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84節


“怎麽樣?第二人格出來了嗎?”吳廣仁的表情又恢複了和藹,笑眯眯的問她。


夏菱艱難的抬起眼皮看他,眼睛剛對準焦距,還沒說一句話,吳廣仁便自言自語道:“看來還沒出來,電流的強度不夠大啊,你們幾個,加大電壓,再來一遍。”


夏菱的雙手不可抑製的顫抖起來,眸底終於染上了一層恐懼,她死死盯著他,咬緊牙關,依舊沒說一句話。


一個字也沒有。


吳廣仁讓醫護們把控局麵,開門出去了,唐雁梅坐在塑料椅上玩手機,看到他出來了,微微一笑,站起來問:“怎麽樣了?”


“一切順利。”吳廣仁搓著雙手,靦著臉道:“夏夫人,我都按你說的做了,那個,能不能先結一部分……”


唐雁梅淡哂,“這你大可安心,回去我就安排人轉賬給你。”


“那就謝謝夏夫人了。”


吳廣仁舒了口氣,惴惴不安問:“還有件事我想問一下,如果夏菱另一個人格真的出來了,該怎麽辦?”


“還能怎麽辦?”唐雁梅拿出鏡子補妝,淡淡道:“你們醫院這麽多人,還製不住一個小姑娘?”


“可萬一警察過來問……”


“那在這之前把她逼瘋。”唐雁梅抿了抿塗了口紅的唇,拉家常的語氣,“這不難吧?”


吳廣仁看著眼前貌美如花的女人,表情有些掙紮。


唐雁梅合上鏡子,緩緩開口:“事成之後,我給你再加一倍的錢。”


吳廣仁迅速點頭,笑容討好,“不難,一點都不難。”


確實不難。


精神病院裏,治好病人難,正常人變成病人可再容易不過了。


恐懼和疼痛最容易瓦解一個人的意誌。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何況夏菱本身還不算一個正常人。


第65章


薛煦被禁足了。


因為怕他再給家裏捅簍子, 薛父和薛母一致決定禁止他外出,派了五個保鏢守在家門口, 連學校都不讓他去了。


他們給他向學校請假, 準備請個家庭教師給他一對一上課。


而他們給他的唯一空間,就是在家中自由活動的權利。


對了, 薛煦的手機也被收走了,不準再和薛父口中的狐朋狗友聯係。


“你們怎麽不幹脆把我和夏菱一起關到精神病院算了?”薛煦冷笑, 看著父母, 像看著仇人,眼睛冰冷刺骨。


“因為你是我兒子。”


薛父語氣冷漠, “你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薛家的顏麵, 在沒有對夏菱徹底死心以前, 你就待在家裏好好反省吧。”


然後, 便登上了第二天的飛機。


薛母沒有馬上走,可能是通過這件事,意識到了這些年對薛煦照顧不夠, 作為母親不稱職,以至於他們和他的隔閡也越來越深,所以留了下來,苦口婆心的勸他, 親自下廚給他做飯。


薛煦不領情, 冷著臉一口都沒吃,從夏菱走後,他就一點東西都沒吃, 絕食抗議他們的囚禁。


可他狠,薛父比他更狠,走前把私人醫生叫到家裏住,如果他餓昏了就給他打營養針,或者趁他昏迷時把食物從他嘴裏灌下去。


誰都不肯退讓一步。


薛煦想方設法的逃跑,爬窗,硬闖,在周嘉江他們來看他時,要他們拖住保鏢,自己衝出去。


然並卵。


保鏢有五個,分散在房子的四麵,兩個守門口,另三個一人守一麵牆,三百六十度無死角。


而且他們和普通的混混完全不一樣,都是實打實有真功夫的,高大魁梧,肌肉噴張,力氣和塊頭成正比,薛煦撐死可以幹過一個,但兩個加起來就不行了,關鍵他們還機靈,從窗戶那裏突破時,因為隻有一個人守著,薛煦咬牙要衝時,對方迅速把其他人都集合過來,嚴陣以待。


薛煦:“……”


真他媽日了狗了。


陳管家也因為這事兒,被薛父給調走了,身邊能幫忙的人一個都沒有。


而且先不說逃出去的事,夏菱被唐雁梅送去了哪個醫院他都不知道,隻能拜托周嘉江他們去查,可一點音訊都沒有。


就連夏冉冉去問唐雁梅,唐雁梅都沒有鬆口,笑說警方要求保密,不能告訴任何人。


他信了才有鬼。


薛煦表情陰鬱,眼底黑沉,不好的預感前所未有的強烈。


而薛母看著兒子日益消瘦,心裏也很不是滋味,道:“你就吃點東西吧,你就算倒下了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薛煦恍若未聞,站在陽台中,開著窗戶,任由寒風刮過自己蒼白的臉,靜靜望著庭中桃樹下的土地。


薛母歎氣,終於不再管他,聽薛父的話,把薑嫣請到家中照顧他。


美名其曰,培養感情。


忘記一段感情的辦法就是開始一段新的感情。


薑嫣接到通知,當天下午一放學就趕到了薛家。


薛煦不理她,像丟了魂似的,依舊待在陽台裏,隻是這回搬了把椅子,坐在窗邊,漆黑透明的眼珠淡淡望著窗外,眼皮青黑,嘴唇幹裂,他的下巴終於有了胡子,長有一寸,濃重的胡茬。


整個人瘦得不成樣子,一點都沒有曾經的意氣風發,頹廢而消沉。


他已經不吃不喝一天一夜了。


堅持用自己的方式和父母對抗。


薑嫣心酸,不停的和他說話。


講學校的事,講網上的笑話,講最近新出的電視劇。


可無論她怎樣努力,她說出的話都像扔向湖水的石頭,緩緩沉沒,得不到一點回應。


薑嫣難過的問他:“你就這麽喜歡她嗎?”


“她是個殺人犯!”


“她還曾經掐過我的脖子!”


“她根本就沒有外表看上去的那麽單純!”


薑嫣情緒激烈的說著夏菱壞話,希望他能夠清醒過來,再不濟,也希望他能夠因為夏菱而還嘴,和她說一兩句話。


怎麽樣都比現在強,精致的麵孔沒有任何表情,像擺在高級櫥窗裏的人偶娃娃,漂亮的眼珠木然而沒有生氣。


可惜無論薑嫣說什麽,他都不曾理過她。


薑嫣最終放棄了,順著他的視線,想知道他到底看什麽看得那麽入神。


一顆光禿禿的樹。


盤根錯節,枯枝落葉。


樹下插有一根樹枝。


泥土翻動的痕跡明顯。


薑嫣恍然,“裏麵埋的是小黑嗎?”


她聽季修淵說小黑死了。


因為薛煦被禁足,屍體還是季修淵他們帶回來的,被薛煦親手埋在了家中庭院的桃樹下。


她隨口一問,以為薛煦依舊不會回答。


可他的嘴唇卻微微蠕動了一下。


“不,是我。”


幾不可聞的聲音,沙啞到極端。


薑嫣愣了好久才反應過來他的意思。


裏麵埋的不是小黑,是我。


似乎多數人對精神病院的初始印象都很差,就連夏菱來之前也是這麽想的,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裏麵沒有戒備森嚴的鐵窗,發瘋咬人的病人,混亂不堪的環境。


恰恰相反,這裏的生活很平靜,病人在藥物的控製下,表現得和正常人沒什麽兩樣。


至少夏菱的室友是這樣。


每個病房裏有4張床,房間幹淨整潔,窗戶經過特殊工藝製作,保證患者安全。


病房兩道門都是電子鎖,要護士刷卡才能打開,而且還安裝了監控,每個角落都在醫護人員的視線中,任何一個病人出現問題都能得到緊急處理。


除開某些因素,夏菱對這裏還是比較滿意的。


她有三個室友,分別是大壯,阿冷,和紅紅。


綽號都是紅紅取的,她是夏菱見過的最活潑的姑娘,有著一頭自然卷,愛笑,臉上長有許多雀斑,明明都二十多歲的人了,可性格還像個小孩子似的,行為跳脫,想象力很豐富。


她有精神分裂症。


夏菱來到病房時,第一個迎接她的就是紅紅,熱情的幫她整理行李,深情的喊她:“小四~”


“為什麽叫我小四?”


“因為你是第四個進來的呀。”


“那你怎麽不按數字叫她們?”


“那時候沒想到。”


“……”


不管怎麽樣,夏菱和紅紅很快成為了朋友,紅紅總有說不完的話,相比之下,另兩位室友要安靜多了。


阿冷長得高高瘦瘦,皮膚略黑,不怎麽理人,她有抑鬱症,平常看不出來什麽,但夏菱見過她發病的樣子,使勁咬手指,撞牆,想著法子自殺,然後迅速出現一群醫護人員製住她。


大壯人如綽號,長得很胖,是個靦腆又憨厚的女孩,誰都看不來她竟然有躁狂症,發起病來四個醫生都製不住她。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