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74節


第59章


黑暗中, 辨不清對方的臉,夏菱覺得毛骨悚然, 可下一秒, 從他的唇齒間,聞到了香醇的酒氣還有蛋糕的甜香。


推拒掙紮的動作一頓。


她漸漸卸了力氣。


夏菱呆若木雞。


這個人是……


是……


他的力道看似很重, 其實吻得不是很深,隻是淺嚐輒止的舔了舔她的唇, 然後意猶未盡的吸吮了一下, 像是在嚼他平時最愛的糖果,便放開了她, 烏黑的腦袋撒嬌般在她頸間蹭了蹭, 喃喃:“小花, 你身上好香啊……”


聲音帶著朦朧的醉態。


她就知道他喝醉了……


夏菱抿了抿濕潤的唇, 臉頰豔若桃花,無奈的推著身上的人,“喂, 醒醒,你知道你在做什麽嗎?”


他不是在外麵應酬嗎?


怎麽會在這兒?


把父母、賓客,還有未來可能成為他妻子的女人丟在外麵真的好嗎?


“小花,你今天真漂亮。”


薛煦繼續說著醉話, 聲音低低的, 含糊的語調,卻帶了認真,他緊緊擁抱著她, 身體燙得像火爐。


“真想把你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看到……”


夏菱的小臉燒了起來,又羞又窘,澄靜的眸子染上一層朦朧的水汽,“你突然說什麽呢?”


少年抬了頭,醉眼迷離的看著她,忽然親了一下她的臉頰,蜻蜓點水,嗬嗬傻笑了起來,說:“真好。”


好什麽好……


夏菱羞惱的摸著臉,看他意識不清,站都站不穩,輕輕歎氣,扶住他:“別亂動,我帶你去外麵醒酒。”


她把他的手架在自己肩上,慢慢走出包廂,薛煦這回終於安分了,乖乖靠著她,期間有幾次想吐,夏菱連忙把他帶到衛生間的洗手池前。


“嘔——”


薛煦雙手撐在水池邊,吐得昏天暗地,反胃得很厲害,黑發掩眸,白皙的麵孔泛起大片紅暈。


夏菱心疼的拍著他的背。


他到底喝了多少酒啊?


關心他的同時,她不忘敏感的望向女廁,唐雁梅不在,估計早就打完電話走了。


她暫時放下疑慮,讓薛煦待在這裏不要動,她去外麵接水給他漱口。


去拿水杯時,她遠遠望見薛煦父母站在餐桌邊,臉色都很難看,他們身邊圍攏了四五個穿著燕尾服的男人,夏菱認出了是酒店服務生,他們穿插在人群間,拿著對講機,四處張望的尋找什麽。


薑嫣和她父母站在一旁,臉色同樣不好看,特別是薑嫣,左顧右盼,急得都快哭了,不停在跺腳。


他們找的……難道是薛煦?


到底怎麽一回事?


夏菱滿腹狐疑,倒了一杯水,匆匆回到衛生間,發現洗手池前空無一人,一驚,剛要出聲叫人,一隻濕潤潔白的手從背後捂住她的嘴。


“別出聲,會被發現的。”


少年的嗓音低沉而喑啞,比平時多了幾分磁性。


夏菱聽他聲音清晰,轉身驚喜道:“你酒醒了?”


“嗯。”薛煦笑,溫柔的看著她,黑發幾乎全濕了,水珠淌過,淩亂的搭在額角,胸前的西裝也濕了透頂,略顯狼狽,看來他剛剛直接開水龍頭衝醒了自己。


“你怎麽搞成這個樣子?”夏菱蹙眉,身上沒有紙巾,用手將他臉上的水擦去,“以後別喝這麽多了,你父母正在找你呢,你這樣怎麽回去見他們?”


“不回去了。”他輕描淡寫的搖頭,順勢抓住她的手腕,極其自然將她的手納入掌心。


“我過來就是為了找你,結果轉頭一看你就不見了……”他輕輕瞪她,教訓小孩的語氣,“都叫你在原地不要亂跑,你怎麽不聽話呢?”


“你找我幹嘛?”夏菱迷惑,跟不上他的腦回路。


“當然是去參加我真正的生日party啊。”薛煦握緊她的手,彎了漂亮的眼,粲然一笑,“好了,我們走吧,大夥都等著呢!”


說著,不給她反應的時間,他牽著她,在人群的遮掩下,成功的從安全通道偷偷溜出了酒店。


夏菱覺得像是做壞事,刺激而隱秘,有好幾次服務員發現了他們,當時她的心髒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可驚訝的發現服務員隻是看了他們一眼,便收回了視線,當作沒看到,還故意走遠了幾步。


夏菱懵圈,這才知道薛煦很有可能早就暗中買通了他們,薛煦父母把他騙來,他將計就計,瞞天過海的逃出來,真不愧是親生的。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王子摘下皇冠,扔下公主,牽著灰撲撲的灰姑娘逃離宮殿。


王子會幸福嗎?


路上,夏菱因為穿著高跟鞋,跑步不方便,薛煦彎腰,直接將她一把抱了起來,傳統的公主抱,星空裙四處散開。


少年笑開了眉眼,比她裙擺的鑽石更奪目,說:“小花,看在今天你打扮得像個公主的份上,我就勉為其然的讓你享受下公主的待遇吧。”


“放我下去,我自己可以跑!”


夏菱臉紅得不像話,這還是大街上呢,丟死人了!


她羞恥的掙紮身體要下去,可薛煦鐵了心要抱著她跑,就是不肯放手。


夏菱累得放棄了,抬頭,懷疑的瞅著他光潔白皙的下巴,勁這麽大,那會兒醉酒不會是裝的吧?


“你還記得你醉酒時發生的事嗎?”


“啊,哦,不太記得了。”薛煦眨眨眼,目光閃爍,語氣無辜,“我醒來的時候就在衛生間,其他的就沒有印象了。”


若是在平常,以夏菱對他的了解,一定能看出他在撒謊。


但她現在心慌意亂的,小鹿亂撞,不敢看他,隻胡亂點了頭,臉紅小聲道:“不記得就好。”


事實上,哪能不記得,薛煦醉得其實沒有那麽厲害,要不然包廂門外,路過那麽多美女,他隨便一抓,就抓到了他的小花,然後憑著一股衝動,低頭吻上了她的唇。


渾身燥熱不堪,直覺告訴他,這是清涼下來的最好辦法。


薛煦帶夏菱去了一家ktv,五層樓,燈牌閃著五色的光,裝潢高檔。


他們一進包間,五顏六色的彩帶噴到了他們身上,周嘉江笑容滿麵的給了薛煦一個大大的擁抱,“生日快樂!兄弟,你可總算來了,我等得花兒都謝了!”


然後看向夏菱,眼前一亮,小姑娘今天盛裝打扮,卷發藍裙,身姿窈窕,皮膚剔透,她化了淡妝,眉目綺麗秀雅,紅唇瀲灩,乍眼一看比仙女還漂亮。


惹得在沙發上喝酒的季修淵看了她好幾眼。


周嘉江調笑,“哎呦呦,菱妹妹今個兒怎麽穿得這麽漂亮,打扮給誰看啊?”


“反正不是給你看!”薛煦沒好氣的推開他,把身上的彩帶拍幹淨,“都說了別給我噴這玩意兒,髒死了。”


夏菱笑而不語,室內昏暗,五彩豔麗的變色燈光下,她看到夏冉冉和徐寒在對唱情歌。


徐良的《客官不可以》。


囧。


“客官不可以,你靠得越來越近。”


“你眼睛在看哪裏,還假裝那麽冷靜。”


夏冉冉明顯是為了逗徐寒,故意唱得嗲聲嗲,逼著他和她一起唱。


徐寒難得露出無奈的表情,木著臉唱,聲音毫無起伏,幾乎是一字一句念的,好好的一首情歌都被唱成了鎮魂曲。


逗得夏冉冉哈哈大笑。


兩人頭上都戴著粉色生日帽。


真可愛。


夏菱忍俊不禁。


桌上有一塊大蛋糕,巧克力慕斯,插了十七根蠟燭。


看來他們等候已久。


有這樣一群朋友不離不棄的陪在薛煦旁邊,真好。


主角到場後,派對才算正式開始,薛煦這個壽星被眾人推到中間,點蠟燭,熄燈,許願,吹蠟燭,笑聲一片。


夏菱發現他們都沒帶禮物,後來薛煦告訴她,兄弟之間從來不送那玩意,人到了就行,平時想要什麽說一聲,不用特地在生日送。


夏菱“哦”了一聲,看著手上的橘色圍巾,“那這個你是不想……”


“要要要!我要!”少年連忙道,搶過圍巾戴到自己脖子上,眉眼光彩流轉,笑得眼睛快要看不見。


回到現在。


切了蛋糕後,他們舉杯暢飲,其中季修淵酒量最好,從開始喝到現在就沒停過,夏菱也喝了一點,覺得難喝,就沒碰了,後來大家都喝高了,一癱爛泥的躺在沙發上,橫七豎八,醉得不省人事。


薛煦也差不多,但保留了幾分理智,想起了一件大事還沒做,他搖搖晃晃的來到夏菱麵前,半蹲著身子,扶著她的肩膀,邊打酒嗝邊道:“小、小花,我有件事想對你說……”


他聲線不穩,但眼神卻是認真清醒的。


“什……什麽?”夏菱心跳緊張加速,隱隱猜到了什麽。


“我……”


薛煦腦袋有點暈,所以語速很慢,斷斷續續道:“其實我,很久以前就察覺到了,但顧忌著許多東西,我的父母,家庭……但我想通了,我發誓會保護你,我其實,對你,喜歡……”


他邏輯混亂,說話顛三倒四,說了半天才終於把告白說完整:“我喜歡你,別做我妹妹了,做我女朋友吧。”


他鼓起勇氣抬頭看她。


眼前的女孩反應平淡,聞言隻是稍微挑了一下眉,目光冰涼如水,說:“想得美。”


“哈?”薛煦傻了。


她似笑非笑。


這熟悉的表情……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