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12節


薛煦看向她,挑眉,“你問這個做什麽?”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你不說清楚我就不回答。”


林琴蘭與他對視幾秒鍾,少年眼神平淡,卻固執得讓人牙痛,林琴蘭敗下陣來,“算了,我檢查過她的身體,應該是低血糖和貧血引起的胃痛,她最近是不是沒好好吃飯?”


“我怎麽知道。”薛煦道:“我又不是她爸。”


林琴蘭聽他滿不在乎的口氣,心想他和這個女孩的關係應該不深,歎了口氣,沒再問什麽,“我去上個廁所,你在這裏照看她一下,我去去就回。”


“哦。”


她走後,薛煦來到夏菱床邊,看著女孩熟睡的麵容,溫恬柔美,烏黑的長發掩住了半邊臉,很美。


他第一次發現,她這張臉其實挺耐看的,也難怪季修淵會對她上心。


薛煦目光緩緩下移,定格在了她胸前的位置,咽了咽口水,現在四下無人,正是驗證她身份的好機會。


隻是看一眼有沒有傷痕。


隻是確認一下她是不是他要找的那個人。


他不斷說服自己,可無論理由多麽正當,他的手還是抖得厲害,媽的,他這輩子都沒有這樣狼狽過。


薛煦咬了下唇,定下決心,掀開了她的衣服,看到裏麵的風景後,愣了。


全身,大大小小的傷痕無數,淤青,紅疤,甚至還有開水燙傷的痕跡,狹長猙獰,像蜈蚣一樣在她白皙的肌膚上爬行,觸目驚心。


薛煦有些失神,順著那些傷痕,無意識的把她的衣服繼續往上推,眼看快要到胸口的時候。


“嗯……”


夏菱嚶嚀一聲,不甚舒服的睜開眼,醒過來了,第一眼,就看到薛煦在用手掀她的衣服,迷茫的眼神漸漸清醒,不發一言的看著他。


薛煦手指猛地一頓,兩人大眼瞪小眼,氣氛一度陷入尷尬。


“這是個誤會。”薛煦若無其事的收回手,輕輕咳了一聲,掩飾自己的不自在,“雖然你可能不相信,但它就是這麽發生了。”


“啪——”響亮的巴掌聲。


少年白皙的臉上瞬間浮現通紅的指印。


“這也是個誤會。”


夏菱收回了手,語氣淡淡,“我的手不知道為什麽自己動了。”


第11章


林琴蘭上完廁所回來,驚喜的發現夏菱醒了,忙走過去慰問:“同學,你終於醒了,我給你注射了營養液,怎麽樣,身體還難受嗎?”


夏菱看著眼前穿著白大褂的短發女人,猜想她應該是這裏的值班醫生,笑著搖頭,聲音略啞,“不難受了,謝謝老師。”


“嗬。”


一個涼颼颼的聲音響起,陰陽怪氣的語調,“這個我可以替她作證,一醒來就有力氣扇人,生龍活虎得很。”


林琴蘭不由轉頭,看到薛煦淨白的臉上有道巴掌印,紅通通的一片,清晰顯目,她驚訝開口:“薛煦,你臉怎麽了?”


少年瞥了一眼重新戴上乖寶寶麵具的夏菱,冷哼不語,這次他確實有錯,他認了,不過她身上的那些傷是怎麽回事?


薛煦原以為,隻要確定她胸前有傷,那就可以證明她就是那個瘋女人。


可現在的情況是,她身上的傷多得數不甚數,各種類型都有,鬼知道是打哪弄來的。


他心中其實隱隱有了一種猜測,但不太確定。


見薛煦瞅著夏菱不說話,林琴蘭敏感的察覺到他們之間的氣氛有些不對勁,看來他們兩個的關係也不是她想像的中那麽簡單。


但作為一個外人,林琴蘭也不好問什麽,轉移話題,柔聲問夏菱:“同學,你吃過中飯了嗎?”


夏菱斂著睫毛,小幅度搖了搖頭,細聲道:“沒。”


“早飯呢?”


“吃了。”


林琴蘭有些奇怪,如果隻是一餐沒吃的話,身體不至於虛弱到暈倒啊。


她繼續問:“那昨天呢,吃飯了嗎?”


“晚飯吃了。”


林琴蘭眉頭一皺,了然,“中飯沒吃對吧?”


“你不會告訴我,你前天,大前天,大大前天,中午都一直餓著肚子吧?”


夏菱有些慚愧,低下了頭,手指無意識摳著被單,默不作聲。


一旁的薛煦也皺了眉,看著她,不知想到了什麽,表情若有所思。


林琴蘭當她默認了,心中有了怒氣,“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在減肥?”


夏菱這樣的女孩她見多了,想要一個苗條的身材,為了減肥不擇手段,不吃飯是常有的事,夏菱現在這麽瘦,估計也是減肥減的,更加肯定了她的猜測。


“你這是在拿你的身體開玩笑知道嗎?再這樣下去,貧血隻是輕的,嚴重點會得胃病,長期發展下去還可能會癌變……”


林琴蘭擺出醫生的譜,嚴肅板著臉。


夏菱知道她誤會了,連忙搖頭,“我沒減肥,您誤會了。”


“那為什麽不吃中飯?”


夏菱抿嘴,有點難以啟齒,“我吃不起。”


“夏叔叔沒給你生活費?”


不等林琴蘭意外,薛煦霍然站起來,黑眸居高臨下的審視她,冷不丁問道。


“他為什麽要給我?”夏菱奇怪的反問一句。


“廢話,他是你爸,他不給誰給。”薛煦有些煩躁的吐出一口氣,他以為夏冉冉夠幼稚了,那點下三濫的伎倆糊弄得了誰,沒想到這裏還真有一個傻子,還一副聽天由命的樣子。


你妹的!


沒錢不會問你爸要啊?


夏家二小姐因為沒錢吃飯餓暈街頭,這像話嗎?


薛煦無奈的摸了兩個口袋,掏出唯一一張現金給她,“呐,先去買點吃的墊肚子吧。”


夏菱眨眨眼,看著少年手中的百元大鈔,沒有動。


“怎麽,嫌少啊?”薛煦挑眉,細長的指夾著錢在她眼前晃了晃,好玩的發現錢晃到哪,她的視線就飄到哪,直勾勾的,有點傻,又有點可愛。


想不到這家夥還是個財迷。


薛煦不自覺翹起嘴角,“我身上現在就隻有這麽點錢,不過夠你吃一頓了。”


現在誰出門在外還帶現金,一部手機就可以搞定一切,不過看夏菱身無分文的窮酸樣,他並不指望她有智能機這種高端電子產品。


“謝謝,但我不能要。”


夏菱咽了咽口水,費了好大的勁才抵擋住金錢的誘惑,戀戀不舍的把目光從毛爺爺身上收回來,緩緩堅定的搖了頭。


“為什麽?”


“平白無故的,你又不欠我什麽。”夏菱表情又恢複了雷打不動的平靜,“你沒必要可憐我。”


“誰可憐你了。”薛煦語氣有些不耐,他從來沒有求別人收錢的習慣,眼神微冷,“我再問一遍,要不要?”


“不要。”


“不要拉倒。”薛少爺自尊心受損,氣得摔門而出,“你給我等著!”


等著,等著什麽?他還要來找她報仇嗎?


夏菱有些納悶,卻疲倦的不想去思考。


她太累了。


“你這孩子怎麽這麽強。”林琴蘭心疼的摸了摸她的頭,“薛煦也是一番好意,沒別的意思,他這個人啊,就是外冷心熱,和他處久了你就會知道,他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我知道的。”夏菱輕輕笑了,看著手指的創口貼,澄靜的眼眸泛著柔光。


不知道……她怎麽會不知道呢,薛煦雖然總是表現得很討厭她,但每次,她有困難的時候,幫助她的也是他。


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


“但我就算收下了錢也沒什麽用,解決不了根本問題。”夏菱對林琴蘭道:“放心吧,我會自己想辦法賺錢的。”


薛煦不是她什麽人,給她錢不過是一時興起,而她卻很容易產生依賴,比起餓肚子,那樣才叫萬劫不複。


林琴蘭點頭,比起這個,她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問她。


“你是叫夏菱,沒錯吧?”


“對。”


“好,夏菱,我問你,你身上的傷是哪來的?”林琴蘭表情異常凝重。


“學校有人欺負你嗎?”


夏菱睫羽微顫,搖頭,“沒有。”


“那就是家裏人幹的?”


夏菱深吸一口氣,“老師,你別問了,都過去了。”


“不問可以,但你得向我保證,你不會再自殺了。”


夏菱淺色的瞳孔一陣收縮,看著她,訥訥不成言。


“我卷起你的衣袖檢查過。”林琴蘭道:“兩隻手腕都有不同程度的割痕,數量多,傷口深淺不一,深的幾乎可以致命,從割痕角度來看,不像是外人做的,隻有可能是你自己。”


林琴蘭見夏菱發愣,歎了口氣,“我說這些,不是想逼你說出什麽,隻是如果你有什麽煩惱的話,我希望你能對我傾訴,或者說是尋求幫助,學校一定會保護你的,這可不是小事,你的這種精神狀態很危險,可能需要接受心理治療。”


夏菱沉默了許久,忽然問:“你看到的那些傷痕,都結了疤,對吧?”


“是,沒錯。”


“沒有新的痕跡吧?”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