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50節


第42章


夏菱和薛煦住在一起後才真正了解到這家夥有多愛吃甜食, 就像季修淵有煙癮一樣,薛煦可以說是有糖癮了。


特別是腳受傷以後, 因為醫生囑咐說最好多補充點糖分, 他就開始變本加厲的吃糖,有事沒事都要剝一顆扔進嘴裏含住, 這似乎都成了一種習慣。


夏菱起初覺得沒什麽,他又不是抽煙喝酒, 吃糖而已, 對身體又沒有什麽危害,直到有一天, 上化學課時, 薛煦像平常一樣, 撕了顆檸檬糖扔進嘴裏, 結果還沒嚼兩下,他麵色一白,眉毛瞬間皺起, 突然難受的捂住右臉,烏黑漂亮的眼睛淚汪汪的瞅著她,可憐巴巴的說:“小花,我牙疼。”


“……”


夏菱請假陪薛煦去牙科醫院做檢查, 診斷結果出來, 齲病。


俗稱:蛀牙。


而那時,他的左腳甚至都還沒好。


夏菱同學表示內心毫無波動甚至有點想笑。


他下頜後牙槽的一顆牙齒蛀了蟲,爛得挺嚴重, 並非一朝一夕形成,而是長久養成的壞習慣導致,需要拔掉補牙。


那天,薛煦在病房裏拔牙,夏菱在門外等候,大概是醫生打麻藥的技術不佳,疼痛在所難免,少年的慘叫聲撕心裂肺,一浪高過一浪,她挺佩服他的肺活量。


花了整整一個下午,薛煦才從裏麵出來,整個人都焉了,臉白得像一張紙,沒有一點精神,捂著有些紅腫的右臉,配上美少年的盛世容顏,顯得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但夏菱沒有一點同情。


誰叫他自己作死,活該。


醫生說:“恢複期很長,保不準會複發,一定要監督他少吃甜食。”


“好的。”夏菱點頭,“謝謝醫生。”


她想當然的認為,薛煦拔牙受了那麽多苦,肯定也不敢吃了。


然而她還是小看了他,過了兩個月,他的牙齒差不多好了後,一顆不安分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隻是夏菱把他看得很嚴,讓他找不到機會下手。


薛家,深更半夜,一個人影偷偷摸摸溜出房間,打開廚房的櫥櫃,看到裏麵滿滿五顏六色的糖果糕點,人影兩眼放光,彎成月牙,剛拿起一塊巧克力。


“啪——”


廚房的燈突然亮了。


略有些陰森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我說過不準碰裏麵的零食吧?”


薛煦的笑容僵在臉上,像慢動作回放一般,他緩緩轉頭看向身後。


夏菱環胸倚在門框上,麵無表情的看著他,眼涼如水,就像一隻看著老鼠的貓,仿佛在說:看,又被我抓到了吧。


薛煦沉默的看了她一會兒,當機立斷,將巧克力的包裝紙撕開,囫圇塞進嘴裏,鼓著腮幫子從另一個門逃跑了。


“你還敢跑!不對,你還敢吃!?”夏菱大怒,追了過去。


你妹的,自從禁了他的點心,每天都要和他鬥智鬥勇。


“小花,我保證這是最後一塊,真的,我以後再也不吃了。”薛煦圍著餐桌和她轉圈圈,笑得乖巧討好,嘴裏還不斷嚼著巧克力。


“去你媽的最後一塊,你哪天不是這樣說的?”夏菱氣喘籲籲的抓他,覺得和他住在一起後,自己的性子變得暴躁了許多,髒話張嘴就來。


淚,明明她以前是個禮貌文明的好孩子呀。


“你給我站住!”


薛煦看著她大汗淋漓的臉,腳步有些遲緩,說:“你保證不會打我,我就停下來。”


夏菱笑得溫柔,隻是怎麽看都有點猙獰,“你放心,我保證不打死你。”


薛煦默默閉緊嘴巴,跑得更快了。


“呀!”身後傳來女孩的痛呼聲,咚地一聲重響。


薛煦回頭,看到夏菱摔了一跤,大驚失色,忙跑過去,蹲在她旁邊關切道:“小花,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總算逮著你了。”


剛剛還一臉痛苦抱著膝蓋的女孩立馬變了一副表情,猛地朝少年撲過去,兩條光滑白嫩的大腿跨坐在他身上,生氣的揉搓他的臉頰,“看你往哪裏跑!”


薛煦知道中計了,無奈笑了,舉手投降,哄道:“嗯,不跑了不跑了,隨你處置。”


夏菱擰眉看著他,“你怎麽像小孩似的,這麽幼稚,難道還想蛀牙嗎?”


薛煦手背放在唇邊,尷尬輕咳,望天花板,“抱歉,我就是忍不住。”


夏菱眉頭皺得更深,“忍不住也得忍著,下次再讓我發現了,有你好看!”


她從他身上起來,朝他伸出手。


“起來啦,回去睡覺。”


“嗯。”


薛煦看著眼前的這隻手,纖細瑩白,指如蔥根,他輕輕握住,肌膚相貼,掌心生溫。


夏菱把他拉起來,牽著他上樓回房。


薛煦在後麵看著她,目光微閃,他剛剛說的忍不住,其實並不是忍不住吃糖。


而是忍不住捉弄她。


忍不住看她為他擔憂。


嗔怪,生氣,焦急,有這樣一個人如此關心他,讓他忍不住的,渴求更多。


薛煦垂眸看著他們相握的手,不由自主的緊了緊。


天知道,他以前才沒有那麽幼稚,糖果隻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可就是因為有了你。


有了你嗬。


夏菱把薛煦領進房間後,沒有離開,而是說:“睡吧,今晚我守著你睡。”


“你要和我一起睡?”薛煦驚呆了,俊臉迅速染上一層紅暈,還好房間沒開燈,看不明晰。


“嗯。”夏菱被他氣炸了,斜眼瞪他,“誰叫你不老實,萬一等會兒又爬起來偷吃怎麽辦?”


薛煦覺得有必要矯正一下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我不會……”


“別囉嗦,快上床躺好。”夏菱不耐道:“我們又不是沒一起睡過。”


這話太有歧義了。


她是怎麽麵不改色心不跳的說出來的。


“……”薛煦聲音喑啞道:“一起睡是沒問題,但你不會像上次那樣把我踢下床吧?”


他開始懷疑這是她的懲罰手段了。


“不會,放心吧。”夏菱如是保證道,從壁櫥裏又抱出了一床被子,兩人各蓋一床,這樣就沒問題了。


於是兩人就一起上床了,呃不,正常睡覺。


薛煦的床很大,兩個人睡在兩邊,翻個身都不會碰到的那種大,所以夏菱還真沒有多想,如果床小一點,她還可能害羞一下,但看著這張床,看著距離稍遠一點,被厚被子蓋住的他。


算了,還是睡吧。


半夜,夏菱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忽然感覺有人抱住了自己的腰,手還鑽入了她的睡衣之中,滾燙的掌心摩挲著她偏冷的肌膚,不斷在她腰腹之間流連,而且還有往上延伸的趨勢。


夏菱驚醒過來,魂都被嚇沒了,轉頭,發現薛煦不知何時鑽入了她的被窩,睡得很熟,但睡姿並不老實。


如果不是他綿長的呼吸聲,她還以為他是故意的。


夏菱臉紅得厲害,怎麽會突然忘了,薛煦可是能從床頭睡到床尾的奇葩生物,他們之間小小的距離對他來說算得了什麽。


少年抱著她使勁磨蹭著,就像平時抱著他心愛的軟綿綿的被子,嘴裏還不斷喃喃著:“熱……”


夏菱的臉燒了起來,手顫抖的扶住他的肩,猶豫著要不要推開他,而就是這麽一小會兒遲疑的功夫,他的手已經摸到了她的胸。


她渾身都僵硬了。


夏菱感覺那裏被揉了揉,薛煦好像夢到了吃的,咂嘴流口水,喃喃自語:“小饅頭……”


然後,又不知道摸到了哪裏,他輕輕捏了捏,迷糊的小聲嘀咕:“不對,是旺仔小饅頭……”


夏菱腦袋轟地一聲炸了,一片空白,她這次沒有絲毫猶豫,使勁推了他一把,抬起腳,惱羞成怒的把他踹下了床。


“你個變態!”


薛煦腦殼一痛,臉龐貼到冰涼的地麵,才清醒過來,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又躺在了地上。


大腦死機了幾秒鍾,才痛心的領悟到自己又一次被嫌棄的事實。


大騙紙,你明明說不會踹我下床的tot


作者有話要說:  我錯了,又晚了一點,負荊請罪,不過今天還有一更,我隻說是晚上,時間不確定,反正明天絕對可以看到。


以後每天二更,白天一更,晚上一更,但時間不定哦。


甜甜的日常結束了,之所以寫了那麽多章,因為這麽純粹單純的夏菱可能以後就沒有了,忍不住多寫了一點,咳,當然了,可能,隻是可能!畢竟小哥哥比較能搞事,咳咳咳


下章起要搞事!搞大事!


但甜的初衷不會變,相信我!


對了,上章有個地方寫錯了,就是夏菱心理活動那裏,除了薛煦,還有已知的夏冉冉,咳咳,這裏順手寫錯了,已經修改,把薛煦刪了。


第43章


一般, 若是天氣晴朗的話,薛煦和夏菱都是走路去學校。


陳管家像個老媽子似的, 生怕他們上課肚子餓, 給夏菱一盒奶油蛋糕,給薛煦一個茶葉蛋, 讓他們揣在身上慢慢吃。


薛煦看了看夏菱手裏鮮美可口的蛋糕,再看了看自己手裏光禿禿的茶葉蛋。


他麵無表情的看著陳管家, “你幾個意思?”


想打架就直說。


陳管家笑嗬嗬道:“少爺, 為了你的健康著想,還是少吃甜食比較好。”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