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52節


和夏菱分開後, 薛煦帶著薑嫣去了最近的一家超市,速戰速決, 讓她想買什麽趕緊買。


可薑嫣像是故意和他作對似的, 東挑西選,看什麽都不滿意, 就連一支筆,一塊橡皮擦, 都要磨磨蹭蹭選好久。


“阿煦, 你看這隻動物形狀的筆怎麽樣?”


“還好。”


“顏色呢,你覺得粉色的好看還是藍色的好看?”


“都行。”


“你覺得筆記本是買大點好還是小點好?”


“隨你。”


薛煦表情極度不耐煩, 語氣要多敷衍有多敷衍, 邊打發她邊拿手機看時間, 眼看快要到七點了, 心情更加煩躁,對她道:“你到底買沒買完?我要回去了。”


“唉!你這個人怎麽這樣?”薑嫣有些生氣,美眸瞪著他, “好歹我們這麽久沒見了,就不能多陪陪我嗎?”


“你剛剛也聽到了,我要回家吃飯,沒那個美國時間。”薛煦被旁邊玻璃櫃台裏的一條純銀項鏈吸引了目光, 漫不經心答道。


“拋下未婚妻和別的女人吃飯, 你的良心不會痛嗎?”薑嫣冷笑,“你既然不喜歡我,為什麽要答應和我訂婚。”


“那是我爸答應的, 你要結找他結去。”


薛煦仍舊看著那條項鏈,吊墜是一朵粉色的小花,有五片花瓣,剔透晶瑩,紋路分明,在其他金銀珠寶的映襯下顯得清新又可愛。


他一下就想到了他家小花,戴在她脖子上一定很好看。


“你好。”薛煦指著小花形狀的吊墜,對櫃台員道,“幫我把這條項鏈打包起來。”


“好的,請稍等。”櫃台員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麽爽快的客人,連基本的詢價講價都沒有,生怕他反悔,立馬喜滋滋的拿珠寶盒過來包裝。


那廂,薑嫣看到薛煦買了一條項鏈,氣消了一點,走過來道:“好漂亮,是買給我的嗎?”


心想還算他識相,知道買首飾哄她開心,雖然品味不怎麽樣。


“想多了。”薛煦付了錢,接過盒子放進自己口袋裏,淡淡開口:“這鏈子不值幾個錢,怎麽配得上你高貴冷豔的身份。”


“你!”薑嫣氣得說不出話。


“沒事了吧,那我就先回去了。”薛煦懶得理她,抬腿就走。


“你知不知道,華城王家的小兒子王富彬前不久死了。”薑嫣冷不防道。


薛煦腳步一頓。


“聽說是自殺。”薑嫣笑容譏諷,“他愛上了一個不幹不淨的嫩模,對她死心塌地,王家自然不可能接納她,就在上個月,那個嫩模不知怎的,突然出車禍死了,王富彬鬱鬱寡歡,幾天後自殺跟著她去了,而王家把這件事當作恥辱,把他從家族中除名。”


“還有還有,黃家你知道吧?靠石油發家的那個,他家的獨生子黃庭肖,竟然喜歡上了一個村姑,還為了她和家裏決裂,和她離家出走,結果你猜怎麽著,有人曾親眼看到他和那女的在街上乞討為生,他家也做得夠絕,不僅凍結了他所有的賬戶,還找人妨礙他們工作,掙不到錢,連吃飯都成問題,你說可不可憐?”


薑嫣笑吟吟的看著他。


“你到底想說什麽?”薛煦冷了音調,攥緊了口袋中的盒子。


“我隻是想問,你在癡心妄想些什麽?”薑嫣勾唇,話中帶刺。


薛煦沉默,表情無多大變化,隻是臉色有些蒼白,他看著她,眼神晦暗不明,“所以你就願意當一輩子傀儡,任由家裏擺布,隨便和哪個男人結婚都無所謂?”


“我可沒有隨便。”薑嫣笑了,朝他眨了眨眼睛,“我小時候就對你有好感,和你結婚也不錯啊。”


薛煦不屑的扯了嘴角,轉身。


“你要走也可以。”薑嫣慢悠悠的拿出手機道:“但我不保證不會向叔叔告狀哦,我才來第一天,未婚夫就為了別的女人將未婚妻拋棄街頭,真是讓人心碎啊。”


“話又說回來,就你家那位的身份,比我口中的例子還要不堪,我很好奇,等待她的會是什麽下場。”


“這就不勞你操心了。”


出乎薑嫣意料的是,薛煦沒有被威脅到,不鹹不淡的看了她一眼,語氣異常肯定,“她的未來,絕對比你要好一百倍。”


他手插口袋,毫不猶豫的走了。


“至於我爸那裏,隨便你去說,我無所謂。”


薛煦千趕萬趕回到家,還是過了八點半,畢竟沒長翅膀,不可能真的飛回去。


他有些忐忑的換鞋,大廳燈還亮著,小花應該沒有生氣吧。


他走到客廳,望了一圈,沙發上沒人,奇怪的來到餐廳,看清眼前的場景後,他心一跳,下意識放輕腳步。


餐桌前,夏菱枕著手臂,長發垂肩,閉著眼睡著了。


桌上有很多菜,清蒸魚,油燜茄子,紅燒肉……都是他愛吃的。


薛煦看著這一幕,酸酸甜甜的感覺在心底蔓延,說不出是什麽滋味。


他觀察飯菜,見有被夾過的痕跡,知道她已經吃過後,才安下心。


他小心翼翼的來到她身邊,目光從上至下,看著她安靜的眉眼,秀氣的鼻子,還有……柔軟的嘴唇。


薛煦眼神複雜的看著那處,忍不住伸出手指,想要觸碰,卻又怕吵醒她,隻敢隔空描繪它的形狀,一遍又一遍,緩慢的,細致的。


“你在癡心妄想些什麽?”


薑嫣的話在腦中不斷回響,像一把尖刀,狠狠插入他的心髒,痛徹心扉。


我在癡心妄想些什麽?


薛煦捫心自問,嘴角苦澀,看著夏菱,表情溫柔而隱忍。


是的,隻是癡心妄想罷了。


一旦跨過那條線,他們都將萬劫不複。


她的前半生已經夠悲慘了,怎麽能被他拖下水,後半生繼續活得戰戰兢兢。


如何舍得。


她是我的妹妹。


薛煦無數次警告自己。


獨一無二的妹妹。


世界上最寶貴的妹妹。


未來一定會繁花似錦,比誰都要幸福快樂的……妹妹。


薛煦有些失神,修長的指一個沒注意,不小心碰到了夏菱的唇。


柔軟濕潤的觸感。


心間酥麻,留戀萬分,竟舍不得拿開。


“嗯……”


夏菱眼皮不舒服的動了動。


薛煦嚇了一跳,飛快收回手,連忙坐到了她對麵的位置上。


“咦,你回來了?”夏菱迷糊的抬起頭,揉了揉眼,看見對麵坐了一個人,訝異的挑眉,“什麽時候回來的?”


“就剛剛,剛剛……”薛煦視線心虛的亂瞄,臉有些紅潤。


“……哦。”夏菱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鍾,已經九點了,抿了抿嘴,掩去黯淡的眸光,不抱希望的問:“那你吃過飯了嗎?”


“沒呢,不是說了會回家吃嗎,我肚子快餓扁了。”薛煦笑了笑,起身拿碗去電飯煲添飯。


夏菱有些意外,也站了起來,“那我去給你熱菜。”


菜都放了那麽久,早就冷了。


“不用麻煩了,這樣吃正好。”薛煦擺擺手,已經拿起筷子大快朵頤,看樣子確實是很餓了。


夏菱見狀,便又坐了回去,沒問他在外麵和薑嫣發生了什麽,靜靜出神。


相對無言。


這還是兩人同居以來,第一次出現冷場的情況。


薛煦有些不自在,不知是因為去陪了薑嫣,還是因為偷摸了她的嘴唇,心裏總有一絲心虛,訕訕道:“小花,你累了就早點回去休息吧,不用等我的。”


夏菱道:“可是,我要洗碗。”


“都說了你不是這裏的傭人!”薛煦強調,“碗我來洗就行了,你去休息。”


夏菱慢吞吞道:“上次你洗了五個碗,碎了兩個。”


“……”這種小事記得這麽清楚幹嘛?


薛煦默默加快了吃飯的速度。


飯後。


夏菱洗完了碗,回房間時,薛煦在後麵猶豫著叫住了她,“小花。”


“什麽事?”她回頭。


薛煦捏緊口袋裏的碎花吊墜,沉默半晌,鬆開了手,頹廢道:“沒事,突然忘記要說什麽了。”


“哦。”夏菱點頭,關上了房間的門,身影消失在門口。


薛煦狼狽的摸鼻子,苦笑了,媽的,長這麽大,從來沒這麽窩囊過。


連送個東西,都畏手畏腳。


他洗了澡後,關掉客廳的燈,也回房間了。


是夜,時針指向十二點。


薛煦沒有半點睡意,翻來覆去睡不著,煩躁的抓頭發,掀開被子坐起身,拿過手機給薛父打了個電話。


對方接起,聲音波瀾不驚,“有事?”


薛煦開門見山:“把薑嫣唆使過來的是你吧?”


“……我們明明說好等我畢業後再說,你搞這出是什麽意思……那又怎樣,喜歡和誰玩是我的自由,你管得著嗎……”


不知對方說了什麽,薛煦瞳孔一陣收縮,削白的手指緊緊攥著被子,表情變得無比冰冷,他沙啞著嗓子緩緩開口:“你敢動她,我這輩子都跟你沒完……”


他語氣平靜,平靜得近乎詭異,說:“別逼我,把我逼急了,我什麽都做得出來……”


對方不說話,喘息聲很重,許久,冷冷哼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薛煦長籲一口氣,抹去額角冷汗,知道對方妥協了。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