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21節


“這怎麽行?”


夏菱看著那款手機,應該是新的,金屬外殼,長屏超薄,一看就價值不菲,她搖頭拒絕,“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沒事兒,你就拿著吧,反正我家多的是。”周嘉江聲音爽朗,強硬的把手機塞進她手裏,“這都是做剩下的,你就算不收遲早也會作廢。”


“你就收下吧。”季修淵也勸道,微笑看著女孩,“嘉江家裏是做手機的,這東西不值幾個錢。”


而薛煦的關注點根本不在這兒,“你怎麽就光拿了個手機,充電器呢?”


“對哦。”周嘉江拍腦門,“我給忘了。”


夏菱看到他們三言兩語就幫她收下了手機,強硬得不容拒絕,她哭笑不得,接受了這番好意,內心因為他們的舉動變得溫暖。


這感覺如此陌生,在心中滋長發酵,比疼痛更容易酸澀她的眼角。


周嘉江又回家拿了充電器過來,一整個上午,三個男生都在教夏菱用手機,給她下了微信淘寶,連帶著五花八門的app,夏菱雖然以前沒用過手機,但身邊的人都在用,耳濡目染,多多少少會一點,很快就能運用自如。


薛煦給她注冊微信號,問她取什麽名字。


夏菱很認真,“就叫,春天裏盛開的小花。”


“什麽怪名字。”薛煦皺了皺秀挺的鼻子,逐字給她打上去,“有什麽含義嗎?”


夏菱:“好聽。”


“……”明明好土。


夏菱基本掌握了手機的功能,看了時間,對薛煦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不吃個中飯走嗎?”周嘉江在看電視,聞言回頭看她,“張嬸做飯可好吃了。”


張嬸是薛家的做飯阿姨,聽周嘉江那熟稔的語氣,估摸著是把這兒當自己家了。


“不了,我怕家裏那邊會生氣。”夏菱搖頭,心中有些擔憂,她一天一夜沒回去,夏卓群不知道會是什麽反應。


不會幹脆不要她了吧。


薛煦淡淡點頭,沒有挽留,揚了揚手裏的黑色手機道:“有什麽事電話聯係。”


“嗯。”夏菱笑,眉眼溫恬。


“對了,你在這裏等一下。”


薛煦想起什麽,轉身上樓回房間。


夏菱疑惑的站在原地不動。


不多時,少年抱著幾本書回來了。


“這是什麽?”夏菱迷惑。


“我初中時候的數學課本。”薛煦隨手把書扔給她,淡道:“就隻剩下這些了,你將就的看吧。”


原來他注意到了啊……


夏菱接過書,看著有些舊的書皮,心中湧起一股暖流,看著他,認真點點頭,“我會好好珍惜的。”


她走後,薛煦剛要關門,一個聲音冷不丁的從旁邊傳來。


“你為什麽對她那麽好?”


薛煦轉頭,是季修淵,他斜靠在牆上,手漫不經心的插在口袋,一雙漂亮的桃花眼意義不明的看著他,目光探究。


兩人對視,一時之間誰都沒開口。


正好這時小黑叼著小碗,踩著貓步走過來,親熱的蹭了蹭薛煦的腳,喵喵叫,討食的意味很明顯。


薛煦好笑,緩和了表情,蹲下來摸摸它的頭,反問季修淵:“你覺得我為什麽要養小黑?”


季修淵挑眉,語氣不太確定,“呃,吃飽了沒事幹?”


隻有沒事找事才會去養一隻傷殘五級,既不可愛,又凶巴巴的貓吧。


薛煦笑了一聲,搖搖頭,抱起小黑走了。


終究,什麽都沒說。


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如不慎該資源侵犯了您的權利,請麻煩通知我及時
刪除,謝謝!


夏菱回到家裏,看到玄關處有夏卓群的皮鞋,心中一凜,緊了緊懷中的書本,緩緩走到客廳,果然在沙發上看到了夏卓群高大壯碩的身影,他抽著煙,煙霧繚繞中,那張英俊的臉龐冷凝肅然,讓人望而生畏。


夏菱走近一看。


茶幾上,煙灰缸裏滿是煙頭,看來他坐在這裏等候已久。


“你昨晚去哪了?”


外麵門一開,夏卓群就知道她回來了,深色的眸子緊緊盯著她,眼神銳利,不怒自威。


夏菱低頭,老實承認,“薛煦家。”


“但那是有原因的……”她急急想解釋。


夏卓群哪裏聽得進去,勃然大怒,“冉冉告訴我時我還不信,沒想到你還真和他廝混在一起,我有警告過你不要接近他吧?”


“還一夜未歸……”夏卓群的手顫抖的指著她,氣得渾身哆嗦,“你才多大啊,就敢和男孩子鬼混,你的身體裏果然和你媽流著一樣下賤的血!”


“我沒有……”夏菱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看著他,瞳孔不斷縮進,手緊緊抱著懷中的書,仿佛這能給她力量。


“你手裏拿著什麽呢?”夏卓群看到她這個時候還護著手裏的東西,盛怒之下,走上前去一把將她的書搶過來。


在他心中,薛煦那夥人早就和邪門歪道劃上了等號,更不要說季修淵還搞大過女人的肚子,物以類聚,薛煦又能好到哪裏去,從小到大就是沒父母在身邊教的野孩子。


“還給我!”夏菱麵色驟變,撲上去想搶回來。


“這是薛煦給你的對吧,肯定是什麽營養不良的色情書!”


書包了封皮,還真不知道裏麵是什麽內容。


夏卓群見她還敢和他作對,陰沉著臉把書甩在地上,抬腳用力踩了幾腳。


“不要!”


夏菱心疼得不得了,想也不想,伸出手擋在書的前麵。


夏卓群刹車不及,不小心踩到了她的手,女孩白皙的手背瞬間紅腫一片。


夏菱卻連哼都沒有哼一聲,抬頭仰望他,第一次,看他的眼神帶著一絲冷意。


“請您把腳從書上拿開。”


第19章


“我和他什麽都沒發生過。”


“您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請把書還給我。”


夏菱仰起雪白而纖細的脖頸, 麵無表情的看著夏卓群,平靜的朝他攤開受傷紅腫的右手心。


“你這是要造反?!”


夏卓群麵色鐵青, 被夏菱冷冰冰的表情和語氣刺激得青筋直爆。


這就是他接回來的好女兒!


好吃好穿的供著, 到頭來胳膊肘往外拐,勾搭起外麵的野小子來和他叫板。


野種就是野種, 沒有一點家教!


“好,很好, 不到黃河心不死是不是?”夏卓群強壓下怒氣, “這些書都是證據,你還想狡辯不成?”


“我現在就讓你心服口服!”


夏卓群心中已經認定這些書都是薛煦送給夏菱的淫穢書籍, 他有意羞辱她, 隨便撿起地上一本書, 胡亂翻開一頁, 沒有心思細看,直接大聲的讀了起來——


“第二十六章 ,反比例函數, 同一條鐵路線上,由於不同車次列車運行時間有長有短,所以它們的平均速度有快有慢,由s=vt可知……”


夏卓群是真的氣糊塗了, 念了一小段之後才發現不對勁, 聲音猛然頓住,不敢相信的看著書頁上的內容,反複看了又看, 又往後翻了幾頁。


“第二十七章 ,相似;第二十八章,銳角三角形……”


他沉默的翻了一遍後,調回頭,把書皮拆了,看了一眼封麵——


數學,九年級下冊,人民教育出版社。


“數學”兩個字,偌大刺眼,粗體加黑,幾乎占了半張封麵,諷刺意味十足。


客廳的氣氛陷入了空前的尷尬,寂靜無聲。


而更讓夏卓群尷尬的是,這尷尬的氣氛還是他一手挑起來的,他看著眼前冷然不語的女孩,輕咳一聲,臉色不自然的問道:“那個,你去薛煦家是為了?”


“如您所見,學習。”


夏菱把“學習”二字咬得特別重,“薛煦的理科成績很好,不知您聽說過沒有。”


聽是聽說過一點,但夏卓群沒有往心裏去,論學習成績,在他們區的小孩中,沒有人比徐寒更打眼,在他麵前,誰都變得黯然失色,而薛煦那幫混小子更是調皮搗蛋的代名詞。


“……就算是為了學習,你一個女孩子家家,一夜未歸像什麽話。”


夏卓群知道自己錯怪了她,但也放不開麵子道歉,神態依舊威嚴,肅容道:“念你初犯,這次就算了,就罰你這兩天不準出門,把這些書收起來,洗手吃飯吧。”


“哦。”


夏菱點頭,斂眉,一言不發的把地上的書撿起來,手指心疼的撫平上麵的褶皺,把它們當個寶似的小心揣在懷裏。


夏卓群看著她淡然的臉孔,不知為何,心裏竟有些不是滋味,即使夏菱什麽都沒有表現出來,但他知道他們之間已經產生了隔閡。


有些話,一旦說出口,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夏菱吃完飯就回房間了,期間沒說過一句話,沉默寡言的模樣,不過也沒人在意,她本來就是這樣的性子,不惹人厭,也不討人喜歡。


夏菱一進房間,就鎖上了門,還拉上了窗簾,做賊似的確認萬無一失後,才偷偷摸摸的拿出手機,剛剛吃飯時它振動了一下,嚇她一大跳,趕緊捂住口袋,生怕被人發現。


現在的她毫不懷疑,如果夏卓群知道薛煦他們送了她一部手機,會當場給她摔掉。


其實她對夏卓群說是薛煦家學習的時候,看似理直氣壯,其實還是有些心虛的,因為她還真的不完全是在學習。


還好她會裝,心裏越慌,麵上越淡定。


夏菱打開手機,是周嘉江發來的一條微信:“上遊戲上遊戲!”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