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55節


即使距離有點遠,但薛煦視力很好,能很清楚的看到,夏菱抱著懷中的女孩,在勁爆的音樂聲中盡情搖擺,當音樂到了高潮時,她還會低下頭,親吻女孩的額頭,炫目斑斕的彩光燈打在她身上,麵容在光影浮動中並不明晰。


但她們曖昧的互動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在這個社會,女生之間牽手,擁抱,挽胳膊,都是很正常的友誼互動。


別人看到了也隻會感歎一句她們關係真好啊。


可夏菱和那女孩的距離,早已遠遠超出了友誼範圍,沒人會覺得她們隻是普通朋友。


薛煦的表情很精彩,像吞了蒼蠅般,臉色青一塊白一塊,比調色盤的顏色還豐富。


夏菱竟然是個彎的?


她怎麽能是個彎的!!


她為什麽會是個彎的!!!


這一刻,薛童鞋的內心五味雜陳,百般不是滋味,遲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真的是菱妹妹嗎?”


周嘉江一語驚醒夢中人,他也看到了“夏菱”,語氣遲疑道:“她身上穿的衣服不是校服啊,而且給我的感覺也不太像菱妹妹。”


薛煦和季修淵俱是一愣,仔細打量起了那個“夏菱”。


說是關心則亂一點沒錯。


薛煦靜下心來觀察她,發現她確實和夏菱很不一樣。


穿著背心緊身褲,偏中性打扮,奔放大膽,夏菱絕對不會穿成這樣。


還有她的頭發散開了,他送的頭繩不見了。


再來以夏菱的性格,怎麽可能會跳這麽熱情火辣的舞,不,她壓根就不會跳舞!


電光火石之間,薛煦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一種快要被他遺忘了的可能性。


曾經受到過的傷痛和屈辱再一次清晰的湧上心頭。


薛煦呼吸陡然急促起來,目不轉睛的望著那抹纖細的身影,全身的肌肉緊繃。


難道她是……


她是……


他的雙眼瞬間赤紅,理智全無,氣勢洶洶的朝“夏菱”的方向衝過去。


周嘉江“哎”了一聲,驚叫:“阿煦,你幹嘛去?”


對淩夏來說,找約炮對象不難,隻要和對方對視一眼,他就能知道她是彎的還是直的。


而懷裏的女孩雖然長得不怎麽樣,但身材是真的好,摸起來肉乎乎的,手感極佳,他一向喜歡胖一點的女孩子。


淩夏目光微垂,看著眼前的波濤洶湧,輕笑著咬了一口女孩的耳垂,聲音邪肆低啞,“小可愛,你叫什麽名字?”


女孩耳朵染上了誘人的粉色,“彩蝶。”


淩夏挑眉,“真名?”


彩蝶的手環住他細白的脖頸,媚眼如絲,“想知道真名,就得看你今晚的表現了。”


淩夏秒懂,眼中欲色翻湧,低笑著說:“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他摟著彩蝶的腰開了一間包房,關上門,直接進入正題,對她上下其手,彩蝶火熱的回應著,眼神迷離的看著淩夏。


誰能想到,這麽強勢而狂野的人,會是個這麽漂亮的女孩子,烏發細唇,五官柔美,忽略氣質,她長得又乖又軟,有種不喑世事的純潔美。


然而長相這麽純潔的女孩,正把她壓在床上,唇齒舔舐著她的脖頸。


彩蝶有些意亂情迷,身體止不住的顫抖,還是她先去勾引淩夏的,她喜歡幹幹淨淨的小妹妹,想看她在自己身下綻放風情,結果竟然被反壓了……


這女孩看著像小白兔,沒想到是隻深藏不露的大灰狼,力氣大不說,調情的手法也嫻熟得像個老司機。


想到這裏,彩蝶心裏竟有些吃味,手扶住淩夏的肩,把他稍稍推出去一點,喘著氣問:“你做過很多次?”


淩夏額頭有汗,“不,我一次都沒做過。”


彩蝶滿臉不相信,“你在逗我?”


“我從不說謊。”淩夏舔唇笑道:“我和很多人做過前戲,但沒有一次深入過。”


他的語氣有些惋惜。


彩蝶:“為什麽?”


“因為她每次都會出來攪局。”


彩蝶沒聽懂,“誰?”


淩夏沒作聲,忽然擰了下眉頭,能感覺到夏菱快要蘇醒了。


shit!


這才過去了多久!


讓他做完不行嗎?


淩夏臉色陰鬱,重新把彩蝶壓了回去,不再溫柔,動作帶了幾分粗魯。


“我沒時間了,我們速戰速決吧。”


“等下,你把話說清楚,沒時間了是什麽意思……”


“咚咚咚!”


彩蝶的呻吟淹沒在響亮的敲門聲中。


“開門!快開門!”


“我知道你在裏麵,快給我滾出來!”


薛煦在外麵瘋狂敲門,他至今都不知道那個女人叫什麽名字,隻能你來你去的。


而他的行為在外人看來無異於無理取鬧。


夜店小哥勸阻他:“先生,請您不要影響其他客人的休息,否則我就叫保安來了。”


薛煦無所畏懼,冷嗤,“你叫啊,你叫了我就報警,正好把這家店一鍋端了!”


他單手將他推開,繼續敲門。


“喂,你聽到了沒有?”


“我數三下,再不出來我就砸門了啊!”


……


是哪個龜孫子來壞他好事?


淩夏表情異常難看,二話不說的從彩蝶身上起來,沉著臉拿起床頭櫃上的台燈就衝向大門,手剛握上門把。


門外的人靜默一瞬,突然試探著問了一句:“是……夏菱嗎?”


淩夏瞳孔微縮,身形劇烈的晃了一下。


夏菱已經完全醒了!


他的右手掌心無力攤開,台燈掉在了地上。


滾了一圈。


“我操啊……”


這是他昏迷前最後的意識。


夏菱醒過來的時候,頭有點暈,她迷茫的看著四周,白色的衣櫃,黃色的瓷磚,粉紅色的雙人床,以及衣衫不整坐在床上,用異樣眼光看著自己的女人。


“你是……”夏菱驚疑不定,想到了什麽,即將脫口而出的問句硬生生被她咽回了肚子裏。


陌生的環境,陌生的女人,不用說,肯定又是淩夏出來過了。


夏菱對這種情況習以為常,迅速恢複鎮定,思考著怎麽脫身,門外傳來的一個聲音瞬間將她嚇得魂飛魄散。


“你是不是夏菱?”他輕輕問:“小花,是你嗎?”


夏菱臉色蒼白。


薛煦怎麽會在這裏!?


話說這裏是哪啊?


夏菱心亂如麻,大腦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能力。


而薛煦喊了兩句後,似乎覺得荒謬,自言自語道:“我一定瘋了,竟然把你認作了小花……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她……”


他又恢複了鬥誌,開始踹門,撞門,喉嚨都快喊啞了,“你快點出來,那天的賬我一定要找你算個清楚!”


“他是你認識的人嗎?”彩蝶看著氣場忽然變得柔弱的女孩,有些奇怪,“你們是什麽關係?”


夏菱不知所措的搖搖頭,心驚膽戰的看著搖搖晃晃的門,知道他用不了多久就會破門而入,到時候一切就完了。


她現在隻想快點逃離這裏。


她咬緊嘴唇,四處望了望,看到有一扇窗戶,眼睛一亮,連忙跑過去。


彩蝶知曉了她的意圖,睜大眼睛,“你瘋了,這裏是三樓!”


“可是我,我,現在這樣,不能見他……”夏菱第一次慌得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


薛煦要是知道了真相。


一定會厭惡她的。


一定會。


和以前那些人一樣。


“沒事,不是還有我在嗎?”彩蝶像個大姐姐一樣,柔聲安慰她,雖然不知道她身上發生過什麽事,但總歸挺喜歡這個小姑娘的,也願意幫一幫她。


彩蝶說:“我可以幫你逃跑。”


彩蝶將夏菱藏好,整了整衣服,去給薛煦開門,薛煦在用身體撞門,門突然被打開,他刹車不及,差點撞到她身上。


“哎呀,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啊?大吼小叫的,信不信我叫警察過來把你抓走!”彩蝶插腰嬌斥,暗暗打量薛煦,眸底悄然劃過一絲驚豔,哎呦呦,竟然還是一個美少年啊。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