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2節


少年似無所覺,一手杵著拐杖,一手勾住周嘉江的脖子將他拖出涼亭,“你們繼續,我有話問他。”


“阿煦,什麽事啊?”周嘉江莫名其妙的掙開他的手。


“還能什麽事。”薛煦指了指吊著石膏的腿,表情不大好看,“那個人找到了沒?”


周嘉江秒懂,瞬間苦了臉,“沒呢,我很懷疑你說的那個人是否真的存在,同齡人中,男生能打贏你的都很少,何況你還說對方是個女的……”


“我有騙你的必要嗎?”


“可是……”


“你們在說什麽呢?”一個聲音插進來。


季修淵見他們在說悄悄話,不甘心被排擠在外,和夏冉冉一起靠過來。


周嘉江歎了一口氣,“唉,還不就是一個禮拜前把阿煦打成重傷住院的女……”


“人”字還沒說出口,周嘉江脖子一涼,感覺有一道冰冷的視線刮向他,充斥著前所未有的強烈殺意,冷汗立刻流了出來,他硬生生改口:“狠…狠人……”


好險,差點說漏了嘴。


“那個人還沒找到嗎,要不要我幫忙?”


好在季修淵沒聽出什麽,皺起眉頭,嚴肅了表情。


就在一個禮拜前,薛煦不知道被誰打成重傷,腿折了不說,肋骨都斷了好幾根,和平時的小打小鬧不同,這次還驚動了公安,可追問薛煦是誰幹的時,他陰沉著臉,死活都不願鬆口,事情經過除了當時和薛煦在一起的周嘉江,恐怕沒人知曉其中內幕。


“不用,我自己能搞定。”薛煦想也不想的拒絕。


周嘉江其實挺能理解他的,要是被人知道打傷自己的是個女人,還淒慘到叫救護車的地步。


換他也沒臉說。


不過周嘉江也不知道那女的長啥樣,他是第一個發現薛煦的,但事發時他和薛煦不在一起,找到他時他就已經滿是鮮血的躺在地上了。


那畫麵太美,他一點都不想回憶。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私家車緩緩駛進別墅區,停在了不遠處。


“哎哎,你們看,那是不是夏叔叔的車?”季修淵瞅著車型挺眼熟,招呼大夥兒看過去。


夏冉冉一下就認出來了,當即黑了臉。


周嘉江看到一個穿著白色長袖衫,身材纖弱的女孩跟著夏卓群下了車,神經大條的打趣道:“她就是夏菱吧,長得還蠻漂亮的。”


“你閉嘴!”夏冉冉瞪他一眼。


薛煦抬起眼皮,漫不經心的望過去,看到的隻是女孩清瘦單薄的背影,想必這就是夏家那位傳說中的私生女,他不甚在意,剛要收回視線,那女孩卻剛好轉過頭來,臉正好對著他。


薛煦散漫的眸光猛地一凝,臉色突然變了,他遠遠望著那張熟悉的臉,不敢相信的看了又看,灰褐色的瞳孔急劇收縮,杵著拐杖的手漸漸縮攏,削薄的指節蒼白突出。


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其他人自然發現了他氣息上的變化,轉頭,見他臉色比夏冉冉還難看,紛紛大吃一驚:“阿煦,你怎麽了?”


薛煦沒回答,微微眯起冷冽的眼,緊緊盯著那抹纖細的倩影,白皙的麵孔布滿寒氣,他先是深吸一口氣,扔掉拐杖,彎下腰,把石膏套從腳上拿下來。


他赤著右腳在地上走了幾步,除了有點跛外,行動和常人無異。


另三人吃驚的看著他的騷操作,還沒反應過來,就見他冷著臉舒展完筋骨,如利箭般朝夏菱衝過去。


架勢迅猛,速度極快,哪裏像個傷殘人士!


夏菱下車後,乖巧的站在原地不動,等著夏卓群給她從後備箱拿行李。


她輕輕仰起優美的脖頸,一幢幢漂亮的白色洋樓映入眼簾,坐落有致的矗立在開闊的道路兩旁,邊上種植著許多不知名的樹木和花朵,散布在洋樓之間,鬱鬱蔥蔥,枝葉繁茂,環境寧靜清幽。


她有些恍神,但很快恢複清醒,雖然夏卓群真的把她接了進來,但她並不覺得自己能在這裏住多久,畢竟她身份這麽髒,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掃地出門。


遠處傳來漸近的腳步聲。


夏菱不由回頭,看到一個穿著黑色t恤的瘦高少年正全力朝這個方向跑來。


她初來乍到,不覺得對方的目標會是自己,所以,她很有禮貌的往旁邊挪了挪,把位置讓給他。


然後,她看見少年奔跑的方向也挪了挪。


“……”


夏菱愣住了,睜大了清澈的剪眸,不知作何反應,夏卓群就在旁邊,她不敢輕舉妄動,隻能看著他離她越來越近。


兩米。


一米。


距離逐漸縮小。


夏菱看見他朝她掄起了拳頭。


他要打她!


這個念頭剛在夏菱腦海中浮現,隻見眼前的少年不知是情緒太激動了還是怎麽的,拳頭還沒落下去,腳底不小心絆到了一塊石頭,一個踉蹌,整個人直直朝她摔過去。


夏菱自然承受不起他的重量。


“咚”地一聲巨響。


她被他撲倒在了地上。


……


空氣突然安靜。


作者有話要說:  終於開文啦


這是一個相互救贖的,溫暖(加括號重點)的小故事~


第2章


夏菱的後腦勺重重磕到了地麵,疼得她臉色發白,但她沒有叫出聲,隻是輕輕皺眉,冷靜的打量著身上的陌生少年。


“你是誰?”


薛煦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掌下溫熱柔軟的觸感讓他短暫愣了一下,就近看著女孩的臉,黑眸重新燃仇恨的火焰。


像是怕她跑掉一般,他非但沒有起身,反而就這樣壓著她,骨節分明的雙掌牢牢扣住她細白的手腕,目光森冷地看著她,一字一句咬牙道:“我總算找到你了。”


聲音像是從牙縫裏擠出來似的,又沉又啞。


薛煦從出生到現在,還從來沒有這麽惦記過一個女生。


想她想得茶飯不思。


找她找得肝腸寸斷。


就是為了再見麵時……


狠狠給她來上一拳!


那邊夏卓群聽到動靜,轉眼就看到自己剛接回來的女兒被一個男生壓在身下,嚇得立刻放下手中的行李趕過去。


“薛煦,你幹什麽呢!?”


夏卓群自然一眼就認出了男生的身份,心中吃驚,麵上卻不顯,肅容質問道,顧忌到對方身份,態度還算客氣。


薛煦理智恢複了些,有長輩在場,也不好真的拿夏菱怎麽樣,他平複暴躁的情緒,一言不發的放開了她,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臉色依舊冷硬無比。


“沒事吧?”夏卓群把夏菱扶起來,見她小臉蒼白,以為她被嚇著了,難得柔聲關切。


“沒事。”夏菱搖搖頭,她臉色雖然白,但表情一直很平靜,即使薛煦的拳頭快打到她身上時也沒有變過。


她細細端倪著眼前俊秀非凡的少年,“對不起,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不認識你。”


從他說的話可以推斷出,他好像認識她,並一直在找她,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在哪見過他,照理說,他相貌這麽出眾,如果她以前見過的話,沒理由會忘記才對。


薛煦見她還敢裝傻,火氣又冒了出來,張嘴,剛要說話,周嘉江他們剛好趕了過來。


“夏叔叔,對不起啊,阿煦他剛睡醒,腦瓜子不太清醒,所以才不小心衝撞了這位美女,我們這就帶他離開。”季修淵對薛煦使眼色,賠笑打圓場。


夏卓群皺眉,掃了他們一眼,目光最後定格在自己的大女兒身上,“你怎麽在這裏?”


“我想在哪就在哪,關你屁事!”夏冉冉嗆聲,臉色很臭。


而周嘉江則用一副見了鬼的表情看著薛煦,“阿煦,你怎麽回事啊?又不是沒見過女人,竟然當著人家老爸的麵做出這種喪心病狂之事,你是不是瘋了?!”


從他們的角度看,薛煦的行為完全就是一個被美女衝昏頭腦,不管不顧衝過去撲倒人家的禽獸!


“你就算真的看上了她,也該注意點形象,私底下慢慢攻略啊,你這樣和流氓有什麽兩樣……”


薛煦聽他越說越離譜,終於忍不住打斷他,表情很憋屈,“她就是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周嘉江一怔,靈光一閃,難以置信的指著夏菱大叫:“你的意思是說,她就是那個把你打得滿地找牙的人?”


薛煦:“……”他從來沒有這麽討厭他的大嗓門。


其他人犯糊塗了,沒明白他什麽意思,季修淵是第一個領悟的,不可思議的睜大眼,“阿煦,你沒逗我吧?她可是個女人!還是個大腿沒我胳膊粗的女人,弱不禁風的,怎麽可能打得過你……不對,她的樣子哪裏像是會打架?”


受到最大衝擊的還是當屬周嘉江,因為薛煦要麵子,所以整件事的經過,他就隻告訴了他一個人,並要他幫忙找人。


關於女人的外貌特征,薛煦是這樣形容的: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尖嘴猴腮,麵目可憎,要多醜有多醜!


所以周嘉江也一直都是按這個標準找的。


可如今咋眼一看,周嘉江很想帶薛煦去醫院掛眼科。


人家哪裏醜了!?


哪、裏、醜、了!


他是不是對醜有什麽誤解?


她明明就是仙女啊!


女孩烏發紅唇,五官清麗,雖然穿著樸素,但蓋不住人家長得漂亮,周嘉江要收回薛煦最白的言論,眼前女孩明顯還要更白一點,隻不過看上去不太健康,青色的血管隱隱浮於皮膚表麵,精致易碎,有種病態的蒼白感。


而且她長得是真瘦,腰細腿長,氣質比一般女生都要柔弱,一看就是乖乖女類型,她聽了他們的對話後,顯然也被嚇著了,眼底盡是迷茫。


周嘉江嚴重懷疑她連夏冉冉都打不過,就這小身板,怎麽可能傷得了從小頑劣不堪,身經百戰的薛家大少呢?


因為這就等於告訴他,林黛玉大戰孫悟空,最後還獲勝了一樣。


就連一旁的夏冉冉都不太信,她雖然討厭夏菱,但她並不覺得她能打得過薛煦,她已經開始懷疑這一切都是薛煦做戲,為了幫她趕走夏菱而編的謊話,畢竟爸爸肯定不會為了夏菱得罪薛家。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