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58節


夏菱心中一凜,再也無所顧忌,一個健步衝了過去。


“薛煦!你後麵!後麵!”她急聲提醒。


她看到那個男人高高舉起酒瓶,似乎要往薛煦背上砸。


想都沒想,她撲過去從後麵抱住他的背,緊緊閉住眼睛。


想象中的疼痛沒有到來。


危難之際,她感覺自己的腰被箍緊,然後轉了一個圈。


一聲悶哼,有些痛苦的聲音。


“你怎麽來了?”


夏菱睜開眼,薛煦有些蒼白的俊臉放大出現在眼前,他擋在她的前麵,剛剛那個酒瓶砸在了他的肩上,血液浸濕了衣服,不斷往外流,有幾滴還濺到了她的臉上,濃濃的腥味在她鼻間蔓延。


世界突然安靜。


夏菱呆住了,他肩膀上的血色逐漸染紅了她的眼睛,鮮紅可怖的色彩。


“你快點走,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薛煦蹙眉看著她,冷聲嗬斥道,雖然知道夏菱是那個女人,知道她很厲害,但他還是忍不住把她當成他認識的夏菱。


溫柔善良的夏菱。


所以他是陷入得多深,即使知道了真相,還是忍不住護著她。


而那邊,酒瓶男見傷到了他,得意忘形,趁他和夏菱說話的空檔,再次舉起酒瓶砸向他,這個酒瓶第一次砸時已經碎了,這回完全是用尖銳的玻璃對準他,看來打算魚死網破。


如果他躲了夏菱就有危險。


腦中閃過這個念頭。


薛煦下意識抱緊夏菱,身體向右傾,護住腦袋。


說時快那時快,一隻纖細的手從薛煦的腦邊穿過,精準迅速的截住酒瓶男的手腕,還搶了他手中酒瓶,狠狠朝他臉上扔去。


“啊!!!”酒瓶男慘叫。


而薛煦同時腹部一痛,懷裏的人用力踹了他一腳,還挺重的,他沒站穩直接摔到了地上,捂著傷口撕裂的肩膀,錯愕不已的抬頭。


“夏菱”一臉嫌惡的表情,搓了搓胳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眼神陌生而冰冷。


“你誰啊你,誰準你抱我的,惡心死了。”


作者有話要說:  我二更了!!!


快誇我啊!!


給我動力我每天都能肝那麽多!真的!


夏菱下線中。


小哥哥非常浪,放心吧,比較百合一點的情節都在上章啦,以後不會有啦!!!


第49章


“你說什麽?”


薛煦震驚的仰望眼前的少女, 思維有些遲鈍,肩膀的疼痛幾乎奪走了他的思考能力, “你不認得我了?”


“我為什麽要認得你?”


淩夏揚眉反問, 仔細打量著地上的黑衫少年,五官雋秀, 星眸清亮,膚白若玉, 單從男生的長相來說, 少年長得過於秀氣了,有點像女孩子, 他的左肩受了傷, 紅了一大片, 鮮血直流, 似乎很疼的樣子,他流著冷汗,黑發汗濕貼在白皙的額上, 整體呈現脆弱的蒼白美感。


淩夏舌尖抵了抵牙槽,輕輕嘖了一聲,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


他不討厭這種類型的男生,大概是身體是女性的緣故, 他不能完全忽略男性對他的吸引力, 但相對而言,他隻喜歡漂亮纖細的美少年,其他的一概不感興趣。


可惜的是, 除了電視上的明星小鮮肉,現實裏他還沒遇到過幹淨好看的男生,通常都是歪瓜裂棗,他連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少年給他的感覺很眼熟,淩夏若有所思的蹲下身子,細長的食指輕輕挑起薛煦的下巴,笑道:“美人,我們以前是不是在哪見過?”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見如故?


一聽到這個稱呼,薛煦瞬間黑了臉,種種難堪的回憶浮現腦海。


“果然是你!”他惱羞成怒的拍開他的手,“夏菱,你總算肯承認了嗎?”


淩夏微微一怔,看著他的這副表情,強烈的既視感襲來,他“啊”了一聲,想起來了,恍然道:“原來你是那個弱雞啊,怪不得這麽眼熟。”


從美人迅速降為弱雞的薛煦:“……”


超級想堵住他的嘴啊!


薛煦覺得自己可能有點神經質,明明上一秒的夏菱讓他心疼得想要憐惜,而現在的她讓他恨不得掄起棍子往死裏打。


“不過有一點你似乎搞錯了。”淩夏站起來,拍了拍褲腿道:“我不是夏菱,我叫淩夏。”


薛煦擰眉,“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夏菱,菱夏。


在玩什麽遊戲嗎?


莫名其妙。


淩夏淡哂,“夏菱沒和你說過嗎?這個身體患有人格分裂症,我和她可以說是兩個不同的人。”


薛煦一怔,想起了夏菱和他說過的話。


難道是真的?


他看著淩夏,除了一張臉,氣質和夏菱是天差地別,神態表情,肢體動作,還有說話語速,都和夏菱有著極大區別。


事到如今,薛煦不得不承認,原來真的有多種人格的人存在,他從來沒關注過這方麵的東西,還以為隻是虛構的故事假說。


“對了,順便一提。”淩夏欣賞著他的表情,笑眯眯道:“我是個男的,嗯,十四歲。”


有點意想不到,但薛煦這回沒太驚訝,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低聲喃喃:“難怪,難怪……”


難怪夏菱會去和女生開房。


難怪她時而柔弱時而強悍。


這樣一來所有的事都說得通了。


“等等,你說你才十四歲?”薛煦不可思議的抬起頭。


也就是說,他曾被一個十四歲的小屁孩幹翻了?


薛煦表示難以接受。


淩夏挑眉,“你的側重點真是與眾不同。”


“你們竟然還有心情打情罵俏?”


旁邊的小嘍囉們罵罵咧咧,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倆。


剛才淩夏把啤酒瓶甩在啤酒男的臉上,紮得他滿臉是血,抱頭慘叫,震懾了不少人,一時之間誰都沒敢向薛煦和淩夏靠近,暗暗防備著,結果竟目瞪口呆的看到他們旁若無人的聊了起來。


太張狂了!


他們勃然大怒,蓄勢待發,眼看就要衝過來。


淩夏瞥了他們一眼,沒有動作,而是問薛煦:“你和夏菱很熟?”


薛煦手撐地站了起來,肩膀的傷疼得他唇色發白,他捂住傷口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戒備的看著敵人,不忘回頭望一眼周嘉江他們,見他們的身影還混在人群中,皺了皺眉,看來情勢不妙啊。


淩夏又問:“你知道她現在住哪兒嗎?”


薛煦聞言看向他,表情有些古怪,說:“當然。”


“那行。”淩夏彎腰,在地上眾多酒瓶中隨手撿了一個,“我就幫你這一回,作為交換,事後把你知道的夏菱所有事都告訴我。”


說完,他就衝了出去。


薛煦一驚,依舊情不自禁的把他代入了夏菱,張了張口,下意識想叫他回來。


結果,看到他掄著酒瓶,直接砸向一個男人的腦袋,對方當場就暈了。


“……”薛煦改口:“你適可而止一點。”


他自己躲過一個嘍囉的攻擊,一拳揍了過去,同時分神關注淩夏的情況。


他很強,解決得很快,一個又一個人倒在他腳下,地上全是血。


後來都沒人敢接近他了。


薛煦的眉頭不鬆反緊,他親身領教過淩夏的厲害,知道他下手是真的狠,無所顧忌的狠,沒有道德底線,更不會手下留情,招招都往對方致命的地方打,像是完全不在乎會鬧出人命。


就像一頭誤闖人類社會的狼,凶猛,嗜血,危險。


他要是再這麽下去,遲早一天會出事。


不多時,淩夏已經殺出重圍,來到了混混頭子的身邊,出其不意的狠踹一腳他的下半身,趁他疼得彎腰時,胳膊肘用力捅了他的背,嚴剛良被打趴在地,淩夏的腳踩在他身上,酒瓶的玻璃尖抵在他的右胳膊,懶洋洋的威脅:“你們都停手,否則我廢了他的手。”


男人們驚悚的看著眼前漂亮的女孩,她柔美的麵容和沾血的手指形成極大的反差。


他們躊躇不前。


“別聽她瞎扯蛋!”嚴剛良臉漲通紅,氣急敗壞的掙紮:“她隻是虛張聲勢而已,沒那個膽子,你們都一起上!上啊!”


他話音一落,淩夏握緊瓶口,毫不猶豫的砸向他的右手,玻璃碎片紮進了他的皮肉之中,鮮血迸濺。


“啊啊啊!”嚴剛良嚎得撕心裂肺。


淩夏輕描淡寫說:“下次是左手。”


小弟們心驚膽戰,連忙轉頭對大夥兒吼道:“停手!都停手!別打了!”


另一邊,徐寒左手邊護著夏冉冉,右手邊掩護周嘉江他們,總算快要跑掉時,聽到這聲喊叫,腳步頓了頓,然後周圍的男人還真的停手了,夏冉冉不禁回頭望去,驚喜道:“是夏菱!夏菱製服了那個光頭怪!”


以徐寒處事不驚的心性,親眼看到夏菱把嚴剛良的手打得血肉模糊,也不由被震撼到了。


這場麵荒誕無稽,卻真實的發生在眼前。


“真的假的?”季修淵也呆滯了,他臉上掛了許多彩,青青紫紫,有些狼狽。


周嘉江沒空管別人,緊張的抱著蘇南蓉問道:“南蓉,沒受傷吧?對不起,是我太沒用了。”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