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43節


這個臭小鬼。


薛煦不再管他們,哼著小曲,一手牽著發呆的夏菱,一手拿過她的行李箱,神氣活現的走出了夏家大門。


從此以後,天高海闊,夏家無論富貴興榮,衰落與否,都與夏菱毫無幹係。


“小花,我家房間多,你想睡哪間自己隨便挑,不用客氣。”


“放假了我們去一趟家具城吧,把床,衣櫃,書桌書架等等都買齊,在此之前你就將就著在客房睡一下吧。”


“學校那邊你繼續上沒事兒,和徐寒說一聲,學費不出都行,瞧把你嚇得,真以為夏卓群能一手遮天啊。”


……


薛煦嘰裏呱啦一大堆,可身後的女孩卻一點動靜都沒有,不由奇怪轉頭,看到她的臉後,愣了一瞬,靜默了表情,輕聲問:“為什麽哭?”


她哭了?


夏菱也愣了,摸了摸眼角,果然一片濕潤,眼淚像是失控了般,爭先恐後的往外流,她受到了驚嚇,一瞬間變得恐慌,似乎記起了什麽,她連忙低頭拿衣袖擦幹淨,“對不起,我馬上擦掉,很快就好……”


記憶裏,媽媽最討厭她哭,一哭就會打她,慢慢的,在疼痛的刺激下,她學會控製淚腺,再痛苦也不會有一滴眼淚。


這一次,她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明明很高興,明明不難受的呀。


薛煦沉默的看了她一會兒,歎了口氣,將她擁入懷中,輕輕拍著她的背,柔聲哄道:“小花,不哭,相信我,我絕對比夏卓群對你更好,乖啊,不哭。”


他說:“我知道你怕什麽,我發誓,我一定不會像他那樣不要你,真的,以後我家就是你家。”


夏菱眼淚更加洶湧放肆,放任自己埋頭在他懷中,孩子一般,哭得近乎喘不過氣,從未有過的放縱失態。


那個少年,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少年,有些笨拙的哄著她,想方設法的逗她笑。


“別哭了,你再哭我也想哭了,你看我才剛剛在夏家裝完逼,哭了多丟人啊,你說是不是……”


那一天,是2017年6月13日,薛煦覺得自己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天。


天很藍,雲很白,陽光正好,小時候,他撿過許多貓回家,第一次,撿了一個人。


不,哭成這樣,應該還是一隻貓。


小花。


小花貓。


第37章


薛煦把夏菱帶回家, 將她領進了一樓的一間客房裏,他把她的行李放在地上, 拉開了落地窗的窗簾, 明亮的陽光照了進來,整個房間瞬間布滿了金黃色光暈。


亮閃閃的, 金子一般。


少年長身玉立,含笑看著她, 眼眸亮如晨星, 笑容和身後的陽光一樣燦爛。


“你就先睡在這裏,過兩天周末, 我帶你去家具城轉轉, 等你的房間布置好後再搬過去。”


夏菱瓷白的臉上還掛著淚痕, 長睫濕潤, 閃爍著點點晶瑩,她站在米黃色地毯上,有些局促的打量著房間。


黑色的衣櫥, 淡藍色窗簾,奶白色書架書櫃,還有深褐色的床和被褥。


薛煦家的客房大同小異,家具顏色擺設幾乎一模一樣, 沒有個人特色, 但足夠舒適精致,明顯就是為了客人準備的。


“我覺得這個房間就挺好的,不用再換了。”夏菱不太好意思道, 腦袋有種眩暈感,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就這樣住進了薛煦家,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這怎麽行。”薛煦鋪被子,淡淡道:“客房總歸是客房,再怎麽好,那也是給客人住的。”


夏菱聽出了他的言下之意,吸了吸鼻子,眼睛又開始泛酸了,她立馬仰起頭,把眼淚硬生生的給逼回去。


真奇怪,她明明不是矯情的人,在夏卓群麵前,她再怎麽難受都不會有想哭的衝動,怎麽一到了他這裏,就成了一個愛哭鬼了呢。


“你要不要先去洗個澡?”薛煦見她眼睛又變得淚汪汪的,歎氣,走過來,抬起手,袖口有些粗魯的擦著她的臉,笑道:“去調整下心情,陳叔買菜快回來了,你洗完後就直接可以吃飯了。”


“哦。”夏菱還沒想通洗澡和心情有什麽關係,就被他推到浴室了。


浴室和衛生間連在一起,中間隔了一層磨砂玻璃門。


薛煦家她挺熟的,不過洗澡還是第一次,但她神經粗,沒什麽別的想法,很快就把衣服脫光光,站在花灑下洗澡,忽然發現忘記拿換洗的衣服了,便關了淋浴喊人:“薛煦,我衣服忘拿了,能幫我拿一下嗎?”


幾分鍾後,薛煦出現在門外,身形透過磨砂玻璃有些模糊。


“在哪呢?”他的聲音有點低,帶著鼻音,懶懶的味道。


“就在我的行李箱裏。”夏菱道:“我的睡衣在裏麵。”


“哦。”對方似乎隨意的點了頭,就轉身了。


他走後,夏菱又打開了淋浴,洗著洗著,發現有點不對勁,好像忘記了什麽重要的東西。


是什麽呢……


行李箱裏好像有樣東西不能給他看。


昨天她還抱在懷裏的……


馬甲皮褲!


完蛋了!


夏菱倏然睜大眼,臉色一下就變了,立刻關掉淋浴,隨手拿了一條掛鉤上的浴巾就衝了出去,邊跑下樓邊圍在身上,驚慌失措的大喊:“薛煦,你別拿了!我自己拿就行!”


薛煦這時已經來到了房間,拉開了行李箱的拉鏈,正要打開時,聽到了她的聲音,不由回頭,目瞪口呆的看著夏菱現在的模樣。


女孩身上隻圍了一條浴巾,從頸處至胸前露出大片雪白肌膚,肌膚呈淡淡的粉紅色,烏黑的長發濕漉漉的貼在圓潤的肩頭,點點晶瑩折射閃爍。


浴巾不算長,堪堪遮住下身關鍵部位,一雙光潔白皙的長腿展露無遺,形狀非常漂亮,氣質清豔嫵媚。


“你……你怎麽出來了?”


這種畫麵對於血氣方剛的男生而言,可以說是非常刺激了。


薛煦臉有些燙,咽了咽口水,嚇得都結巴了,眼睛盡量不四處亂瞄。


“你沒打開我的行李箱吧?”


夏菱哪還顧得了這麽多,一心都是行李箱裏的衣服有沒有被發現,見他還沒有打開箱子,鬆了一口氣,要知道,她昨晚收拾時,那條皮褲被她隨手放在了最上一層,他一打開絕對能發現。


“還是我自己來找衣服吧,麻煩你出去一下。”夏菱趕緊上前幾步,一手按著行李箱,一手抓著浴巾以防走光,催促著薛煦快點離開。


“嗯……”


薛煦從旖旎幻想中回過神,見女孩一臉心虛,危險的眯起眼。


要是一般的男生,估計會受不了刺激害羞逃跑,但薛煦是嗎?沒可能是啊!他不僅好奇心旺盛,臉皮還很厚。


“這箱子裏裝了什麽嗎?”薛煦笑得不懷好意。


“沒、沒有啊。”


“那你這麽緊張幹嘛?”


“裏麵放了我的內衣,我不想讓你看見不行啊。”


薛煦眼神微妙的看向她的胸,小聲:“這麽小還需要穿內衣?”


又瞄了瞄她身上隱隱外泄的春光,而且她連身子都不怕被看了,還會在乎這些身外之物?


一定有鬼!


“內褲!內褲總行了吧?”夏菱欲哭無淚,小臉紅得不成樣子,她咬牙,“你快點給我出去!”


“行行,我出去,出去……”


薛煦眸中閃過狡黠,裝作投降的舉起雙手,退後一小步,然後趁夏菱放鬆警惕,手快速的伸向箱子。


夏菱發現了他的小動作,大腦一片空白,在箱子打開一半的瞬間,她想也不想,鬆開抓著浴巾的手,整個人朝他撲了過去。


薛煦打開了一半箱子,照理說可以看到裏麵了,可眼角餘光瞄到的白花花的肉體吸引了他全部心神,他驚呆了,紅著臉脫口而出:“臥槽?”


然後,他完全沒有一點防備的,被她裸體壓在了身下,下一秒,柔嫩的掌心遮住了他的眼睛,耳中是女孩羞憤欲死的聲音。


“你敢睜開眼就死定了!”


聲音軟軟糯糯的,氣息不穩,像是小貓在撒嬌,沒有一點威脅性。


身上溫熱柔軟的觸感讓薛煦暫時失去了思考能力,有什麽軟綿綿的東西,壓在他的胸口處,他知道那是什麽,因為他剛剛不小心瞄到了一眼。


好像也沒那麽小……隻是跟一般女生比起來,顯得稍微玲瓏一點,還挺……可愛的?


臥槽,我在想什麽?


薛煦渾身燥熱,有些口幹舌燥起來,媽的,作為一個身心健康,正值青春期的男生,被一個赤條條的女生壓在下麵,誰頂得住啊!


“我不睜眼,一定不睜,你快點下去!”薛煦這回真慫了,舉手投降,連忙保證道。


“真的?”


“少廢話,快下去!”


夏菱勉強信了他一次,小心翼翼的從他身上爬起來,伸手要把浴巾重新圍上的時候。


陳管家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來,有些疑惑的語氣。


“少爺,你在裏麵嗎?”


門沒有關,所以他很清楚的看到了裏麵,愣了一愣,張嘴輕輕“哇”了一聲。


早在聽到陳管家腳步聲的時候,薛煦的身體就下意識的動了,他甚至沒有思考,伸出手將女孩又扯了回去,翻身把她壓在下麵,用身體擋住她全部的春光。


所以,陳管家看到的就是薛煦獸性大發,喪心病狂的將光溜溜的小姑娘壓在身下的畫麵。


可是!然而可是!在陳管家來到前,夏菱就已經圍好了浴巾,還有充足的時間把床上的被子也拿過來擋一擋,可被薛煦這麽一弄,整個人完全懵了。


想也不想,甩了一巴掌過去。


“啪!”


那聲音響亮的,陳管家聽著就痛。


“嗬嗬嗬嗬……”


餐桌上,三個人吃飯,氣氛有些怪異,陳管家聽了事情原委後,嘴巴就沒合上過,不停對著薛煦笑,是那種網上俗稱的姨母笑。


“你笑夠了沒有?”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