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別哭,我家讓你住

第119節


“對不起,我隻是條件反射……”


跑到一個偏僻而且可以躲雨的地方,薛煦才放開夏菱的手,怕她生氣,局促著解釋,這般小心翼翼的樣子,哪裏像是曾經無法無天的高傲少爺,也沒有電視上的沉靜高冷。


他還給她撐著傘,瘦削的手掌緊握傘柄,指節分明蒼白,掌背青筋浮現。


明明自己渾身濕得不成樣子,卻仍舊想給她遮風避雨。


可太陽傘總歸不是雨傘,小得可憐,能遮得住什麽?


夏菱微哂,揉著濕漉漉的長發,漆黑的眼睛直視他,“薛煦,我身上已經濕了,再怎麽遮也沒用。”


一語雙關。


薛煦身體一僵,臉色白了白,眸光複雜的看著她,眼底沉澱著晦澀的痛苦,他抿緊嘴唇,手還是倔強的舉在空中,不願放下,有水珠不斷順著他的黑發滴落,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汗水。


夏菱歎氣,摸了摸口袋,有一包紙巾,她抽出一張給他擦臉,取笑,“喂,好歹我們這麽久不見,幹嘛擺出一張苦瓜臉,好歹笑一個啊,你吃晚飯了沒?”


薛煦下意識搖頭,“沒有。”


“那就走吧。”


夏菱望了望天空,烏雲散去不少,天色重新變得明亮,已經停雨了。


這個季節的雨,大多是陣雨。


“啊?”薛煦愣了下,傻傻問:“去哪兒?”


“當然是吃飯啊。”夏菱翻白眼,“才幾年不見,你怎麽變得這麽木?”


薛煦:“……”


這和他想過的所有情況都不一樣啊,她到底是在生氣還是已經原諒他了?


她表現得這麽正常,他表示很慌。


夏菱卻笑,從他的手中拿回自己的傘,收起,甩了甩水道:“有朋自遠方來,我請客,我們邊吃邊聊吧。”


薛煦舔舔幹燥的唇,“怎麽能讓你請,多不好意思,還是我來吧,你想吃什麽?”


夏菱:“牛排雞翅海鮮,對,還有魚,烤魚。”


薛煦:“……”


還真是……一點都不客氣啊。


他看著笑吟吟的小姑娘,熟悉的眉眼,彎起來的弧度都和記憶裏一模一樣,就好像他們從未分開過,依舊是曾經密不可分的模樣。


如果真是這樣就好了。


夏菱讓薛煦在這裏等一下,然後去不遠處的精品店裏買了帽子口罩圍巾,本來還想買墨鏡的,但覺得戴上會更顯眼,就拿了個無框眼鏡。


結完賬後回去,薛煦看到她,明顯鬆了口氣,說:“我還以為你不會回來了。”


夏菱把買來的東西給他,斜他一眼,“我又不是你。”


薛煦噤聲,乖乖把裝備戴好,把臉捂得連親媽都不認識。


夏菱想吃的東西很多,然後又不知道薛煦喜歡吃什麽,這麽多年過去,鬼知道他口味變沒變,所以老樣子,帶他去吃自助餐,應有盡有,隨便你點。


她說是讓薛煦請客,但結賬時卻主動站在了櫃台前,拿手機付款,“兩位。”


“好的,一共兩百四十八。”收銀員道。


薛煦哪能讓她掏錢,連忙過來搶著付款,“我來付吧。”


夏菱頭也不抬,拿手機掃碼,淡淡說:“不吃就出去。”


薛煦默默收回手,沒骨氣的跟著服務員找位置坐。


服務員是個年輕的小姐姐,邊帶路邊用探究的眼光看他,說不出的意味。


薛煦被看得毛骨悚然,以為被發現了身份,剛要否認,服務員說:“您長得好像薛煦呀,我開始還以為見到了本人……啊,薛煦您認識吧,就是最近很有名的那個……”


“我認識他。”薛煦羞恥的打斷她,緊了緊圍巾,壓低嗓音開口:“很多人說我像他,但我不是。”


“我知道。”服務員笑了,“看您那麽怕……呃,寵女朋友,我就覺得你們不是同一個人。”


是了,電視上的薛煦,多高冷多倨傲多光鮮的一人啊,怎麽可能會懼內?


薛煦= =,有點不甘心,但莫名被女朋友三個字取悅了。


所以沒有說話。


服務員問:“請問鍋底要什麽口味的?”


薛煦^_^,“等女朋友回來決定。”


“……”


夏菱很快過來了,隨便點了個清湯,就去食物展台拿吃的。


薛煦看她熟練又漫不經心的端著盤子,不禁會想起以前他第一次帶她來餐廳吃飯的樣子。


小姑娘那時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清澈烏亮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緊張的抓著他的衣袖,流著口水看著展台上的食物,想吃又不敢亂拿,不停的反複確認:“我真的可以隨便吃嗎?真的可以嗎?他們不會把我抓起來吧?”


薛煦慈祥的摸著她的小腦袋,說閨女啊閨女,你怎麽這麽這麽的可愛,放心昂,敞開肚子大膽吃,想吃什麽哥幫你拿。


時間回到現在。


夏菱看他手中的盤子空空如也,挑眉問:“你想吃什麽?”


薛煦受寵若驚,“雞、雞腿。”


夏菱啃著牛肉丸子,隨手指了一個方向,含糊道:“在那邊,自己去拿。”


……哦。


他們邊吃邊聊,好像真的隻是闊別多年的老友,慰問著彼此近況,至少,從夏菱的反應來看是這樣,氣定神閑,不慌不忙。


她說她現在過得很好,考上了一個不錯的大學,讀的心理專業,雖然不是985也不是211,但也是個不錯的一本,年年有拿獎學金,吃喝不愁,室友和睦,生活美滿。


總之,過得很好。


沒有他,也很好。


薛煦暗暗著急,無數次想解釋當年的事,但夏菱就是有本事讓他說不出口,笑眯眯的道:“你知道嗎?我前幾天刷了兩部劇,挺好看的,我強烈推薦你去看,第一部 ,男女主千辛萬苦走到了一起,男主家裏忽然破產,他為了不拖累女主,故意和女二在一起,逼迫她離開。”


薛煦:“……”


夏菱優雅的抿了口水,繼續道:“第二部 ,男主家裏也是忽然破產,為了挽救家庭,他終於接受了父母的安排,和其他家族聯姻,與另一個女人結為夫妻,不得已的甩了女主,多年後,他還是惦記著女主的好,瞞著老婆偷偷來找她,你說女主該不該原諒他?”


薛煦:“……”


夏菱吃飽喝足,滿意的打嗝,看著他眨眼,“你怎麽不說話?”


話都被你說了,我能說什麽?


薛煦憋得胃疼,雖然她猜的和現實有些出入,但也大同小異。


是了,他早該知道,她在意的,從來不是他分手的理由,而是分手的事實。


無論如何,他都曾拋棄過她。


“……我不知道。”薛煦垂眼,額發被汗水浸濕,聲音無比幹澀,“你覺得,女主會原諒他嗎?”


夏菱慢慢斂去笑,拿紙巾擦了擦嘴,剛要開口。


“呦,這不是夏菱學姐嗎?幾天不見,又找新的男人了?”


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兩人望去。


一個麵容俊朗的男生摟著一個女生,嘲諷的看著夏菱,臉色陰鬱。


“和你無關吧。”夏菱一眼認出了他,卓少柯,同專業學弟,也是她前男友中的一個。


“他是?”薛煦皺眉。


夏菱:“前男友。”


“什麽!?”薛煦拔高音量,噴了口水,瞪著她,“你你你再說一遍!”


卓少柯懷裏的女生好奇的打量夏菱,咯咯笑,意味深長,“原來你就是傳聞中的夏菱,長得果然漂亮,難怪能迷倒那麽多男人。”


夏菱淡定,“多謝誇獎。”


見薛煦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卓少柯拍了拍他的肩:“兄弟,聽我一句勸,別被她清純的外表騙了,她就是一個臭婊子!特別喜歡勾引男人,不知道被人睡過多少次,身體早就被玩爛了,鬼知道有沒有病,你還是離她遠一點吧。”


薛煦表情瞬間陰沉。


夏菱非但沒解釋,還很讚同的點點頭,笑著火上澆油:“他說的沒錯,快點離我遠點,不然可就來不及了。”


薛煦捏緊裝了飲料的玻璃杯,直直盯著她不說話,忽然拿起杯子,動作似乎要潑人。


夏菱眼睛都沒眨一下,看著他拿著杯子,往旁邊一倒。


西瓜汁把卓少柯灰色的馬甲毛衣染上了紅色。


“你父母沒教過你怎麽說話嗎?嘴這麽臭,平常吃的都是屎?”薛煦冷冷看著他,起身,麵無表情的拉起夏菱的手,“你和我來。”


“哎!你這人是不是有病?”卓少柯氣急敗壞,要衝上去和他動手,被服務員攔住,“這位先生,請冷靜。”


女生也挽住他的胳膊拉住他,“好了,別生氣,被狗咬了一口你還要咬回去不成?”


薛煦拽著夏菱狂奔,拐進了胡同口,到了沒人的角落才停下來,氣喘籲籲。


“很失望?”夏菱扯開嘴角,甩了甩被抓痛的手腕,“發現我在你心中的形象破滅了?”


薛煦看著她,很用力的皺眉。


“你不會真的傻到以為我會守著你不放吧?”夏菱仰起頭,挑釁的笑道:“我找了,很多個,你覺得你排老幾?”


太他媽欠收拾了!


薛煦磨牙,成功被激起了火氣,眼神暗了暗,忽然捏住她的下巴,摘下口罩,狠狠吻了上去。


從見麵起他就應該這樣做的。


夏菱輕愣,但沒有反抗,也沒回應,像個木頭人似的,任他的舌頭在她嘴中探索,眼睛冷靜的睜開,看小醜般看著他。


薛煦怎麽挑逗都引不出她的熱情,心漸漸冷卻,無比恐慌。


他從來沒有像這一刻清晰的意識到,她可能真的不愛他了。


他離開她的唇,腦袋挫敗的埋在她的頸間,聲音卑微如塵埃,沙啞痛苦,“……要怎麽做,你才肯原諒我?”

別哭,我家讓你住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別哭,我家讓你住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前任他叔流落荒島後你別咬我耳朵呀我畢業好多年好好讓我疼七周戀愛體驗[娛樂圈]偏執迷戀(病態掠奪)再皮一下就親你她的中尉先生念你在心隻許對我撒嬌十分滿分的甜沈家往事綠茶她翻車了像我這般熱切地愛你我家真的有金礦高調寵婚漁火已歸偽裝名媛你好,文物鑒定師傲嬌男神的反暗戀攻略叫我設計師(他,真香)吃飽了嗎美食不及你可口芬芳滿堂我的愛豆會發光[娛樂圈]你別欺負我薑糖微微甜他的吻如暖風病名為你她的被窩比較軟
  作者:葉惜語所寫的別哭,我家讓你住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別哭,我家讓你住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