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85節


和紅紅熟了以後,夏菱問她:“你為什麽管自己叫紅紅?”


明明和真名一點聯係都沒有。


“我喜歡紅色啊。”她理所當然道,眼睛亮晶晶的,“你不覺得很有活著的感覺嗎?”


這裏缺少的感覺。


夏菱似懂非懂的點頭。


“你呢,你到底得了什麽病啊?”紅紅好奇的問,看著她,幹淨的眼睛有一絲迷惑。


“床頭上不是貼了嗎?分離性身份識別障礙。”


“我看不懂。”


“通俗的說,就是多重人格。”


“可我沒見過你發病啊,該不會是弄錯了吧,你是我在這裏見過的最正常的病人。”


夏菱苦笑,不知怎麽回答,她也不知道為什麽。


即使是和她玩得最好的紅紅,很多時候也會變得神誌不清,分不清現實和幻覺,大小便失禁是常事,生活無法自理,還有嚴重的被害妄想症,昨晚就突然發病,歇斯底裏的說有人要殺自己。


“還有還有,他們為什麽每天都綁你去吳醫生那兒啊,你在裏麵幹嘛?每次回來後你都一副快死的樣子。”紅紅想起了什麽,皺了皺鼻子問道。


夏菱笑,神色淡了三分,說沒什麽。


她揉了揉太陽穴,那裏一突一突的疼,像有把錘子在敲打著神經。


電療的後遺症。


可即使夏菱不說,室友們怎麽發現不了她的異常?明明沒有發病,明明和正常人一樣,可每天依舊有醫護人員把她帶走,然後再把她半死不活的送回來。


人越來越瘦,一天比一天憔悴。


“小四!”


紅紅看到醫護把昏迷不醒的夏菱架到床上,擔心的撲上去,看著比床單還要白的女孩,生氣的質問醫護們:“你們到底是怎麽治療的?怎麽把人越治越差了?”


醫護們不理她,自顧自離開了。


夏菱醒來時,視線終於清楚了一點,看到三雙眼睛齊刷刷的看著她。


她愣了一愣,發現自己枕在大壯的腿上,紅紅給她擦汗,阿冷坐在她的床邊盯著她看。


“你們怎麽……”夏菱聲音啞得厲害。


“抱歉,我本來是想讓你枕在我腿上的,但大壯的肉更多,應該會更舒服一點。”紅紅解釋道。


夏菱:“……”她才不想問這個。


“糖,吃不吃?”大壯靦腆的遞過來一顆糖,薄荷味的,可以提神醒腦。


看到夏菱微微點頭,她撕開包裝紙直接喂進了她嘴裏。


“……謝謝。”夏菱有氣無力的笑了笑。


“你是不是被虐待了?”阿冷抱胸,突然問道。


“是啊是啊,他們是不是欺負你了?”紅紅緊張的問。


夏菱沉默了一下,輕輕說:“算吧。”


阿冷沒有問太多,隻說:“你有什麽打算?”


“逃出去。”夏菱的聲音雖小卻堅定。


“好,我幫你!”紅紅拍掌大聲道,躍躍欲試,像是找到了什麽好玩的遊戲。


阿冷和大壯也點點頭。


“謝謝。”夏菱感動得一塌糊塗。


然而,雖然她們心是好的,但怎麽逃出去是個很大的難題,而且就夏菱這精神狀況,估計跑不了多遠。


但她們想問題都比較簡單,一合計,一比劃,都沒和夏菱商量一下,就定好了計劃,第二天,醫護來提人時,三個人撲了上去,紅紅特別像抗戰遊擊隊裏犧牲自我的革命先烈,慷慨激昂的大吼:“小四,快跑啊!”


“哦……哦。”


夏菱愣了一秒,拔腿就跑,她這幾天身體都很虛,又有那麽多攝像頭,醫院人又多,結果可以預見,她很快就被抓回了電療室,作為懲罰,比平時還多電了一個小時。


事後,夏菱渾身無力的癱在地上,手指頭都動不了一下。


唐雁梅剛好過來看她了。


夏菱似有所感,困難的抬起汗涔涔的臉,看到了她,什麽都沒說,眼睛裏卻是前所未有的強烈恨意。


唐雁梅見她眼神清醒,眉頭一皺,問吳廣仁:“怎麽回事?她怎麽還沒瘋?”


“我也不知道。”吳廣仁也很困惑,“一般人持續被電一個禮拜,還一天兩次,早就發瘋了,嘖,她的毅力比男人都強。”


唐雁梅蹙眉沉吟了一會兒,說:“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有話單獨和她說。”


吳廣仁離開後,唐雁梅慢慢蹲下身,摸著夏菱的臉,笑道:“知道嗎?我今天是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的,薛煦和薑嫣已經訂婚了。”


夏菱怔怔睜大眼。


唐雁梅繼續道:“本來是沒有這麽快的,可他為了救你,就隻好勉為其難的答應了,你是不知道,你來這裏以後,他被父母禁足了,不能離開家一步,現在可好,他和薑嫣終於定下來了,他父母也沒有阻攔他的理由了,恭喜你啊,估計他明天就會找來這裏,你終於不用受苦了,回去後記得好好感謝他哦。”


唐雁梅笑意盈盈,聲音忽而放柔,“畢竟,他為了你可是犧牲了自己的終身幸福啊。”


夏菱努力看著她,想從她的臉上看出說謊的痕跡。


可尚未看清前,眼淚緩緩流了出來,視線變得模糊一片。


她知道薛煦的為人。


這種事他絕對做得出來。


她終究,還是拖累了他。


夏菱望著天花板,眼神逐漸空洞,隻有眼淚還在不停的流。


唐雁梅見目的達到了,笑了笑,剛要起身,女孩枯瘦蒼白的手突然用力扯住她的褲腳。


唐雁梅一愣,下意識低頭。


“啊!!!”


房間外,吳廣仁聽到裏麵傳來唐雁梅的慘叫聲,急忙推門進去,然後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不僅是他,還有很多護士醫生都被吸引了過來,駭然的張大嘴,被震得不輕。


那邊,紅紅趁機掙開了醫護的魔爪,也一蹦一跳的跑來看熱鬧。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最喜歡的紅色。


鮮豔美麗,象征著生命的色彩。


紅紅傻傻站在原地。


看到夏菱將一個女人壓在地上,像電影裏的吸血鬼那樣,張嘴狠狠咬著女人的臉。


然而這不是電影,更不是演戲,夏菱是真的在咬,眼神暴戾,野性十足,嘴裏全是鮮紅的血,女人臉頰上的肉幾乎被她咬下一塊來,血肉模糊。


醫生護士們一起上,想把夏菱拉開。


但她力氣突然變得出其的大,竟然一時沒被製住,反而越咬越緊。


女人痛苦掙紮的淒慘叫聲回蕩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紅紅一向不記事,但她一反常態的記住了今天。


今天以前,夏菱是全醫院最正常的病人。


今天以後,她變成了最不正常的那個。


第66章


夏菱瘋了。


在場所有人的共識。


不, 更準確的說,應該是發病了。


三個男醫護使出渾身解數, 才堪堪把她從唐雁梅身上拉開, 而這時候唐雁梅的右臉已經被她硬生生的咬下了一塊肉,血淋淋的肉洞, 恐怖而瘮人。


唐雁梅原本美麗的臉容坑坑窪窪,到處都是夏菱的齒痕, 特別是被咬下一塊肉的地方, 血流不止,更是慘不忍睹。


她疼得全身抽搐, 不停的在地上打滾, 淚水和鮮血混在一起流在地上, 再也沒有了以前的優雅矜貴, 淒慘的叫聲聽得人心裏發毛。


還好這裏是醫院,雖然是精神院,但多數醫生都會外傷處理, 給唐雁梅簡單包紮了一下傷口,然後叫來救護車把她送到大醫院治療。


人心惶惶。


夏菱被五花大綁在了床上,單獨關在一個房間裏,和其他人隔離開來。


吳廣仁本以為是她的第二人格出現了, 可冷靜觀察後才發現不是。


他神色凝重的看著在床上張牙舞爪, 暴躁掙紮的女孩,披肩散發,衣服和臉蛋都髒兮兮的, 血跡斑斑,和雪白的肌膚形成鮮明對比。


她的表情很凶狠,遍布戾氣,不管吳廣仁怎麽和她說話都沒反應,隻知道對著他嗷嗷亂叫,不會說話,也聽不懂別人的話,好像變成了一隻野獸。


吳廣仁心驚肉跳。


夏菱正惡狠狠的瞪著他,那是一雙充滿獸性的眼睛,帶著強烈的防備和敵意,不通人性。


吳廣仁忽然想到了新聞裏報道過的狼孩。


大概就是夏菱此刻的模樣。


他毫不懷疑,如果沒有繩子,她絕對會衝上來把他撕成碎片。


夏菱真的瘋了。


醫生們開始都這麽認為,給她打鎮定劑,吃藥,然而卻沒有絲毫用處。


夏菱每次醒來後都是這個樣子,發狂易怒,沒有清醒過一次,她的智力經過測試,隻有一兩歲,不僅如此,她行走時也不再用兩腳直立行走,喜歡用四肢爬行,仿佛真的從人類退化成了動物。


眾醫生聚在一起,重新看了一遍她的病例,基於人格障礙這個病情點,討論了很久。


最終確定,夏菱沒有瘋,而是在受到巨大的刺激下,病情加重,分裂出了新的人格。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