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22節


就知道他找她不是什麽正經事,夏菱歎了口氣,回複:“好,馬上。”


然後手指熟練的點開一款射擊遊戲app,就是薛煦他們玩的那款。


教會她用手機後,周嘉江就立刻給她下了這款遊戲,誠邀她加入他們戰隊,一起組團廝殺。


於是乎,隊伍裏的第一個奶媽出現了,夏菱什麽都不會,找不到敵人在哪,找到了也射不中,隻知道拿著槍跟在薛煦屁股後麵到處跑。


隻有自己玩後才知道遊戲難度有多大,心裏對薛煦的佩服又多了一層,每次看到薛煦在身旁開槍打死她看都沒看到的敵人後,她也很想和周嘉江一起發出土撥鼠尖叫。


因為沒有戰鬥力,夏菱很快在隊伍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專門撿繃帶藥水醫療包,寸步不離的跟在薛煦身旁,時刻在他沒血的時候給他治療,他被打趴時還能伸手救援。


雖然這樣的情況她還沒遇到過,把把都是薛煦帶她躺贏。


夏菱登上遊戲,發現薛煦不在,隻有周嘉江和季修淵的頭像亮著。


她打開了喇叭,周嘉江的聲音立即傳出:“菱妹妹,你怎麽這麽慢才回啊?”


夏菱把喇叭的聲音調小,並打字回複:“剛剛在吃飯。”


“怎麽不開語音說話?打字多累啊。”


“叔叔在家,怕被聽到。”夏菱依舊用拚音打字。


周嘉江差點想問她叔叔是誰,幸好馬上想起了夏菱的身份,訕訕閉了嘴。


這時季修淵插了一句,也是打字:“你回去後夏叔叔沒說你吧?”


夏菱眼睫微顫,一字一句回複:“沒有。”


季修淵發了個笑臉:“說謊可不是好孩子。”


夏菱直接忽視掉,問:“薛煦呢,他不玩嗎?”


季修淵說:“他說他昨晚沒睡好,正在補覺,就我們三個來吧,放心,我也可以帶你飛。”


隨後,他發送給夏菱一個組隊申請。


夏菱點擊同意,對他的話不以為意,他那技術,不坑人就算不錯了,帶飛得了誰啊。


可玩了一把後,她發現她錯了,季修淵突然從豬坑友化身為神隊友,一路上帶他們兩個過關斬將,各種騷操作不斷,論射擊能力不比薛煦差到哪裏去。


夏菱和其他小夥伴都驚呆了,打字問:“你什麽時候變得這麽厲害了?”


“嗬嗬。”極具磁性的男低音發出悅耳的笑聲,“我一直都這麽厲害,是你沒有發現而已。”


周嘉江倒沒有驚訝,翻了個白眼嘀咕道:“你這家夥隻有帶妹子時才會認真,妥妥的性別歧視啊……”


三人又玩了幾把,雖然贏的次數很多,但夏菱卻又些索然無味起來,感覺沒有薛煦在,這遊戲像是少了些什麽。


所以這把遊戲結束後,她說她還有作業要寫,就退出了遊戲,轉而打開了微信,裏麵隻有三個好友,就是今天剛加的薛煦三人組。


薛煦的頭像是小黑,應該是它很久以前照的,小黑還很小,身上的毛很少,光禿禿的,耳朵又大,碧綠色的貓瞳呆萌萌的看著鏡頭,有點像是科幻電影中的外星生物,雖然季修淵總嫌它醜,但夏菱倒覺得它很可愛。


她點進了那個頭像。


薛煦一覺醒來,神清氣爽,靠在家中的沙發上,懶洋洋的拿手機看電影,是美國的科幻動作大片,特效強大,劇情一流,正看到驚險處時,收到了一條微信。


薛煦揚眉,點開一看。


【春天裏盛開的小花】:“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這個人他沒有標備注,但這麽土的名字在他的好友列表中隻有一個。


薛煦沒想太多,發了個問號過去。


等了一會兒,微信對話框的狀態一直顯示“正在輸入中”,她遲遲沒有回複。


搞什麽鬼?


薛煦疑惑,沒太在意,關掉微信,繼續看電影,但明顯已有些心不在焉,過了五六分鍾後,他又去看了微信一眼。


竟然還在正、在、輸、入、中!


她到底是想問什麽才會這麽糾結?


薛煦不淡定了,狐疑的看著手機屏幕,心中浮現無數猜測。


隱隱覺得這一場景有些似曾相識。


少年眯眼沉思了會兒,眼睛忽而睜大,他想起來了!


曾經,鄰座的一個女同學向他告白時,用的就是這個開場白。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對我這麽好,是不是喜歡我呀?


……


如果沒記錯的話,他和她的互動就隻有英語聽力時他借了她一下橡皮擦,還有順手幫她撿起了掉在地上的圓珠筆。


這是得有多自戀才會產生這樣的錯覺!


難道夏菱也產生這樣的錯覺了?


短短一分鍾,薛煦就完成了自我攻略,表情變換不定,而這時,手機剛好振動了一下,夏菱終於回微信了。


少年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心跳很快,竟還有點緊張,他緩緩打開微信。


一個長條信息跳出來。


滿屏都是文字數字還有運算符號。


薛煦緊張的心情瞬間凝固,慢慢冷卻。


他冷漠的問:“這是什麽?”


夏菱很快回複:“我的數學作業啊。”


“你發這個給我幹嘛?”


“你不是說過,我不會的題目可以隨時問你嗎?”


“……你就不會拍照,不會語音,不會視頻把題目告訴我嗎?”


虧她有耐心一字一個符號的手打過來,害他胡思亂想。


夏菱直截了當道:“不會。”


薛煦一噎,記起她今天才接觸到微信,不會也是正常。


“題目怎麽做啊?”夏菱不忘初心。


“不知道。”薛煦賭氣回複,“自己百度去。”


話是這樣說,但他還是拿來紙筆,為她解算起來。


期間,夏菱沒再回複他。


薛煦很快算完了題,把步驟答案拍下來發給她。


“就是這樣做的。”


夏菱卻客氣回複:“謝謝,不用了,我已經會了。”


薛煦以為她在生氣,皺眉,“你怎麽會的?”


“我照你的話百度了。”她說:“我發現百度比你好用多了。”


“……”薛煦默默把草稿紙撕成碎片。


嗬,女人。


有了手機以後真的方便很多,至少解決了夏菱心中一直惦記著的還錢問題。


雙休結束後,她去學校上課,薑思柔知道她有手機後很高興,馬上掃了她的二維碼加微信,還教會她如何綁定銀行卡,用微信轉賬付錢等功能。


夏菱照著她的話,綁定了夏卓群給她的那張農行卡,第一時間把薛煦的一萬塊錢轉還給他。


“錢我還給你了噢。”


她如是認真敲打道。


但對方一直沒回複,錢也沒領,所以她又發了一句:“我現在中午自己帶飯吃,不需要那麽多錢。”


這次她說的是實話。


在夏家住久了,她摸清了做飯阿姨的買菜規律,阿姨每天早上都會去菜市場買好一天的菜,通常會買很多,可是因為夏卓群從不吃隔夜菜,就算是生的也一樣,所以幾乎每天都有很多剩菜被無情扔掉。


好浪費。


夏菱發現了這點,央求做飯阿姨把剩菜留給她,說與其浪費在垃圾桶裏,不如浪費在她的肚子裏。


沒有去麻煩阿姨給她做飯,她現在每天都會早點起床,自己炒菜吃,她很小的時候就要煮飯弄吃的,隨便炒兩個菜對她來說是小意思。


所以夏菱現在每天又和薑思柔一起去食堂吃飯了,帶著飯盒陪她吃。


“原來你真的有在帶飯啊。”


食堂裏,薑思柔對夏菱投來敬佩的目光,“我還以為你是吃膩了學校的飯菜,天天都去外麵吃呢,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嗎?”


“對。”夏菱嚼著青菜葉,抬眼問她:“你要不要嚐嚐?”


“那我就不客氣了。”薑思柔笑,露出兩個淺淺的梨窩,嚐了她飯盒中的一塊豆幹,梨窩加深,她用力點頭道:“真好吃。”


然而她這麽誠心的讚美,對麵的女孩好似沒有聽進去,咬著筷子望著一個方向。


薑思柔順著她的目光,看到了薛煦正在窗口打菜,白衫黑褲,氣質清冽,周圍的女生不斷偷瞄他,眼神如狼似虎,恨不得吃了他似的。


夏菱什麽時候對薛煦這麽關注了?


薑思柔有些意外,然而更讓她意外的還在後麵,薛煦長腿朝她們這邊走來,目光未曾落在她們這裏一分,高冷的男神範十足。


就在他快要過去時,一隻白白嫩嫩的手抓住了他的衣角,俏生生的問:“喂,你為什麽不理我?”


薑思柔張大嘴看著夏菱神色如常的拉住了薛煦,明顯感覺到周邊的空氣滯了滯,安靜得可怕。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少年沒有生氣,也沒像以前那樣對纏著他的女人置若罔聞,漫不經心的瞥了她一眼,哼道:“我為什麽要理你?”


夏菱微微皺眉,“你沒看到我微信轉給你的錢嗎?你再不領就要過期了。”


薛煦心裏翻白眼,所以他才不想理啊,給出去的錢又收回來,像什麽話,他不要麵子的啊,索性當作沒看到,不過她還真是執著。


少年看向桌上,她吃的盒飯,看起來還不錯,豆幹炒肉,紅燒茄子,還有一個荷包蛋,都是普通的家常菜,可賣相卻意外的精致,很可口的樣子。


“這就是你從家裏帶的飯?”他問夏菱。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