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24節


自從他對她冰釋前嫌,他們倆的關係進展神速後,她的生活漸漸好了起來,首先是夏冉冉最近忙著專研廚藝,沒時間和她作對,而做飯阿姨見大小姐喜歡上了做飯,每天都多買了很多菜供她研究,夏菱也沾到了福,可以做更多種類的菜。


然後是夏卓群,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天冤枉了她過意不去,增加了她一千塊錢生活費,還是夏菱去atm機上取款時才無意發現的。


要說她對如今的生活還有什麽不滿,那就是季修淵最近突然成了她的同桌。


班裏兩個星期換一次座位,雖然老師明確說按成績來排,但管的不嚴,私下裏想怎麽坐就怎麽坐。


夏菱和薑思柔自從成為了同桌後,就像綁定了似的,一直沒換過。


而就在換座位的那天,季修淵不管其他人異樣的眼光,大大咧咧的把書包甩在夏菱旁邊的桌子上,嚇得本來想和夏菱坐的薑思柔不敢接近一步。


“你去趙民旁邊坐吧。”季修淵指了指身後左側的某個位置,那是他原來的同桌。


“可是……”薑思柔麵帶遲疑。


“放心,他不會欺負你的。”季修淵知道薑思柔在這個班上的處境,溫柔一笑。


薑思柔看向夏菱。


“你去吧。”夏菱沒有讓她為難,微笑點頭,有了季修淵的保證,那薑思柔的安全應該沒有問題。


“好。”薑思柔鬆了口氣,她不敢得罪季修淵,但如果夏菱不想和他坐的話,作為朋友,她說什麽也不會讓座的。


薑思柔整理完書包走後,季修淵毫不客氣的把他的書包塞進抽屜裏,一屁股坐在了夏菱旁邊。


夏菱看著他問:“你不換張桌子嗎?”


“什麽?”季修淵原以為兩人同桌後,她對他說的第一句話一定是詢問原因,沒想到話題跳躍度這麽大,他下意識看向桌子,破破爛爛,刻著許多詛咒薑思柔的惡毒話語,才明白過來她的意思,笑著搖頭,“不用,上麵罵的又不是我。”


“哦。”夏菱點點頭,沒再說什麽,又轉身回去寫作業。


季修淵像是對她很感興趣,問道:“你不好奇我為什麽要和你同桌嗎?”


“還好。”夏菱低頭解著數學題,淡淡道。


“還好是什麽意思?”


“就是知不知道都無所謂。”


“……”季修淵看著她表情平淡的側臉,終於忍不住問:“你是不是很討厭我?”


夏菱筆尖一頓,緩緩眨了下眼睛,聲音依舊波瀾不驚,“沒有啊。”


季修淵卻笑了,看著她,玩味道:“你知不知道,你每次說謊時,都會眨一下眼睛。”


夏菱不說話了。


她確實不太喜歡季修淵,大概是受媽媽影響,她對這種沾花惹草,風流成性的男孩子實在好感不起來。


“算了,來日方長。”


季修淵見她擰著柳眉,明顯不想多說的模樣,大度的擺了擺手,笑得自信,“我總有一天能讓你喜歡我的。”


說著他拿出了數學書,笑著對她說:“有沒有人告訴你,我數學也很好?”


夏菱:“……”要不要告訴他,她學會了百度,已經無師自通了。


此後每天,季修淵都喜歡纏著她,要她也給他做飯,甚至還願意出錢,但夏菱每次都拒絕了,薛煦是個特例,她不想也沒有精力再去準備別人的飯菜。


畢竟她是要好好學習的人。


季修淵雖然有點煩,但還在夏菱的容忍度之內,想考進一班的願望越發迫切了。


星期五,第四節 課的語文課下了後,夏菱拿出抽屜裏的兩份盒飯,站起身,想要和往常一樣給薛煦送過去。


“喂。”她拍了拍坐在旁邊玩手機的季修淵的肩,“麻煩讓一下,我要出去。”


“我偏不讓。”季修淵把手機擱在桌上,很重的一聲響,抱胸看著她,像一個耍賴的孩子,“除非你也給我做飯。”


夏菱蹙眉,“你不要再無理取鬧了。”


“我沒和你開玩笑。”季修淵追了她那麽多天,心頭有些躁,“如果不做,你今天就別想出去。”


夏菱表情淡了三分,居高臨下的俯視他,“我再問你一遍,讓不讓?”


“不讓。”季修淵看著女孩清麗秀氣的眉眼,打定主意,死!都!不!讓!


他們之間劍弩拔張的緊張氣氛影響到了班裏其他人,目光不住望向他們,小聲議論紛紛。


“我知道了。”


夏菱點頭,不再和他廢話,抬起腿,抱著飯盒踩在了凳子上,眾人疑惑間,就見她又往前跨了一步,踩在自己桌上,她的身姿猛然拔高,然後又踩著季修淵的桌子跳到了外麵,成功跨過了季修淵這條線。


一班子學生目瞪口呆的看著她的騷操作,後排一個男生喃喃開口:“臥……臥槽,她穿的是裙子吧?”


前麵有太多人擋著,他沒看太清,感覺錯過了一個億的風景。


“別想了。”


他旁邊,一個戴眼鏡的男生把手機剛才拍到的照片拿給他看,“人家穿了安全褲。”


“……安全褲果然是人類曆史上最愚蠢的發明。”男生感慨,“話說離那麽遠,你怎麽拍到的?”


“那還用說嗎,我當然是第一時間就去前麵看熱鬧了啊。”眼鏡男道:“難得有人敢和季修淵叫板,不親眼見證一下這曆史性的時刻怎麽行?”


夏菱成功脫身後,看都沒看季修淵一眼,急匆匆的跑向門口。


她心中隻有一個想法,今天她晚了這麽久,薛煦不會等急了吧?


所以也就沒看到,身後季修淵陰沉難看的臉色。


夏菱和薛煦約在學校人工湖邊的涼亭裏見麵。


自從換她親自給薛煦送飯後,兩人都懶得跑來跑去,選擇一個清幽的環境一起把中飯解決了。


咦,他還沒到嗎?


夏菱看到涼亭裏空無一人,有些奇怪,低頭拿出手機,想要問一下。


殊不知,一個修長的人影悄悄從後麵接近,手裏拿著一瓶冰鎮的罐裝飲料,輕輕拍了一下她的臉。


“呀!”夏菱嚇了一跳,猛地抬頭,漂亮幹淨的手指在眼前晃動,目光上移,薛煦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誰叫你讓我等這麽久的。”薛煦搖了搖手中的茉莉花茶,笑容狡黠,“活該。”


“我那是有原因的。”夏菱嘀咕,擦了擦臉上的冰水,委屈的鼓起了腮幫子。


“是什麽?”


夏菱張了張口,半天,支吾了一句:“老師拖堂。”


她不想因為自己把他和季修淵的關係搞僵。


薛煦果然如此的點點頭,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把茉莉花茶扔給她,“拿著。”


“給我買的?”夏菱驚訝。


“要不然?”薛煦睨她,“你什麽時候見我喝過這種小孩飲料。”


夏菱無語。


也是,他喝的飲料不是可樂就是雪碧,可是比起花茶,這兩樣才更像是小孩子喝的好嗎?


“你怎麽出了這麽多汗?”


薛煦見她滿頭是汗,細碎的劉海全都濕答答的粘在額頭上,不滿的皺起眉,摸了摸口袋,正好還剩點紙巾,掏出來給她擦汗,“這麽大熱天的,不是叫你別動不動就跑過來嗎?晚一點就晚一點吧,我又不是等不起。”


少年嚴肅囑咐道,完全沒察覺到自己的行為有多曖昧,認真給她擦著汗,一副教訓小孩的語氣。


畢竟她身子骨這麽弱,萬一中暑了怎麽辦。


少年離她很近,近到她能聞到他身上清清涼涼的薄荷味,糖果的味道。


夏菱知道他喜歡吃糖,根據心情天氣時間吃不同的口味,最近天這麽熱,估計薄荷糖天天不離身。


她臉頰發燙,因為少年的親近,心髒有了不正常的跳動,輕輕點頭,乖乖說好,眉眼溫順靈動。


薛煦渾然不覺,給她擦完汗後,看了一眼紙巾,隨口問道:“你多久沒洗頭了,這麽多頭皮屑。”


“……”夏菱:“你能不能暫時別說話。”


“為什麽?”


“我想讓感動停留的久一點。”


作者有話要說:


季修淵:我再不出來秀一下你們都不知道我是男二。


薛煦:為什麽我和媳婦見麵要搞得跟偷情似的,沒天理啊!


夏菱:習慣就好。


第21章


夏菱和薛煦一起坐在樹蔭下吃飯, 抬起頭就是波光粼粼的湖水,碧波蕩漾, 陽光下, 折射出五彩的光芒,暖風拂過湖麵, 卷起細小的漣漪,沾染了些許濕意, 輕輕吹向兩人的方向, 涼爽又愜意。


薛煦打開盒飯,看到今天的菜是紅燒肉和蒜蓉茄子, 不自覺笑開了眉眼, 菜還是熱乎乎的, 散發著陣陣誘人的香味。


教師辦公室都配置了微波爐, 夏菱每次來找他之前都會拿去加熱一下。


“還是你懂我的胃。”


少年鼻子輕輕嗅了嗅,笑容暈深,白牙明晃晃的, 花兒般燦爛明媚,說著,他便拿起勺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看起來餓狠了, 沒有顧及形象, 吃相不怎麽雅觀。


又或者是,身邊的人已經熟悉到他不需要在乎形象,讓他無條件卸下防備的心安存在。


夏菱坐在一旁, 抿嘴偷笑,眸色恬靜溫柔。


不懂?


給他做了那麽久的飯,怎麽會不懂呢。


為了了解他的口味,夏菱向薛煦要到了陳管家的微信。


陳管家是個非常時髦的大叔,緊跟時下潮流,手機玩得賊溜,微信淘寶支付寶什麽都會,連遊戲都玩得杠杠的,據說薛煦玩射擊這麽厲害,都是他一手帶會的。


陳管家很愉快的加了夏菱微信,並如夏菱所願,把薛煦的食物偏好告訴了她。


他說,少爺不偏食,什麽都會吃,前提是你要做得好吃。


當然,這個好吃,每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標準,而薛煦吃東西前有個習慣,就是會用鼻子聞一聞它的味道,他對食物的喜厭全都是聞出來的,隻要氣味不合心意,無論別人好說歹說,碰都不會碰一下,相反,好的氣味能讓他食欲大增。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