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81節


於是夏菱吸了吸鼻子,把眼角的酸意壓下去,輕輕蹲到了薛煦麵前,微笑著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哄道:“乖,聽你父母的話,別鬧了,我這是去治病,治好了就會回來,你一開始不也是這樣打算嗎?”


“我的打算是親自帶你去!”薛煦一字一頓,深深看著她,眼睛紅得幾乎能滴出血來,“而這個女人絕對不行!”


他多麽想說唐雁梅很有可能就是凶手!


但沒有證據,說了還會打草驚蛇,事情隻會越弄越糟。


“都是醫院,沒有區別的。”夏菱淡淡一笑,“沒有我在,你要好好學習,好好吃飯,好好睡覺,時間一久會習慣的。”


她停頓了一下,笑著說:“如果將來有看上的姑娘,不用考慮我,大膽的去追吧,我不會怪你的。”


她其實更想說,雖然成為你的女朋友還不到二十分鍾,但她已經很滿足了,就是有點小遺憾,沒能多使用一點女朋友的權利。


……比如親嘴什麽的。


“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薛煦瞪她。


“我是說如果……”


“沒有如果!”


“我不知道這個病要治多久。”


一年,兩年,還是五六年,都有可能。


薛煦緊緊盯著她,“不會很久的。”


他一定會去找她。


“我的病,沒你想象的那麽簡單……”


夏菱勸不動他,歎氣,罷了,以後他就會知道真相的,到那時,自然就會放棄了吧。


淩夏說的對,他們這種人,就不該談戀愛,害人又害己。


“那,我走了,你保重。”


夏菱強打精神,笑著對薛煦揮了揮手,站了起來。


她朝薛父薛母鞠了一躬,“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照顧。”


然後,又深深看了薛煦一眼,便低頭跟著警察走了。


唐雁梅淡哂,看著無能為力像狗一樣趴在地上的少年,嘲諷的勾了勾嘴角,跟著離開。


薛煦揪著頭發,死死咬唇,滲了血。


薛父等他們走遠後,才示意保鏢鬆手,“放開他吧。”


薛煦冷冷看著他,抹去嘴角的血跡。


“真可悲。”薛父居高臨下睥睨他,斥道:“薛煦你記住了,沒有薛家,你狗屁都不是!就連你把那個女孩弄出來的權利,都是薛家賜予你的,我以前真是太縱容你了,從今以後,絕無下次。”


他說完就出去了。


“你好好休息吧。”薛母歎氣,帶上了門,讓保鏢守在門口,禁止他外出。


薛煦咬牙,拳頭攥得發白。


手機忽然響了。


他沉默的接起。


是寵物醫院的醫生。


“薛先生嗎?請快點過來一趟,小黑要不行了,怎麽叫都叫不醒,對不起,我們盡力了。”


手機從他的手中無力脫落。


眼淚毫無征兆的流出。


終究太年輕,也太弱小。


什麽都護不了。


警察沒有直接帶夏菱回派出所,而是去往醫院。


唐雁梅暗中打通關係,本該是由政府親自指定醫院醫生給夏菱作司法鑒定,現在變成由她找醫院給夏菱治療,憑借監護人的身份,允許全程陪同。


夏菱看著車開上了山路,一棟白色的房子若隱若現,牆壁的一側有醫院的銘牌。


龍觀台精神衛生中心。


“菱菱,這可是我托關係打聽到的最好的醫院,絕對能馬上治好你的。”


唐雁梅溫柔的撫摸女孩柔順的長發,眉眼和藹,在外人看來,她們親密無間,好似一對真母女。


“你終於滿意了吧。”夏菱卻淡道。


“什麽?”


“你不是早就想把我送進來了嗎?”


夏菱黑眸沉靜,看不出情緒,她遙望著那棟房子,無論外麵裝修得多麽華麗,都掩蓋不了它是一家精神病院的事實。


“你這孩子說什麽呢,我怎麽可能想送你到這種地方。”唐雁梅佯裝生氣,眼底的笑意卻緩緩流轉。


是呢,拐了這麽大一個彎,真是不容易。


第63章


醫生給小黑打針, 小黑表現得很聽話, 垂著耳朵, 趴在桌上一動不動,病懨懨的聳拉著腦袋,任由醫生的手按住自己的爪子, 把冰冷的針頭刺進自己的血管裏。


萎靡不振。


夏菱怔怔看著小黑的樣子, 好像預感到了什麽。


打完針後, 醫生問薛煦小黑這幾天有沒有什麽異常。


薛煦想了想, “它最近都不怎麽吃東西, 而且沒精神, 還老喜歡躲起來,我這幾天老在沙發下或床下找到它。”


他有些自責, 是他疏忽了,早在這些預兆出現時,他就應該把小黑送到醫院。


“醫生, 它到底得的是什麽病?”


醫生凝眉搖頭,“不好說, 先觀察一晚看看吧。”


由於太晚了, 薛煦和夏菱沒有在寵物醫院久留, 薛煦臨走前看了看小黑,它依舊半闔著眼無精打采的趴著不動, 看到薛煦過來了, 它微微睜大了一點眼睛, 軟軟的叫了一聲, 尾巴輕輕搖了搖,沒有一點生氣和該有的活力。


薛煦努力壓下不好的猜想,強笑著摸了摸它的腦袋。


“乖,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喵~”小黑又叫了一聲,碧綠色的眼睛默默目送他離去,沒有送行也沒有挽留,隻是靜靜看著,直到他的背影徹底消失不見。


陳管家開車回家,今天一下子發生這麽多事情,他的表情略顯沉重,薛煦和夏菱坐在後座,一路上都沒怎麽說話,空氣有些沉悶。


夏菱垂眼看著自己的雙手,細瘦的手腕破了點皮,手銬留下的淡紅色勒痕沒有消退,她眸光微暗,出聲打破平靜:“你說,小黑會沒事嗎?”


“當然。”薛煦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溫熱的掌心,覆在她的手腕上麵,然後緊緊握住,“肯定會沒事的,小黑是,你也是。”


他堅定不移的看著她,漆黑的眼睛像極了美麗的夜空,深邃,迷人,又溫柔。


“嗯。”夏菱不由自主的點頭,唇邊泛起一抹淡笑。


她突然想到,他那天晚上的告白。


好想問還算不算數……


她這樣想著,不禁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被少年的手覆蓋著,雖然看不到紅痕了,但輕微的刺痛不是遮蓋住就能忽視得了的。


還是算了吧。


夏菱淡淡的想,無意識收攏手指。


*


到家後,薛煦讓夏菱回房休息,他和陳管家商量怎麽處理姚雁這件事。


“當務之急就是先把淩夏弄出來,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事不宜遲,明天就聯係醫院給她治病。”


薛煦作出決定:“還有學校那邊,幫她辦一下休學,等病情有所好轉了再回去上。”


“我知道了。”陳管家點頭,這是目前最好的解決辦法,他遲疑了一下,問:“少爺,如果夏小姐真的是殺害她母親的凶手,你會怎麽辦?”


“還能怎麽辦?”薛煦嗓音發沉,“當然是請律師打官司啊,一定要證明是夏菱在患有精神疾病的同時,在神誌不清的情況下做出來的舉動,而且我覺得淩夏不會隨便殺人,很大可能是姚雁先動手的,盡量往精神病和自衛殺人兩個方向舉證就行了。”


陳管家擰眉,“我明白你的意思,可你覺得老爺夫人會讓你管這事嗎?”


薛煦沉默,他不是沒想到這一層,如果夏菱真的被證實了是凶手,以父母要強愛麵子的性格看,這是家族恥辱,絕對會阻止他插手此事。


但是……


“他們不管,我管。”薛煦語氣平靜,卻擲地有聲。


陳管家歎了一口氣,搖搖頭,沒說話了。


真是造孽啊。


“對了,你把姚雁的案子資料搞一份給我。”薛煦想到了什麽,對他道:“再查一下唐雁梅3月到6月的行蹤。”


“你查她幹什麽?”陳管家愣了一下。


“有點好奇。”薛煦含糊道。


道了晚安,他回到房間,用了兩個多小時,把整件事情的過程全都梳理一遍,製定了詳細計劃。


完後薛煦總算安心去睡了,決定在夏菱休學後,也向學校請一個月的假,陪她去醫院治療。


第二天,還不到鬧鍾調好的六點半,手機就響了,薛煦這一晚上沒睡好,立刻就醒了,臉色陰沉的接電話,口氣很不好:“誰啊?”


“阿煦,快看微博!出大事了!”周嘉江在那頭大呼小叫。


“怎麽了?”


“總之你快看,夏菱的事被傳出去了!”


薛煦心一跳,掛了電話,迅速打開微博。


一條加了“爆”字的熱搜一下就吸引了他的注意。


【十五歲女孩弑母被無罪釋放】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