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4節


夏卓群咳了一聲,“我算過了,你的年齡和冉冉差不多,念高一,我已經給你聯係好學校了,明天直接去就行。”


夏菱拿筷子的手頓了頓。


夏卓群發現了,“有什麽問題嗎?”


“……沒有。”夏菱沉默了兩秒,搖頭。


她不好意思說,她讀書比別人晚了一年,現在在念初三,而且媽媽出事後,她都沒怎麽去過學校,正常水平可能連初三都不如。


“那就好。”夏卓群:“學校和冉冉是同一所,明天你和她一起去,有什麽不懂的就問她。”


“好。”


“還有,我在這裏警告你一句。”夏卓群表情忽而嚴肅:“別去招惹薛煦那夥人,他們背景深,不是你能惹得起的,能離遠點就遠點。”


“好的,我記住了。”夏菱吃完了飯,放下筷子,生疏有禮道:“謝謝叔叔。”


回到房間,夏菱關上門,坐在書桌前拿出了那本日記本。


本子是很普通的膠裝筆記本,黑色封皮,很厚,已經寫了一半,密密麻麻,字跡清秀工整。


夏菱翻到最新空白的一頁,提筆,首先在第一行標注了日期。


4月13日。


然後她歪了歪腦袋,凝神回憶起今天發生的事情,把時間線大概梳理一遍,才開始動筆寫日記。


如果有人看的話,會發現她寫的日記和一般人很不一樣。


一般人記日記,都會把自己印象深刻的,難以忘懷的事情寫下來,借此抒發自己的情感,而夏菱完完全全就是在記錄自己的生活,別人和她說的每一句話,說話時的表情語氣,都被她完完整整的寫了下來,就連她自己說過的話,做過的事,也會按照早中晚三個時間節點,分別寫下,偶爾加入當時的心情感受。


當她寫到薛煦時,筆頭頓了頓,有些傷腦筋,因為她不知道他的名字怎麽寫,薛姓少見,不難猜,可“xu”會是哪個字?


夏菱撐著下巴,無意識的在本子上寫下了薛緒,薛序,薛續……


看著都不像,太正經,不符合那人氣質。


那是一個像火焰一樣炙熱,仿佛能把一切都燃燒殆盡的少年嗬。


漂亮又危險。


夏菱其實並不討厭他,她從小到大遭受的白眼無數,比起他們,少年的敵意坦蕩而直接。


比在背後說閑話使絆子的小人要好太多了。


最重要的是,他的敵意是來自於她這個人,而不是她見不得光的身份。


想起他,就不免想到他說的話。


“3月28日,晚上八點半,梧州橋旁……你敢說你沒有一點印象?”少年氣勢淩人的聲音仿佛還在耳邊回響。


3月28日啊……


夏菱將日記本往前翻,自從知道自己得了那個病後,她就養成了記日記的習慣。


一天不漏。


3月26日,3月27日……


她數著,又往後翻了一頁——


3月29日。


手指抖了抖,心下一沉。


夏菱是個隨遇而安的人,就算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也完全不會感到任何的不適應,腦袋一沾到枕頭就睡著了,醒來時天空已經大亮。


因為沒有手機,所以也不知道幾點了。


她的房間自帶獨衛,夏菱梳洗完畢後打開房門,看到樓下空無一人。


李嫂適時出現:“夏菱小姐,由於你起得太晚了,大小姐說她先走一步了。”


自然,司機也已經開車走掉了。


很晚了嗎?


夏菱靜靜看著她。


她出來時第一反應就是去看大廳牆上的掛鍾。


六點一刻。


李嫂臉色有些不自在,猶豫了下,說:“早餐冷了,所以我都收起來了,要不要我拿出來熱一下?”


“不用了,太晚了,我先去學校了。”夏菱眉眼平易,微笑著拒絕,沒有揭露她,隻是輕輕問了一句:“您能告訴我學校怎麽走嗎?”


李嫂說:“不遠,走路二十多分鍾就到了。”


確實不遠,錦色別墅區的房子除了占盡市中心豪華地段的優勢外,還都是學區房,附近就蓋了好幾個重點中學,夏菱即將上的華德中學就是其中一個。


華德據說是市裏最好的私立學校,升學率高,師資力量雄厚,就是學費高得嚇人,一般家庭都讀不起,相對的,對於那些成績特別優異的學生,學校不僅不收學費,還會花錢把他買進去,牢牢抓住升學率。


夏菱高估了自己的認路能力,李嫂說得輕鬆,出家門後右拐再左拐,會看到一個紅綠燈,然後一直往前走就到了。


她認真的按著路線走,穿過彎彎狹窄的小巷,紅綠燈沒看到,倒是看到了許多拐角,根本分不清該拐進哪個。


反正時間還早,她也不急,挨個拐進去探路,結果轉悠一圈後,她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原地。


“……”


夏菱放棄了靠自己的力量找路,剛想找個人問路時,一個清冽的聲音在身後冷不丁的響起。


“你幹嘛呢?”


夏菱一愣,轉頭,再次看到了薛煦。


少年穿著黑白相間的校服,墨色破洞牛仔褲,身姿修長,五官雋秀,像是剛從床上爬起來,黑發有些亂,蓬鬆柔軟的搭在額前,內衫領口扣子也沒係,露出的半截鎖骨精致纖細。


他單肩背著書包,手裏握著一盒牛奶,神情古怪的打量她。


第4章


“是你。”


夏菱怔忪著清澈的雙眼,驚訝的看著薛煦。


少年嘴裏叼著一根吸管,烏黑的眸子淡淡睨著她,冷哼一聲算是回應。


他注意她很久了。


這巷口旁邊有一家便利超市,他過來買牛奶,一轉眼就看到了她。


小姑娘背著個粉書包,在巷口裏轉來轉去,拐進一個轉角後又從另一個拐角走出來,應該是迷路了。


她有好幾次都和他擦身而過,可像是沒看到他似的,微垂著頭,專心致誌走自己的路,目空一切的樣子令人火大。


夏菱表示很無辜,她是真的沒有發現他,所以現在才會這麽驚訝,她看到他身上穿的校服,未經思考便脫口而出:“你的腿好了?”


她的目光不由落在了他的右腿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身上受的傷,她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心中有愧,溫言關心道:“已經能去學校了嗎?”


“是啊,拜你所賜。”薛煦皮笑肉不笑,硬是從她柔軟的聲音中聽出了嘲諷的味道,他吸完最後一口牛奶,揚起手,漂亮的拋物線,牛奶盒精準地落入身側的垃圾桶中。


不想再看見這張討厭的臉,他拖著有點坡的右腳,轉身就走。


“哎,請等一下!”


夏菱早早便瞄到了他校服胸前的學校標識,紅色字樣的明德中學清晰矚目。


也就是說,他和她是同一個學校!


她追了上去,揚起一個自認為最友善的笑容,“你能告訴我學校在哪嗎?我好像迷路了。”


“管我什麽事。”薛煦毫不領情,聲音冷淡而疏懶,“不想死就離我遠點。”


忽然,一輛白色的賓利從前方開來,悄無聲息的停在了他們旁邊,一個雙鬢斑白,管家模樣的男子下車,對薛煦道:“少爺,再不去學校的話,就要遲到了。”


“嗯。”薛煦可有可無的點點頭,幾縷柔軟的發絲自然垂落,遮住了眉梢,他看都沒有看夏菱一眼,徑自上了車。


夏菱鬱悶了,她本來還打算跟在他後麵去學校,反正都是一條道,他理不理她都沒關係。


可沒想到他竟然是坐車去。


萬惡的資本主義。


“小姑娘,看你的樣子也是學生吧,你要不要也一起上車,是哪個學校的?我可以順便載你一程。”


陳管家在薛煦上車後,沒有立刻去開車,而是語氣親切的問夏菱,笑容慈祥。


夏菱一怔,“可以嗎?”


她瞄了眼氣壓很低的薛煦。


“這有什麽不可以。”陳管家身為薛家下人,好像一點都不怕薛煦,直接無視了他的意見,笑嗬嗬道:“少爺說他不介意。”


薛煦:“……”臥槽,我什麽時候說了?我說什麽了?你是少爺還是我是少爺?


少年涼涼的瞥了他一眼,舌尖抵齒,輕輕磨了下牙,到底沒有說什麽,垂下眼,懶洋洋的拿出手機,戴上耳機,把他們都當空氣。


“那就謝謝叔叔了。”


見薛煦確實沒有什麽過激反應,夏菱安下心來,不過沒有選擇坐在他旁邊,而是打開了車前門,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


少年身上散發的戾氣太重,她懷疑自己如果坐過去的話,會不會被他一腳踹出來。


“我也要去明德中學,麻煩叔叔了。”夏菱係好安全帶,笑得禮貌,聲音軟軟的,溫柔乖巧的模樣很是討人喜歡。


陳管家聽了果然心情舒暢不少,笑著開車道:“不客氣,你是少爺的朋友,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誰是她朋友……”


薛煦小聲的嘀咕淹沒在他滔滔不絕的熱情裏。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少爺這麽在意一個女孩子。”


陳管家臉上帶著老父親般的慈祥笑容,像是在欣慰養了這麽久的豬終於願意吃白菜了一樣。


“不容易啊……”


你確定他那是在意而不是敵意?


夏菱除了僵硬的微笑外,不知道該說什麽,把注意力轉移到窗外,暗暗記住沿途路線。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