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60節


可讓他意外的是,淩夏隻是眼神微妙的看了他一眼,便把目光投向窗外,意興闌珊道:“玩玩可以,但我勸你不要認真,不然以後有你後悔的時候。”


薛煦眉心一跳,“你什麽意思?”


淩夏不答,手撐著下巴,目光如霧般輕輕掃過窗外的風景,神色寡淡涼薄。


“對了。”夏冉冉想起了什麽,好奇的問他們:“你們當初是怎麽結下梁子的?”


關於那件事,薛煦一直忌諱莫深,不願在他們麵前提起。


“誰讓他要擋我的路的。”淩夏輕輕哼道:“活該。”


“有沒有搞錯?”薛煦漂亮的眸子瞪著他,“是你把我的手機撞到湖裏去的好不好?”


其實,這事兒,說起來,真的不是什麽大事。


至少在薛煦看來,他真的挺無辜的。


3月28日,晚上八點多,薛煦很平常的走在梧州橋上,戴著耳機聽音樂,迎麵突然跑來一個女生,穿著馬甲皮衣,打扮有點非主流,狠狠撞了他一下,他的手機從手中飛出,沉入了橋下的湖水中。


和它一起沉下去的,還有薛煦的整顆心,要說隻有手機沒了還不怎麽樣,但這手機跟了他兩三年,裏麵重要的資料文件,聯係人電話,還有一些照片,他從來就沒有備份過,就這樣“撲通”一下,全都沒了。


而撞了他的女生連聲對不起都沒有,當沒看見一樣,繞開他又要跑。


雖然他知道無論這個女生怎麽賠罪,手機都回不來了,揪著她不放也沒意義。


但這樣沒有禮貌的女生他還是第一次遇見,薛煦當時就火了,咽不下這口氣,堵著她不讓走,但凡她有一點點歉意他都不會這樣做。


然後,戲劇性的一幕就來了。


女生被他堵著走不了,臉色難看至極,雙手二話不說的抓住他的肩,膝蓋狠狠頂了一下他的肚子。


她竟然動手了!


撞了人不說,搞掉他的手機不道歉,她竟然還對他動手了!!


哪來的野蠻女!


薛煦氣紅了眼擼袖子開幹,然而,漸漸的,悲哀的發現自己好像幹不過她。


因為對方是女生,他始終拿不出全力,有點束手束腳,而且還小看她,這女人出手比男人還快準狠,招招都往他命根子踢,太不要臉了!


他有些狼狽的抵抗。


結果完敗。


他被打趴在地上,右腿骨折,斷了兩根肋骨,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無數,淒淒慘慘戚戚。


不僅如此,她還用惡毒的語言刺激他。


她說:“你不僅長得像娘們,還和娘們一樣弱。”


她說:“仔細一看,你這張臉長得還可以啊,流點血就更好看了,你說是吧,美人?”


她說:“算你倒黴,我今天心情不好,誰叫你撞到我槍口上了。”


她說:“你剛剛不是很能叫嗎?有本事再來打啊,弱雞。”


後麵她說了什麽,他就不知道了,因為他氣得吐了兩口血,暈過去了。


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所以薛煦後來想想,覺得自己的脾氣是真的好,因為他見到夏菱後,竟然能忍住沒有第一時間掐死她。


雖然薛煦隻是簡單的提了幾句,但夏冉冉可以聽出他背後濃濃的心酸,忍不住為他抱不平,對淩夏道:“你也太過分吧,就因為一個手機,還是你有錯在先,你就把他打成那個樣子!”


“那是有原因的。”淩夏撇了紅唇,“我那時候在追一個人,本來就急得不行,結果拖他的福,人跟丟了,他還攔在我麵前嘰嘰歪歪,我能不發火嗎?”


薛煦不信,“什麽人?”


淩夏打了個哈欠,“說了你也不認識。”


他們去公安局做筆錄,折騰到八九點,警察依次給他們家長打了電話,才放他們走人,薛煦帶淩夏回家。


淩夏看著隻在電視裏看過的城堡一般的別墅,金碧輝煌,氣勢磅礴,表情難得有些懵怔,說:“原來你是有錢人啊。”


薛煦看到了他澄亮眼瞳中的羨慕和渴望,恍惚間,竟然看到了夏菱的影子。


看來,無論哪個人格都窮得可憐,對金錢有種天生的向往。


他有些啼笑皆非,卻因為發現了他們的共同之處而感到了一絲喜悅。


把淩夏領回家,薛煦叮囑:“我先去洗個澡,二樓左數第三個門是你的房間,你自己隨便逛逛吧。”


“哦。”淩夏的目光被客廳的蓮花吊燈和牆上精美的壁畫吸引住了,漫不經心應道,連他什麽時候走的都沒發現。


絨毛地毯,空調暖氣,茶幾上是精致的甜點餅幹,他打開了客廳角落的冰箱,瓜果蔬菜應有盡有。


感覺像來到了天堂。


以前睡著陰冷潮濕的地鋪,吃過老鼠肉蛤蟆腿的淩夏如是想到。


他想了想,去了夏菱房間。


薛煦洗完澡從衛生間出來,客廳不見淩夏人影,心無來由的慌了慌,連忙上樓,看到夏菱房間的燈亮著,才鬆了一口氣。


房門半掩著,他探頭進去看,淩夏坐在書桌上,低頭垂眸,認真看著手裏一本黑色封皮的筆記本,很厚的樣子。


燈光下,他安靜看書的樣子和夏菱一模一樣。


“你在看什麽?”薛煦有些恍神,敞開門走進去。


“想知道?”


他一接近,淩夏便合上了日記本,直勾勾的看著他,唇邊泛起古怪的笑意,他已經完全知道夏菱的心事了。


他對著薛煦勾了勾手指頭,神秘兮兮道:“你過來我就告訴你。”


“什麽啊?”薛煦疑惑走近他。


“再過來一點。”


“頭湊過來。”


“對,沒錯,就這樣。”淩夏誘惑著。


薛煦乖乖照著他的話做,反應過來時,暗罵自己又把他當夏菱了。


他看著淩夏狡黠的笑臉,警鈴大作,“你不會又想打我吧?”


他想抬起頭。


眼前的女孩猝不及防的伸出手,拽住他的領子,仰起頭,親上了他的唇。


薛煦震驚的睜大眼,萬籟俱寂,耳邊隻餘自己強烈的心跳聲。


淩夏隻輕輕碰了一下他的唇就放開了,舔著舌頭笑道:“挺甜嘛,夏菱說你愛吃糖,果然名不虛傳。”


他揉了揉他的黑發,就像摸著卷毛狗,“你該覺得榮幸,你可是我親過的第一個男生。”


“……”


薛煦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他好像被人調戲了。


很多年後,有人采訪薛煦,問他初吻是在什麽場景下發生的。


薛煦說:“那是很普通的一個晚上,我很普通的走進她的房間,很普通的和她說話,然後她突然湊過來,‘啵’的一下,就沒了。”


“當時是什麽想法?”


“就……有點遺憾吧。”


“為什麽?”


“她親的時間太短了。”


真的隻是“啵”一下,碰一下,他還沒開始感覺呢,就沒了。


當時吧,太單純,還沒意識到多重人格對一個人來說意味著什麽。


潛意識裏把他們當作同一個人。


單單看著夏菱那張臉,就忍不住想入非非,忽略了她殼子裏裝的是誰。


作者有話要說:  我二更了!雖然有點晚!但是大粗長!!快誇我!!!!!


第51章


“你怎麽……”


薛煦看著淩夏, 淨白的臉上迅速爬滿紅暈,一直紅到了脖子根, 麵若桃花, 形容豔麗。


長這麽大,他還是第一次親到女孩子的嘴, 還是喜歡的女孩子的嘴,腦中仿佛有轟鳴聲, 煙花炸開, 絢爛繽紛。


“不是吧,這麽純情?”


淩夏被他青澀的反應逗樂了, 促狹道:“你長得也不賴, 以前就沒交過女朋友?”


“……你以為我是你啊, 那麽隨便。”


薛煦表情有些不自在, 嗓音沉啞,他看著女孩玩味的笑容,落落大方, 坦蕩自然,一點都不帶害臊的,內心漸漸冷靜下來,不停的默念:她不是夏菱她不是夏菱她不是夏菱……


這他媽怎麽可能是他溫柔可愛, 靦腆羞澀的小花!


“喵~”


小黑偷偷溜進了房間, 邁著貓步,歡快的來到薛煦身邊,親昵的蹭了蹭他裸露的白皙腳踝, 肉肉的小爪子撓他的褲腿,仰著毛茸茸的腦袋,撒嬌求抱抱。


“呦,這就是小黑?”


由於看過夏菱的日記,淩夏對薛煦養的這隻黑貓也略有了解,感興趣的挑了眉。


“你怎麽知道?”薛煦疑惑,不是說他們的記憶不共通嗎?


“夏菱在日記裏都寫了。”淩夏好奇的看著小黑,毛茸茸的大耳朵,心癢難耐的彎下腰,伸手想摸摸它。


“喵!”平日很黏夏菱的小黑不知為何不買他的賬,張牙舞爪,豎起全身的毛,碧綠色的貓瞳戒備的看著他,凶光閃爍。


它看到淩夏伸過來的手,想都沒想張大嘴咬了過去,還好淩夏反應很快,縮手躲過了。


“嚇死老子了。”淩夏拍了拍胸,嘴上雖然這樣說,但臉上卻沒有半分害怕的表情,歪頭看著它,眼底興趣愈濃。


“這貓挺凶啊,我喜歡。”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