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3節


想到這裏,夏冉冉開心地笑了,她就知道薛煦嘴上說不管她,心裏肯定還是向著她的。


薛煦自然知道他們在想什麽,撇了撇嘴,懶得解釋,想當初,他也是因為太輕敵,才會被吊打得如此淒慘。


如果重來一次,他發誓,絕對不會以貌取人,更不會重蹈覆轍。


“你說夏菱就是前些天把你打進醫院的那個人?”夏卓群內心覺得荒謬無比,懷疑他是不是在無理取鬧。


“你有什麽證據?”


“沒有。”


事情到了這一步,薛煦也懶得藏著掖著,烏黑漂亮的眼睛冷冷看著夏菱:“不過這張臉,我這輩子都忘不了!”


“你真的沒有認錯人嗎?”夏菱無辜回視:“我很確定我從來都沒有見過你,更不會打架,就算會,我也不覺得自己能打得過你。”


“3月28日,晚上八點半,梧州橋旁,你穿著深藍色牛仔馬甲和緊身皮褲。”薛煦眸色犀利,一字一頓,“你敢說你沒有一點印象?”


夏菱聽到時間地點時還沒什麽反應,直到聽他說起她的穿著打扮時才微微愣了愣,表情有了細小的波動,不過很快就被她掩蓋過去。


“沒有。”她神色如常的搖頭,表情沒有露出一絲破綻,“你一定認錯人了。”


“你!”薛煦咬牙,看她那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就來氣,從小到大,從來都隻有他欺負別人的份,第一次嚐到了有苦說不出的滋味。


“行吧,就當你說的是真的,那你想怎麽解決?”夏卓棘手的看著薛煦,揉了揉眉心。


他現在已經後悔把夏菱接回來了,倒不是說他相信了這麽離譜的事情,而是他和夏冉冉想到一塊去了,冉冉多討厭夏菱他不是不知道,一定是她鼓動了這群少年,相互配合演了這麽一出好戲。


可就算是假的又如何?薛煦不顧自己的名聲,都做到這個份上了,他作為夏菱的監護人,不可能不給個交代,薛家勢力太龐大,他惹不起。


夏菱心思敏感,自是聽出了他話中的含義。


他,要放棄她了。


她輕輕抬起澄靜的眸,看著父親冷淡漠然的臉龐,微微抿嘴,又低下眼瞼,沒有說話,臉上是聽天由命的淡然。


“那簡單,讓我揍一拳就成。”


少年爽快的聲音傳入耳中,幹脆利落,不帶任何猶豫。


夏菱微驚,抬眼訝然的看著薛煦。


就……這麽簡單?


“你這麽簡單就放過她了?”夏冉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尖著嗓子替夏菱問出了口。


夏卓群和在一旁看好戲的季修淵都有點意外。


薛煦理都沒理她,見夏菱傻傻看著自己,以為她不願意,皺起好看的眉,“你那是什麽表情,你當初打斷了我兩根肋骨,右腿骨折,我還你一拳不過分吧?”


旁邊的周嘉江聽後忍不住在心裏吐槽:何止是不過分,簡直太輕鬆了好嗎!?


薛煦當初傷得是真的挺嚴重的,後來經過醫院專業鑒定,判定傷殘輕傷二級,這已經完全可以追究對方的刑事責任了。


平時他們雖然總會拿這件事調侃他,但私底下都有認真的找凶手,想幫他報仇雪恨。


但萬萬沒想到,對方是個女孩子!還是個這麽漂亮的女孩子!


“喂,你下得了手嗎?”周嘉江表情不忍。


薛煦懶理他,眼裏隻有夏菱,揚眉挑釁,“怎麽樣,就一拳,我們一筆勾銷。”


“可以。”幾乎沒有猶豫,夏菱點了點頭。


她話音剛落,薛煦就出拳了,速度快到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


夏菱不躲不閃,看著少年的拳頭離她的臉越來越近,黑白分明的眼睛平靜如水。


最終,拳頭,穩穩停在了她鼻前一寸處,沒有落下去,淩厲的拳風吹亂了女孩的劉海。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匯,薛煦眼中劃過一絲蘊怒,收起拳頭,轉身就走。


怎麽回事啊?


周嘉江和季修淵見薛煦就這麽走了,愣了一下,連忙跟上去。


夏冉冉也想跟過去,被夏卓群厲聲叫住:“站住!你一個女孩子家成天和一群男生混在一起像什麽樣?還不快給我回來!”


夏冉冉撅嘴,停住腳步。


夏卓群不知道薛煦最後為什麽會放了夏菱一馬,也無心去探究,薛家這個少爺一向任性,說風就是雨,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麽,以防萬一,他很嚴肅的問了夏菱一遍:“現在他們走了,你老實告訴我,薛煦的傷確定不是你弄的?”


“……不是我。”夏菱垂眼淡淡看著地麵,聲音小而堅定,“我沒有他的記憶。”


這話聽著有點怪,但夏卓群沒多想,他也覺得不可能,便點點頭:“我們回家吧。”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真的會打下去呢。”周嘉江拍著胸脯,虛驚一場。


季修淵手指轉著籃球,表情竟還有點意猶未盡,“就是說啊,你怎麽不打啊,真沒勁。”


“是不是你突然發現自己認錯了人?”


周嘉江猜道,他對夏菱還是很有好感的。


“我就說嘛,夏菱一看就是那種溫柔善良,乖巧懂事的女孩子,怎麽可能那麽暴力……”


薛煦聞言,突然停下腳步,朝他揚起拳,作勢要打他。


周嘉江嚇得閉眼,哇哇大叫:“你幹嘛啊?”


“我這還沒打下去呢,你的眼睛就閉上了,你看看那女的,我的拳頭都揮到她眼前了,她的眼睛有眨過一下麽。”


薛煦冷笑,揚了揚拳頭,“你們是不是蠢?”


周嘉江和季修淵一愣,好像,確實……


不太正常。


薛煦嗤了一聲,轉身,跛著右腳,緩緩向前走。


從見到夏菱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不管她是不是打傷他的那個女人,她也絕對沒有看上去的那麽簡單。


等他的身體完全好了,再去找她算賬。


遲早有一天,他會揪出她的真麵目。


第3章


夏家的別墅有三層樓,建築風格偏歐式,裝潢鋪張奢華,價值連城的古董玉器到處都是。


夏菱踩在深褐色的波斯地毯上,打量著屋內擺設時,肩膀忽然被人用力撞了一下,還未回頭,就聽到夏冉冉在耳旁冷聲道:“你別以為住進來了就有好日子過,等著瞧,我總有一天會把你趕出去!”


“還有你!”她又轉頭看向夏卓群,滿臉憎惡,“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就算你哪天死在外麵我也不會給你送終!”


夏冉冉說完,不管他們什麽反應,飛快爬上三樓,跑進房間後用力甩上門,聲響故意弄得很大。


“混賬東西,你給我回來!”夏卓群氣得全身哆嗦,半天都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夏菱見狀,走到他身旁道:“叔叔,你別生氣了。”


聲音軟軟糯糯,溫柔又細膩。


有了夏冉冉這個反麵教材,夏卓群現在看夏菱這副乖巧懂事的模樣格外順眼,怒氣剛消退一點,就聽到她俏生生道:“她不送我送。”


夏卓群:“……”


夏菱好似沒看見他黑沉的臉色般,不知死活的又補充一句:“您放心,我媽媽也是我送的,我很熟練的。”


“……”


夏卓群深吸一口氣,對夏菱剛生起來的一丁點好感化為烏有,他麵無表情的喚來保姆阿姨,“李嫂,帶夏菱小姐回房休息。”


“是。”穿著圍裙趕過來的中年女人恭敬應道。


夏卓群簡單吩咐完,就大步流星的走向一樓的書房,他現在一點都不想看見這些鬧心的女兒。


李嫂對夏菱做了一個請的動作,語氣略顯冷淡。


“夏菱小姐,這邊請。”


她假裝沒看到女孩腳邊碩大的行李,若無其事的在前麵帶路。


“謝謝。”夏菱似無所覺,纖瘦的手有些費力地提著笨重的行李箱,跟著她逐步爬上實木旋轉樓梯,來到二樓最裏麵一間房間。


“就是這裏了。”李嫂敞開房間的門,態度不冷不熱,“有什麽需要的可以和我說。”


“謝謝。”夏菱微笑著再次道謝:“您對我真好。”


李嫂表情古怪起來,打量了她好幾眼,轉身離去。


她的身影消失不見後,夏菱才斂去笑容,慢吞吞的拖著行李箱進房,有一瞬間的失神。


房間很大,比以前家裏的客廳還大,光衣櫥就占了整整一麵牆,地上也鋪了地毯,不過和客廳的種類不一樣,是絨軟的羊毛材質,滿眼的金黃色,很溫暖的感覺,夏菱忍不住彎腰摸了摸。


軟綿綿的,比以前家裏的床還舒服。


除此之外,這裏書桌書架梳妝台都應有盡有,床鋪位於正中間,粉白色的被褥,配合著花邊精巧細致的吊頂紗帳,有種公主般的夢幻感。


夏菱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兒,最初的震撼散去後,內心回歸了平靜。


她輕輕關上房門,蹲下身打開行李箱,把裏麵的衣服一件件的拿出來。


其中,就有薛煦說的深藍色牛仔馬甲和緊身皮褲。


“……”


夏菱表情莫名有些心虛,她默默的把證據疊起來放好,打算哪天把它帶去垃圾場銷毀。


她又從行李箱中拿出了一本日記本和幾瓶藥,便把其他東西都放回原位,拉上箱子的拉鏈,把它塞到床底下。


晚飯時,夏冉冉沒有出現,餐桌上隻有夏菱和夏卓群,家裏的傭人保姆都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不用夏卓群說,李嫂就自發自覺的把豐盛的飯菜端到夏冉冉的房門前,輕輕敲了敲門,恭敬道:“大小姐,晚飯已經準備好了。”


那聲音,那態度,比對夏菱時溫柔一百倍。


然而大小姐並不領情,房門一直都沒有動靜,李嫂歎了口氣,把晚飯放在門前,默默離去。


“放心吧。”


注意到夏菱的心不在焉,夏卓群以為她擔心夏冉冉,淡淡開口:“她餓了自然會出來吃的。”


“哦。”夏菱點點頭,收斂神思,默不作聲的扒飯。


餐桌氣氛安靜壓抑。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