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120節


夏菱笑了下,擦拭嘴角,忽然問:“離婚了嗎?”


“啊?不是,那是騙你的,我沒結,當年,其實我……”薛煦急急要解釋。


夏菱輕輕打斷,“現在有女友嗎?”


“沒有。”薛煦飛快搖頭,跟鍾擺似的,“絕對沒有。”


夏菱笑了,“是麽。”


她忽然,用力把他推到牆上,扯下他的衣領,在他驚訝的目光下,抬頭吻了上去,激烈的撕咬他的唇舌,力度比他剛剛更加瘋狂。


解釋?其實不需要解釋。


從她打了那通電話,從她主動願意去見他開始,就意味著原諒。


無論他犯過什麽錯,就算他真的出軌,但隻要他如今還單著,還喜歡她,她願意原諒他一次。


見麵後,之所以那麽釣著他,就是想讓他嚐嚐失去的滋味。


演的很成功。


因為他永遠不會知道她有多愛他。


夏菱有時,覺得自己真挺賤的,比唐雁梅還放不開。


當初唐雁梅因為夏卓群的出軌,永不低頭,可她卻做不到,她做不到真正去恨這個人,也做不到不愛這個人。


毫無底線。


曾經,她瘋狂的喜歡taylor的歌,更喜歡她這個人,taylor交過很多任男友,喜歡時是真的喜歡,但斷也能斷得幹脆,不懼流言蜚語,把自己活得像個女王。


那首we are never ever getting back together,被她循環播放了一百多遍,可到頭來,卻被阿黛爾的一首someone like you擊中了心靈。


nevermind,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別擔心,我會找到一個像你一樣的人)


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for you too


(我別無他求,隻是希望你能一切安好)


唇分,她喘著氣,用力咬了一口他的臉,惡狠狠的道:“下一次,你要是再敢給我玩消失,就有多遠滾多遠,永遠別出現在我的麵前。”


第88章 結局


雨後空氣清新涼爽, 讓人心曠神怡,夏菱牽著薛煦的手, 走在古老的麻石板小巷, 長滿青苔的圍牆,雕花的屋簷, 黑瓦紅柱的四合院,透著濃厚的曆史氣息。


錦州就是這樣一座別有風味的古城, 夏菱當初, 第一眼就喜歡上了這裏,原本打算在這裏平靜的度過一生。


現在看來, 是沒可能了。


那個少年, 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傻笑, 毛茸茸的圍巾裹住了他半張臉, 都無法擋住他魔性的笑聲。


“嘿嘿——”


“哈哈哈——”


“噗哈哈哈——”


他不時偏頭看她,喉中止不住的笑意溢出,無框眼鏡下, 那雙彎彎的大眼睛明亮溫柔,像冬日的暖陽。


夏菱==,“你能不能別笑了。”


笑了都快半個小時了,有必要樂成這樣麽?


薛煦繼續傻笑, “我就知道你還愛我, 我就知道,我就說嘛,我又帥又暖, 我家小花怎麽會不要我……”


夏菱瞥他,眼涼如水,“你說誰愛誰?”


薛煦被口水嗆到,“是我愛,我愛你,我最最最最愛你了^_^。”


夏菱卻奇了怪,“你不覺得我變化很大嗎?”


似乎,從見麵以來,他對她還是以前那態度,沒有改變。


她一直以為,他隻喜歡夏花。


薛煦撓頭,“還好吧,就是粗魯了點野蠻了點胸……凶了點。”


他幹咳,差點又要拿胸說事,還好及時改口。


這還變得不多?


夏菱費解,“我以為你隻喜歡夏花那樣文靜溫柔的女孩。”


薛煦莞爾,“你是不是對自己有什麽誤解,從以前開始,我就覺得夏花不是看上去那麽溫柔,而淩夏也不是看上去那麽不講理,你們之間其實有很多共通點,我覺得並不衝突。”


“……”


還是第一次有人這麽說,無論哪個醫生,都說她融合後變化很大。


夏菱抿了抿嘴,不太自在的轉移話題,“說說吧,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麽事,你是得癌症了還是出車禍了?”


薛煦訕訕,“那還不至於。”


他說:“其實和你猜的差不多,我家當時的確垮了。”


然而不隻是破產那麽簡單,情況還要糟糕一百倍。


薛父管理不善,決策失誤,公司早已出現頹勢,而他們家是家族企業,一直存在弊端,公司的管理層全都是薛家的直係親屬,有很多薛煦的堂哥表姐,畢業後,不管有沒有能力,都會被叫到公司工作,隨便拿個高層的位置坐,更有甚者仗著自己身份,光拿錢不幹事,頤氣指使,混吃混喝,公司對內腐敗,對外又適應不了國家經濟發展的形式。


夏菱走後,薛家不到一年就倒了,生意虧損,背負著五千萬債務,所有的不動產,存款,加起來都隻夠填三千萬。


一夜之間,傾家蕩產,公司被搬空,人都跑光了。


薛父向來剛愎自用,承受不住如此大的打擊,一蹶不振,精神數度恍惚,在一次過馬路時被一輛轎車撞了,沒死,躺在醫院裏吊著一口氣,一直沒有醒來。


而堅強的薛母終於崩潰了,陪護在薛父病床前,整天以淚洗麵。


家裏所有的重擔,包括剩下的兩千萬債務,全都落在了薛煦頭上。


當時,他十八歲,風華正茂,準備著高考,做著最美的夢,夢裏和他最愛的女孩上同一所大學。


也隻是夢罷了。


他以為自己成大了,成熟了,其實並沒有,一切發生得那麽突然,他一下子從雲端墜入穀底,連普通人都不如。


薛煦從學校退學了,站出來處理家中的事,那時候,每天都有人上門催債,罵罵咧咧,髒話不堪入耳,就連出門,都會碰到債主找來的打手,圍堵他,逼他還錢。


他也就算了,薛母有次差點被綁走,那些流氓看她長得貌美,竟喪心病狂的想讓她賣身還錢,還好薛煦及時趕到,暴怒,拿鐵棒狠狠揮向他們,救下了母親。


後來他賣了房子,變賣家產,還了部分債務,帶著薛母租了一間小公寓,薛父一直沒有醒,腦袋受到重創,醫生說他可能明天就醒,也可能永遠也不會醒,成了植物人。


怕那些討債的去醫院鬧事,也為了節省開支,薛煦把薛父從醫院裏接了出來,放在家裏照顧。


那段日子,是他最黑暗的時光,不見天日,也不見未來。


而夏菱和他不一樣,他負債累累,深陷泥潭時,她的病正逐漸好轉,康複後,以她的能耐,在哪兒都能過得很好。


他知道她打了很多電話,很多很多,可他一個都不敢接。


呆呆看著手機,看著它響了一聲又一聲。


薛煦第一次,覺得自己很懦弱,給不了她光明,也舍不得她離開,無法作出抉擇,連聽她聲音的勇氣都沒有。


他知道,一旦接起這個電話,就是他們分手的時候,電視劇有些劇情雖然狗血,但一旦發生在自己身上,就是絕望。


如果薛家隻是單純的破產還好說,大不了重新來過,可數千萬的債務,他怎麽能讓她和他一起背負?


怎麽可能……


薛煦使勁揪著自己頭發,皺縮了麵孔,痛哭出聲。


周嘉江打電話來的時候,要債的找了過來,在外麵咒罵著砸門。


薛煦拿桌子抵住門,戴耳機接的電話。


陰暗的房子,潮濕的空氣。


他看了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薛父,又看了看哭得像個淚人,蒼白憔悴的薛母,聲音平靜的對那頭道:“夏菱,我們分手吧。”


他說:“我喜歡別人了,已經結婚了,你別纏著我了。”


掛掉電話,他的手有氣無力的垂在身側,表情空洞木然,許久,諷刺的笑出聲。


他淪落到這般田地,有點腦子的女生都不會靠近他。


薑嫣,曾經信誓旦旦說喜歡他的薑嫣,薛家出事後,連個影子都見不到。


也隻有他的傻姑娘覺得他是塊寶,所有女人都爭著搶著要。


後來,日子過得渾渾噩噩,他記不怎麽清了,他在朋友的介紹下,簽了一家經紀公司,公司很看中他,幫他還了一部分錢,但要求他必須簽七年合同。


就這樣,他稀裏糊塗的進了娛樂圈。


他火起來後,還清債務,才敢去找夏菱。


慢慢的,就找到了現在。


薛煦邊說,邊小心翼翼的偷看夏菱表情,怕她生氣。


然而沒有,她一直很平靜,沒有難過,沒有埋怨,什麽都沒有,和他當初說分手時一樣,她隻是很平靜的接受事實。


這個女孩,出生起就伴隨著苦痛,麻木成自然,仿佛無論多大的苦難都無法把她壓倒。


夏菱輕輕說:“薛煦,你真的很自私。”


薛煦苦笑,摸鼻,“對不起。”


夏菱低頭,踢著地上的石頭,“我問你,你有信過我嗎?”


薛煦輕怔,喉嚨堵塞,說不出話。


“從沒信過對不對?”夏菱抬頭,靜靜的看著他。


“你不信我承受得住打擊,不信我有改變現狀的能力,甚至,不信我在知道真相後,會不會離你而去,因為這更讓你難以承受,所以,你主動提出分手,讓我去承受。”


“我沒有……”薛煦慌張的想解釋,夏菱卻搖頭,“沒什麽好說的,薛煦,我不會同情你,生活本來就不會一帆風順,萬一有天你得了絕症,無藥可救,你是不是打算學著電視劇裏的女主角,連最後一麵都不讓我見?”


夏菱緊緊皺著眉,表情忽然變得很難過,看著他說:“薛煦,不隻你有心,我也有,會疼,會難受,有時還會抽搐著喘不過氣,你憑什麽就認定了,你的離開對我來說微不足道?”


薛煦看著她的樣子,心髒揪緊,痛入骨髓,手足無措的抱著她軟軟的身子,臉埋在她的頸窩,眼睛漸紅,低聲下氣的哄:“對不起寶寶,再也不會了,再也沒有下次了,以後無論發生什麽事,我一定陪在你身邊。”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撒嬌也沒用長得美還拚命[娛樂圈]沙雕大寶貝被寵日常小蜜糖少女星乖,別怕我畫出來的初戀消失九年後我又紅了和暗戀的人相親後離婚前我失憶了甜心咒[娛樂圈]吻痣他總想親我撞鹿拎起那隻兔耳朵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永遠的女神[荒野生存]影後暗戀日記她偏要撩幸運合夥人時醫生是我的人徐教授和她的頂流前夫我有一個百寶袋和你的年年歲歲偏要偏愛她[娛樂圈]昭昭我要把他寵上天我老公年輕時居然是校草戒不掉你與財團大佬隱婚後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