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56節


“少廢話,她呢?”薛煦推開她,警惕的目光在房間裏四處尋找。


“誰啊,這裏就隻有我一個人,你是不是找錯房間了?”彩蝶又擋在了他麵前。


“騙鬼呢,我親眼看見她摟著你一起進來的。”薛煦不耐煩的繞開她。


彩蝶卻突然一把抱住他,衝門後大喊:“趁現在快跑!”


門口一個白色的身影飛快竄出,拿手遮住臉,迅速衝出房間。


薛煦一驚,掙開彩蝶追了上去,可就是被她纏住的一小會兒功夫,夏菱已經跑出了一段距離,眼看就要混入人群中,而季修淵和周嘉江這時剛好走過來。


薛煦急聲大喊:“嘉江,攔住她!”


周嘉江沒反應過來,隻看到一個很像夏菱的女孩迎麵跑來,他條件反射的伸手擋住她,她拚盡全力撞了他一下又逃走了,成功混入了人群中。


“你真沒用。”季修淵嘖了一聲,一眼望過去,滿目都是人,想把她揪出來比登天還難。


薛煦已經跑了過來。


周嘉江撓頭道歉,“對不起啊,阿煦,我讓她溜了,她真的就是打傷你的那個女人嗎?”


之前他還半信半疑,可親眼看到了後不得不信,原來天底下真的有長得如此相像的兩個人,她和菱妹妹簡直長得一模一樣,難怪薛煦當初會認錯人。


薛煦沒有理他,微垂著頭,怔怔看著地麵,像丟了魂似的。


“阿煦?”


季修淵和周嘉江對視一眼,走到他旁邊,奇怪的低頭往下看,“你在看什麽……”


待他們看清了地上的東西後,同時噤聲。


一根寶藍色的頭繩靜靜躺在地麵,蕾絲沾到了灰塵,再也不複之前的鮮豔明麗,但其中的花紋圖案,絹花形狀,他們都再熟悉不過。


這是夏菱最喜歡的頭繩。


薛煦送給她的頭繩。


作者有話要說:  安了安了,小哥哥下章下下章馬上還會出來,不會像之前那樣掉線很久啦


我知道你們想看他和男主相愛相殺,也在下章或下下章


問薛煦:請問愛上了自己的仇敵是什麽滋味?


薛煦:嗬嗬


第47章


薛煦看著發繩, 沉默了很久很久,才慢慢彎下身子, 把它從地上撿起來, 他什麽都沒說,轉身, 消失在人群中,徑自離開了夜店。


季修淵和周嘉江沒有叫住他, 沉浸在震驚之中, 久久無言。


原來,夏菱就是把薛煦打進醫院的那個女人。


難以想象。


連他們都被震得說不出話來, 那薛煦受到的打擊該有多大?


薛煦打的回家, 一路上都麵無表情, 精致的五官繃得很緊, 薄唇冷冽,周身氣壓很低,生人勿近的姿態。


他手裏緊緊攥著那根發繩, 瘦削的指骨用力至發白。


空氣沉悶壓抑。


司機嚐試和他說話緩解氣氛,然而對方沒有一點開口的意思,自討沒趣的閉上嘴,專心開車。


到了小區後, 薛煦下車, 用微信付了車錢,甩上車門,大步流星走回家。


客廳沒開燈, 一片漆黑,屋內寂靜無聲。


薛煦打開壁燈,上樓來到夏菱房間前。


朱紅色的房門緊閉,裏麵同客廳一樣,沒開燈,沒有燈光泄出。


是睡了嗎?


還是……沒回來?


薛煦眼眸發沉,定定看了房門許久,他輕輕敲了敲門,啞著嗓子道:“小花,在嗎?”


等了幾秒鍾。


裏麵沒動靜。


他又敲了一遍,加重了力道。


依舊沒人回應。


薛煦沉不住氣了,手握住門把,想看看鎖了沒有。


如果鎖了,那她就在裏麵,故意躲著不出來,因為怕他發現。


如果沒鎖,那她還在外麵沒回來,他比她先一步到家。


無論哪一種情況,她都洗脫不了嫌疑,因為物證就在他手上,他無法再用單純的眼光看待她。


她就是那個女人。


那個將他的自尊心踩在腳下,轉頭又瞞天過海,裝可憐,扮無辜,處處欺騙他的……女人。


而他,竟然就這麽傻乎乎的相信了她的一切,把她接到家裏來,好吃好喝的供著,當個寶貝似的寵著,甚至為她賭上了自己的人生。


現在看來,真是一場笑話。


薛煦自嘲,握住門把的手還沒用力,把手忽然自己轉動了,他心中一動,放開手,退後一步抬起頭。


房門輕輕被打開,夏菱走了出來,揉眼打哈欠,迷糊的看著他:“你幹嘛呀,大晚上的不睡覺,找我有事嗎?”


女孩穿著睡衣,長發披肩,睡眼惺忪,像是剛從床上爬起來的一樣。


薛煦冷眼看著她做戲,一字一句問:“你今天晚上去哪了?”


“我一直都待在家裏啊。”夏菱語氣自然,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毫不躲閃的直視他,依舊清澈澄淨,黑白分明,再配上那張清純無辜的臉。


幾乎沒人不會相信她的話。


如果沒有撿到那根發繩,薛煦一定也會毫不猶豫的相信她。


就像以前一樣。


明明真相就在眼前,明明她差點被他抓到了現形,可他還是相信了她的花言巧語。


並堅信不疑。


因為,他是那麽的……喜歡她。


“那我問你,這是什麽?”


薛煦散去了眸中最後一絲溫度,諷刺的扯開嘴角,輕輕展開了一直緊握著的右手掌心,寶藍色的發繩懸掛其上,秀麗的絹花在他細白的指間靜靜綻放。


夏菱平靜的麵容咋然變色,瞬間就慌了,“不是的,你聽我解釋,這是我……”


“你不會還要狡辯說這是你掉在學校裏的吧?”薛煦笑了笑,帶了涼薄的意味,眼底濃濃的失望像一座大山壓在夏菱的胸口,難受得讓她喘不過氣。


“……那真的不是我。”


夏菱努力鎮定心神,終於全盤托出:“他是我的一個人格,曾經打傷你的,還有你今天看到的,都是他,我真的什麽不知道,我控製不住身體,真的很對不起……”


由於太急了,她一句話說得語無倫次,磕磕絆絆,邏輯顛倒,但她還是很努力的解釋給他聽,希望他能理解,然而,她的聲音在看到他的眼睛時,戛然而止,訥訥閉上嘴。


他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個小醜,在聽一個笑話,一絲一毫也不信。


夏菱的心涼了半截。


“說完了?”薛煦嘲諷,“這次的故事編得不錯,是從我們上次看的那部電影中汲取的靈感嗎?你怎麽不去當編劇呢?”


夏菱瑩白的臉沒有一絲血色,蠕動嘴唇道:“我說的是真的……”


聲音飄忽若絲,一點都沒有說服力。


薛煦卻問:“你有醫院證明嗎?”


“……沒有。”夏菱低聲說:“我沒去過醫院。”


“那你現在把那什麽人格叫出來給我看啊?”


夏菱為難,“這個我控製不了,但是我真的……”


“行了,你不用解釋了。”少年垂下眼睫,突然拿過她的手,把發繩還給她,淡淡說:“我不會再相信你了。”


語氣平淡,卻字字誅心。


薛煦看著夏菱蒼白的麵孔,硬下心腸,不停的告誡自己這都是假的,都是裝的,畢竟她最會演戲了。


他想起了在夜店裏,她抱著彩蝶又是跳舞,又是去開房,更加堅定了腦中的想法。


她對自己好,都隻是權宜之計,為了能有容身之處。


嗬,多高明啊,就算被夏家拋棄,也早早給自己找好了退路,而他又多傻,竟然還覺得都是真的。


薛煦平生最恨欺騙。


一般來說,有人一旦騙了他,他絕對和對方老死不相往來。


但夏菱是個例外,總歸於心不忍。


他說:“你以後不要再費心思討好我了,我不會趕你走,也不會拋棄你,按照之前說的,我會照顧你到大學畢業,所以你真正想做什麽就去做吧,不用背著我偷偷摸摸。”


就算是……喜歡女生。


薛煦走後,夏菱呆呆關上門,像脫力了一般,她靠在門板上,慢慢滑了下去,蹲在地上抱著膝蓋,怔怔睜著眼睛,眼淚毫無預警的奪眶而出,一滴,兩滴,晶瑩的淚珠,無聲的滑落,浸濕了睡衣衣領。


她苦澀的笑了笑。


抱緊自己的身體,將臉埋進胳膊中。


肩膀抖動,哭得不能自已。


看吧,沒人會信的。


不可能有人會信的。


作者有話要說:  不要擔心,我知道很短,待會還有一章長的,修改完就發!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