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76節


剛剛,不小心碰到她的手時, 薛煦感覺她的手抖得很厲害, 根本不像淩夏那樣強勢大膽, 她的動作很慢很輕, 如果是淩夏,在這短短的十幾秒裏,早就揪著他的衣領, 仰頭吻了過來,整套動作行雲流水,不帶半分停頓。


……別問他是怎麽知道的。


而夏菱就不同了,她的反應明顯要青澀許多, 而且也不如淩夏熟練, 破綻實在太多。


難怪她對周嘉江家了如指掌,也隻有夏菱去過他家,淩夏沒去過。


“……我不是。”女孩心虛否認, 聲音甕甕小小的,底氣不足。


“你就是!”


薛煦幾乎欣喜若狂。


小花竟然會主動親他!


放在以前他想都不敢想。


他再也沒有了顧慮,雙手興奮的抓住她的肩,反客為主,想把這個吻繼續下去,可下一秒女孩突然用力把他推了出去,惱羞成怒的罵了他一句“流氓”後,狼狽的轉身跑開。


薛流氓一臉懵逼。


明明是你先流氓的好嗎?


“小花,你別跑啊!”


薛煦這次一定要和她說清楚,想也不想的追上去,可太黑了,看不清人在哪兒,他打開客廳吊燈,看到小姑娘手慌腳亂的爬樓梯,雖然離得有點遠,但他還是清楚的望見了她粉嫩的耳朵和紅得滴血的臉頰。


她穿著粉白色棉襖,帽子是兔子形狀,上麵有兩個粉色絨球,此刻正一顛一顛的在她烏黑的發間彈跳。


有點像受到驚嚇而慌亂逃竄的小兔子。


害羞的小兔子。


薛煦忍俊不禁,眼底劃過一絲戲謔的笑意,怎麽會有這麽可愛的人?


這裏可是他家,她能跑得到哪兒去?


他看到她躲進了房間裏,用力關上了門,還把房門鎖了。


太天真了。


薛煦嘖了一聲,唇邊噙著笑,也慢悠悠的上樓了。


家裏所有房門的備用鑰匙可都在他手上。


此時此刻,夏菱抱著膝蓋蹲在門邊,捂住紅透的臉,心髒狂跳,悔得腸子都青了。


早知道就不裝淩夏了……


太羞恥了……


其實她今天早上就醒了,和以往不同,腦中突然多出了一堆新的記憶,全都是和薛煦親吻的畫麵。


活色生香,纏綿悱惻。


每一處細節都是那麽清晰。


她壓著他,和他激吻,舌頭伸進少年嘴裏,色情的舔過他的牙齒,然後和他的舌緊緊糾纏在一起,吻得瘋狂而激烈,喘息聲很重,透明的唾液從兩人相貼的唇中流下,卻無人顧及。


薛煦明顯是醉了的,最後翻身把她反壓身下,發了狠似的啃咬她的嘴唇,牙齒碰撞,眼角發紅,鼻尖沁著汗,是她從未見過的模樣,意亂情迷,混合著陌生原始的欲望。


他們親了多久,夏菱就傻了多久,全身的血液衝到頭頂,羞得連脖子都是紅的,想死的心都有。


想都不用想,這肯定是淩夏幹出來的好事!


淩夏一直都很壞心眼,很早以前開始就喜歡把一些黃色的色情記憶分享給她,隻是她從來沒去搭理過,這次有關薛煦,她潛意識裏接受了,沒想到一上來就這麽刺激。


他這是什麽意思?


嘲笑?炫耀?故意刺激她?


那他成功了。


夏菱很生氣,非常生氣!


那些記憶,在腦中過了一遍後,像是親身經曆一般。


可一想到是淩夏做出來的,她難免有些嫉妒,她想和薛煦接吻很久了,可一直沒敢,最後竟被淩夏捷步先登了。


夏菱羞恥又懊惱。


可內心深處,也想和薛煦也這樣親一次,拋開矜持,放飛自我。


夏菱不敢用自己的身份,便偽裝成了淩夏,學著他去占薛煦便宜,結果就差那麽一點點快親到了,就被薛煦發現了。


她的臉火辣辣的,窘迫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太難為情了,第一反應就是逃跑!


那不是我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夏菱抱緊自己,像個縮頭烏龜一樣躲在房間裏,敢做不敢認,紅著臉不斷自我催眠道。


“小花,你出來好嗎?我們把話說清楚。”


薛煦已經拿著鑰匙來到了夏菱房間前,輕輕敲了敲門,聲音憋著笑。


到底沒有破門而入,他怕她一激動,又把淩夏嚇出來了。


“……都說了我不是夏菱。”


女孩聲音低悶,糯糯軟軟的音調,依舊死不承認。


“不是夏菱你應什麽?”薛煦老神在在,笑道:“你怎麽知道小花就是夏菱?”


房間裏一下就沒聲了。


薛煦啞然失笑,搖搖頭,也慢悠悠的靠著門席地而坐,目光漫不經心的落在空氣中的某處,聲音是醉人的溫柔。


“既然你不願意出來,那我就這裏說了。”


他停頓了一下,然後輕聲說:“夏菱,我喜歡你。”


舒緩的語氣,沒有特別用力去強調什麽,像是說著再正常不過的話,可對於薛煦來說,喜歡她這件事,本來就再正常不過。


即使隔著一道門,他的聲音還是很清晰的傳到了夏菱耳中,她渾身顫了顫。


薛煦的表白還在繼續,平靜道:“我很久以前就察覺了,但顧忌著許多東西,一直沒敢承認,我希望你以後能過得幸福,但沒把握自己能讓你幸福,你也知道,我出生在這樣的家庭,父母又沒把我當兒子看,一直都自作主張的決定我的人生,特別是我爸,為了利益可以不擇手段,他們肯定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


說到這裏,他淡淡笑了笑,“可那又怎麽樣呢,我曾經想過,如果你有喜歡的人,就徹底死心,可看到圍在你身邊轉悠的那些男孩子,又很不甘心,憑什麽他們長得沒我好,學習也比不過我,打架也不如我,甚至還沒我疼你,為什麽站在你身邊的人不能是我?”


為什麽他的寶貝小花,他用生命寵著的女孩,要隨隨便便的讓給一個陌生男人啊?


光是想想,就覺得難以忍受。


“……就算我父母不同意,就算他們撕破臉把我趕出這個家,我也想和你在一起……”


或許這很幼稚,很偏激,但卻是他的真實想法。


薛煦的聲音鄭重而忐忑。


“小花,如果你願意相信我的話,能從房間裏出來嗎?”


他屏息等待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房門一直沒有動靜。


薛煦耐心十足,沒有催促。


三分鍾後,房門終於開了,他欣喜的轉頭抬臉,剛露出花兒一般的笑容,一隻白白嫩嫩的腳丫毫不留情的踩在他臉上。


慵懶的女聲不鹹不淡的響起:“你有完沒完,肉麻的話你到底要說幾遍才夠?”


薛煦笑容一僵,睜大眼睛看著女孩,聲音幾近崩潰,“你是淩夏?”


“嗯哼。”淩夏抱胸倚著門框,居高臨下俯視他絕望的臉。


“你不會是夏菱裝的吧?”薛煦仍抱有最後一絲希望。


“需要我形容下你蹦極那天的慘狀嗎?”淩夏皮笑肉不笑。


薛煦沉默了,一臉生無可戀。


像是欣賞夠了他的表情,淩夏才輕笑著說:“放心吧,我隻聽到了最後一句,其他的時候都是她在場。”


“真的?”薛煦滿血複活,期待的看著他,“她聽完後什麽反應?”


淩夏沒回答,旁若無人的從口袋裏摸出一根煙,也不點,就那樣叼在嘴裏,幽深的看著他,忽然沒頭沒腦的問了一句:“如果有一天,在我和她之間選一個,你選誰?”


拷問靈魂的問題。


而薛煦隻思索了一秒,“夏菱!”


他很清楚,他喜歡的是夏菱,是小花,對於淩夏,他或許有一些特別的感覺,但那也是基於對夏菱的喜歡之上才有的。


淩夏沒什麽反應,反而笑了笑,還挺開心,他讚同的點頭,“很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選夏菱。”


“你不生氣?”薛煦覺得他笑容別有深意,可聽著又沒有不對的地方。


“為什麽生氣?”淩夏淡淡反問:“我就是為了保護她而生的,我們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這具身體正常運轉,正常生活,如果她不需要我們了,為她消失也是理所當然的。”


他歎了一口氣,“而且夏菱性子那麽弱,如果我能融進去,她多少會堅強一點吧。”


夏菱的性子……也不是很弱吧?


薛煦有些不服,但沒說什麽,隻當是他對夏菱的偏見。


“所以,你願意接受治療?”他試探著問。


“願意啊。”


淩夏竟然很爽快的答應了,伸了個懶腰道:“也是時候了,我也沒什麽想做的事了,明天就給我找家醫院吧,嗯,你那麽有錢,就找家最好的,對了,醫生一定要是溫柔的小姐姐,否則我拒絕治療。”


“你就這樣同意了?”薛煦不可思議,竟比夏菱還爽快。


“這有什麽奇怪的。”淩夏翻了個白眼,“我和她不一樣,想當正常人很久了。”


沒等到薛煦給淩夏找好醫院,夏家近日請客,據說是唐雁梅親自下廚邀請女兒朋友去家裏吃飯,以此表達做母親的感謝,還特意要夏冉冉叫上夏菱,誠懇的說自己之前對她有許多做的不對的地方,想借這個機會道歉。


於是夏冉冉高高興興的給夏菱打電話,把情況說明了一下後,叫她一定要來。


夏冉冉不知道,對麵和她說話的,不是夏菱,而是淩夏。


“好啊。”淩夏無所謂開口:“一定到。”


然後掛了電話。


“你真的要去?”薛煦眉頭輕皺,對唐雁梅沒一點好感,直覺告訴他去了準沒好事。


“唐雁梅那麽討厭你,怎麽可能道歉,一聽就是胡扯,你最好別去。”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