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49節


“你叫我什麽?”比剛剛冷了一個度的聲音。


“大舅子啊。”小屁孩委屈,“他們背後都是這麽叫你的。”


薛煦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第一次嚐到了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滋味,當夏菱哥哥的滋味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麽美好,年紀輕輕就又當嶽父又當大舅子的。


真是見鬼了!


那天以後,他再也沒自稱過是夏菱哥哥。


當然了,這些乳臭未幹的小屁孩薛煦還沒放在眼裏,夏菱的一票追求者中,還是要屬季修淵最討人厭。


如果追求夏菱的男生,是個品學兼優,感情空白,無任何不良嗜好的人,薛煦還可以勉強說服自己接受,但是這貨嘛,嗬嗬。


季修淵和薛煦攤牌後,就放開了膽子,開始對夏菱展開瘋狂追求,和以前不同,他不再那麽強勢,改為柔情攻勢,每天對夏菱噓寒問暖,甜言蜜語張口就來,但他高明就高明在從不直接表露心意,讓夏菱拒絕的話無從下口。


薛煦忍無可忍,一天,在季修淵纏著夏菱的時候,再一次眾目睽睽之下把他拖走,季修淵沒有一點危機意識,還笑嗬嗬的朝夏菱揮了揮手,深情道:“菱菱,我們待會兒見。”


夏菱抖了抖肩膀,誠心希望他再也不要回來。


薛煦把季修淵拖到了樓下的器材室裏,還把門關上了。


季修淵笑容不變,“阿煦,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不會對我動真格吧?”


薛煦也笑,春風般溫暖,摩拳擦掌的靠近他,語氣異常輕柔,“你說呢?”


季修淵默默握緊了拳頭,視死如歸說:“我也不是好惹的。”


……


那一天,沒人知道器材室裏發生了什麽,隻是有人親眼看到,季修淵被人從裏麵抬了出來,英俊的臉龐鼻青臉腫,特別淒慘。


然後夏菱的願望成真了,季修淵整整三天沒來學校,聽說請病假在家休養


不過隻有三天,第四天他又滿血複活的回來了,臉上除了剩點淤青外,看起來恢複如初,他還沒對夏菱死心,不過這次他學乖了,不再有恃無恐,收斂了許多,靜靜等待時機。


終於有一天,薛煦課後打籃球時摔了一跤,扭傷了左腳,輕傷,但走路不便,醫生說至少一個星期才能痊愈。


季修淵借著這個機會,趁薛煦一瘸一拐的去上廁所時,微笑著邀請夏菱。


“今天天氣這麽好,我們去操場上走走吧,你都悶在教室裏一天了,就當去散個心。”


夏菱婉拒。


季修淵又不緊不慢的道:“我有句話想對你說,說完後就再也不煩你了。”


夏菱輕輕一怔,看著他,許久,點了點頭,說:“好。”


終於可以把話說清了。


薛煦上完廁所回來,發現夏菱不見了,奇怪的問坐在前麵的周嘉江:“小花呢?”


“不、不知道。”周嘉江怕他們又打架,目光躲閃,支吾道。


薛煦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有鬼,心髒一突,“不會被季修淵帶走了吧?”


周嘉江咳:“你冷靜,千萬冷靜,修淵隻是帶她去操場散個……”


話音未落,薛煦已經一蹦一跳,跑得沒影了。


周嘉江慢慢合上嘴巴,哭喪著臉。


他不小心多嘴了,以薛煦現在的武力值,絕逼幹不過季修淵啊。


季修淵拉著夏菱在操場上轉了一圈,轉完還不夠,又帶她去了湖邊走走,一路上笑容滿麵,談天說地,就是不說重點。


夏菱心不在焉的聽著,隨手折了一根樹枝拿在手上把玩,有些不耐煩了,停下腳步,問他:“你到底想說什麽?”


季修淵聲音頓了頓,看著她,摸鼻子苦笑,“和我出來就這麽難受嗎?”


夏菱無奈,“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麽意思?”季修淵道:“還是說,你就那麽喜歡薛煦,喜歡到,眼裏完全看不到別的男人?”


夏菱心髒狠跳,眼睛猛地睜大,看著他,默然不語。


被發現了嗎?


她雖然一直在心裏暗罵薛煦笨蛋。


但這份心思,她其實小心翼翼隱藏得很好。


除了夏冉冉,其他人都不知道。


季修淵竟然看出來了。


夏菱沉默了一會兒,承認了,很輕很輕的聲音,“沒錯,我喜歡他,你既然知道,就不要在我身上白費力氣了。”


“果然麽。”季修淵有些自嘲,看她的眼神變了,“可我不甘心怎麽辦?我第一次追一個人那麽久,可到頭來什麽都沒有,太不劃算了。”


“那你想怎麽樣?”夏菱皺眉看著他。


“讓我親一下。”他的目光落在了她的唇上,粉嫩的櫻花色,很漂亮的形狀,他早就想嚐嚐味道了。


季修淵眼眸深沉,“你不想這個秘密被薛煦知道吧?”


夏菱微微眯起眼,“你威脅我?”


“怎麽會?”季修淵迷戀的看著她的唇,聲音近乎喃喃,夾雜著一絲痛苦,“我隻是,很喜歡你而已。”


“隨便你說。”夏菱不按套路出牌,無所謂的語氣。


“什麽?”


“我仔細想了想。”她慢吞吞道:“被他知道了也沒什麽不好,我不敢告白,有人幫我告了也不錯。”


“你就這麽肯定他不會討厭你?”季修淵表情有些陰翳。


“嗯。”夏菱點頭,她肯定。


這甚至無關愛情。


薛煦不是那種人。


季修淵眸底劃過一絲狠色,手突然按住她的肩,低下頭,想強吻。


夏菱一驚,但沒有太過慌亂,手心捏緊那根樹枝。


“小花!”遠處一聲焦急的呼喊。


身上重量一輕,薛煦金光閃閃的出現,狠狠揍了季修淵一拳。


“小花,你沒事吧?”薛煦有些滑稽的單腳蹦到夏菱麵前,滿臉擔憂。


“沒……”夏菱驚魂未定,不過不是被季修淵嚇的,而是被他嚇的。


他怎麽來了?


“你真以為我打不過你嗎?”季修淵看到又是薛煦壞了他的好事,對他的不滿上升到了極點,紅著眼,掄起了拳頭。


“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還不夠啊。”薛煦也很惱怒,瞪著漂亮的眼睛,呼哧呼哧喘粗氣,跛著左腳,一瘸一拐的朝他撲過去幹架。


“你給我退後。”夏菱見他腳受傷了還不老實,嘴角微抽,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拽了回來,自己上前一步,把他護在身後。


季修淵隻覺眼前一花,夏菱手裏的樹枝尖端一分不錯的指著他,那樣冷漠的眼神,淡淡警告:“離他遠點。”


她說,離他遠點。


而不是,離我遠點。


季修淵怔忡,緩緩放下了拳頭,苦澀的笑了,誰能想到,她遇到了危險,第一時間,竟然想的還是保護他。


“你就真的那麽喜歡他嗎?”季修淵輕輕問。


夏菱不言,樹枝沒移開半分,依舊警惕。


薛煦憤怒中有些蒙逼,小花有喜歡的人?誰啊?他怎麽不知道?


季修淵知道了答案,自嘲的笑了一下,轉身走了,背影有些失魂落魄。


夏菱扶薛煦回教室。


路上,少年氣不過,把季修淵的祖宗十八代問候了遍,如果不是腳受傷了,夏菱覺得他一定會追上去狠踹他兩腳。


“小花,他說你有喜歡的人……是真的嗎?”薛煦罵完了,氣順了一些,沉默半晌,突然問道。


夏菱睫毛輕輕顫了一下,垂下眼睛道:“嗯,真的。”


“誰啊?”薛煦緊張起來。


“不告訴你。”


“我認不認識?”


“嗯。”


薛煦見她不肯說,一個個名字猜過去:“周嘉江?”


“不是。”


“馮宇?”


“不是。”


“蔣齊星?”


“……那是誰?”


薛煦幾乎把夏菱認識的不認識的所有男生都問遍了,可得到的依舊是否定答案。


他想到了一種可能,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她,“你該…該不會是喜歡……”


夏菱以為他終於要猜到了,手心出汗,心髒怦怦跳得飛快,然後就聽到他顫聲問:“……徐寒吧?”


夏菱:“……”


薛煦越想越覺得有可能,痛心疾首,“小花,人家都有女朋友了,你千萬不要想不開啊!”


夏菱冷漠臉,“你另一隻腳是不是也不想要了?”


作者有話要說:  啊啊啊啊我回來了,終於考完了,聽天由命吧,為了補償大家,這章大粗長,然後待會還有一章,十二點沒更那就留到明天上午九點鍾。


下一章超甜,那種有點限製級的甜,你懂的,哈哈夏菱很寵薛煦的啦,但小哥哥就不一定啦


小哥哥不出三章就正式登場了啦~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