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47節


“九點半不到。”夏菱好笑著搖頭,在他坐過的位置輕輕坐下。


“哦。”薛煦困倦的點點頭,又趴了下去,閉上眼,“放學了叫我。”


夏菱無語。


那一邊,季修淵看到夏菱和薛煦坐在一起,微眯了眼,意義不明。


班主任最後一個叫的是他的名字,而教室還有兩個座位,季修淵對她道:“老師,我和一位同學從高一起就一直是同桌,因為有了她,我的學習成績才會進步得如此之快,我不想和她分開,你能讓我們重新坐在一起嗎?”


台下的夏菱心裏咯噔一聲,有種不好的預感。


班主任愣了愣,道:“如果對學習有幫助,那位同學又願意的話,當然可以。”


“謝謝老師。”季修淵禮貌微笑,氣質優雅似王子,他不急不緩的來到夏菱身邊,不給她說話的機會,手抓住她的胳膊,含笑道:“夏菱同學,我們走吧,那裏還有空位。”


“你放手!”


他抓得很緊,夏菱直接被他拽了起來,她沉了眉眼,有些怒氣,可季修淵恍若未聞,鐵了心要拉她走。


就在這時,夏菱身後,一隻漂亮幹淨的手快速伸出,牢牢抓住了她另一條胳膊。


“季修淵,你腦子是進水了還是被驢踢了?”


薛煦低沉的聲音不鹹不淡響起,他緩緩從桌上抬起頭,細碎淩亂的額發下,一雙眼睛漆黑而冰冷。


“我忍你很久了。”


第40章


空氣詭異的靜了靜。


刷——


幾乎所有的學生都望向他們三個, 炸開了鍋。


“哇塞!三角戀修羅場啊,搞事情!搞事情!”淘氣的男生唯恐天下不亂的起哄。


“薛煦和季修淵竟然為了一個女生鬧矛盾, 這是什麽偶像劇情節!”


“這個夏菱的命也太好了吧。”


“哎哎, 你不是說薛煦隻把她當妹妹嗎,這算怎麽回事?”


“我怎麽知道, 周嘉江是這樣說的啊,安了安了, 這也代表不了什麽, 這女的一看就是朵白蓮花,喜歡裝可憐博取男生同情, 薛煦隻是一時被迷惑住了, 不可能喜歡她的啦。”


女生們小聲議論, 表情不屑又嫉妒, 語氣中透著濃濃的酸味。


班主任反應過來,臉色鐵青,指著他們厲聲道:“薛煦, 季修淵,你們兩個幹什麽呢?當這裏是什麽地方!還不快放開那位女同學,真是太不像話了!”


“季修淵,你快點放手!”


同學們的議論和老師的訓斥聲盡數傳入夏菱的耳中, 她臉色發白, 對著季修淵怒目而視,清亮的眼眸難得竄起了火光,真的生氣了。


“他放我就放。”


季修淵渾然不懼, 依舊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抓著她的手不僅沒鬆,反而越來越緊,他看著薛煦,眼神帶著幾分狂傲和挑釁,“憑什麽我先放?”


“你他媽……”


薛煦徹底冷了臉,站了起來,漆黑的眼凜冽似冰,抓著夏菱胳膊的力氣同樣無意識增大,想要不管不顧的把她扯過來,可卻不經意瞥到了女孩因疼痛而有些蒼白的臉孔,他心頭一緊,放開了手。


感覺到對方力量的消失,季修淵得意的勾了勾嘴角,還沒笑出來,手腕處一陣鑽心的疼痛,薛煦竟扣住了他的手腕,狠捏骨頭,季修淵吃痛,不得已放開了夏菱。


論力氣,他差薛煦一截。


“老師,這家夥突然神經發作,我帶他去外麵清醒清醒。”


薛煦把季修淵的手從夏菱身上拿開後,沒有馬上放開他,而是衝班主任道。


然後,他將季修淵拖出教室,出去扔垃圾一般的姿態。


“阿煦不會是要揍修淵吧?”周嘉江坐在第三排,憂心忡忡,轉頭問後麵的徐寒。


都是一起長大的兄弟,他不希望他們因女人而心生間隙。


徐寒事不關己,淡淡道:“遲早都會發生的。”


季修淵對夏菱有意思,又不是一天兩天了。


夏冉冉羨慕的捧臉,“有兩個這麽帥的男人為自己大打出手,夏菱可以吹一輩子了,為什麽我就碰不到這樣的好事。”


徐寒冷冷瞥她,一針見血,“因為人家不喜歡你。”


夏冉冉:“……”紮心了,老鐵。


薛煦把季修淵拖到樓梯口,現在是上課時間,四下無人。


“你他媽是不是有病,當著我的麵欺負我妹,找死呢?”


薛煦氣得肺都要炸了,擰著眉,重重把他甩到牆上,攥緊拳頭,狠狠朝他臉上揮去。


季修淵竟也沒有反抗,當他快打到他的臉時,才輕輕說了一句:“我喜歡她。”


聲音有些飄忽。


淩厲的拳頭猛地停在了他的鼻梁前,靜止不動。


薛煦深色瞳孔微縮,“你說誰?”


“當然是夏菱啊,還能有誰。”


季修淵笑了,桃花眼看著他,厚臉皮問:“所以你能把她讓給我嗎?我家也很歡迎她住。”


薛煦沉默,停在半空的拳頭沒有絲毫猶豫,狠狠揍在了他的右邊臉上。


他冷冷看著倒在地上的人,收拳道:“你果然有病。”


季修淵沒有生氣,也沒有起來,不在意的揩去唇角血跡,坐在地上仰頭衝他笑,舔著舌頭道:“你為什麽生氣,當初我和你說要追她,你說了不介意的。”


“當初是當初,現在是現在,你小時候還整天跟在我屁股後麵喊哥呢,現在怎麽不叫了?”


薛煦冷笑,蹲下身,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把他按在牆上,削瘦的指骨暴著青筋,“你什麽德行自己不清楚?別對她動歪腦筋,否則我揍不死你!”


“我是真的喜歡她。”季修淵語氣很輕,卻堅定,“我從來沒有這麽喜歡一個女孩子,我發誓我會對她好的。”


他頓了頓,看著薛煦,真誠的喊:“哥,我們從小一塊兒長大,關係親如兄弟,我一直都拿你當哥哥看的,你當初可以為了徐寒離冉冉遠一點,怎麽就不能為了我把夏菱讓給我?”


薛煦臉色白了白。


沒錯,的確是這樣,從小,他因為比他們大幾個月,就自作主張的把他們都認作是自己的弟弟,有什麽好吃的好玩的一般都會讓給他們。


可是隻有薛煦自己知道,他那時,隻是太寂寞了,寂寞到,不得不用物質,把他們綁在自己身邊。


“不可能。”


即便如此,薛煦還是一口拒絕了他,沒有任何遲疑。


“我不可能把她給你的,死了這條心吧。”


季修淵嘲諷,“為什麽,你不是隻把她當妹妹嗎?”


“她當然不隻是我妹妹。”


薛煦淡淡道:“我現在更是她爸,是監護人。”


他鬆了手,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眼底映著嫌棄,“就你這樣的,別想碰我閨女一根頭發。”


季修淵沉默了,有那麽一霎那,他還以為對方開竅了,還好是他想太多。


“行,那就各憑本事吧。”


他聳肩,扶著牆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笑道:“你同不同意對我來說無所謂,反正我是不會放棄的,如果她喜歡上了我,就算是你,也沒有權利幹涉什麽。”


季修淵別有深意的拍了拍他的肩,“你說是不是,嶽、父?”


後麵兩字,他咬音極重,成功看到了薛煦陰沉下去的臉。


“她不可能會喜歡你。”薛煦一字一頓,語氣極為肯定。


“那可不一定。”季修淵不以為意,愉悅的吹了聲口哨。


“先走了。”他揮了揮手,轉身離去,回的,竟然是教室的方向。


放在以前,他早就逃課去了,看樣子是打算認真了。


薛煦望著他的背影,牙齒咬得嘎嘎響。


媽的,太欠抽了!


薛煦表麵上很有信心,斬釘截鐵的對季修淵說我家小花絕對絕對不會看上一個花心大蘿卜,可暗地裏,慌得跟什麽似的,季修淵縱然千般不是,但那張臉長得是真妖孽,特容易迷惑人,要不然也不會有那麽多小姑娘上鉤。


所以今天放學後,薛煦轉頭帶著夏菱去了一家高檔的自助餐廳吃飯。


歐式風格的裝修,曖昧的暖黃色燈光,明亮的落地窗,漂亮的壁畫,空氣中流淌著當下流行的音樂,曲調優美,環境溫馨。


這家自助餐廳主打海鮮和牛排,有專門的廚師烹飪,吃多少拿多少,當然生食也有,餐台有火鍋和燒烤設備,可以自己弄來吃。


除此之外,市麵上各類果汁飲料,水果甜點,炸雞烤鴨,這裏都應有盡有。


“我真的可以隨便吃嗎?”


夏菱還從來沒吃過自助餐,表情天真而懵懂,看著擺在櫃台上的各類美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當然,你想吃多少吃多少。”


薛煦笑得特別溫柔,他端來一大盤生肉,什麽羊肉牛肉雞翅魷魚都有,他熟練的給錫紙刷上一層油,把肉放上去,撒點胡椒孜然粉,不時翻個麵。


除此以外,他還自己調配了一碗調料,夏菱看著他修長晶瑩的手指,像變魔術一樣,將香辣醬,蒜泥,花生碎,香蔥,牛肉醬,混在一起攪碎拌勻,然後澆淋在烤架上翻烤的肉片中。


散發著誘人的香味。


“來,嚐嚐哥的手藝。”


少年把肉全都放進夏菱碗裏,自己一片沒留,不僅如此,每當她想吃什麽,想喝什麽,不等她起身,他立刻就過去給她拿過來,表現得很殷勤。


讓夏菱有點毛骨悚然。


“好吃嗎?”


薛煦看著女孩小口小口咬著他做的肉,笑容中透露著期待。


“嗯,好吃。”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她原來是白富美呀因為月亮偏愛我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