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25節


而相對而言,所有的菜中,他比較偏愛清蒸魚,紅燒肉,肉沫茄子還有糯米排骨,因為吃這些菜時,他對氣味沒那麽挑,尤其是清蒸魚,味道再腥他也吃得下去。


夏菱很認真的用小本本記下來,真心覺得相比於其他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家子弟,薛煦在飲食方麵算不上挑剔。


至少無論她做什麽菜,他都會一點不剩的吃得幹幹淨淨,從來沒有埋怨過一句,也不會指定她必須做什麽菜給他吃,她吃什麽他就跟著吃什麽,好養活的很。


而有時候,她花費心思,特意給他做他喜歡的飯菜,他的笑容就會多起來,好看的眼睛會彎成月牙,仿佛有星光劃過,閃閃發亮。


夏菱每次看到這樣的他,都會笑得特別滿足,發自內心的有成就感。


“你總看著我傻笑幹什麽?”


薛煦努力扒飯,吃著吃著就發現不對勁,抬頭,就看到夏菱一個勁的對他笑,眼神詭異,他不由停下吃飯的動作,狐疑的瞅了瞅她,又瞅了瞅飯菜,眼睛明亮而戒備,“你不會是給我下毒了吧?”


難怪今天的飯這麽好吃,難不成是他生命裏的最後一頓?


薛煦開始回憶自己最近有沒有哪個地方得罪過她。


夏菱滿頭黑線,隻覺得自己的一片心意全都喂了狗,不,喂給狗都比喂給他好,至少狗還會心懷感激的對她搖尾巴。


她麵無表情的看著少年,點頭道:“這都被你猜中了,沒錯,我下了毒,還是敵敵畏,你活不過今晚了。”


說完她就轉身,不再看他,悶悶不樂的低頭吃飯。


薛煦看著女孩微微弓著身的清瘦背影,她頭發很長,及腰,烏黑順直,鬆鬆垮垮的散落在肩頭,遮住了一小截細白脖頸。


這女孩,即使是在賭氣,也顯得文靜乖巧。


“開個玩笑而已,你還當真了。”薛煦好笑,左手輕輕撩了撩她的長發,任其在指間纏繞,手感柔順光滑,“話說回來,你為什麽不把頭發紮起來,不熱嗎?”


他的右手下意識伸向自己的褲子口袋。


“不熱啊。”夏菱一下就被轉移了注意力,又把腦袋轉了回來,抬手將側臉的發絲捋到耳後,“我已經習慣了。” !團
隊整理不易,禁轉。


“你這家夥真的是女人嗎?”


薛煦擺出一副拿你沒辦法的表情,故作不經意的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發繩,拿到她麵前,“我這裏正好有一個皮筋,你拿去把頭發綁起來吧,我看著都熱。”


夏菱眨眨眼,看著他手中的發繩,外側是淺藍色的蕾絲花邊,寶藍色的絹沙花點綴其上,花紋繁複美麗,很漂亮的圖案。


“你給我買的?”她很驚喜,眼睛亮晶晶的瞅著他。


“想多了。”少年語氣輕描淡寫,“前幾天在網上買了一雙球鞋,店家送的。”


夏菱半信半疑,但還是很高興,因為這個發繩真的很漂亮,而且還是她最喜歡的藍色。


“那我就不客氣了。”她笑著道謝,接過發繩,有點笨拙的給自己的頭發綁上。


“喂喂,你到底會不會紮頭發?”


薛煦看著她把頭發紮得歪歪扭扭,烏黑柔亮的發絲又翹又亂,都忍不住為它們心疼,“摘了摘了,難看死了,重新綁。”


“再綁也是這樣。”夏菱鬱悶的摘了發繩,她又沒怎麽綁過頭發,而且還沒梳子。


“你轉過身去。”


薛煦對她很無奈,從她手中拿過發繩,將其捆在細長的指間把玩,“我來給你綁,就這一次,你記好了。”


“你會綁?”


“比你會。”


夏菱隻好背過身去,語氣懷疑,“你真的會?”


薛煦沒說話,垂下眼睛,手指靈活的穿過她順直的長發,輕鬆的將蕾絲花邊的絹花發繩紮在了她的發間,力道很輕,帶著巧勁,夏菱幾乎沒感覺到一點頭發被勒扯的感覺,他就已經紮完了,而他的手一離開,她就感覺後頸清爽多了,涼風從耳側吹過,說不出的舒服。


夏菱驚奇的摸著長長的辮子,問他:“你怎麽會的啊?”


現在的男生都這麽多才多藝的麽?


“我小時候給我媽綁過。”薛煦道:“不過就綁過一次。”


“為什麽?”


“我媽嫌我煩,幹脆剪了短發。”


“……”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夏菱對發繩喜歡得不行,吃飯時都對著手機屏幕左照右照,可看不太清楚,就去湖邊看自己的倒影,總是不住的捂著臉嗬嗬傻笑,清澈的眼中蕩著喜意,回眸望他,像孩子般張開雙臂,俏皮的歪頭,微笑著問他。


“我好不好看?”


薛煦抬眸凝視,陽光下,女孩穿著修身收腰的白色襯衫,柳眉細唇,明眸皓齒,纖細的腰身盈盈一握,黑格子裙擺下兩條腿又長又白。


她期待的看著他,長長的烏發用寶藍色發繩紮起來,淺藍色蕾絲邊隨風舞動,那雙澄靜的眼眸比湖水還要清澈,笑容燦爛到足以融化冬日的冰川,光彩奪目。


藍天白雲,綠樹茵草,都淪落為了她的背景。


“臭美。”


薛煦輕輕笑罵一聲,可她的身姿卻在眼中定格了很久很久,一不小心,就記了一輩子,成了難以割舍的一塊肉。


夏菱每禮拜都會去一次醫務室,因為林琴蘭說她那裏有去疤痕的藥膏,可以淡化她身上的傷疤。


夏菱欣然前往,她一直都對身上的疤很傷腦筋,眼看快要到夏天了,再繼續穿長袖真的會熱死人。


林琴蘭看到了她的馬尾辮,笑著道:“呦,你紮頭發了?”


小姑娘明明隻是紮上了頭發,卻好似換了個新形象,整個人煥然一新,比以前精神多了。


“嗯。”夏菱抿嘴笑了笑,有些害羞。


“這發繩很漂亮啊,而且很配你的氣質。”林琴蘭在抽屜裏找藥,隨口一問:“在哪買的?”


“薛煦給的。”夏菱邊脫衣服邊道:“他說是買鞋送的。”


“送的?”林琴蘭又打量了她的發繩兩眼,搖搖頭,“不可能是送的,這種樣式我在精品店看過,挺貴的,要三四十快呢,哪個店家會這麽大方送這個。”


夏菱解扣子的手一頓,倒沒多少驚訝,平靜點點頭,“我猜也是。”


這條發繩一看就不便宜,也就薛煦能把它說成是買一送一的破爛貨。


夏菱已經脫光了衣服。


醫務室的窗戶忘了關,有幾個學生模樣的男生從窗前經過,無意瞄到了窗中泄露的春光,頓時睜大眼睛,誇張的發出一聲“哇——”


然後招呼著其他小夥伴過來看。


夏菱瞥了他們一眼,沒作搭理。


“看什麽看什麽呢!”林琴蘭發現了,板著臉走到窗前趕走他們,“你們一個個的還要不要臉了?”


男孩們嬉皮笑臉,一哄而散,林琴蘭重重關上窗戶,再拉上窗簾,轉身,看到夏菱若無其事的擦藥,似乎對剛才發生的事毫不在意。


“夏菱,你被看了怎麽一點反應都沒有,那可都是男生啊!”


“被看了又不會少塊肉。”夏菱一臉無所謂。


“女孩子的身子可是很珍貴的,你這樣是嫁不出去的。”林琴蘭有意嚇唬他。


“我喜歡的人不會在乎這個。”


“……”


林琴蘭說不動她,深深歎了口氣,她很早就發現了,夏菱的性別意識好像有點淡薄,這樣下去以後可該如何是好?


“林老師,你這兒還有創口貼嗎?”


薛煦突然推門進來了,大大咧咧的衝林琴蘭喊道:“我朋友不小心被刀割傷了手……”


他話沒說完,猝不及防的看到了上半身半裸,拿著棉簽在擦藥的夏菱,愣了愣,不等林琴蘭發作,迅速退了出去,還帶上了門。


“對不起,打擾了。”


門外,周嘉江舉著流血不止的右手大拇指,淚眼汪汪的問薛煦:“阿煦,你怎麽出來了?我血都快流光了。”


“等會兒。”薛煦咳了咳,俊臉有點熱,“裏麵夏菱光著身子在擦藥,等她好了你再進去。”


“別啊!”周嘉江嗷嗷直叫,“我手還在冒血呢,等不了那麽久!”


“等不了也得等。”薛煦擋在門口不讓進,斜眼睨他,“男子漢大丈夫,流點血算什麽。”


周嘉江這下真哭了,“哥哥,薛哥哥,算我求你行不行,她被看一下不會少塊肉,我這血要再不止是會死人的!”


門內,林琴蘭生氣的把門鎖死,數落道:“這些男生真是一點都不講禮貌,進門連敲門都不會,你說對不對,夏菱?”


“夏菱?”


沒人應聲,林琴蘭不由回頭一看。


夏菱依舊低頭在擦藥,隻是細看會發現她的手在抖,白淨的小臉爬滿了紅暈,一直延伸到脖子根。


羞得不成樣子。


第22章


醫務室裏, 林琴蘭看著夏菱羞紅的臉頰,大吃一驚, 不明白她怎麽突然就會害羞了, 明明剛才還對窗外幾個男生視而不見,怎麽換了薛煦就……


等等, 薛煦?


林琴蘭醒悟過來,眼神微妙的瞅著白裏透紅的小姑娘, “夏菱, 你剛剛說的喜歡的人,該不會就是薛煦吧?”


夏菱斂著眉眼沒作聲, 神情沒有多大變化, 隻是小臉更紅了。


她抿了抿嘴, 加快速度上好藥, 然後飛快穿好衣服,對林琴蘭道:“我下午還有課,就先回教室了, 謝謝你的藥,很好用,我身上疤痕的顏色淡了很多。”


夏菱禮貌道完謝,就立刻打開門出去了。


薛煦堵在門口, 人正好靠在門板上, 沒想到這麽快就會有人出來,始料未及之下,腳步一個不穩, 身體下意識朝後麵倒去,幸好反應夠快,手迅速扶住旁邊的牆堪堪穩住身體。


少年轉頭,看到夏菱出來了,繃著微紅的小臉一言不發,以為她是在為剛剛的事生氣,有些不自在的澄清道:“你放心,我剛剛離得遠,隻看到了你的背,其他什麽都沒看到。”


他還真沒怎麽看清,遠遠看去就是一片白花花的肉色,當時腦袋一片空白,鬼知道是正麵還是背麵。


薛煦不知怎的瞄了一眼女孩的胸,她這裏這麽平,背麵反麵差不多,認錯的幾率也是有的。


當然,這些話,他沒敢說出口。


“沒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夏菱小鹿亂撞,低垂著眼不敢看他,草草朝他點頭後就如一陣風似的跑走了。


薛煦叫了幾聲都沒應。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