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86節


是一種未知的生物。


有案例顯示,多重人格患者分裂出的人格可以有不同性別、年齡、種族,甚至物種。


雖然這種情況少之又少,但夏菱明顯屬於最後一種。


至於是什麽生物尚不可知,狼,老虎,豹子,還是獅子,都有可能。


反正不是人。


吳廣仁作為夏菱的主治醫師,對夏菱的病情一問三不知,也是一頭霧水,導致上頭的領導狠狠把他罵了一頓。


“我告訴你,到時候警察問起來,責任全在你身上!好好一個人,你給治成這個樣子,你就等著吃官司吧你!”


“可是是夏夫人要我……”


“行了,你別解釋了,還是趕緊想辦法怎麽在短時間內讓她恢複清醒,不然你就給我卷鋪蓋走人!”


“是……”


吳廣仁苦瓜臉,心裏後悔不已,他哪裏知道夏菱怎麽會變成這樣,瘋起來都和別人與眾不同,還把唐雁梅給咬進醫院了。


哎,自作孽啊。


唐雁梅受傷住院的消息第一時間傳到了夏家,夏卓群和夏冉冉立刻趕往醫院,唐雁梅剛做完手術,此刻正處於昏睡狀態。


“媽!”夏冉冉撕心裂肺的喊,撲上去抱住她,眼淚當即就掉了出來。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誰幹的!?”


夏卓群氣得不能自已,大手顫抖的撫摸唐雁梅蒼白冰冷的臉頰,痛心的呼喊:“雁梅!雁梅!”


“唐女士是從一家精神病院裏接過來的,據說是被一個發病的女孩咬成這樣的。”把唐雁梅抬上救護車的護士道。


“精神病院?”夏冉冉猛地抬起頭,“是夏菱嗎?”


護士點頭,“是叫這個名字。”


“果然是那個孽畜!”夏卓群怒不可遏,轉身,氣勢洶洶走向門口。


“爸,你幹嘛去?”夏冉冉急急道。


“當然是去找她算賬!”


“夏先生請等一下。”


給唐雁梅動了手術的醫生連忙攔住他,“關於你夫人我還有話想說。”


“什麽?”


“實不相瞞,她臉上的傷口太深,雖然已經止住了血,但不可能恢複如初。”


“你這是什麽意思?”夏卓群臉色一白。


醫生含蓄道:“我建議你給她找一家整容醫院。”


唐雁梅這件事鬧得不小,很快就在鄰裏鄰外傳開了,周嘉江更是得到了第一手情報,因為和夏菱有關,他馬不停蹄的趕去薛家。


薛父不僅限製了薛煦的自由,還不準他們這些朋友到他家裏去。


所以周嘉江隻好站在薛家庭院,手圍成喇叭狀對著陽台大聲喊:“阿煦,夏菱住的醫院找到了!叫龍觀台精神衛生中心,聽說她瘋了,還咬傷了唐阿姨……”


他的聲音帶著愁緒。


周嘉江又不蠢,這才一個禮拜呢,就傳來夏菱瘋了的消息,可想而知她在裏麵遭遇了什麽,再這樣下去,小命都可能不保了。


“你放心好了,我和季修淵,還有徐寒他們會想辦法把她救出來的,你少操心,好好吃飯吧。”


在被保鏢拉走前,周嘉江扯著嗓子最後喊道,他知道以薛煦現在的狀況,自身都難保了,何況是去救夏菱,之所以會來告訴他,純粹是想讓他放寬心,安心吃飯,再這麽絕食下去,他這條命也夠嗆。


算起來,薛煦已經堅持一個禮拜沒進食了,中間倒了一次,被私人醫生搶救回來後,還是不吃不喝,所有人都拿他沒辦法。


薛母有好幾次都動搖了,薛父也退後了一步,說如果他和薑嫣訂婚,就放他自由。


薛煦理都沒理,固執得讓人牙疼。


此時此刻,他站在窗邊,眼窩深陷,胡子拉碴,麵龐瘦得幾乎脫形,他看著窗沿發呆,周嘉江的話一字不漏的傳入耳畔,在腦中不斷回響。


夏菱瘋了。


瘋了……


瘋了的……


是誰?


少年漆黑的眼瞳深不見底,他在原地佇立了一會兒,輕輕轉身,平靜的走出陽台。


薑嫣像往常一樣來看望薛煦時,震驚的發現他正在餐桌前吃飯。


她不可思議的揉了揉眼,走近一看,他真的在!吃!飯!


少年像是剛洗過澡的樣子,聳軟的黑色碎發半濕不幹的貼在眉間,發梢的水珠沿著脖頸沒入衣領。


他還刮了胡子,換了一身白襯衫,清爽幹淨,雖然皮膚還是沒有血色,但整個人精神多了,他低垂著眼,長長的睫毛覆蓋著一層陰影,臉上還是沒什麽表情,但手上動作很快,不停的拿筷子將飯菜喂進口中。


“你怎麽突然……”薑嫣喜不自禁,看著餐桌,有三個菜盤,幾乎都空了,說明他吃了很多。


“你來得正好。”


薛煦對她的到來並不意外,薑嫣每天放學後都會六點半準時到這裏,雷打不動。


他放下筷子,拿紙巾優雅的擦了擦嘴,“你和我爸媽一直都有聯係吧,能麻煩你把他們叫過來一趟嗎?”


薑嫣:“可伯父說如果你不和我訂婚,就不會見你……”


她想到了什麽,忐忑又驚喜的看著他,“還是說,你答應要和我訂婚了?”


是啊,隻有這一種可能。


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薛煦卻淡淡看了她一眼,忽然,揚起一直隱藏在桌下的左手。


蒼白瘦削的手腕上,一條血紅的割痕觸目驚心,不停在滴血。


“啊!!!”薑嫣麵容咋然變色,腿一軟,癱在地上,嚇得失聲尖叫。


薛煦平靜的看著她:“你告訴他們,要是再不來,就永遠別來了。”


一個人到底要絕望到什麽地步,才會用自殘來威脅父母。


不為錢,不為利。


隻想要自由。


多難。


多可悲。


夏菱被單獨關了起來,連續幾日都沒有恢複清醒的跡象,生活習性依舊如動物,不記得任何人,不懂得任何事,溝通有很大的障礙。


經過這幾天的觀察,醫生發現她會無差別的攻擊任何人,特別是穿白衣服的人,反應很是激烈,張嘴撲上來咬,非常危險。


所以通常情況下,醫護都會拿手銬把她拷在床上,同時給她的嘴巴貼膠布,隻有吃飯時才會拿下來。


夏菱對人類很敏感,不會吃醫護喂的飯,醫護隻好把碗放在她麵前,讓她自己吃,她也不會馬上吃,而是警惕的看著醫護,等他們走了後才趴在地上嗅了嗅飯菜,慢慢開始吃了起來。


在攝像頭的監視下,醫生發現她吃飯不僅不會用筷子,也不會用手,低頭直接用嘴吃著裏麵的食物,咀嚼吞咽,臉和衣服每次都會被弄得很髒。


和哺乳動物一模一樣。


醫生嚐試通過她的食物偏好來推測她的這個人格是哪種動物,每天給她換不同的飯菜,然後發現她幾乎不碰蔬菜,專吃肉,飯多少會吃一點,但如果肉被吃沒了,她就不會繼續吃了。


很挑食。


而所有的肉中,她最喜歡吃魚。


但魚刺容易卡喉嚨,他們很少給她吃。


紅紅在醫生的批準下,有時會去看夏菱,她不知道夏菱為什麽會變成這樣,隻知道她不記得她了,叫她小四也沒反應,紅紅很傷心,覺得自己快和阿冷一樣得抑鬱症了。


可她不知道,她是夏菱唯一一個不會攻擊的對象。


紅紅看得開,很快打起了精神,不斷和夏菱講話,就算沒人搭腔也很嗨。


夏菱蜷縮在地上,輕輕舔著手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偶爾瞥一眼紅紅,眼神茫然而懵懂,帶著一絲稚氣。


紅紅講到興起時,夏菱吸了吸鼻子,突然望向了門口,眼神突然變得警惕。


紅紅聲音一停,奇怪的望過去。


哦,原來是有人來了。


醫護姐姐帶了一個沒見過的人過來,高高瘦瘦,清雋俊逸,穿著幹淨的白襯衫,整個人好像會發光。


帥哥耶。


紅紅笑開了花,捧著小臉笑吟吟的瞅著他。


帥哥在這裏可是稀缺生物,百年難得一見。


夏菱渾身緊繃,雙眸緊緊盯著那人,喉中發出低沉的吼聲。


紅紅知道她對生人都很緊張,安撫道:“沒事沒事,他長得這麽好看,一定不是壞人……”


她這樣說著,那人心有所感,目光望向她們這邊,紅紅開始還以為他是看自己,還興奮的揮了揮手,對方沒反應後,才知道他看的是夏菱。


薛煦怔怔看著他的姑娘,亂糟糟的頭發,髒兮兮的臉蛋,尖尖的下巴,瘦得不成人形,病號服上落滿了灰塵,邋遢到極點。


隻有那雙大眼睛,又黑又亮,桀驁不馴的望著他。


空氣中飄著濃重的屎臭味。


薛煦臉色變了又變,看到她被囚於床邊,地上都是屎尿,這哪裏是養人,分明就是對待畜牲!


“你們就是這樣照顧她的?”他冷冰冰的質問醫護。


醫護目光躲閃,“我們也沒辦法,你剛剛也聽說了她的情況,她現在就跟動物似的,不會上廁所,隨地大小便,而且六親不認,見誰都咬,很難控製得住,不過我們每天都會安排人給她洗澡,衛生當然也會搞,一天一次……”


薛煦聽不下去了,眼眶發紅,胸口鈍痛,難以想象,這才幾天,夏菱就被他們搞成這個樣子。


“小花……”


他走過去蹲下身子,伸手想要摸她的臉,女孩看著他,眼神陌生而防備,側頭躲過了,貼了膠布的嘴唔唔亂叫,像是警告。


薛煦的手強硬的摸了上去,認真把她臉上的汙漬擦幹淨,見她的嘴被封住難受的嗚咽,手腕又因為掙紮而被手銬弄得傷痕累累,一陣心疼,用命令的口吻對醫護道:“把她的膠布和手銬都拆了。”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