情道。


薛煦心頭發冷,看著眼前這張和自己有幾分相像的麵孔,第一次覺得無比陌生,他知道他說到做到,從小到大就是這樣,武斷,狠絕,強勢,擅作主張操控他的人生,從來不會顧忌他的感受。


這就是他的父親。


真讓人惡心。


不知是不是他陰鬱的心情影響到了夏菱,她最近也變得沒什麽精神,不是看著窗外發呆就是躺在床上睡覺,而且一睡就睡一整天。


薛煦來看她,她有時還鑽到床底下躲著不願出來,心事重重的模樣。


就連最喜歡的魚,都吸引不了她了。


生命力仿佛在流逝。


薛煦怔怔看著她,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當初,小黑死前,也是這樣的狀態。


她把自己當成了小黑,連死前的樣子都仿得唯妙唯俏。


程如不知道夏菱哪出了問題,給她做了全身檢查,沒發現任何毛病,陪她聊天說話,結合藥物治療。


沒有一點用處。


急得她焦頭爛額。


彼時,變成小貓的女孩正懶洋洋的枕在薛煦腿上安眠。


薛煦看著她憨態可掬的睡臉,似乎明白了什麽,看向程如:“程姐,不能放夏菱回家嗎?我覺得她是因為不喜歡這裏。”


是的,她一直都不喜歡。


白色的房間,消毒水的味道,牢牢緊閉的窗戶,刷卡才能打開的門,遍布的攝像頭,四處走動的醫護。


時時刻刻生活在別人的眼皮底下。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