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65節


“除了這個,你就沒有別的想做的事嗎?”


淩夏不答,陷入了沉思。


其實他也不太清楚。


姚雁死後。


生活變得平淡如水,他的人生變得空虛了許多,仿佛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許久,他想到了一樣東西,眼睛亮了亮,問薛煦:“你玩過蹦極嗎?”


“沒有。”薛煦道:“你想玩?”


“嗯。”淩夏彎彎了眼睛,“我想玩沒繩子的那種。”


薛煦麵無表情,“你說的不是蹦極,是跳樓。”


“怎麽樣,我們現在就去玩吧。”淩夏打起了精神,站起來,興致勃勃道。


薛煦沉吟,“我可以陪你去。”


淩夏:“你不玩?”


“不玩。”


“你是不是男人?”


“隨你怎麽說。”


淩夏眼神威脅。


薛煦淡定無視,他小時候從兩米高的樹上摔下來並僥幸存活後,就有了心理陰影,對高空刺激類遊戲敬謝不敏。


淩夏突然說:“如果你陪我玩,我可以答應你一件事。”


薛煦揚眉,“什麽都可以?”


“什麽都可以。”


“那我們現在就走吧。”薛煦率先轉身。


“……”淩夏懷疑自己被下套了。


於是兩人一拍即合,去玩有繩子,死不了人的蹦極。


正好s市有個大型遊樂場。


兩人打了出租車過去。


周末,遊樂場人山人海,幾乎每個遊樂設備前都排起了長龍,而蹦極更是搶手項目,火爆異常,隊伍長得望不見盡頭。


薛煦排隊時,遠遠望見一個男人從登台口一躍而下,在空中彈了幾下,晃來晃去,下麵是一條湖,倒映著他英勇的身影。


薛煦臉色發白。


這真的不會死人嗎?


“放心吧,不是有湖嘛,就算繩子斷了也死不了的。”淩夏笑眯眯道。


薛煦一臉絕望,“少忽悠人了,你當我物理白學的啊,就這高度,少說都有四十多米,落水和落在地麵沒什麽兩樣。”


死不了才怪。


將近排了一個多小時的隊,才輪到他們,登台口有兩根繩子,為了趕時間,通常是兩人一組,都穿好裝備,一人跳完另一個就位,不浪費一點時間。


薛煦先跳,蹦極教練給他綁繩子,講解注意事項。


他低頭望著腳下高空,有些眩暈,呼吸都不太順暢。


從上來起,他的身體就緊緊的繃著,神經沒有絲毫放鬆。


教練無意碰到了他的手,跟冰塊似的,嚇了一跳,“小夥子,你手怎麽這麽冷,身體沒事吧?”


他之所以這麽問,是因為薛煦表現得太鎮定了,麵色平靜,沒人覺得他會害怕,所以以為他身體出了什麽毛病。


薛煦緩緩搖頭,腳步沉重的走到滿臉興奮的淩夏麵前,一副交代遺言的表情。


“你說的話還算數吧?”


“什麽?”


“答應我一件事。”


“哦,算數啊。”淩夏心情很好,爽快的說:“你想要我做什麽?”


“我想見夏菱。”薛煦一字一頓,神情認真,“可以嗎?”


淩夏笑容漸收,看著他,淡道:“當然可以。”


他從不撒謊。


“那就好。”薛煦這才擠出一絲笑容,在教練的指示下,慷慨赴義的走到跳躍點。


淩夏看著他悲壯的背影,手指無意識的摩挲身上的繩子,心情忽然不怎麽美麗了。


這時,教練一聲令下:“跳!”


薛煦沒有猶豫的張開雙臂跳下去了,害怕的他,竟連一聲都沒叫出來。


淩夏沒有上去看,斂眉想著心事。


直到教練驚恐的尖叫聲響起——


“繩子斷了!斷了!”


“人掉進水了!”


“快!下麵的人準備!快救人!撥打120!”


他的聲音語無倫次,恐慌到極致。


淩夏的大腦,第一次出現了空白。


他急忙探頭去看。


下麵,空蕩蕩的繩子搖擺不定,斷了一截,薛煦不見蹤影。


而湖麵泛起了一片浪花。


恍惚間。


淩夏想起之間和薛煦的對話。


他問薛煦:“為什麽落到水裏和落在地麵上一樣?”


薛煦解釋說:“從高空墜落,在地球的引力下會有一個重力加速度,高度越高,到達水麵的速度越大,與水麵撞擊的作用力就越大,人受到的力也就越大。”


“所以高空落水,和落到水泥地上沒什麽區別。”


教練心急火燎的打電話,忽然聽到身後一聲重響,轉身,睚眥欲裂的看到淩夏也跳下去了。


沒有任何遲疑的,跳下去了。


第54章


醫院。


薛煦醒來時, 仿佛處在一個白色的世界,白色的天花板, 白色的牆壁, 白色的被褥,還有趴在他床邊, 穿著白色襯衫的女孩。


是淩夏。


她睡著了,腦袋枕在胳膊上, 柔軟烏亮的黑發遮住了半邊麵容, 襯得她的臉越發小巧,她臉色很差, 清麗的眉眼透著淡淡疲憊, 皮膚白而透明, 纖長的睫毛下覆蓋著一層陰影, 很重的黑眼圈。


窗外的光線輕輕照在她身上,光暈籠罩,像極誤入人間的天使。


薛煦的眼神漸漸清醒, 想起了昏迷前的事。


蹦極的繩子斷了,他從高空墜入湖中,掉進去的刹那,五髒六腑仿佛錯位了般, 全身鈍痛, 隨後湖水爭先恐後的鑽入他的耳鼻,強烈的撕裂感和灼燒感撕扯著他的神經,眼前一片漆黑, 手腳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他甚至沒有一點掙紮的力氣。


他還以為他死定了。


失去意識的前一秒,他想的念的還是夏菱。


多麽遺憾,他最終還是沒能見到他的小花。


不過現在看來,他竟然活下來了。


薛煦怔怔看著女孩,忍不住伸出一根食指,輕輕戳了戳她的臉頰,動作小心翼翼的,生怕這隻是他的一場夢。


女孩睡眠很淺,他一動她就醒來了,迷糊的揉了揉眼,像是想起了什麽,她猛然抬起頭來,清澈瑩潤的眼睛欣喜若狂的看著他,淚水奪眶而出,順著眼角不斷滑落。


“你……”


薛煦看見淩夏竟然哭了,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剛說一個字,眼前的女孩突然用力抱住自己,雙目通紅,哭得幾乎喘不過氣,哽咽道:“你終於醒來了,嚇死我了!”


聲音細細軟軟的,糯糯的音調。


薛煦腦中閃過一道白光,意識到了什麽,修長蒼白的手顫抖著回抱懷裏的人,嗓音幹澀的問:“是,是小花嗎?”


發抖的聲線,嘶啞到極端。


“嗯!”夏菱重重點頭,破涕為笑,“是我。”


經過確認,少年的眼睛也紅了一圈,他抱緊他的姑娘,臉深深埋在她纖細的頸窩中,淚水滾燙了她的肩膀,也打濕了他的麵孔。


“你怎麽才出來。”他喃喃,舔著發鹹的唇,“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多久?”


久到,還以為你再也不會出來了。


久到,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對不起。”夏菱吸鼻子,聲音低落。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


薛煦想到這個禮拜過的糟心日子,委屈得不得了,“我錯了,我不該和你賭氣,不該不相信你,我發誓再也不和你冷戰了!所以你千萬別再讓那個家夥出來啊,等會兒我們就去看醫生,一定把這個病治好!”


“先別說這個了。”


然而夏菱避開了這個問題,好笑的拍著他的背哄道:“你剛醒來,情緒不能太激動,身體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薛煦一心沉浸在夏菱回來的喜悅裏,有些忘乎所以,抱著她不撒手,淚眼汪汪道:“我不管,你先答應我,不能躲著不出來了……”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