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75節


薛煦心裏咯噔一下,顫巍巍問:“你是誰?”


淩夏語氣輕柔,“你說呢?”


薛煦呆滯。


淩夏微笑,揉拳頭,“上次敢暗算我,膽子挺大嘛。”


薛煦麵如死灰,“隨便你好了,要殺要剮隨便,我已經無所謂了。”


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告白啊……


淩夏看到桌上狼藉的蛋糕,“今天誰生日?”


“我。”


“幾歲?”


“十七。”


“真小。”


“你沒資格說我。”


“算了,看在是你生日的份上,給你一點獎勵吧。”


淩夏看著少年比女人還漂亮的臉,眯了眯眼,手抓了一把奶油,猝不及防的抹在他的臉上。


“你……”薛煦沒反應過來,對麵的女孩突然朝他撲了過來,後背一痛,他被他壓在了地上。


“你要幹嘛?”薛煦酒醒了一點,皺眉看他。


“我們做吧。”淩夏笑眼彎彎的樣子像極了狐狸。


“做……什麽?”薛煦一愣,舌頭打結。


淩夏湊到他耳邊低笑:“愛啊。”


“……那是什麽。”薛煦木然,純潔的表示聽不懂。


淩夏笑得意味深長,“你不是喜歡夏菱嗎?現在正是個機會,她可沒我這麽放得開,你要考慮清楚。”


“你怎麽突然想做這個?”薛煦頭疼,他果然看不透淩夏,一天一個樣,你永遠都不知道他下一秒想幹什麽。


“不是突然,是一直。”淩夏糾正道:“你和夏菱都不讓我出去獵豔,我隻好從身邊的人下手嘍。”


他輕佻的勾起薛煦的下巴,“你的皮相一直是我喜歡的類型,你喜歡夏菱,我喜歡你的臉,這很好,我們互相都不用對對方負責,或許你可以把責任轉到夏菱身上,我不介意。”


“可……”


“沒有可是。”淩夏舔了一口他臉上的奶油,色氣十足,看著他的眼睛緩緩道:“我們是同一個人,你心裏其實一直都是這樣想的吧。”


薛煦看著眼前笑得魅惑的女孩,熟悉的眉眼,熟悉的臉,無話可說。


確實。


他心裏從未把他們割裂開來。


淩夏眼眸幽深,把薛煦臉上的奶油舔幹淨,然後狠狠吻上了他的唇,不是輕碰,沒有前戲,舌頭強硬的撬開了他的牙齒,粗魯,蠻橫。


薛煦粗喘著氣,麵色潮紅,在酒精的作用下,意識漸漸不清醒,看著這張臉,直接把他當成了夏菱,手緊緊環住他的腰熱情的回應著。


兩個人接吻就像在打仗,沒有柔情,像野獸般舔舐啃咬,唾液攪動,互相都想要將對方拆之入腹。


火熱而纏綿。


薛煦因為中途離席,回家後被薛父臭罵了整整兩個小時。


但也隻教訓了他沒有禮貌,沒大沒小,有關訂婚的事隻字不提。


薛父知道自己被這臭小子擺了一道。


他們因為事先沒告訴他訂婚的事,所以他半途走了也不能說他是因為不想訂婚才走的,聰明的沒留下把柄。


但薛父才不信這小子沒聽到一點風聲,要不然怎麽會掐點掐得這麽準,他們依次給貴客敬完酒後,他剛準備宣布薛煦訂婚的事,結果轉眼人就沒了,消失得無影無蹤。


當場把他氣得心髒病快發作了。


薛父看著麵前吊兒郎當的聳拉著腦袋,看上去完全無所謂的少年,心裏恨得牙癢癢。


也罷。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


他就不信他能逃一輩子。


薛煦父母在薛煦生日過後,第二天就走了,心裏憋著氣,但又無處發泄,臉色憔悴又陰沉,他們奇怪的注意到平日安靜少語的夏菱竟然很熱情的歡送了他們。


女孩臉上洋溢著大大的笑容,揮了揮手,脆生生的喊:“叔叔阿姨再見,記得常回來看看哦。”


薛父看著她燦爛的笑臉,不知怎的,解讀出了“最好永遠不要回來”的意思。


莫名其妙。


這女孩怎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答案當然是因為她不是夏菱。


淩夏送走二老,關上門,曖昧的對薛煦眨了眨眼,暗示意味十足,“現在終於沒人打擾我們了,我們繼續昨晚沒做成的事吧。”


薛煦無奈的揉太陽穴,悔不當初,“你聽著,昨晚我是真的喝多了,把你看成了夏菱才一時衝動,我沒想要……等等,你脫衣服幹嘛?”


他的聲音猛然飆高,無比驚悚的看著淩夏大大咧咧的掀起衣服,他脫得很快,一下就把毛衣和裏衫脫得幹幹淨淨。


女孩纖細白皙的身體暴露無遺,隻穿著白色文胸和一條黑色長褲。


薛煦瞬間紅了臉,顫抖的指著他,磕磕巴巴,你你你了個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而淩夏則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文胸皺眉,自語道:“難怪我昨晚睡得不舒坦,原來她戴了這麽個玩意,她也真是,胸這麽小還戴這麽大號的,自欺欺人。”


他說著就要把文胸摘了。


薛煦雖然很認同他的話,但此時果斷上前阻止了他,拿沙發上的毛毯緊緊包住他的身體,麵紅耳赤的低吼:“你他媽的真是夠了!”


一連幾天,夏菱都沒出來,全是淩夏在跟前晃悠著,薛煦現在是真的怕了他,你說你要是和他打一架都成,來,隨便打,不還手都行,可問題是現在的淩夏不玩那套,整天就是想上他。


還天天裸著身體在他麵前誘惑著,看著夏菱那張臉,薛煦真怕自己一時控製不住把他給辦了,最後迫不得已的躲到周嘉江家避難。


玩了一個晚上遊戲,快十二點了都不願回去。


周嘉江不解問:“你還不回去嗎?”


“不回,在你家睡一晚。”


“又和淩夏打架了?”周嘉江了然。


薛煦語氣沉重,“一言難盡。”


門鈴突然響了。


“這個時候會是誰?”周嘉江嘀咕,跑去開門,一看,是夏菱,不,淩夏。


“薛煦在你家吧?”他笑容和煦。


“他……他剛剛走了。”周嘉江結巴道。


“真的?”淩夏似笑非笑。


“不信你跟我到裏麵看。”周嘉江一看到他的笑容就發怵,膽戰心驚的在前麵帶路。


到了客廳,果然一個人都沒有。


薛煦應該是聽到風聲躲起來了。


反應夠快。


周嘉江籲了一口氣,對淩夏攤手:“你看吧,沒有。”


淩夏置若罔聞,輕車熟路的打開電視機下麵的櫃門。


那是個很大的櫃子,裏麵什麽東西都沒放,是周嘉江故意清理出來藏人的,就是為了應不備之需,隻有身邊的朋友才知道。


薛煦縮在裏麵打遊戲正歡,看到他時渾身一抖,難以置信,“你怎麽知道我在這兒?”


按理說,周嘉江家這個櫃子的秘密淩夏不知道才對。


“走吧,回家。”淩夏笑得很溫柔,甩了甩胳膊,“需要我請你嗎?”


“……”薛煦憋屈的跟著他回去了。


周嘉江同情的看著薛煦淒涼的背影。


然後又看了看打開的櫃門。


和薛煦一樣奇怪著淩夏是怎麽知道這裏的。


另一邊,薛煦剛回到家,還沒開燈,淩夏便用力的把他摁在門上。


又來了。


薛煦心累,淩夏這欲求不滿的性格能分點給夏菱該多好。


他剛想推開他,無意觸碰到他的手,愣了愣,沒動了。


淩夏見他終於聽話了,滿意一笑,湊近他的臉,快要吻到他的唇時。


薛煦略帶遲疑的聲音響起。


“是……小花嗎?”


淩夏的動作猛然停住。


第60章


薛煦的話一出, 時間仿佛靜止了一般,空氣突然安靜。


沒開燈, 室內一片漆黑, 他看不清夏菱的臉,但能聽到她陡然紊亂的呼吸聲。


她在緊張!


薛煦愕然又欣喜, 還有點不敢相信,再開口時, 語氣不自覺溫柔下來, 帶著三分小心翼翼。


“你真的是小花?”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