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17節


聽到不是向她借錢,夏菱神經鬆懈下來,笑了笑,“你點你自己的就好。”


隻要不談錢,那就還是好朋友。


“嗯。”何露爾心不在焉的點頭,神情懨恢,手指在屏幕菜單上劃拉了幾下,為了證明自己不窮,一口氣點了薯條冰淇淋奶茶等好多樣的甜點。


周嘉江和季修淵已經找位置坐好了,靠著窗戶,環境幽靜,薛煦環顧一圈找到人,帶著二女過去。


全家桶套餐已經上了,周嘉江和季修淵吃得不亦樂乎,滿桌子都是雞骨頭和拆開的包裝紙。


薛煦無名火起,瞪著他們兩個沒良心的,“你們竟然不等我就開吃?”


他嫌棄的瞥了一眼周嘉江油膩的爪子,一屁股坐在了季修淵旁邊,還順手把書包扔在旁邊,一下就占掉了旁邊的空位置。


何露爾想和他坐的如意算盤落空了,隻好和夏菱一起,坐在了周嘉江旁邊。


“誰叫你在點餐機前磨磨蹭蹭的。”周嘉江滿嘴是油的啃著雞腿,口齒不清道:“我肚子都餓扁了。”


比起他,季修淵更像個優雅的貴族,修長的手帶著塑料手套,一點點撕著漢堡肉往嘴裏塞,微笑著對夏菱她們道:“兩位美女不用客氣,盡情吃,不夠再叫,反正嘉江請客,不用替他省錢。”


周嘉江哇哇大叫:“為什麽我請?你明明說你請客的!”


季修淵笑得恬不知恥,“我請客,你出錢,有什麽不對嗎?” !


“你這個卑鄙小人!”


兩人又吵上了,互不相讓。


薛煦偏頭看著他們,嘖了一聲,說幼稚,然後也戴上了塑料手套,從全家桶中拿出了一個雞翅,安靜的斂下眉眼,慢慢啃了起來,吃相斯文,不爭不搶,帶著修養。


夏菱看到他開始吃了,才小心的動了筷子,吃起了全家桶中最沒有存在感的雞塊。


倒是何露爾看到季修淵和周嘉江吵架,矜持的笑道:“你們別吵了,我最近在減肥,吃不了這麽多的,不用你們請客。”


桌上的食物都付過錢,她想當然的認為他們是在為她而考慮。


季修淵停嘴看了她一眼,翹起半邊嘴角,像是在嘲笑她的自作多情,很幹脆的無視她,把目光投向夏菱,迅速換了一副麵孔,笑得如同大哥哥般親切溫柔,“夏菱,這些夠嗎,要不要再點一些?”


“夠了。”夏菱小口嚼著肉,腮幫子鼓鼓的,像極鬆鼠,她看著滿桌吃的,“這些已經夠多了。”


多到光看著就飽了。


這時,服務員端著餐盤走過來,禮貌道:“打擾一下,這是各位點的冰沙。”


“哇哦!”周嘉江眼睛鋥亮無比,“來得正好,我吃炸雞正上火呢。”


他站起來,幫著服務員把一杯杯色彩繽紛的冰沙拿下來,依次分給眾人,“修淵的黑森林巧克力,我的西柚糖漿,咦,這杯紅色的是誰的?還有阿煦的芥末抹茶怎麽有兩杯?”


“啊,這杯火龍果蜜桃冰沙是我的。”何露爾有些不好意思道。


薛煦什麽也沒說,脫去手套,伸出漂亮幹淨的手,將其中一杯芥末抹茶冰沙拿到了夏菱麵前。


周嘉江大吃一驚,“菱妹妹,這是你點的?”


“嗯。”夏菱點點頭,“怎麽了?”


她有些好奇的打量冰沙,青綠色的一整杯,很精致的調配,裏麵是流動的沙冰,混合著奶油和抹茶,同時裝飾著許多水果,色澤鮮美,很好吃的樣子。


“嘖,你嚐下就知道了。”季修淵一臉同情,“阿煦,你幹嘛給人家點這個?”


“她自己說要和我一樣的。”薛煦拿勺子挖了一小口放入嘴中,享受般眯起醇亮的眸,“而且這個明明很好吃,是你們沒品味。”


周嘉江和季修淵不約而同的露出嫌棄的表情,芥末芥末,一聽名字就好吃不到哪裏去好嗎?


【超刺激芥末抹茶冰沙】是這家店特製的冰沙單品,僅此一家,獨樹旗幟,味道自然也與眾不同。


裏麵放了許多芥末,超級辣,特別刺激舌頭,又貴又難吃,鮮少有人點,也隻有薛煦這個奇葩能欣賞廚師的怪異口味。


有這麽嚇人嗎?


夏菱有些躍躍欲試,她確實沒吃過這類東西,忍不住挖了一勺嚐嚐。


眾人吃飯的動作不知不覺停了,目光集中在她身上,屏息等待她的反應。


“好吃!”


夏菱咀嚼了兩口,眼睛一亮,舔了舔舌頭,笑容帶著純天然的讚美。


“不是吧?”周嘉江看她的眼神跟看怪物似的,“你不是故意說給阿煦聽的吧?”


他又不是沒嚐過,隻吃了一口就吐出來了。


季修淵深以為然,“想吐別忍著,我們不會怪你的。”


“是真的好吃。”夏菱皺了皺鼻子,肯定道,口感又酸又辣,中和了涼爽的冷味,超級帶感的味道。


薛煦也有些意外,第一次看她無比順眼,笑著稱讚道:“不錯,有品位。”


“真的有那麽好吃嗎?”何露爾不甘心被他們無視,見薛煦那麽容易被逗笑,也想試試這芥末冰沙的味道,但又不敢問薛煦要,厚著臉皮對夏菱道:“夏菱,能不能也讓我嚐一口啊?”


“好啊。”夏菱毫不介意,挖了一勺遞到她嘴邊。


何露爾張嘴含住,試探性的嚼了嚼,臉色突地變了,拿餐巾紙捂住嘴,站起身匆匆離去,“不好意思,我去趟廁所。”


季修淵和周嘉江都笑了。


周嘉江問夏菱:“菱妹妹,她真的是你朋友嗎?也太不走心了吧。”


連他都看得出來何露爾動機不純,實在太作了。


夏菱不在意道:“是她說要和我做朋友的。”


而她向來不會拒絕。


沒辦法,她就是這麽善良。


夏菱又吃了一口冰沙,清涼的感覺讓人心曠神怡,她酒窩淺淺,笑得心滿意足。


周嘉江莫名打了一個寒顫。


“你嚐嚐我的吧。”季修淵不知為什麽,有點看不慣她那麽喜歡薛煦口味的東西,挖了一勺自己的冰沙放在她杯中,“這是巧克力味的,很好吃,你試試。”


“還有我還有我。”周嘉江有樣學樣,也把自己的分給了夏菱一點。


“謝謝。”


夏菱都嚐了下,在他們期待的眼神中,緩緩搖頭,笑,“我還是覺得芥末味的更好吃。”


“什麽舌頭啊。”周嘉江忍不住吐槽。


薛煦笑得更得意了,眉眼彎彎,牙齒雪白,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認同他的口味,心中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感,他一時忘了距離,伸手親昵的揉了揉夏菱的腦袋,笑眯眯道:“下次我帶你去吃些別的,保證你都沒吃過,而且味道絕對沒話說。”


夏菱怔了怔,仰頭看著他燦爛的笑臉,少年摸著她的腦袋,掌心溫熱,碰觸過的地方有種奇怪的感覺傳來。


她不禁晃了晃頭,卻甩不掉那種眩暈感。


季修淵坐在一旁,眼神有些敏感的打量他們兩個,突然問:“阿煦,你和夏菱之間發生了什麽事嗎?”


“沒啊。”薛煦坦然的收回手,“為什麽這麽問。”


“……是我的錯覺吧。”季修淵狐疑,“感覺你們的關係比以前好了一點。”


……


其實夏菱也有這種感覺。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薛煦轉變了對她的態度,不再防備,不再懷疑,不再冷眼以對。


他們的關係,從某一刻開始,悄然發生著改變。


作者有話要說:  夏菱切開是黑的。


咳咳,借錢是不可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第16章


何露爾去了廁所後,一直都沒有回來,想來是覺得丟臉至極,沒有顏麵見他們,幹脆偷偷溜走了。


夏菱覺得她應該對薛煦死心了,就是不知道她們這朋友還做不做得下去。


而季修淵他們好似沒發現少了一個人,該吃吃該喝喝,沒事人似的談笑自如,吃飽喝足後,帶夏菱一起去了薛家。


路上夏菱很忐忑,好幾次想臨陣退縮,因為薛煦的父母說不定在家,而她很不喜歡被長輩審視的感覺。


她的身份擺在那兒,一定不受待見。


可周嘉江這個話嘮一路都在說話,嘴巴就沒停過,夏菱遲疑半天,找不到機會開口,隻好默默跟在他們身後。


薛家和夏家的室內裝飾沒有太大區別,隻是家具陳設相對來說比較簡單,冷色調為主,非灰即白,沒有富麗堂皇之感,卻處處透著精致細雅,很大很漂亮的房子。


就是,有點空。


夏菱脫鞋站在玄關處,白嫩纖瘦的腳踝陷入絨軟的地毯中,有些迷惑的打量薛煦的家。


這偌大的房子裏,竟然沒有一個人,不說薛煦的父母,連傭人都沒看到一個。


哪像夏卓群,即使人不在家,保姆阿姨們也一定要整整齊齊點著燈守在客廳裏等他回家。


而薛煦的家,顯然缺少這樣的人氣。


季修淵和周嘉江一看就是這裏的常客,輕車熟路的換上拖鞋,在客廳的沙發上鬧成一片。


“站在門口做什麽,進來啊。”


薛煦彎腰,從鞋櫃裏拿出了一雙棉拖,遞給她道:“喏,這雙鞋是很久以前買的,沒人穿過,可能有點大,你就將就著穿吧。”


“謝謝。”夏菱道謝,穿上了拖鞋,尺碼確實有點大,應該買給他穿的,鞋子上印著粉色的小豬圖案,幼稚可愛,她隱約猜到了他為什麽沒穿過。


“那個,你父母什麽時候回來啊?”


夏菱微微抿嘴,有些局促的跟著他走進客廳,嗓音糯糯的問道。


薛煦背對著她走在前麵,手插在褲子口袋,身姿懶散,聞言回眸看了她一眼,嘴角微挑,像是在笑她想太多。


“放心好了。”


他繼續往前走,聲音平淡而沒有起伏。


“他們不會回來的。”


夏菱愣,這是什麽意思?


周嘉江在玩手機,聽到他們的對話,頭也不抬的解答她的疑惑,“薛煦爸媽很忙的,一年到頭都在外麵工作,隻有過年才會回來一次,所以你就放一百個心,這裏沒人管你,想幹嘛就幹嘛。”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