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79節


“當然查過。”吳旋道:“但案發當天,住在附近的人都隻見過夏菱一個人出入姚雁家,監控錄像也沒查到可疑的人。”


“鄰居也有可能作偽證,被下封口令不是嗎?監控錄像也可能被替換,如果真的是蓄意謀殺,怎麽可能不提前做好準備?真正的凶手可能一開始就打定主意嫁禍給夏菱,這都是有可能的!”


薛煦情緒有些激動,重重拍桌子,黑眸直直看著她:“請你們務必仔細排查。”


吳旋眉頭輕皺,道:“我理解你的心情,請你冷靜一點,在沒有十足的把握確定夏菱就是凶手之前,我們也不會拿她怎麽樣,現在當務之急,就是送夏菱去醫院接受治療,把她另一個人格引出來。”


“對對,沒錯,阿煦,你先別激動哈。”周嘉江摁住薛煦的肩,示意他冷靜,然後繼續問道:“如果,我是說如果,淩夏是受到姚雁家暴,自衛殺人的?這會怎麽判?”


吳旋:“這要看她殺人的時候主觀上是故意還是過失,量刑會減輕,視案件實際情況而定。”


“所以你是說,她媽把她打得半死,隻要還有一口氣在,就不算犯罪,而她隻是稍微反抗一下,不小心把人打死了,那她就是有罪?”薛煦冷笑著掙開周嘉江,“這他媽的還有沒有天理了?”


吳旋的表情冷了下來,“我從來沒有這麽說過,這個案子情況複雜,當時的情況誰都不清楚,請你注意措辭。”


“抱歉抱歉,我兄弟脾氣比較暴躁,我這就帶他出去。”周嘉江訕笑,手機響了,是他二叔來的電話,連忙拽著薛煦出去了。


薛煦在審訊室門口煩躁的轉來轉去,陳管家走了過來,身後跟了一個人,“少爺,高老先生過來了。”


一個留著花白胡子的大叔笑嗬嗬的看著他。


薛煦精神一振,禮貌的和他握手,鄭重道:“高叔,這回我欠您一個人情,以後有什麽事盡管吩咐就是。”


“好說好說。”高老先生慈眉善目的拍著他的手。


夏菱被關在拘留室裏,雖然她不懂法律,但也知道自己一時半會兒出不去了,她望著天花板靜靜發呆,在腦中嚐試呼喚淩夏,但一點反應都沒有,他好像突然就消失了,特別莫名其妙。


她心灰意冷之際,鐵門突然開了,一個警衛人員在門口說:“你可以走了。”


啊?


夏菱迷茫眨眼,還沒說話,就看到薛煦從他身後蹦出來,飛快衝過來用力抱住她,啞聲道:“小花,別怕,我們可以回家了。”


“哦,哦。”夏菱懵懂點頭,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陳管家開車送他們回去的路上,夏菱才知道,這回多虧了周家和薛家的關係,周嘉江那個做警監的二叔就不說了,薛煦還特意請來了退休多年的老局長,雖然權力已不在,但威望擺在那兒,才讓她暫時被放了出來,而她回去後要保證絕不惹事生非,積極配合治療,查明真相。


回到家後,薛煦和夏菱都先去洗了個澡,轉換一下心情,陳管家貼心的什麽都沒問,待夏菱一如往常,他準備了一桌好吃的,笑容滿麵的款待他們。


三人吃飽喝足後,就各自回房間……不,薛煦跟著夏菱回她的房間。


少年毫無自覺的坐在她的床上,雙手抱胸,一臉肅穆的看著她,目光沉沉。


“現在隻有我們兩個人,你跟我說實話,你真的沒有那天記憶?”


“你這是什麽問題?”夏菱笑了笑,坐在他旁邊,“你也認為人是我殺的?”


“我不知道。”薛煦認真想了一下,搖頭淡道:“但如果我有你那麽一個媽,我估計早八百年就把她幹死了,不會忍那麽久。”


夏菱忍不住笑了,“所以,你在側麵罵我傻嗎?”


她歎了一口氣,“我沒說謊,我對警察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我什麽都不知道,我醒來的時候,麵前就是我媽的墳墓,你能體會我當時的心情嗎?”


薛煦:“你和淩夏不是能交流嗎?”


夏菱:“他不願意告訴我,我也沒辦法。”


薛煦沉吟,“你覺得他動手的可能性大嗎?”


夏菱沉默了好久,才輕輕道:“挺大的。”


她垂眸苦笑,“不瞞你說,姚雁死後,我一度都覺得是淩夏放火殺的她,那段時間,我每天都提心吊膽,生怕警察第二天就找上門來。”


薛煦皺眉,“你為什麽要這麽想?也許隻是個單純的意外,或是有人尋仇,不一定是淩夏……”


“你不懂。”夏菱搖頭打斷,眸色漆黑若墨,黑洞洞的一片。


有那麽一瞬間,薛煦以為自己看到了淩夏。


夏菱輕輕笑:“你不懂我有多恨她,每一天都恨不得她去死,甚至在腦中設想了無數種悄無聲息殺死她的方法,下毒,半夜趁她熟睡時拿菜刀砍她,開煤氣灶,或者拿她打我的棍子打死她……”


她喃喃,像是陷入了回憶,眼睛空洞死寂,“你覺得淩夏很殘忍是不是?其實姚雁比他更可怕,她特別喜歡抓著我的頭發往牆上撞,操著手臂粗的木棍往我背上打,吃飯的時候也是,吃著吃著,她會突然放下碗筷罵我,抓著我頭發拿腳踹我,而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麽……”


她彎了彎嘴角。


“我記得有一次,她把一個男人帶到家裏來,他們在客廳裏聊天,我做好飯喊她吃飯,她就又生氣了,把擺在桌子上的飯菜連同碗一起砸向我,菜和油從頭上流下來,混著血,從脖子上流進衣服裏,有時候,我都懷疑自己是怎麽活下來的……”


“小花,別說了,都過去了,我在這兒呢……”薛煦聽得難受,眼睛紅了一圈,緊緊抱著她柔聲哄道,他知道她以前過得很不如意,所以也避免去談這方麵的話題,沒想到她竟然就這麽說了出來,像說別人的事似的,更讓他心疼。


“我沒事,我知道都過去了。”夏菱靠在他懷裏,閉眼淡笑:“知道淩夏是怎麽出來的嗎?你應該猜到了吧,姚雁每禮拜都會帶男人回來,最初的時候,我還小,他們對我不感興趣,後來,我慢慢長大,就有男的動了歪腦筋,在他扒我衣服時,淩夏出來了,我不知道他當時做了什麽,反正我醒來的時候,男人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滿地都是血,暈了過去。”


夏菱聲音頓了頓,“而且他的那個沒有了。”


“哪個?”薛煦沒反應過來。


“拉尿的那個。”


“……”薛煦打了一個寒顫。


“可你知道嗎?”夏菱淡淡道:“當時我不但不害怕,還有一種報複的快感,我心裏隱隱是希望男人變成這樣的,從那以後,淩夏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我內心渴望,卻又不敢做的事。”


“你到底想說什麽?”薛煦越聽越不對勁。


“意思是,淩夏就是我心裏的野獸,是我欲望的集合體。”夏菱輕笑一聲,眼神灰暗,“所以我想殺了姚雁,他也能毫不猶豫的做到。”


“不,你不能這樣想。”薛煦深吸口氣,“我問你,淩夏出來後,你的日子是不是好過很多?姚雁也不敢輕易打罵你了?”


“嗯……”


“那你之前都能忍住沒殺她,為什麽之後就忍不住了?”薛煦扶住她的肩,“這沒道理啊。”


“而且我不覺得淩夏會殺人。”薛煦認真的看著她,“雖然他看著無法無天,但下手還是有分寸的……”


他語氣有點遲疑,底氣不足的補充:“應該。”


夏菱不作聲,柳眉皺起,像是在沉思。


薛煦也沒說話了,細細整理著事情經過,總覺得今天這一切發生得太巧合了,剛去了夏家,警察就來了,說夏菱是嫌疑犯,還被帶到局子裏,像是安排好了一樣。


還有唐雁梅,她很不正常,平白無故對夏菱獻殷勤,非奸即盜。


話又說回來,姚雁死的時候是3月24日。


唐雁梅3月到6月不見蹤影。


薛煦心念一動,好像抓住了某種關聯。


“喵~”


有氣無力的貓叫聲。


兩人抬頭望去,小黑慢吞吞的走過來,不複以往的朝氣活力,它焉不拉幾的趴在他們腳邊,半闔著碧綠色的眼,無精打采的樣子。


“小黑是不是生病了?”夏菱擔憂的從薛煦懷裏出來,摸摸小黑的腦袋,它看了她一眼,伸出舌頭軟綿綿的舔了舔她的手指。


“很有可能。”


薛煦眉頭皺了起來,他對小黑一般都是放養狀態,在家裏給它弄個窩,每天給它準備吃的,然後就不管了,窗戶也給它開著,來去自由。


它這幾天真的很奇怪,不願搭理人,飯也不吃幾口,還總喜歡爬窗到外麵去,晚上才回來,是以前從來沒有的事。


“會不會是餓了?”薛煦起身,去拿了一袋貓餅幹過來,喂了它一塊,沒想到小黑輕輕嗅了嗅,咬了一口就吐了,全身抽搐。


兩人大驚,薛煦果斷把它抱起來。


“走,去醫院。”


他把陳管家叫醒,三人連夜找了家寵物醫院,醫生說暫時看不出來小黑得了什麽病,有待觀察。


薛煦:“請救救它,多少錢都行。”


夏菱看著醫生給小黑打針,擔心不已。


薛煦蒙住她的眼睛,沉聲安慰:“放心吧,小黑會沒事的,一切都會沒事的。”


我們都會沒事的。


第$1章


醫生給小黑打針, 小黑表現得很聽話,垂著耳朵, 趴在桌上一動不動, 病懨懨的聳拉著腦袋,任由醫生的手按住自己的爪子, 把冰冷的針頭刺進自己的血管裏。


萎靡不振。


夏菱怔怔看著小黑的樣子,好像預感到了什麽。


打完針後, 醫生問薛煦小黑這幾天有沒有什麽異常。


薛煦想了想, “它最近都不怎麽吃東西,而且沒精神, 還老喜歡躲起來, 我這幾天老在沙發下或床下找到它。”


他有些自責, 是他疏忽了, 早在這些預兆出現時,他就應該把小黑送到醫院。


“醫生,它到底得的是什麽病?”


醫生凝眉搖頭, “不好說,先觀察一晚看看吧。”


由於太晚了,薛煦和夏菱沒有在寵物醫院久留,薛煦臨走前看了看小黑, 它依舊半闔著眼無精打采的趴著不動, 看到薛煦過來了,它微微睜大了一點眼睛,軟軟的叫了一聲, 尾巴輕輕搖了搖,沒有一點生氣和該有的活力。


薛煦努力壓下不好的猜想,強笑著摸了摸它的腦袋。


“乖,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


“喵~”小黑又叫了一聲,碧綠色的眼睛默默目送他離去,沒有送行也沒有挽留,隻是靜靜看著,直到他的背影徹底消失不見。


陳管家開車回家,今天一下子發生這麽多事情,他的表情略顯沉重,薛煦和夏菱坐在後座,一路上都沒怎麽說話,空氣有些沉悶。


夏菱垂眼看著自己的雙手,細瘦的手腕破了點皮,手銬留下的淡紅色勒痕沒有消退,她眸光微暗,出聲打破平靜:“你說,小黑會沒事嗎?”


“當然。”薛煦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溫熱的掌心,覆在她的手腕上麵,然後緊緊握住,“肯定會沒事的,小黑是,你也是。”


他堅定不移的看著她,漆黑的眼睛像極了美麗的夜空,深邃,迷人,又溫柔。


“嗯。”夏菱不由自主的點頭,唇邊泛起一抹淡笑。


她突然想到,他那天晚上的告白。


好想問還算不算數……


她這樣想著,不禁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被少年的手覆蓋著,雖然看不到紅痕了,但輕微的刺痛不是遮蓋住就能忽視得了的。


還是算了吧。


夏菱淡淡的想,無意識收攏手指。


到家後,薛煦讓夏菱回房休息,他和陳管家商量怎麽處理姚雁這件事。


“當務之急就是先把淩夏弄出來,把事情的真相弄清楚,事不宜遲,明天就聯係醫院給她治病。”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